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交易顺利完成,赵樵声不用魏延川提醒,主动拿起装着真空管的箱子。
      
      诺兰把送他们到门口,魏延川点头示意:“一路顺风。”
      海盗扯着嘴角笑了下:“你也是。”他在墙上按了下,铁门缓缓闭合,在彻底合拢前,他对魏延川说了最后一句话,“游民已经出事了,你也小心点。”
      
      魏延川脚步一顿,赵樵声转回身去,却只看见了那扇门又变回线条最终消失。
      “什么意思?”他问魏延川。
      
      魏延川没有回头:“等会儿再说。”
      
      交易地点位置偏僻,魏延川租了无人驾驶的悬浮车,停在了厂区门口。
      魏延川在车门上刷了自己的身份信息解锁,设定好目的地,却没让赵樵声上车:“我们不坐它回去。”
      
      悬浮车驶离,魏延川带着赵樵声绕着厂区外围走了段路,在堆放废弃材料的场地掀开一块不知道放了多少年,已经看不出本色的防尘布,找到了又一辆悬浮车。
      
      这辆悬浮车是少见的手动款,透过玻璃能看到驾驶座前安装有方向盘。
      魏延川握住驾驶室的门把手,指纹扫描的光线刷一下闪过,解锁声响起的同时,车辆开始震动,倒梯形的喷射口吐出能量束,将车辆悬浮起来。
      
      魏延川坐上驾驶座:“上车。”
      
      赵樵声抱着箱子上了副驾驶座:“现在能说话了?”
      魏延川转动方向盘,将车子从杂物堆里开出去:“你想问什么?”
      
      “你用暖玉和海盗换了特殊色染色剂?”
      特殊色之所以叫做特殊色,就是因为它与所有其他颜色都不同,不存在认错的可能。
      
      “是。”魏延川简短的回答了赵樵声。
      
      暖玉砖是天师用来刻制符箓的材料,因为材料本身含有丰富的能量,能被用在其他地方,所以在大融合的背景下,天师是向外贩售的,不过价格非常高昂。
      有正常的贩售途径,赵樵声不奇怪魏延川会有暖玉。但特殊色只用在官方机构的特种设备上,议会明文规定不得私人机构使用——九席议会在地球以外的议题上想要达成统一相当困难,这是很少的几条硬性规定之一。
      
      特殊色的成品都特供的,原材料的制作开采当然也仅限于特殊渠道。
      海盗绝不可能是特殊渠道中的一环。
      
      魏延川追查源石的理由赵樵声知道,但他为什么又有特殊色染剂的渠道?
      游民出事,海盗以局外人的身份来提醒魏延川小心,又是怎么回事?
      
      “我在想诺兰的话。”魏延川把车开上了主路,位置偏僻,路上既没有车辆也没有行人,连该有的照明都坏了大半,“先不说他到底有没有插手卢苇的事情,海盗之间的关系是众所知周的混乱,但至少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让我小心。”
      
      “交易地点是固定的,之前我也带过不同的人来,但没有一次像今天等了这么久。我怀疑那段时间他们在扫描我们。”
      
      海盗在紧张,他们提高了戒备。
      
      “我自认为和诺兰已经有了点交情——不然他也不会让我小心,连对我都需要进行一次安全扫描,显然他们遇到的并不是简单的威胁。”
      
      魏延川转了个弯拐上快速环道,道路照明一盛,空载或载客中的载人悬浮车,巨大的载货车稀疏的出现了,“另一方面,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惹到游民头上去的。”
      
      游民成员们虽然松散的分布在整个宇宙中,但他们却是个联系异常紧密的团体,记仇又护短。
      他们疯狂的复仇行动在历史书里占据了很大的篇幅,有人类学家研究他们的心理,也有军事专家研究他们的战斗力。仿佛恨不得把这些游离在联盟之外的同胞们解剖开看看。
      
      历史永远不会有统一的观点,争论声从未停止,唯一确定的是——绝对不要轻易招惹游民。
      
      赵樵声的思路被带过去:“海盗中分很多派系,每个派系内部的声音也并不是完全一致,会不会因为攻击游民的是和诺兰有关的海盗团体,而他其实不同意?”
      
      “不,等等。”赵樵声制止了准备说话的魏延川,“海盗怎么样和我没关系,你沾手这个干什么?”他拍拍箱子。
      
      魏延川抬了抬下巴,视线往上一撩:“工作,回收工作。这是避风港便利店固定的工作内容。”
      
      “特殊色的开采是被垄断的,垄断的暴利不用多说。暴利会吸引人铤而走险,总还是有人会有办法往里面伸手。”
      “非正常渠道开采的染色剂不可能供应给原有的群体,绝大多数都会转入黑市出手,黑市是海盗的天下,暴徒遇见暴利,往往不是通过交易交流的。”
      
      赵樵声跟着他的思路走:“海盗从那些人手中抢到了染色剂,然后你买回来再交回到正规渠道上?”毕竟海盗不会和你讲道理,用钱买已经是成本最低的一种方式了。
      
      魏延川点头。
      
      “但你不可能通过这种途径,将所有外流的特殊色都收回来。”
      
      “真正目的不在于完全回收,而在于顺藤摸瓜,看到底是谁,把东西流出去的。”
      
      赵樵声:“便利店老板真是辛苦啊。”
      魏延川:“我只负责回收,顺藤摸瓜不归我管。”
      “为什么海盗要暖玉?”
      
