玉手乾坤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泰山大会

      第十二章 泰山大会
      
      云无双的女儿,将会在泰山大会上出现,并宣布重建无双教,这一惊人的消息,吸引了无数的武林人士,来到泰山。
      泰山南天门,守着一队武士。人们走到南天门,都会被拦住:“对不起,请出示请贴。”有请贴的人,被请上山去,没请贴的人,被拦在山下。
      被拦在山下的人,自然不肯答应,尤其是其中一个大眼睛,看上去已经是非常淘气的小姑娘,更是煽动着别人去打架。
      有门有派,有名有望的武林高手,自然有人上门送上请贴了。没请贴的,就是那些无门无派,无名无望的小人物了。一心一意地来到泰山,却上不去,这些人心中自然是着急了,语言之间再有冲突,南天门外,一时竟浑乱起来。
      正在这时,一队人从山上下来,只听见有人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守门武士一见这人,立刻恭恭敬敬地行礼,答道:“回禀总堂主,是有些人在闹事。”
      那总堂主淡淡地道:“全都拿来下,等大会之后,再行发落。这等闹轰轰的,成何体统。”
      那些闹事的人一听要拿下,立刻四散逃开了。那小姑娘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正看热闹,忽然大声叫道:“段无忌,怎么是你?”
      段无忌循声看去,正看见崔宁宁这小丫头正摇摇晃晃地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高兴地向他挥手,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脚下。忽然她脚步一滑,眼看就要一个跟头摔下来,段无忌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她。
      段无忌看着她叹道:“怎么我每次看见你,你都会惹点事出来,你就不能安份点吗?”
      崔宁宁笑嘻嘻地道:“没办法,下次改进。”接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道:“现在我是不是没有请贴也可以上山了?”
      段无忌携着她的手上山,一边问道:“你是不是又是偷着跑出来的?”
      宁宁嘟着嘴道:“还说呢,上次你扔下我跑了,害得我被我爹关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才出来,我可要你赔我。”
      段无忌失笑道:“这么说,还是我对不起你了,你要我怎么赔?”
      宁宁眼睛一亮:“好,你带我去看看那个什么云无双的女儿。我在江湖上,老听人说云无双这、云无双那的,她究竟长得什么样子,我虽然看不到她,但看看她女儿也算差不多了。”
      段无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你跑这么远的路,就是为了看她?”宁宁点点头,段无忌忽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他说到这儿,又停下来了。宁宁认真地道:“我是宁宁呀!”忽然间似恍然大悟:“我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哦,你是说我没资格见她。哼,我崔宁宁要见一个人,就算是皇帝,都不敢说我没资格。你居然这么看不起我。”
      段无忌看着她嘟着小嘴,煞是可爱,抚着她的头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她现在还没到。”
      宁宁问:“那她什么时候才到呀?”
      段无忌看着远方,道:“明天。”
      
      第二日,段无忌携宁宁来到大厅,见厅中已经有许多人在等待着了。宁宁转头看来看去,只见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道士有尼姑的,各色人等混杂,热闹非凡。
      宁宁指着上首笑道:“真好玩,道士尼姑来化缘,怎么坐得那么高。”
      段无忌忙捂着她的嘴,悄声道:“道士是武当派的清风道长,是这主持这次聚会的人。尼姑是峨眉派掌门人师妹赵秀言,听说她失踪了十几年,就是因为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才被囚禁的。这次她逃出来,来到武当派,武林中人才知道原来云无双还留下了一个女儿。正在这时候,武林中又出现了云无双的女儿,所以,清风道长才请赵秀言来此一同认人。这次聚会非同小可,在这儿,你可不能乱说话了,这儿都是武林有名望的人物,说错了话,可要惹事上身。”
      宁宁笑道:“我不怕事,事儿怕我,没关系。”
      段无忌故意沉了脸,道:“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总之,你与我在一起,就要听我的话,否则,我现在就将你送到山下。”
      宁宁嘟着嘴,白了她一眼道:“这一次算你赢,好不容易来了,岂能不看到正主儿。”
      段无忌忽道:“正主儿来了。”
      只见众人喧哗声所止,一群白衣人拥着一个白衣少女进来了。这少女长得很美,在场的老一辈的武林人士,更可看出她的容貌五官,有七分象当年的无双教主云无双。她一进来,就觉得她身上带着一股煞气。发自她身后的侍卫,发自她的眉宇神情间,更发自她身上所佩那把黑色的刀。
      宁宁“哗”地一声,道:“真象个女魔头。喂,段无忌,她身上那把刀,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无双刀。”
      段无忌看了她一眼:“这是不是无双刀,难道你不知道吗?”
      宁宁奇怪道:“段无忌,你这两天说话好生奇怪,为什么我应该知道?”
      她说话声音大了,虽然站在后面,也引得前面的人回头来看。段无忌脸色微变,道:“你不是一直吹牛说,你什么都知道吗?原来也不是真的呀!”
      宁宁悻悻地说:“你又笑我。”段无忌早暗暗捏了她一把,她想起方才段无忌说过的话,声音也只好乖乖地轻了下来。
      那白衣少女站在正中,向四周扫视一番,傲然道:“云无双之女,现任无双教教主云中凤,见过各位前辈了。昔个家母手创无双教,今日,在这泰山大会中,我宣布重建无双教,不知诸位可有意见?”
      众人面面相觑,料不到她一进来就会说出如此之话。眼见她身佩云无双当年威慑天下的无双刀,心中不禁一寒:“难道这江湖十几年后,又要出这么一个女魔头?”
      云中凤神情倨傲,道:“各位不说话,想是没有其他的意见了?”
