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9 章

      魏延川提起医疗箱:“你觉得他能对我做什么?应该是担心我会对他做点什么吧?”他往二楼去,“走了。”
      
      给毛夏雨准备的客房与给赵樵声准备的并没有两样,都是旅馆标间的布置,床单被套都是标准的一色雪白,毫无居家感。
      
      毛夏雨示意魏延川把箱子放在进门的茶几上,自己摘下披肩,用绕在手腕上的皮筋扎起头发,然后指纹解锁医疗箱,将放在最上层,叠得方方正正的白大褂抖开穿上。
      
      她顺着衣领往下,理好白大褂,一手撑开箱子第二层,一边转过身来,浑身上下都已经是一股干练医生的气质了。
      
      她冲魏延川抬抬下巴:“坐。”
      
      魏延川坐在了靠窗的扶手椅里,将右手的袖子向上卷起,露出一截小臂。
      
      毛夏雨撑开医疗箱第二层后动作不停,将那一层里的带盖的小格子以某种特定的顺序,向上下左右推出,底端连着金属支撑条的小格子划出医疗箱,自动翻转,变大,弹开盖子,露出满满当当的医疗器械,其中有些小格子打开后还往外溢着低温的白雾。
      
      很快,在毛夏雨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下,医疗箱变成了原来的三倍体积,这只毫不起眼的医疗箱里,居然装着空间折叠技术。
      女医生从特定的某一格里取出抽血设备,给魏延川胳膊上消了毒,然后将针头扎了进去。
      
      “偏过头去,别看。”毛夏雨的手非常稳,她一手按着针,一手往魏延川脸上一盖,强行让他扭过脑袋。
      
      魏延川听话的转过头,口头抱怨:“我不会对我自己的血有欲望。”
      
      作为魏延川的医生,毛夏雨当然知道他是在向什么转化:“听说你又发作了一次,谁知道症状会不会更严重。”采集到了足够的血液,她拔.出针管,将酒精棉球压上去,“按着。”
      
      魏延川按着棉球止血,毛夏雨转身把血样放进医疗箱的某一个小格子里。
      咔哒一声,血样被锁住,方方正正的格子外侧立刻弹出了一张悬浮窗,一项项指标刷新出来,后面进度条或快或慢的走着。
      
      “这次发作和以前相比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特别突然。”魏延川回答。
      之前每次转化发作都是有预兆的,这一次却是猛然间发作。
      “但程度好像没之前那样严重,”魏延川不是很确定。因为之前发作是有预兆的,所以他会早早做好准备,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吃了药闷头就睡。但这次太突然,他渡过发作期的模式和之前截然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其他事情转移了注意力。”
      “恢复得……更慢了。”每一次发作都是对身体机能不可逆的损耗,恢复一次比一次慢。
      
      毛夏雨背对着魏延川,身影正好把悬浮窗挡住。她看悬浮窗上生成的一条条数据,转化中的魏延川几乎没一条指标是正常的。医生认真的看着,语气没有变化:“平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没有。”
      
      还剩最后几条数据没分析出来,毛夏雨不等了,最小化悬浮窗,从其他格子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器件,熟练的组装:“躺床上去,上衣脱了。”
      魏延川将棉球扔进垃圾桶,站起身来脱衣服。
      随着扣子一颗颗解开,苍白的皮肤大片暴露出来,他是真的瘦,锁骨非常明显,隔着薄薄的皮肉,能清楚的看见肋骨的形状。
      再往下,一条从左胸横跨到右腰的伤疤狰狞的暴露出来,他转身将脱下的衬衫搭到椅背上,于是后腰上与身前对称的伤疤也暴露出来。
      
      横戈在苍白的皮肤上,这道几乎把他切开的深色伤疤格外触目惊心。
      毛夏雨已经见过很多次了,甚至在伤口还未愈合时就见过这道伤,然而看见带着这道疤痕的魏延川乖乖往床上躺下去,还是不由的窒住了呼吸。
      
      “当时我们都以为救不回你了……”毛夏雨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重复这句话了,她拖过衣架,把仪器长长的导线挂好,开机调试,“从这个角度看,转化也不全是坏事。”
      吸血鬼被砍成几段都不会死,魏延川是托了突然爆发的这一半血统,才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魏延川躺着不动,毛夏雨调好仪器,往他身上涂凝胶。透明的胶状体在毛夏雨手里搓开,粘上女医生的手心的温度,体温偏低的魏延川感觉起来,是温暖的。
      
      毛夏雨一边往他身上糊,一边絮叨:“你一开始不是超级想回工程队的吗?怎么现在他们让你回去做技术顾问反而不愿意了?”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你消停些行不行?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到底在做些什么,但猎人工会的事情连我都知道了好吗?”
      
