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会被自己帅醒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花雕醉金鸡(5)

      
      捕快带来的仵作也给出了与楚流莺一样的见解,还发现尸体的致命伤是后脑上的伤口。这也就排除了自杀或是意外的可能。故陆无一不是凶手,也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那些捕快例行公事,请陆无一与他们回衙门协办。
      
      傅弈舟早在见到楚流莺时躲远了。虽然感到对不住陆无一。可他对不住陆无一的事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也不缺这一件。现在正待在偏房等陆无一回来。
      
      从衙门回来的陆无一第一件事是去找那个污蔑他是凶手的混账算账。却到处找不着人。
      
      想想也是。现下谁敢理会他?虽说他不是凶手,但也差点成了凶手。府里那些没见过大世面的人远远见到他就感到畏惧不安,哪里还有勇气跟他说话。他问不到人,又不熟悉这大宅大院,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也情有可原。
      
      叧一边钱老爷早让人处理好大儿子的尸首,这时找了全家一起商议为大儿子出殡的事宜。找凶手的事交由官府处理,至于怎么料里陆无一,他还得想想。
      
      钱府是这城镇中最有头有脸的大户,他们的事官府自然重视。但钱老爷并不真的放心官府,就请荣宏奇帮忙。
      
      荣宏奇是答应了下来。可断案查凶之事与江湖纠纷不一样,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凶手?
      
      随着天色渐暗,府中也趋于平静。
      
      大夫人刚醒转听说了陆无一不是凶手就忙差人传唤他过去问话。
      
      从大夫人的住处出来,走过两条回廊,陆无一便看到梦流莺坐在阑干处晃悠着两条腿。见陆无一出现了,她霍地跳下来跑到陆无一跟前:“尹琛,终于等到你了。”
      
      要不是这小姑娘,也许他的身份在和荣宏奇交手时就暴露了。陆无一对她很有好感,闻言好笑道:“等我?为何?”
      
      楚流莺骄傲道:“我帮了你,你是不是要做好吃的回报我?”
      
      小姑娘圆脸大眼睛,看着像个布娃娃,可爱极了。她闪着晶亮的眼睛毫不客气地向他讨回报,这份直率陆无一很欣赏:“你想吃什么?”
      
      陆无一这么爽快出乎她的意料。她喜出望外道:“做你最拿手的。”
      
      陆无一往厨房走,忍不住问:“我拿手的很多。钱府出了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一点也不在意?”
      
      楚流莺回道:“我只是钱府的客人,他们府上的事我一个外人有什么好在意?再说妙白的这位大哥名声可不好,想杀他的人多得是。”
      
      “喔?我看你与那钱府三小姐关系很好,你怎么不去安慰她?”
      
      “你有所不知。她这大哥一向不喜欢她,她怎么可能会因他伤心。”
      
      看来这钱府关系挺复杂,还是快些找出璇玑灯早些离开为妙。还有荣宏奇也在这里,不小心点又会与他对上。
      
      说到荣宏奇就会想到与他关系匪浅的傅弈舟。不知傅弈舟此时人在哪里,之前自己被当作凶手时又干什么去了。
      
      不过指望傅弈舟来帮忙就是件很可笑的事。
      
      想到这里,陆无一又不禁问:“你与府上那位贵客关系似乎也很好,他是你什么人?”
      
      问到这里楚流莺有些怀疑地看向陆无一。陆无一被盯得后背发冷,忙侧过头躲开她的视线:“看着我做什么?”
      
      楚流莺笑道:“你还真容易害羞。他是我父亲的知交好友,因为我死缠烂打要跟来,他才答应带我一起到钱府作客。倒是你问这个做什么?”
      
      “好奇罢了。”
      
      一路闲聊,眨眼就到了厨房。厨房的下人家丁都已经回偏房休息了,现下半个人影都没有。
      
      楚流莺跟在陆无一后面看着他开始忙活起来,又盯着陆无一审视了一番:“普通的厨子才不会好奇这些。你其实是做什么的?”
      
      她的眼光挺锐利。可陆无一却不能对她说实话:“你觉得我是做什么的?”
      
      楚流莺开心地笑起来:“一定是隐居在哪里的世外高人,因为某些原因混入钱府,对不对?”
      
      果然是个小姑娘,想的事情也简单明了。陆无一越来越喜欢她了。嘴甜又纯真,难怪讨人喜欢。陆无一模棱两可道:“你挺会看人。”
      
      “喏,我之前承诺过的事你可以慢慢考虑。不过我在钱府也不会呆太久,你很在那之前告诉我。”
      
      说到这个陆无一才想起他与这小姑娘熟稔起来的缘故:“不必,我已经想好了。在我说之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楚流莺看着陆无一熟练地把手中的肉块快速切成片,然后将其丢进刚调好的佐料里搅拌,不禁看入迷了:“当然可以,你问。”
      
      “你是不是在追一个人?”
      