      忽然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不、我不答应。”声音似是从外面发出来。
      云中凤转过身来,喝道:“你是谁,你凭什么不答应。”
      那女子道:“因为你不是云无双之女,你是个冒名之人。”
      云中凤怒道:“你竟敢说我是冒名之人,你凭什么这么说?”
      那女子道:“因为,我才是云无双之女。”
      众人这时的眼光,都已向着厅外。
      只见大门外,两个昆仑奴一个跟头翻身进来,手一展,铺开两道紫云障,从大门直至厅中,行了一礼,一个翻身又不见了。接着,一个红衣大汉大喝一声,紫云障中,一道红地毯居中铺开。听得细乐阵阵,四个小婢手持香花露水,一路洒来,一乘软轿在厅外停下,轿旁随侍着两名美貌的丫环,走进厅中,道:“顾长风、云无双之女,顾小姐到。”
      满厅皆静,众人见了这排场,连气息都不由地小了。
      只听得轿中人吩咐道:“葬花,掩月,扶我下来。”
      段无忌心中一动,暗忖道:“葬花、掩月?焚琴、煮鹤?”
      两名丫环掀开轿帘,扶出一个女子来。众人眼前一亮,只见那少女面容五官与云中凤倒也有五分相象,只是精神气度,却是大大不同了。她身着一身浅绿色的轻衫,裙边用墨绿色的丝线绣着翠竹千竿,轻风吹来,吹动她的衣角,她倚在两个侍女身边,宛若弱不禁风。那少女走进厅中,脸色微微一红,轻声细语地道:“晚辈顾小雪,见过各位前辈。”
      众人见了这少女斯文腼腆的模样,倒象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家小姐,全不似云中凤盛气凌人,如何竟是那名闻天下的云无双之女。
      坐在上首的武当护法清风道长先开言道:“顾姑娘,你刚才说,你是谁人之女?”
      顾小雪淡淡地看了云中凤一眼,道:“晚辈顾小雪,先父东海顾公,讳上长下风。先母黄山云氏,曾为无双教教主。晚辈禀承先父先母遗训,不修习上乘武功,不涉足江湖争斗。今日武林大会,我本不该来的,只是我若不出来,岂不让别有用心之徒,以先母名义,冒名顶替,扰乱江湖,混水摸鱼,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地。须知先母在十五年前的泰山大会上,就曾当着先父与天下英雄面前,与各门派永息争斗,再无杀戳,并解散了无双教。又怎会在今日,又会有个什么人,以先母名义,重组无双教。各位武林前辈见多识广,当知真伪,勿为宵小所乘,以致破坏武林安宁。先父在世时,以保卫武林和平为已任,望诸位前辈助晚辈,休要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顾小雪一番话,说得众人暗暗点头:“果然不愧为顾先生之女。”
      却见云中凤脸色一变,喝道:“一派胡言,竟敢诬蔑于我。你以为你是谁,就凭三言两语,要让天下人都要听你的?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才是云无双之女吗,我先让你见识见识无双刀的厉害。”她身形一动,一道刀光快似闪电,袭向顾小雪。
      顾小雪身后,立刻闪出四名侍女,挥剑接住云中凤的攻势。顾小雪却站立不动,淡淡地道:“你可以杀了我,却不能改变事实,你们的阴谋,更是休想得逞。”
      众人看着两边厮杀,一时也不知是信谁的好。
      正当此时,一剑飞来,只听得刀剑齐鸣,众人定睛看时,争斗已止。只见场中忽然多了一个青衣人,云中凤与顾小雪的侍女刀剑均已落地,正惊疑不定地看着那人。
      那人回过头来,只见他两鬓微雪,容貌俊美,宛如玉树临风,武功高强,潇洒温和。虽近中年,仍是一个美男子,而且他成熟的风范气度,更胜过少年人不知多少。宁宁低声赞道:“好一个美男子。”
      只见上座清风道长站了起来,失声叫道:“罗师兄。”
      云中凤一惊:“你就是九华剑客罗飞?”
      九华剑客罗飞,他是云无双的第一个恋人,他的一生充满传奇。他曾是武当派掌门的得意弟子,他也是第一个,自动放弃武当弟子身份的人。他的妻子吕青青,也为他放弃了华山派掌之位,随他隐居在九华山。他曾独身一人,救出九大门派的无数首脑人物,他也曾为了阻止云无双对武林中人的大屠杀,而慨然自刎。他为武林,牺牲良多,武林中人,对他充满了敬意和愧意。因此上大家一见罗飞,都不由地站了起来。
      罗飞淡淡地道:“清风道长,在下已经不是你的师兄了。”
      清风脸微一红,改口道:“罗大侠来了就好了。两位姑娘争执不休,以罗大侠之见,哪一位姑娘才是云无双的女儿?”
      罗飞凝神看着两人,云中凤的模样,倒有七分象是云无双做了教主之后的样子。云中凤上前一步,急切地道:“罗大侠,我是云无双的女儿。”
      罗飞退后一步,他再转向顾小雪,见她一身浅绿色衣裙,与昔年桃云小筑中的云馨的衣服一模一样,他心头一震,向顾小雪走了一步,顾小雪轻垂着头,低声道:“桃云小筑的桃花,开了,又谢了。”
      罗飞一听此言,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仿佛看到云馨正含怨看着她,他不由地走上前一步,拉住顾小雪的手,颤声道:“云馨--”忽然听得远处云馨一声轻笑,他猛一惊,立刻清醒过来,眼前的人,仍是顾小雪。
      清风道长走上前一步,问:“罗大侠,可看出是哪一位姑娘了?”
