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花月

作者:蓬莱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召高洛神入宫的,是当朝太后高雍容,高洛神的堂姐。
      
      听完了高雍容的话,高洛神发怔,心头一片茫然。
      
      高雍容说,她希望她能答应,嫁给李穆。
      
      ***
      
      李穆,字敬臣,祖上曾为弘农郡守,因累世积功,被封郡公。
      
      神州陆沉、大虞皇室南渡之时,李氏祖上不愿随流南渡,举家迁回了祖籍所在的淮北盱眙。
      
      自皇室弃中原而南渡后,江北淮南一带的南北交界之处,便成为了双方拉锯倾轧的战场,盗匪横行,兵荒马乱,但凡还有去路的边民,早已经逃离。
      
      李穆祖父归乡之后,建造坞堡,收容无处可去的流民,组建部曲,对抗着胡兵和盗匪的袭扰。势力最大的时候,曾发展到部曲近万。
      
      李穆祖上,便如此一边以一己之力,佑着一方安宁,一边盼着王师北上,光复中原。
      
      然而,在苦苦坚守了几十年后,期盼中的王师迟迟不见踪影,而随着北方羯政权的建立,李氏坞堡,终也孤掌难鸣,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败落。
      
      二十多年前,李氏坞堡被攻破,李穆之父死于兵乱。李穆的母亲,带着当时十岁的李穆,随了逃亡的流民过江,来到江左,在京口安家,开始了艰难度日。
      
      他十三岁便投军,从一个最低级的伍长,逐渐晋升,最后成为了应天军的核心人物。
      
      这十年间,他率军三出江南,灭西蜀、南凉等北人政权,陆续收复了包括兖州在内的大半河南之地,将胡人驱至河北。
      
      北伐大业,可谓半成,他亦因此,名震天下。
      
      提起他的名字,胡人闻风退避,汉家无不仰望。
      
      两年之前,时任兖州刺史、镇军大将军的李穆去往淮北,预备他人生中第四次,也是计划最大规模的一次北伐行动。世代刺于荆州的门阀许氏,趁机发动了叛乱。
      
      叛兵不久就攻占了建康。为避兵锋,高洛神的姐夫,当时的太康帝被迫出走台城(注:特指东晋至南朝时期百官办公和皇宫的所在地,位于国都建康城内,本文架空,借用)。惊愤加上忧惧,不久便染病身亡。李穆闻讯,暂停北伐大计,领军赶回。在平定了许氏叛乱之后,接回了逃亡在外的皇后高雍容和四岁的皇太子萧珣。
      
      当年,萧珣继位为帝,高雍容升为太后,大虞终于得以恢复了稳定。
      
      但也是因此一变故,朝廷的格局,自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昔日那些掌握朝政,子弟门生遍布各处,势力足以和皇室分庭抗礼的门阀士族,在这次兵变过后,遭到了李穆的无情清洗。
      
      许氏、陆氏、朱氏,这些曾相继执南朝牛耳,被时人仰望的昔日门阀,元气大伤,日渐败落。
      
      李穆取而代之,官居大司马,封都督内外军事,录尚书事,集军政大权于一身,权势达到了人臣所能企及的顶峰。
      
      ***
      
      “阿姐,这太突然了。你怎会有此念头?你也知道的,陆郎去后,我便无意再嫁。何况我和大司马素昧平生。他若真存篡位移鼎之心,我便是嫁他,他又岂会因我一妇人而消了念头?”
      
      高洛神终于回过了神,说道。
      
      她早不再是多年前那个被父母疼在掌心、不谙世事的少女了。
      
      如她这般的高门贵女,婚姻绝无自己选择的可能,向来只是服从于家族利益。
      
      能像她一样,当年嫁得一个门当户对又情投意合的如意郎君,本就罕见——想来也是因此,招致上天见妒。新婚不过一年,陆氏失去了家族引以为傲的一个杰出子弟,她也失去了丈夫,寡居至今。
      
      这些年来,向她求婚的人络绎不绝,高家之人,却从不逼迫于她。
      
      今日,高雍容既如此开口了,她的所想,高洛神又岂会不知?故直言不讳。
      
      “阿弥,别人不行,你却可以一试。”
      
      高雍容盯着自己的妹妹,一字一字地说道。
      
      高洛神目露迷惘。
      
      “阿弥,你可还记得两年前许氏变乱,你随我与先帝南下,李穆前来救驾之时的情景?”
      
