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8 章

      落荒而逃的赵樵声都已经走到房间门口了,又快步折了回来。
      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魏延川把空了的牛奶杯放回桌上。
      
      赵樵声:“……”
      魏延川点了清洁键,用传送阵传走空杯子:“怎么了?”
      
      赵樵声做了个深呼吸:“本来我是有事想问你,不过现在……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当然有了,有一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好几天了。”魏延川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现在的笑容要“正式”得多,他的问题是关于正事的。
      
      赵樵声收敛情绪,也正经起来:“什么问题?”
      
      “入队测试不重要……你肯定也猜到了。重要的是背调,背调报告里说你疑似清道夫,这是真的吗?”
      
      赵樵声不仅收敛起了情绪,他连表情都收起来了:“你们的背调能查到这种程度吗?”
      要做背调的组织很多,深入程度差距很大。反过来,根据背调的深入程度,也能大致知道到底是什么层级、什么类型的组织。
      魏延川问出“清道夫”的问题,在结合他能喊得动八组,基本就已经告诉了赵樵声,那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赵樵声回答魏延川的问题:“我是。”
      
      猎人工会对刺头们最有利的约束,就是清道夫。清道夫就是行刑人,负责猎杀那些违背猎人守则的猎人们。
      所有的清道夫都是隐藏在暗处的,大部分都有猎人的身份,少部分甚至连猎人都不是。
      
      清道夫的处决权一直是有争议的,但就像天师群体的废除灵根,魔物们的祭献,都有群体性和历史性,短时间内无法彻底归类,也就只能那么存在着。
      
      原则上来说,清道夫就是个职业,没什么问题。
      但实际上,作为猎人猎杀猎人,清道夫很多都……又变态又危险,而且表面上还都一点都看不出来。
      
      清道夫的清扫记录是猎人工会的一级机密,不会公开。赵樵声在猎人工会的履历金光灿灿、毫无破绽,他的名声都是好名声。
      魏延川所在组织能从蛛丝马迹里得出“疑似清道夫”的结论已经非常厉害,他们查不出赵樵声到底杀了多少人,真正的动机又是什么。
      
      背调的复核无比漫长,直白点说就是不同意赵樵声入队的意思。
      
      赵樵声撸了把头发,摆出了张笑脸:“现在就算我做澄清也没用了吧?”他说,“因为你是渡鸦。”
      
      渡鸦和特勤八组性质差不多,都是议会直管的特权队伍。区别在于特勤八组是纯武力队伍,而且在明面上,行事嚣张;渡鸦偏科研,暗戳戳的藏在幕后,闷声不吭搞大事。传说渡鸦的行政级别比特勤八组要高一点。
      
      魏延川魏总工,被吸收进渡鸦很正常。
      
      特勤八组、渡鸦这种组织很重视你“干净不干净”,龚正能进八组和他的出身脱不开关系,魏延川进渡鸦和他是严平盛的儿子肯定也有关。
      
      赵樵声比龚正能打,但进八组的不是他,是因为他不能算议会的“自己人”,如今他又有了清道夫的身份,更不可能成为渡鸦。
      
      赵樵声不想困在现状里,要往前走,魏延川配合他,一层层剥开的真实里暴露出越来越多尖锐且无法回避的问题。
      
      “有没有用我说了算。”
      魏延川问赵樵声:“所以,你要做澄清吗?”
      
      赵樵声摇头:“我不向渡鸦做澄清。”他说,“我只向魏延川做澄清,你要听吗?”
      
      魏延川想说,你对渡鸦的抵触似乎比对特勤八组的更大?他还想说,魏延川不需要解释,渡鸦的魏队才需要。
      
      然而最终说出来的是:“如果你愿意说,我当然愿意听。”
      
      一段时间没有人经过,走廊上的位置灯亮度减弱,渐趋于熄灭,于是客厅的夜灯光就显得明亮起来,描摹着两个男人的眉眼。
      
      魏延川说:“需要开屏蔽的话你开一个。”他把主动权完完全全的交给了赵樵声。
      
      赵樵声打开了屏蔽,他一点都不希望二楼的还有两人听见接下来的话。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对被分配到勘探区的联队成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他们手上一定要沾过血,这样到了真正危急的时刻,他们才能干脆、及时的做出决断或者取舍。”
      
      这一点魏延川不知道,他一边摇头,一边拉开虚拟水牌点喝的。赵樵声以联队开头,听上去该是个挺长的故事。
      
      赵樵声随手点了杯柠檬水,看见魏延川面前传送阵又送了杯热牛奶到他手边,不由的看了他一眼。
      魏延川带着点笑意,坦坦荡荡回望。
      
      赵樵声摇头笑:“我第一次发现你其实蛮恶趣味的。”
      魏延川当然要说:“我可不这么觉得。”
      