      罗飞心中已经认定顾小雪了,正要开口,他转过头去,忽然看到了一张女子的脸一闪而过。他再看时,却又不见了。那一霎,他真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顾小雪轻声唤道:“罗大侠。”罗飞一低头,见自己仍执着顾小雪之手,他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放开手。众人见他神色,也有几分猜测是顾小雪,云中凤退后一步,向背后暗暗作了一个手势。
      众人的眼光,都只在罗飞身上。却听见罗飞道:“两位姑娘,一位形似,一位神似,在下也不能肯定,哪一位是真,哪一位是假。这件事,尚须慢慢地研究,各位意下如何?”众人想不到连罗飞也不能断定谁是云无双的女儿,不禁对两位姑娘的身份更增好奇。
      段无忌见再无其他可看,就拉着宁宁悄悄地退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众人都散了出来。宁宁笑道:“我这次来本来只是想看看热闹。没想到,这次泰山大会比我想象的更热闹。好奇怪呀,怎么会有两个人争着做云无双的女儿?”
      段无忌低头看着她那活泼的小脸儿,道:“云无双是魔教教主,顾先生是侠义道圣人,他们的女儿,是武林中黑白两道的公主。这个位置,自然是人人想要。斗的,并不止是她们两人而已,恐怕她们的背后,还各自有人呢?宁宁,以你看,谁才是真的?”
      宁宁笑道:“我喜欢那个顾小雪,我觉得她才象个真正的公主,看上去那么高贵大方。段无忌,我们去看看她好吗?”
      段无忌看她一眼,忽问:“宁宁,你爹娘对你怎样?”
      宁宁奇道:“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些来了?”
      段无忌似笑非笑:“我关心你,自然对你有关的一切事也都会关心!”
      宁宁忽然脸一红,但立刻又恢复以笑嘻嘻的神态,道:“我爹爹待我很好呀,从小到大,不论我多淘气,他都没有责骂过我。我们京城四朵霸王花,有时偶而也会做得过份一点,她们三个都给爹爹责骂过,只有我一点事儿也没有。我就有点怕姑姑,我们家只有姑姑最厉害,所有的事,都是姑姑做主。”
      段无忌心中一动:“你爹爹也听你姑姑的?”
      宁宁点头道:“是呀!”
      段无忌低头沉吟不语,宁宁一转头,正看见顾小雪带着两名侍女走过,忙推了一把他道:“快看,顾小雪。”
      一边自己已经跑过去,笑嘻嘻地搭讪道:“顾姑娘,这么巧呀!”
      顾小雪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头发乱糟糟,好一件漂亮的衣服,却左边一块泥,右边一个洞,还笑得洋洋得意。她停住脚步,微微一笑,道:“这位姑娘,你是谁呀?”
      宁宁笑道:“我是崔宁宁。”
      顾小雪象是怔了一下,立刻绽开了笑容,亲切地叫道:“你叫宁宁?真是好名字。”一边用自己雪白的手帕,擦去宁宁脸上的汗和灰尘,拉着她道:“是一个人吗?”
      宁宁道:“不是,还有段无忌。”一回头,却不见了段无忌。
      顾小雪笑了笑,如一个姐姐似地拉着宁宁的手,温柔地问长问短:“你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家里人岂不担心。江湖险恶,你还是早点回家去的好。下次要看热闹,也该让家里人陪着你一块来。你要是出了事,可不得了。”
      宁宁吐吐舌头,企图转变话题:“小雪姐姐,你现在是去哪儿呀?”
      顾小雪笑道:“我想去拜见一下罗大侠,还有一件故物要交给他。”
      宁宁立刻道:“我可不可以一起去?”
      顾小雪温柔地笑道:“当然可以,不过,罗大侠毕竟是前辈,你去见他,让我帮你先整理一下头发衣服,好吗?”
      顾小雪拉着宁宁坐在道旁的石头上,微笑着帮她梳好头发,收拾得整整齐齐地,才与她携手而行。
      来到一个小院落,侍婢葬花轻扣门环,院中走出一个蓝衣少年,温文有礼地问:“请问姑娘有什么事?”
      宁宁见了他的容貌,脱口而出道:“我们来找罗大侠,他是不是你爹爹?”
      那少年一怔,脸不由地红了,忙道:“不,在下杨弃,姑娘是要找家师吗?请随我来。”
      顾小雪“呀“了一声,忙道:“对不起。”宁宁不好意思地冲着他笑了笑,道:“不能怪我呀,难道没人对你说,你们俩人真是太象了,简直就跟俩父子一样。”
      杨弃虽被她说得有些尴尬,但仍保持风度,微笑道:“在下刚刚拜入师门不久,承师父不弃,收我为徒。姑娘见笑了。”
      顾小雪忙着为宁宁道歉道:“对不起,这位宁姑娘只是心直口快了些,杨少侠请勿见怪。”
      杨弃忙低了头,道:“没什么,这位小妹妹很可爱。”
      可是等杨弃刚转身,宁宁就忍不住对小雪道:“你没看见,他们真是是长得很象,尤其是说话时,都这么嘴角一动,眉毛一扬的样子,更是一模一样。”她说话也不懂得小声,杨弃想不听见都不行,只好装作没听见走在前面引路。
      宁宁还待再说,却见已经到了房门口,罗飞走出房门,看见了二人,忽然间怔在那儿,一动不动。
      顾小雪上前一步,行礼道:“晚辈见过罗大侠。”
      罗飞哦了一声,方道:“这位姑娘是……”
      宁宁忙抢着道:“我叫宁宁,我是过来看热闹的。”
      罗飞眼睛一刻也没离开她,问:“姑娘贵姓?”
      “我姓崔?”宁宁的头已经不安份地东转转西转转了。
      “姓崔?”罗飞喃喃地道:“怎么是姓崔?”
      宁宁却已经不耐烦了,催着顾小雪道:“小雪姐姐,你不是有东西要带给罗大侠吗?是什么东西呀,是不是什么宝刀秘芨之类的呀?”