      高洛神被她提醒了,细想起来,确实还是有些印象。
      
      当时许氏叛军在后穷追不舍,慌乱中,她乘坐的马车翻下了山道,因受伤行动不便,怕连累了帝后,便自请分道。
      
      她被送到了附近的宣城,暂时在那里落脚养伤。叛军随后追至此地,留部分兵力攻打宣城,围城长达月余之久。
      
      就在城中粮草不继,守军失志,城池岌岌可危之时,李穆从天而降,亲自领兵前来,解了围城之困。
      
      不但如此,他还亲自寻到了当时藏在密室之中的高洛神,派亲兵护送她到了安全的地方,直到叛乱结束之后,送她回了建康。
      
      “宣城并非兵家要地,便是暂时失了,于平乱大局也无大碍。那时他刚从江北领兵南归,不去解最要紧的建康之困,却先去救了宣城,事后还亲自入城寻你。他已年过三旬,我却听闻,他从未娶妻。说他对你别有用心,不为过吧?”
      
      高雍容的话,令高洛神感到有些难堪,摇头。
      
      “阿姐,你必是误会了。我和大司马素昧平生,宣城之前,连面都未曾见过,回建康后,也再无往来,他又怎会对我有心?何况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日解了宣城之困,他寻到我时,不过只交待了几句,丝毫无越礼之处,不但话未多说一句,他甚至也未多看我一眼,又何来的别有用心?”
      
      高雍容微笑。
      
      “阿弥,以你才貌,加我高氏之望,男子暗中倾慕于你,又有何奇怪?他未娶妻,亦不好色。从前有人送他美人美童,他皆推辞不受。这便罢了,这些年间,他权势逼人,自不乏有士族愿抛开门户,主动提出和他联姻,他却一概以北伐不竟,无意成家的理由给拒了。但前两日,我派人见他,向他透了有意将你嫁他的消息,以此探听他的口风,他却应了。”
      
      “什么?阿姐你已经对他说了?你怎不先告知于我?”
      
      高洛神再次大吃了一惊。
      
      相较于高洛神的失态,高雍容的神色却不见丝毫波澜。
      
      或许,堂妹的反应,本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宫室之中,只她姐妹二人。
      
      她走到了堂妹的身边,牵住她的手,引她坐于榻上,自己亦同坐于侧。
      
      “阿弥,阿姐先前只为探听大司马的口风,故未告知于你。此刻唤你入宫,为的不就是和你商议吗?逸安与你,本是神仙眷侣,奈何他早去了,迄今已逾七年。你如今才不过二十五岁,正当女子一生大好年华,难道真要就此红颜凋老,孤守一生?逸安若是有灵,必也不愿见你如此。李穆虽出身庶族,但时至今日,莫说是我高家和萧氏皇族,放眼大虞,又有哪一门户能撼动他地位半分?叫你嫁他,是委屈了你!但你也亲眼见过,他样貌才干,也是不差,和你亦算匹配……”
      
      “阿姐,你不要说了。此事不妥!我是不会答应的!”
      
      高洛神心乱如麻,打断了高雍容的劝辞。
      
      高雍容面上的微笑消失了,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她起身,慢慢行到宫室的一扇南窗之前,朝外默立了片刻,转过身。
      
      “阿弥,从小到大,阿姐待你如何?”
      
      高峤尚长公主,夫妇虽对爱女爱若珍宝,但感情并不融洽,二人只生了她一个女儿。
      
      高雍容虽是堂姐,但因比高洛神大了五岁,从小到大,待高洛神如同亲妹,无论吃的用的,但凡有好的,必先让高洛神挑选。
      
      这些身外物,都还罢了。
      
      高洛神八岁那年,外出游玩之际,不慎触了一窝马蜂,马蜂追蜇她的时候,高雍容不顾一切将她扑在身下,脱了自己衣物遮她头脸。待仆从驱散马蜂,二人被救出时,高洛神安然无恙,而高雍容却被蛰得不轻。回去之后,她面额肿胀,昏迷数日,若非后来求得良药,险些就此丧命。
      
      阿姐待她的好,一件一件,高洛神又怎会忘记?
      
      “阿姐,你胜似我的亲姐。我至今记得,八岁那年,你为救我,险些丧命。”
      
      高雍容凝视着高洛神,忽走到高洛神的面前,竟跪在了她的面前。
      
      “阿姐,你快起来!你这是在做什么?”
      