      赵樵声继续他的故事:“进入联队的第一年是集训,接下来两年是实战训练,是根据第一年的成绩,安排去不同的地方执行任务。成绩越好,去的地方越危险,任务越复杂。等到第四年,综合前三年的成绩,才会最终决定你的去向,这个时候,至少已经有一半人被淘汰了。”
      
      “我第一年的成绩不错,后面两年的任务于是很刺激……去了一个,敌我非常清楚的地方。那两年里我失去了不少战友,也杀了不少人。”赵樵声低头看着手里的柠檬水,“在那种地方,当然会有人来给我们做心理疏导,我的接受力比其他同期的战友好了不知道多少,就像是天生适合杀人一样。”
      
      “后来我到勘探区,对着深渊魔物,成天也是杀杀杀。一路杀了七八年,到猎人工会的时候一时没调整过来,在第一个任务里,就杀了人。”赵樵声抬头看着魏延川,“好巧不巧,那是个清道夫。”
      
      在赵樵声大段大段的讲述中,魏延川第一次插话:“你为什么出手?”昏暗的光线下,他毫无破绽的微笑表情被揉搓得模糊,赵樵声觉得,这一刻说着话的魏延川,距离自己很远。
      
      将思绪拉回过往的赵樵声没在意这份距离感,回答对方的问题:“我们是一个队的,一起出任务。”他虽然还在看着魏延川,但视线明显放空了,“他从一开始,就有意无意的在孤立我们队伍中的一名成员,我觉得不太对,就特别注意他。”
      
      那次任务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挑战,于是同队成员就有更多的精力来关注内部的冲突。
      有经验老道的猎人告诫赵樵声:“别管他们,没碍着你就当没看见。”
      
      赵樵声做不到。
      当他看见清道夫尾随去解手的猎人往荒草深处走时,他也偷偷跟了上去。
      
      清道夫从背后偷袭那名猎人,赵樵声出手阻止。
      猎人察觉,变了表情反扑清道夫。
      
      赵樵声:“我一直以为他们是普通猎人,在任务中,他们也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现,谁知道他们两个都非常的强。”
      
      那两人不仅本身实力强劲,更藏着不少高端的装备,在撕开伪装的第一刻,被偷袭的猎人做的第一件事是扔出隔离球,造出一个独立的场。
      
      居然是猎人先对赵樵声说话了:“你怎么就不听劝呢?”他的语气无奈又遗憾,“你卷进来,是会死的啊。”
      
      猎人察觉偷袭反应非常快,像是早有准备,如今又说了这么一段话,赵樵声于是问:“你知道他要对你不利?”
      
      猎人笑了:“你说话真委婉,果然还是新人。”他说,“我知道他要杀我。”
      
      清道夫桀桀笑出声:“小子,我给你上一课,你知道清道夫吗?”
      他向赵樵声解释了猎人工会里清道夫这个角色。
      
      “他有罪,所以我要杀他。清道夫的身份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你也得死。”
      清道夫的话是完完全全的反派台词。
      
      赵樵声暗自戒备,面上不动声色:“他的罪难道就是知道你是清道夫?”
      
      清道夫给赵樵声上课的时候,那名猎人的表情变都没变一下,显然早就知道了。
      
      “有罪的是他。”猎人碾灭叼着的烟,握住自己的武器,“我只是阻止他杀不该杀的人……我也是清道夫。”
      
      清道夫真正的目标是劝赵樵声别多管闲事的那名老猎人。但因为这名猎人的存在,他没法下手,于是索性转换目标,准备先除掉这一位。
      
      两名清道夫打了起来,是搏命的打法。
      剧情出于意料,赵樵声站在一旁没插手,但心里的天平早就偏向被偷袭的猎人清道夫了。
      
      因为有人阻止自己杀人,所以要杀了那个阻止自己的人——这种逻辑听上去就很病态。
      
      “猎人——就先这么称呼被偷袭的那名清道夫吧。我看见猎人几次对清道夫手下留情,但清道夫步步杀招,渐渐的,原本有余力的猎人渐渐落了下风,他们就要决出胜负了。”
      
      “我选择帮那名猎人。”两人正是战到平局,赵樵声一加入,局势马上就一边倒了。
      “我不知道那名猎人是犹豫了,还是没法腾出手,总之致命的一击是我给出的。”
      
      当战术刀刺进清道夫心脏,对方眼里的生命力被死灰覆盖时,赵樵声只感到了结束的放松。
      直到那名猎人用担忧且警惕的语气问他:“你之前是做什么的?”时,赵樵声才恍惚反应过来,他的行为,也并不是普世观念中的正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你们看到的是存稿箱……存稿箱要帮苦逼的作者请一周的假……她……住院了……汪一声哭出来
    大家隔个一两周来看吧……下周的更新估计也……不会很稳定……屯屯稿,养养肥……吧?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