      顾小雪转身,接过掩月手中的锦盒,朝罗飞打开,轻声道:“罗大侠请看。”
      罗飞一见锦盒之物,立刻脸色大变,他接过锦盒,双手竟微微颤抖。宁宁连忙凑过去看,却见锦盒内只是一只花形的旧香炉。罗飞看着小雪道:“这个香炉,怎么会在你的手中?”说着,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宁宁。
      顾小雪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微微点头道:“罗大侠,我送这个香炉并无别意,只是想请你相信我。”
      罗飞道:“姑娘请说。”
      顾小雪低声道:“我想与罗大侠单独谈谈。”
      罗飞点点头,请她入内。
      宁宁见两人入内,忙拉着杨弃道:“来,我们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杨弃却摇头道:“师父和顾姑娘在说话,我们不可以偷听。”
      宁宁扫兴地道:“你这个人真呆。”却见杨弃向后走去,忙问:“你去哪儿呀?”
      杨弃道:“我要到后院为师父煎药。”
      宁宁叫道:“哎,我也一起去。”忙跟了过去。宁宁的性子浮燥飞扬,本不喜杨弃这种温和拘谨的人。她喜欢与段无忌这样桀骜不驯,野心勃勃,每时每刻都似不怀好意,对她从来就象没一句真话似的人在一起,才会觉得刺激,有趣。可对这初见面的杨弃却不知怎地,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之感,只是老想和他在一起。
      她跟着杨弃来到后院,见杨弃低头烧火,她也在旁坐下,搭讪着道:“你对你师父真好。”
      杨弃回头看着她,他出身贫寒,向来见了姑娘都不知如何说话,可是眼前的小姑娘天真无邪,让人忍不住都会对呵护怜爱,全无戒心。
      杨弃看着他,就象看着一个小妹妹似地,终于道:“不是我对师父好,而是师父对我太好了。”
      宁宁不解地问:“你不是刚刚拜入你师父门下吗?”
      杨弃道:“正是,我从小颠沛流离。从我记事起,除了我爹娘,只有两个人对我最好,一个是我义父,一个就是师父。”
      宁宁轻轻地问:“你义父是谁?”
      杨弃不由地陷入记忆中:“我本是安徽一个小渔村的人。在我六岁时,村里发生了一声大瘟疫,全村人死的死,走的走,我的父母也死在这场大瘟疫中。我义父带着我离开杨家村,四处走方行医,也一直帮我在找我的生母……”
      “你的生母,”宁宁问道:“难道你还另有身世?”
      杨弃道:“七年前,我的义父也去世了。临死前,他才告诉我,我的身世。原来,抚养我到六岁的,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的生母,是一个不知姓名的女子。二十三年前,我的养父母救了一个跳河的女子,她已经有了身孕,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她将我送给我的义父,从此一去就毫无音讯,只留下了一个银镯子。”
      宁宁不禁问:“后来,你有没有找到她?”
      杨弃摇头道:“没有。我连她一面都没见过。可是,我养母当年曾对我义父说,她从来也没见过比我生母更美的女子,看上去,一定是一个大家出身的小姐,不知为什么有了身孕,却又一心一意地求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把我送给别人,我是她的亲生儿子,她为什么不要我,她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找过我?”宁宁见他皱起了眉头,神情甚是苦恼,安慰道:“她不是不要你,我想她一定有她的苦衷,也许她好找过你,不过没找到而已。你放心,你一定能找到你的生母的。我也跟你一样,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我的生母,你也许还会有机会再找到你的母亲,可是我却永远见不到了。”
      杨弃问:“为什么?”
      宁宁道:“别人都说她死了。”
      杨弃心中歉疚,忙道:“对不起。”
      宁宁笑道:“没关系。”神情间也不见得如何伤感:“我爹爹,我姑姑,都很宠我。”
      杨弃点头道:“是啊,我现在的师父,他对我也很好。”他看着宁宁道:“我以前都没有和别人说起过我的身世,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却和你说起这些事了。”
      宁宁笑道:“那是我人缘好呀!”她悄悄地做了个鬼脸笑道:“要是段无忌听到我这话,一定又会说我在吹牛了。”
      杨弃问:“段无忌是谁?”
      宁宁笑道:“一个朋友。”忽然想起:“哎呀,不知小雪和你师父谈得怎么样了,我们去看看。”
      房中,罗飞问顾小雪道:“姑娘,你究竟是什么人?”
      顾小雪微笑道:“一个以云无双的女儿身份出现的人。”
      罗飞向外看了一眼,道:“那么那位宁姑娘,又是谁呢?”
      顾小雪也向外看了一眼,她的眼神中有着机警的光芒,她低声道:“罗大侠是明白人,岂不闻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罗飞的脸色十分严肃:“姑娘的意思是?”
      顾小雪压低了声音道:“泰山大会,危机四伏,有人想要抛砖引玉,所以,我只有李代桃僵。可是,我一个无能为力,求罗大侠帮我”
      罗飞看着眼前这一个文弱的少女,心中油然生起一种敬意,他顿了顿,才道:“我怎么才能帮你?”
      顾小雪道:“罗大侠只要一句话,就能帮我。”
      罗飞关切地看着她道:“可是你自己呢?”
      顾小雪抬起头来,道:“罗大侠,我只是个工具而已。您就不用为我操心了。”她起身姗姗向外行去。
      顾小雪推开门,一惊,只见门外只有掩月一人,她急道:“宁宁姑娘呢?”
      罗飞惊问道:“怎么了?”