      作为一名体检医生,毛夏雨知道的实在太多了。她知道魏延川想回工程队,还知道如今的他拒绝了工程队的橄榄枝。这是连在八组的龚正和消息灵通的猎人赵樵声都不知道的,而这两人也真的称得上是关心魏延川的事情的了。
      
      她用带着抱怨的口吻说着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语气是那么的亲近温柔。
      
      魏延川露出无奈的神色,嘴角却是带着笑的,他打断她,只用了一个字:“姐。”
      
      毛夏雨翻了个白眼,擦掉手上的凝胶,往魏延川身上夹电极夹:“行行行,我不说了,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好了吧……你也太瘦了,有好好吃饭吗,夹子都夹不住。”
      
      魏延川:“每回都抱怨,但我真没瘦。”这句话才是真抱怨。
      
      “安心躺着。”毛夏雨看了眼仪器屏幕,确认它在正常工作,“保持平静。”
      
      这一套流程魏延川很熟了,“嗯”了声,百无聊赖的看着天花板。
      
      毛夏雨回身去看血检结果,所有的指标都已出来,最后几条耗时最长的重要指标果不其然全部异常。她调出魏延川之前的体检数据进行对比,无意识的咬住了嘴唇。
      
      对体检流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魏延川当然知道毛夏雨此刻在做什么。他对这个小时候一起长大的表姐也很熟,转化带来的敏锐感知力让他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变化:“放松放松,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你当然不紧张,你爹妈不会问你,但他们会来问我啊。”毛夏雨说着,突然想到,“听说你爸最近会来VT-79?”
      
      仪器上,稳定的心跳波浪突然变了下,盯着天花板的魏延川眨了下眼:“他没和我说过。”
      毛夏雨:“啧,看来是我多嘴了,他估计是想给你个惊喜。”
      
      有科技加成,常规体检花不了多长时间,接下来的心理测评才是重头。
      毛夏雨和魏延川是血缘很近的亲属,而且也不是专科医生,当然不能由她来做。出于对被测评者的隐私保护,和对测评者的安全保障,心理测评都是通过网络,在加密频道中进行的。
      
      毛夏雨收拾好自己的医疗器械,手输动态密码,接入专属频道,然后升起隔离幕墙,等着那一头的魏延川结束。
      
      心理测评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当幕墙落下的时候,毛夏雨第一时间抬起头看了过去。
      
      魏延川维持着和三个小时前一样的姿势坐在那里,手边的一杯水还是满的,连位置都没动过。
      
      魏延川看见毛夏雨望过来,对上她带着点紧张的眼神,露出一个安抚的笑,然后再一次的卷起衣袖,招呼她:“来吧。”
      
      这是常规体检外的采血,是结果没法当场出来的那项检查,抽取的血液也不仅仅用于检查。
      
      毛夏雨拿起一早准备好的设备上前,让魏延川把手伸进那个像是血压计一样的圆环中,像是之前每一次那样问道:“怎么样?”
      她问的是心理测评。
      心理测评一共三个环节,测评——治疗——测评。心理测评主要还是想让魏延川好起来,所以其中治疗阶段是最耗时最重要的。
      
      但除了魏延川本人之外,谁都看不见医师出具的测评报告。谁都不知道魏延川到底哪儿有问题,他本人又不肯说,旁人也不敢追问,怕起反效果。
      
      魏延川泛泛回答:“就那样吧。”他感觉到针头扎进了胳膊,于是开始张握手掌,让血液流得快些。
      这次采血会达到150毫升,小部分用于检测,大部分将用于研究,作为标本分析转化成因,从而研究解决方案。
      
      采血半年一次,魏延川算着日子。转化研究是针对整个转化群体的,魏延川虽然不怎么喜欢体检,但到该采血的时候倒是不拖延,毕竟这不仅关系到他一个人。
      
      “有什么不舒服立刻说。”毛夏雨往他手里塞了个橡皮球。
      魏延川点头,这一回他主动偏开了脸,没有去看采血机器——即使这次他完全看不见血。
      
      另一个房间里赵渔鸣已经结束打坐快半个小时了,毕竟不是在熟悉的环境,即使哥哥在身边,他也很长时间的入定。
      小家伙看着心不在焉刷着终端的哥哥,没心思吃零食了:“体检要这么长时间?”
      
      赵樵声“嗯”了声,他也经历过:“心理测评要很长时间。”
      赵渔鸣观察他,天师出身,幼时的统一训练让赵樵声对自己的“气”有一定的控制力,赵渔鸣没法看出什么。但作为关系很好的兄弟,他对哥哥的情绪很敏感:“心理测评……不好吗?”
      “当然是好的。”赵樵声看他一眼,“但在心理测评的时候,你的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摊开的,那种感觉不会让人觉得舒服,更何况治疗的时候,还要扭转你固有的心理态势。自己有意配合还好,如果排斥抗拒的话……会很难受。”
      赵渔鸣当然是知道自己哥哥经历了什么的,但他没问过细节:“你怎么知道难受?当时你抗拒了?”
      
      赵樵声一时没说话,他受过相关训练,对心理医师的引导挖掘非常敏感,于是极其不舒服。他的确没问题,就算态度排斥抵抗,还是过了关的。
      
      于是赵樵声就爆粗了:“老子没病,他刺探个屁。”
    插入书签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