      楚流莺用非常讶异崇拜地目光望着他:“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认识你要找的那个人。”
      
      “真的?”楚流莺跳起来,圆圆的脸上洋溢出万分欢喜的神态。她的脸与陆无一仅有几寸距离,翘起的眼睫根根分明,纤长浓密:“你认识弈舟哥哥?”
      
      靠得太近,女子特有的馨香传进陆无一的鼻腔。他伸手扯住楚流莺的衣袖将她往外拉:“不仅认识,还知道他在哪里?”
      
      楚流莺频频点头,脸上的笑意有增无减:“那他在哪里?”
      
      陆无一笑了笑,准备开口,傅弈舟却像知道他在说自己般,恰巧出现在厨房门口。
      
      傅弈舟并不知道楚流莺也在。他等了陆无一许久没见他回偏房,又听说陆无一在大夫人那里,他就来找陆无一了。来的时候正好与陆无一错过,思忖着陆无一有可能在四处查探璇玑灯的下落便顺四处找他。远远听到了陆无一的声音才往这边来。
      
      然而他没有想到,和陆无一说话的人却是楚流莺。
      
      “阿一,找你很久了,你怎么在这……”话还未说完,傅弈舟察觉到不对劲。待目光向内看时,他言笑晏晏的脸登时僵住。
      
      陆无一心里暗道妙哉,口中却道:“还有脸问?我被当成凶手时怎不见你?”
      
      楚流莺生怕傅弈舟像之前看到的那样突然不见了踪影,忙上前去拉他的衣袖:“真的是弈舟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该不是在做梦吧?”说完她还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脸。
      
      “好痛!”她叫了一声,满脸甜蜜欣喜地抱住傅弈舟:“不是梦,太好了!”
      
      傅弈舟浑身不自在地轻轻推开楚流莺道:“莺儿,你怎么在这儿?”
      
      楚流莺还是扯着傅弈舟的衣袖,兴奋地告诉傅弈舟她和荣宏奇到这里的原因还有他们住的地方。说完还一直追问傅弈舟在这里的原因和陆无一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不回金衣阁等等问题。
      
      叫她莺儿么?陆无一心中暗自腹诽,真是亲密的称呼。想必以后有得好玩了。
      
      陆无一以为傅弈舟怕楚流莺便会拿她没办法,正专心煮吃的。却不知傅弈舟原来也有对付她的办法。
      
      楚流莺缠着傅弈舟谈天论地了许久,傅弈舟适时开口:“我与尹琛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天色又这么晚,你该回屋休息了。”
      
      “可是我们那么久没见面,我有好多话跟你说。”楚流莺鼓着腮帮子委屈道。
      
      “待我处理完手上的事回到金衣阁自然有时间与你多说话。我也可到空山派那里去找你。”
      
      “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做什么重要的事我都可以帮你。”
      
      “这件事非常隐密,连义父都不能说。我和阿一在这里的身份你也要帮我们保密。如果你做得到的话,下次我便带你去你一直想去的地方玩。”
      
      “弈舟哥哥说话要算数。”楚流莺将竖起尾指的手伸到傅弈舟面前。
      
      傅弈舟无奈摇头,伸出尾指与她拉勾:“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好了,回屋去吧。”
      
      “那我明日可不可以来找你?”楚流莺恋恋不舍道。
      
      不等傅弈舟回答,陆无一抢过话头:“当然可以,他随时欢迎。”
      
      楚流莺期盼地注视着傅弈舟,要多迫切有多迫切。傅弈舟沉默良久才无可奈何同意了。
      
      待她兴高采烈的走掉之后,陆无一才想起她喊着要吃的东西还没煮好。
      
      真是的,见了傅弈舟连魂都丢了。
      
      傅弈舟难得的哭丧着一张脸走到陆无一身边:“阿一你怎么会与她在一起?”
      
      陆无一哼笑道:“你在吃醋?”
      
      这话他之前好像也问过陆无一。真是个记仇鬼。傅弈舟苦笑道:“你明知我躲她还与她交好。如此故意为之,真教人伤心。”
      
      “呵,我与她交好纯粹是因为她很讨我喜欢。而且如若不是她,我哪能平安待在这里?倒是你……”后面的话陆无一故意停下来了。
      
      他承认一开始他接近楚流莺是因为傅弈舟。可相处下来却觉得她是个好姑娘,纯粹想与她交朋友罢了。不过听他们刚才的对话,她完全不像是空山派掌门的千金呢。
      
      正派里也有她这样的人,实在是可惜了。
      
      傅弈舟知道陆无一又想兴师问罪,忙道:“既然要低调行事,我便不好露出马脚。我义父他也在这里,我还担心他会阻止我们。”
      
      陆无一将油倒入已经烧热的锅中,锅里响起嗤嗤的声音:“我已经知道璇玑灯的所在了。”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