      掩月忙道:“没事的。宁宁姑娘等得不耐烦,就拉着杨少侠到后院去,葬花姐姐也跟着去了。”
      顾小雪吁了一口气,急忙向后院走去。远远就听见宁宁的笑声,她倚在墙边,这才放下了心。
      顾小雪辞别罗飞,带着宁宁回自己所居之处。
      
      第二日,众人又汇集大厅,云中凤和顾小雪各带着手下,分坐在大厅左右两侧。过了很久,罗飞才带着杨弃,来到大厅。清风道长忙请罗飞上座,问道:“罗大侠,你可能认出哪位姑娘是真的云无双之女。”
      罗飞沉吟良久,终于道:“这两位姑娘虽然都各有相似之处,但是,她们两位,都不是云无双的女儿。”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众人都惊得站起身来。
      云中凤怒道:“罗飞,你凭什么说我不是?”
      顾小雪盈盈起立,向罗飞施了一礼,眼中已有泪光闪动:“罗大侠,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可是,我的身份,已经决定了我的命运。我来到这泰山大会,就已经将生死至之度外。”
      众人听了她一番话,却觉得她更加象是真正的武林公主了。就连罗飞否认的理由,也是十分的合情合理。罗飞了为了保护她而否认她是云无双的女儿,亦是情理之中的事。
      云中凤的脸色渐渐变得很难看,她慢慢地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忽听得远处一阵狂笑声,那声音狂叫道:“云无双的女儿在哪儿,我要杀了她。”只听得笑声不绝,从远到近,一路上只听得兵器呛啷啷落地之声,一部分杂着许多人被击飞出去叫声,落地撞击声。众人皆骇然回头,这声音来得好快,只一会儿就到了厅外。这次泰山大会,群雄云集,可是一路上这么多人,竟都拦不住一人。
      只听得笑声未绝,一个白发老人已经出现在大厅。这老人须发苍然,面目狰狞,身形高大,杀气腾腾,看上去已经有些疯狂之状。他发出野兽般的叫声:“你们那一个是云无双的女儿?”
      清风道长上前一步,方问道:“阁下是谁?”话未说完,那老人已是将他一把提了起来,清风道长武功不弱,可是被这老人一抓,却毫无反抗之力,象一只小鸡似地被当空提起。与那老人的脸近在咫尺,只见对方狂笑时发亮的牙齿,血红的眼睛,竟好象要将他吞噬下去似的,他的胆子本不小,却也吓得魂飞魄散,牙齿格格地发抖。那老人眼光到处,先看见了一身白衣的云中凤,他顺手工艺将清风道长一抛,扑上去叫道:“云无双,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你想不到,老夫端木雄还会有出来的一天吧,我要杀了你--”
      云中凤左右十余个护卫护在她面前,却被端木雄伸手一甩,便纷纷跌开。云中凤硬着头皮,抽刀迎战。那端木雄见了黑刀,似有畏惧,不敢硬接,劈空击出一掌,云中凤已经是握不住刀。黑刀落地,端木雄怒吼一声:“你不是云无双,你敢来冒充,云无双在哪儿?”
      云中凤吓得战战悚悚,指着顾小雪道:“是她,是她。”端木雄向那方向看去,发出一声巨吼:“哈哈,云无双,看你往哪儿跑?”可是他在疯狂之中,指的竟是崔宁宁。
      端木雄一掌击下,云中凤天灵盖立刻粉碎。他将云中凤尸身甩开,转头扑向顾小雪的方向。
      这时众人已经都相信顾小雪是顾先生之女,空幻大师一声令下:“保护顾小姐。”众人都围在顾小雪前面。
      大家且战且退,出了大厅,端木雄步步进逼。厅外有两条路,一条上山,一条下山。大伙儿正要向下山之路撤退时,忽然前路上袭来一阵箭雨,已有人惊叫道:“是天龙帮。”
      原来是天龙帮帮主孙浩带人在下山路上设下埋伏了。众人无奈,只好向山上而退。
      眼见退到山边,退无可退了。端木雄左掌右拳,前击后踢,倾刻间已经杀死十几名高手。顾小雪本紧紧护住宁宁,场面混乱中,两人竟不知何时分开了。
      却见端木雄虎吼一声,直取崔宁宁。宁宁惊叫一声,却见剑光闪动,霎间攻出七剑,招招凌厉,竟将端木雄也逼退了半步。
      端木雄暴跳道:“你是谁?”
      那人挺立不动,道:“九华山罗飞。”
      端木雄叫道:“好,好一个九华罗飞,我这天魔九变,共有九招,我看你能接得下我多少招。”紧接着又是一掌。一连三掌,罗飞抵挡不住,步步后退。端木雄却已经一掌向宁宁击去。这时候,罗飞已是救之不及。
      只听得啊、啊、啊、哇地四声叫声,却原来是顾小雪跃出人群,护在宁宁身前,葬花掩月又护在顾小雪身前,三人代宁宁受了端木雄这最凌厉的一掌。这一掌力道好大,葬花掩月当场死去,顾小雪身受重伤,宁宁也被撞倒在地。也亏得罗飞先挡了端木雄几掌,延误了他一下,顾小雪才正好能救上宁宁。
      端木雄发一声吼,再次出掌,却有一人早他一步,抱起宁宁,一个翻身,躲到石后。众人细看那人,却是天龙帮总堂主段无忌。端木雄怒吼连连,但山崖狭小,每一转身,就有许多人碍着手脚。段无忌身法奇特,抱着宁宁,狸翻兔行,不是躲在石头大树之后,就是将他引入人群。
      端木雄狞笑道:“好,等我把这些人都杀光了,我看你能躲到什么地方?”他仰天发出一声狂笑。
      眼看危急之时,忽听得一声长啸,自远而近传来。啸声激昂,似在向他挑战。端木雄似呆了一呆,也仰天长啸起来。
      只听得那啸声来得好快,不一会儿,山崖上就上来了一个老丐。这老丐满脸腊黄,身形高大,背负一个大红酒葫芦,手执竹杖,笑骂道:“好个端木老儿,老叫化以为你早就在云无双的手上翘了,想不到你居然还命大得很。而且越活越回去了,这泰山大会,你也要来趁热闹。”
      端木雄牙齿咬得格格响,骂道:“臭老叫化子,你还没死吗?”已经有人认出来人是谁了,只听得人群中有人惊叫道:“金面神丐--”
      金面神丐金炎笑道:“就为你端木老儿没死,所以老天爷让老叫化子活着陪你玩玩呀!”两人走近,更无他话,双掌一错,斗了起来。他二人四十多年前就是老对头,这几十年不见,功夫越发精纯,这一动手,地动山摇,旁人只看得惊吓不已。
      段无忌这才放下宁宁,宁宁方才虽受端木雄一掌,只是中间隔了顾小雪等三人,掌力到她身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是受了点惊吓和轻伤。
      宁宁回头,看见众人正围住了罗飞和顾小雪。段无忌见空幻大师等几名高手正为罗飞运功疗伤,示意宁宁不要去惊扰。宁宁转身却看顾小雪胸前一大滩鲜血,脸色雪白,气息急促,丐帮帮主李戟忙喂她服下一颗天王保心丹。宁宁急忙跑过去叫道:“小雪姐姐,小雪姐姐--”
      顾小雪睁开眼,见宁宁无恙,喜道:“小公主,你没事就好了。”
      宁宁愕然道:“什么,你叫我什么?”