      魏延川笑了下:“你听说过混合能源的机甲吗?”
      “我知道。”赵樵声对这些比一般人了解得多,“在通用燃料外,还能以魔法阵和玉石驱动,我记得现在应该还在研发阶段?”
      赵樵声:“海盗也搞研发?”
      
      “谁知道呢。”魏延川换了个话题,“说起来,你们家应该也做暖玉生意的吧?”
      赵家是天师大家族,当然做暖玉生意,赵樵声有些哭笑不得:“当然做,怎么?你想从我们手上买?”
      魏延川点头:“给个批发价的折扣?”还真的就谈起了生意。
      
      赵樵声打开终端,找弟弟赵渔鸣的通讯号:“我问问……我不太清楚对外是怎么定价的。”
      “你们内部价呢?”
      “死心吧,不可能给你内部价的。”赵樵声看他一眼,笑得揶揄,“赵家有好几处玉矿,我们赵家人用玉不花钱。”
      魏延川也笑,提速超过一旁的货车:“这个便宜我哪敢占。”
      
      话音未落,他的终端响了起来,是龚正的通讯请求,魏延川接起,对面语气急迫:“魏延川,你不在车上吧?!”
      魏延川下意识的看了眼方向盘:“我在车上。”
      
      龚正停顿了一秒,语气缓和下来,但语速还是很快:“我是说你租的那辆车,你租的那辆车在过十字路口的时候被大车撞了。”他补充了两个字,“炸了。”
      
      “真不是个好消息。”魏延川语气平静,却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刚刚超过的那辆货车,同时他开始减速,往快速环道速度较慢的下层沉。
      
      赵樵声随着他的视线扭头去看侧后方的货车,在倾斜向下的视野中,他看见那辆巨大的货车猛地亮了下前照灯,大幅度向左侧偏转方向,以至于装载着的货箱都发生了危险的倾斜。
      
      魏延川的车就在货车的左边。
      
      货车在侧转的同时猛然加速,赵樵声听到货车发动机不堪重负的咆哮声。
      
      魏延川在减速,货车在加速,不可避免的被撵上了,好在他提前下降了高度,货车化作一道阴影从头顶掠过。
      
      魏延川开的是中环道,下降后就到了速度最慢的下环道:“我被发现了。”他对龚正说,赵樵声听见对面骂了声粗口,立刻挂断了通讯。
      
      租的车被撞,接了通讯后立刻也被发现,敌人是通过网络监控的。
      
      下环道的车一辆接一辆的闪烁起头等——无人驾驶的悬浮车都被控制了。
      “赵樵声,你的武力值在这种时候有用吗?”魏延川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赵樵声扫了眼仪表盘,又透过车窗看了下现在距离地面的高度:“能。”他回答,“换我开。”
      
      魏延川看他一眼,拍下中控台上的某个按钮,正副驾驶座活动起来,将两人换了个位置。
      
      赵樵声把装染色剂的箱子塞给魏延川,腾出手来握住方向盘,脚踩制动换车道,悬浮车响应操作的速度和精度都让人惊讶:“你这辆车有点高端啊。”
      
      魏延川把箱子扣在了安全带上,一手按着它,一手拉下副驾驶座前方的挡光板:“定制的。”
      
      悬浮车挡光板上本该镶嵌镜子的位置被一块小小的触控屏取代,魏延川验证了指纹,车道前后五十米的景象直接投射在了副驾驶座前的挡风玻璃上。
      
      赵樵声瞥了眼,重复了遍魏延川的话:“定制的……”
      
      “你可以把它当机甲开。”魏延川在终端上打开了下载好的离线地图,和挡风玻璃上的影像进行对比:“还有十分钟我们就要进城区了。”
      
      城区不仅有更密集的车流,载客车的比例也将大大增加。
      魏延川仔细研究了前后100米距离内的车辆,告诉赵樵声:“我们前后10到15米的车辆都被.操控了,有载客车,我看不出里面有没有人。”
      
      赵樵声:“……不管有没有人,我难道可以直接撞上去吗?”
      
      控制车辆显然需要一定的时间,在魏延川和赵樵声的这段对话结束之后,前后的车辆才开始变化运行轨迹。
      左右两边的车辆在向内挤压,正前方的车辆在减速,而后方的车辆在不断的鸣笛声中疯狂加速。
      
      魏延川:“后面的车里肯定有人!”
      赵樵声:“我听见了——”他从后视镜中看了眼,“但我们管不了他了。”
      
      在周围车辆动起来之前,赵樵声已经向外换了两个车道,但时间不够,他没能彻底换到最外面的那一道上。
      
      左右两边的车辆在同一个信号的控制下以同样的速度行驶,跟车距离基本等于零,完全不给赵樵声再次变道的机会,赵樵声也不敢硬碰硬的去撞。
      
      同时左右车道上的车辆在飞速的行驶中还像挪华容道一样变换着位置,挤在他们悬浮车两边的,变成了两辆超长货车。
      
      超长货车有一个特点,因为载重原因,它们的驱动底盘比普通悬浮车要厚上一米半,而这一段距离是陷在环道标准高度下方的,也就是说,赵樵声无论向上或者向下,仍然还处在货车的夹击之中。
      
      两辆货车实在挨得太近,魏延川悬浮车的反光镜已经抵在了货车的车厢上。
      
      不同的车速让反光镜在车厢上擦出了刺耳的噪音,火星迸射中,反光镜摇摇欲坠,货车车厢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焦痕。
      
      赵樵声猛地踩下制动!
      
      
    插入书签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