      顾小雪喘了一口气,道:“你才是顾先生与云教主唯一的后人。丁总座听说有人企图借泰山大会,用一个假冒之人来引你出来加害于你。于是就派我来以假乱真,破坏他们的计划,你、你要小心了。属下无能,只怕是不能再保护小公主了。”
      丐帮帮主李戟动容道:“顾姑娘,你说的可是真的。”
      顾小雪点头道:“宁宁,她才是真正的武林公主,求、求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宁宁惊讶莫名,摇头大叫道:“不是,不是,小雪姐姐,你受伤太重了,你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她甩开顾小雪的手就要向外跑。
      段无忌按住她道:“你冷静点,她说的都是真的。否则端木雄不会一来就只找上你,罗飞不会舍命救你。难道你真的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吗?”宁宁吓得摇头哭道:“我不知道,我不是,你们胡说,我不是,我不要听。”
      李戟奇道:“你们俩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武林公主?”段无忌见宁宁犹未平静,忙道:“好了,现在尚不是讨论的时候,且看金老前辈与端木雄一战究竟如何。”
      一语提醒众人,大家忙抬头看着战局。原来两人已经打了近两百招了,各是不分上下,只见一团灰雾滚滚,又怎能看清谁是谁了。
      忽听得金面神丐一声长笑,两人已经分开,端木雄脸色灰白,恨恨地道:“好,老叫化,算我输了一招,半月之后,我还会再来找你。”
      金炎哈哈笑道:“半月之后,老叫化子可未必会等你,现在你请滚吧!”
      端木雄发出一声嗥叫,在空中连翻三个筋斗,转入大石后,就不见了。
      金炎站在当地,手拄竹杖,冲着宁宁哈哈一笑,道:“小丫头,怎么哭鼻子了,这可不好看了!”宁宁愕然道:“老叫化?”
      段无忌吃惊地问:“宁宁,你怎么认识金面神丐?”宁宁道:“我不是跟你说过,有个老叫化老是偷我们家的大公鸡吃,还教我怎么玩老鹰抓小鸡的吗,就是他?”一边跑过去问:“老叫化--”她看看四周,才加上两字道:“--伯伯,你怎么会在这儿?”
      金炎哈哈一笑,道:“还不是为了你这到处乱跑的小丫头。那天我一去黄龙庵,就听说赵秀言不见了,老叫化一想坏了,就去崔家集找你,结果你也不见了,我就一路找上泰山了,幸亏来得及时,否则你这小淘气就要玩出祸来了。”
      这时,空幻大师等人也一齐围上来,齐声问道:“金老前辈,那究竟谁才是顾先生的遗孤?”
      金炎白了他们一眼道:“这还用问吗,你们看这小丫头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长得跟顾先生一模一样,就算连这都看不出来,我老叫化子为着谁大老远地跑到这地方来?”
      宁宁吃惊地问:“我真是顾先生与云无双的女儿,小雪说得都是真的?”
      金炎点头道:“这些年我一直都看着你。丁芷君还算守信,没把你□□成又一个女魔头。你虽然顽皮了些,不过心性不错,也没做过什么真正的坏事。好了,不跟你罗嗦了,丫头,你跟我来,我还有事情跟你说。”拉着宁宁就要离开。
      段无忌急追一步,叫道:“宁宁--”宁宁回头叫道:“段无忌,你跟我一起来吧!”金炎竹杖一伸,一股力道传来,段无忌本能地运功抵抗,两股功力一接触,金炎“咦”了一声,脸色一变,问:“你是谁,你的武功是谁教的?”
      段无忌抓住机会,忙道:“先师就是顾夫人。”金炎眉头一挑,道:“你是云无双的徒弟,你怎么会在这儿?”段无忌忙道:“只为奉先师遗命,寻找师妹,保护师妹。”金炎嗯了一声,道:“你也跟着来吧!”
      三人转身离去,众豪杰忙追上去相送。一霎间,山崖上人群散尽。
      杨弃随侍在罗飞身边,见罗飞打坐完毕,忙问道:“师父,你没事了?”
      罗飞点头道:“为师没事,真是想不到,段无忌竟是云无双的徒弟,我们也下去看看宁宁吧!”
      杨弃跟在罗飞身后正要走,却听到一阵低低的哭声。他止步看去,却见山崖上忽然只剩下顾小雪孤零零地一个人,伏在两名婢女的尸身上,低声哭唤道:“葬花、掩月,葬花--掩月--”
      杨弃听着她的哭声,只觉得心生凄凉。方才,顾小雪犹是大家众星捧月的中心,只一会儿功夫,就谁也不理会她了,只是又一拥而去找宁宁了,也不管她一个受了重伤的孤身女子,刚失去身边最亲近的人,面对着尸横满地,独自在山崖上哭泣。
      他走到顾小雪身边,轻唤道:“顾姑娘,顾姑娘--”
      顾小雪含泪抬起头来,她看上去犹如风中萧瑟的小花,叫人心生怜惜。她并没有看清楚杨弃,只是柔声求道:“求你帮我将她们埋了好吗?我受了伤,没有力气,可是我不能让她们暴尸荒野,她们都是我的好姐妹,我的亲人。”
      杨弃只觉得心中一阵酸楚之意冲上,他扶起顾小雪,点头道:“好,我帮你。”顾小雪挣扎着去扶两侍婢的尸体,杨弃忙扶住她道:“你受了伤了,让我来。”
      顾小雪抬头看着他道:“谢谢你,杨少侠,你为什么要对我怎么好?”
      杨弃道:“你舍己救人,令人起敬。为什么他们都扔下你不管?”
      顾小雪摇头道:“我不是舍己救人,我只是一个替身,一件工具,我活着的唯一价值,就是为了这一天,为小公主挡这一掌。这就是我的命运,十年的训练,就为这一天。只是葬花掩月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可怜她们却先走一步了。”说到这儿,又掩面低声抽泣。
      杨弃低头默然,过了一会儿,关心地问道:“那你接下来去哪儿,我送你去。”
      顾小雪摇了摇头,道:“我、我已经无处可去了,葬花掩月也死了,小公主的身份已经公开,再也不需要我这个替身了。我已经没有用处了,我、我不知道去哪儿?”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身子一软,杨弃忙扶住了他,轻声道:“你受了伤,要是无处可去,还是留在这儿,养好伤再说吧!”
      顾小雪看着他,杨弃英俊的脸上,充满了关切之意。顾小雪忽然泪流满面,她哽咽道:“我只是一个替身,一个工具而已。”
      杨弃看着她,缓缓地道:“我只知道,你是个受了伤的姑娘,你还是个难得的好姑娘,你更需要我的照顾。”顾小雪忽然伏在他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
      
      金面神丐金炎带着宁宁与段无忌直下泰山,来到泰安县内,找了间客栈住下。宁宁心中满腹疑问,摇着金炎道:“老叫化伯伯,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金炎嗯了一声,忽然一头栽倒在地。宁宁大惊,叫道;“老叫化伯伯,你怎么了?”段无忌忙扶起金炎,叫道:“金老前辈,要不要晚辈助您运功疗伤?”
      金炎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唉,老了,不中用了,两个小家伙,扶我上炕吧,我有话对你们说。”两人将他扶在炕上坐下,段无忌道:“老前辈,您受了伤,要好好养伤。我们不打扰您,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了。”
      金炎眼睛一瞪,道:“再不说就没有以后了。老叫化没几天了,还不趁这个时候好好交待清楚。”
      宁宁吃惊地道:“你都是为了救我,竟要牺牲你自己。你,小雪,罗飞都是为了救我。哼,就算我是顾先生或云无双的女儿又怎么样,我可不领情。”
      金炎哈哈一笑道:“老叫化子本来就是一脚踏进棺材的人了,要是无声无息地死了多不划算。现在,还可以痛痛快快地跟端木老儿打上一架,揍他一顿,唬跑了这老家伙,我不知道多开心呢!小丫头,你心地很好,象你爹爹,我更开心了!不过端木老儿这一去,他不会善罢甘休,你们要小心防着他。”
      段无忌道:“可是我们总不能老躲着他。老前辈,您说,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端木雄?”
      金炎看了看他,道:“端木老儿的武功,在四十年前就少有对手了。我跟他,是半斤对八两,他这一生,只败在两个人之手,那就是小丫头的爹和娘了。除非能学到长风剑法或无双刀法,否则对付不了他。长风剑法非短时间可成,看来只有无双刀法了。段小子,云无双有没有教你无双刀法?”
      段无忌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没有。记得师父说过,她平生恃以横行江湖的是一套刀法,不过,这套刀法太过残忍,她没有教我。”
      金炎问:“那么你可知道无双刀在哪儿?”段无忌摇了摇头,金炎叹了一口气道:“那就没办法了。这样吧,老叫化还有一套三十六路降魔掌,先传给你应应急吧!小丫头,你去做两样小菜,看看你有没有你娘的本事?我要教段小子武功了。”
      见宁宁应了一声,却站着不动,诧异道:“小丫头,你怎么还不去?”
      段无忌却笑道:“老前辈要吃什么,还是让晚辈效劳吧!至于宁宁……她可是只会吃,不会做,只怕连生火都不会,您老还想让她做菜?”
      宁宁也不以为惭,笑嘻嘻地道:“我是不会做饭做菜,我只知道饭菜是从厨房里端出来的。这有什么可笑的,你这么笑我,能者多劳,你去做菜,我和老叫化伯伯只须会吃就成了,不好吃我可是会挑剔的。”
      金炎摇头道:“你娘的烹饪之技,天下少有。现在姑娘们可一代不如一代了,段小子,你就没这个福气了。”
      段无忌笑道:“晚辈倒不这么认为。要是福气是指吃得好,那天下的男人,都要去娶厨娘为妻了。老前辈先坐着,在下的技艺,自然比不上家师,不过还是可以入口的吧!”笑着而去。
      金炎看着宁宁摇头道:“能屈能伸,方是条龙。丫头,段小子很出色,你可要小心,不要让别人抢走了。”宁宁笑嘻嘻地道:“抢得走的,就不是我的了。”
      金炎点了点头道:“你比你娘想得开,你娘这一生不快活,就是因为想不开。”宁宁问道:“我在江湖上,人人都说我娘是女魔头。老叫化伯伯,你认识的我娘,是什么样的呢?”
      金炎沉吟半晌,方道:“我见到的你母亲是个温柔娴静的好女子,应该说是个好妻子。但可惜,她遇到你爹时,已经太迟了,已经无法回头了。”他将自己所知的事,告诉了宁宁。宁宁听罢,叹了一口气,道:“她为什么这样想不开?我才不会象她这样呢!”
      金炎忽道:“小丫头,你身上的金锁片还带着吗?”宁宁点点头,从领子内拉出金链子系着的金锁片来。金炎接过金锁片,道:“你再拨一根头发。”宁宁拨下一根头发,金炎将发丝穿过金锁片中一个肉眼难见的小孔中,一拉,金锁片忽然打开,竟从其中取出一片小小的玉牌来。
      宁宁问道:“老叫化伯伯,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东西的?”
      金炎脸色沉重,道:“这是你爹爹留给你的东西,对你很有用。”
      宁宁奇怪道:“可是我爹爹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猜他也不知道。”
      金炎道:“不是你是养父崔玄,是你的生父顾先生。”宁宁哦了一声,再看这玉牌晶莹光润,正反面都刻着两字。
      宁宁念道:“‘仁者’、‘无敌’,这是什么意思?”
      金炎正色道:“这就是仁者令,是当年各门各派为了表示对你爹除魔卫道,匡扶正义的敬重之意,合送的一块令牌,凭着这块令牌,就可对天下每个门派要求任何一件事。如今你的身份已经公开,凭这块令牌,借你爹爹昔日的侠名庇佑,定可逢凶化吉,你要收好了。不到紧要关头,不要轻易让人知道,免得落入其他人之手。”他将玉牌放回金锁片中,让宁宁收好。
      宁宁却道:“原来还有这么累赘的东西。其实,别人要是记得我爹爹,没有这块玉牌,一样会帮我。要是心中没我爹爹了,有这块东西又有什么用。”拿着这天下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却好象不大情愿似的。想了想,还是将金锁片收起来,嘟囔道:“戴了十几年了,放着就放着吧!”忽想起一事,道:“老叫化伯伯,是不是也不能告诉段无忌,所以你在他不在时才对我说这件事?”
      金炎道:“小丫头,你果然聪明得很,看来,老叫化也不用太担心你了。”哈哈一笑。只听得段无忌在外叫道:“小宁儿,要吃就过来帮忙。”
      宁宁忙跑出去,过了片刻,金炎只听得乒乒乓乓的一连串声音,还有宁宁的叫声,金炎走出来一看,只见地上一堆破碗碟,宁宁嘟着嘴站在一旁,段无忌叹了一口气道:“小姑奶奶,我怕了你了,还说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什么都是不学而会呢,你还是去坐着不要动吧!”原来宁宁高高兴兴地接过碗碟,走过门槛时,拌了一下脚,她站住了,碗碟全打破了。幸而做好的菜全是让店小二拿着,才幸免于难。段无忌看着自吹聪明的宁宁第一次拙成如此,不由地大笑起来。结果,这一整天,宁宁安静了许多,金炎才得以顺利地教段无忌降魔三十六式。
      许多招式,段无忌一学就会,金炎也啧啧称奇道:“段小子果然是个学武奇才,我这降魔三十六式一半得自师授,一半自行参悟出来,用了我这大半辈子。我原还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教会他一个大慨,现在看来,他这几日就能有所小成了。”段无忌将三十六式一一使完,收住式子,向金炎行礼道:“金老前辈,您看晚辈可还成吗?”
      金炎点头道:“虽然打不过端木老儿,但是也可抵得几下了。段小子,你放心,端木老儿武功虽高,可是他的年纪与老叫化子差不多,一个年富力强,一个年老体衰,虽然他功力深厚,可终究岁月不饶人。你这降魔三十六式,再习得十余年,就不怕他了。”哈哈一笑,忽然间就没了声息。
      宁宁站在他身边,忙叫道:“老叫化伯伯,老叫化伯伯--”段无忌一步抢上前来,伸手一探,道:“金老前辈已经仙去了。”
      城外一座土坟,安葬了金面神丐金炎。段无忌与宁宁站在坟前,段无忌叹了一口气道:“宁宁,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宁宁问:“你不回天龙帮了吗?”
      段无忌苦笑道:“孙帮主对师父恨之入骨。现在知道我是她的弟子,还骗了他这么多年,他岂不想将我剥皮抽筋。”
      宁宁吃吃地笑道:“那海棠姑娘呢,你舍得她吗?”
      段无忌凝视着她,道:“我舍不得她,但我更舍不得你。”
      宁宁忽觉得有点心慌,忙笑着掩饰道:“那你与我到京里去吧!”
      段无忌道:“你现在知道你姑姑方夫人就是昔年无双教的笑面罗刹丁芷君了。当年,她奉你娘之命,将你从雷霆岛带到中原,交给你的养父扶养成人,金面神丐则一直在暗中照顾你,直到现在。如今,端木雄重现江湖,孙浩一定会借着端木雄的武功来追杀我们,躲到京里,也不是办法。如今三大派,百花山庄莫易已死,桃源别府并没有一个武功出众的人。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对付端木雄才是。”正说着,忽听得一阵哈哈大笑,周围出现了一批青衣人,将两人团团围住。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