      高洛神吓了一跳,急忙扶起高雍容。
      
      “阿弥,阿姐从未求你什么,这一回,阿姐求你了!李穆以北伐之功,这些年间,声望如日中天,两年前又借许氏叛乱之机,诛杀对他多有掣肘的陆、朱等人,手段狠辣,无所不用极其。如今我大虞,已经无人能够制他了。朝廷之事全由李穆操纵也就罢了,迟早,这天下,也会变成他李氏的天下。”
      
      “阿姐……大司马应当不会如此……他若有心谋逆,两年之前,便不必接回你和登儿了……”
      
      高洛神喃喃说道。
      
      虽是在劝解高雍容,但语气却带着犹疑。恐怕就连她自己,也是心存疑虑。
      
      高雍容冷笑一声。
      
      “阿弥,你平日深居简出,如何知道人心叵测?他数次北伐,你以为他是一心想从胡虏手中为我大虞收复故地?不过是在聚拢人心,积聚声望罢了!元帝南渡以来,知人心向背,便借北伐之名,博取声望,再行打压对手之事,这种行径,当年的许家、陆家,这些一等一的世家大族,哪家又没有做过?便是我高氏,鼎盛之时,叔父身居高位,名满天下,契机不也是因我高氏子弟对羯一战而立下的汗马功劳吗?”
      
      “大虞如今虽偏安江左,但萧氏国祚,却已延续两百年之久。两百年来,多少人觊觎皇位,企图取而代之。任他是宗室贵胄,或门阀士族,你可曾见到,有谁成事过?皇室血脉,上承于天,尊贵又岂容寻常人淆乱!”
      
      言及此,高雍容挺直了肩背,目光之中,隐隐透出傲色。
      
      “何况这个李穆,出身寒门庶族,本不过一边鄙之地的伧荒武将,他如何不知,倘没有积出足够的声望和势力,贸然篡位,以他的出身和资历,如何能压服人心,坐得住这位子?”
      
      “那时他是自知声势未满。何况有许氏前车之鉴,这才没有立即行那篡位之事。否则平定许乱之后,他为何迫不及待,借故又诛杀了逸安从兄等诸多反对他的士族名士?还不是因为陆朱对他诸多掣肘?如今他又不顾朝臣反对,一意孤行,大张旗鼓,定要倾举国之力,以大虞国祚为赌,冒险再次北伐。我若所料没错,待他事成归来,便是我孤儿寡母的穷途末日了……”
      
      高雍容双目渐渐泛红,泪光点点。
      
      “阿弥,阿姐求你了,你就当是在助我一臂之力,答应了吧!”
      
      “阿姐……我便是嫁了他,又能为你做什么?”
      
      半晌,高洛神低声问道,声含无力。
      
      “他能扶登儿上位,便也能废了登儿自立为帝。废立不过全在他一念之间。阿姐想着,他既倾慕于你,你若嫁他,有了联姻之亲,加上借你之力从中转圜,日后李穆即便效仿许逆做出移鼎之事,我孤儿寡母,不定还能求个平安,安然终老此生,否则,他岂会容我母子?只怕到时,死无葬身之地!”
      
      高洛神螓首低垂,身影如同凝固住了,一动不动。
      
      高雍容注视着她,也未再开口说话。
      
      身后忽然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之声。
      
      高洛神循声转头,见自己那个十岁的外甥萧珣,穿着一身小小的龙袍,从后殿一扇门中奔了出来,奔到她的面前,跪了下去。
      
      “姨母若是不肯救我,登儿便不起来了!”
      
      幼帝语带稚音,双手紧紧攀住她的衣角,睁大眼睛,仰头望着她,双眸一眨不眨。
      
      ***
      
      一个月后,隆元二年的暮春,为了李穆准备已久的北伐大事能如期发兵,高洛神几乎是在仓促之间,完成了和他的婚事。
      
      无疑,这是一场全城关注的盛大婚礼。
      
      一个是高门贵女,才貌无双。唯一一首流传出去的少女时与族中诸从兄弟共同进学时所作的怀古之诗,至今仍被坊间传抄。
      
      一个是大司马,普通南朝人的心目中,代表着南人血气和无上荣光的战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冗长婚礼过后,高洛神一身嫁衣,独自坐在大司马府那间专为今夜而铺的洞房之中,静静等待着自己生命中第二个丈夫的到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小伙们我回来啦!关于之前预告过的海上华亭。海上的前半部分,我自信可以写得很好看,但后半部分,之前两个月里,几经构思,想出来的情节始终不是很满意,所以决定还是先放着,以后等构思好了,我再写~
    这篇也是很早以前想曾想过的一个梗,最近忽然觉得来了感觉,准备得也顺利,所以先写这个了~
    2.喜欢徐致深的伙伴们,掌中娇改名《清梦压清河》开始签名版预售了(出版内容是现代篇和民国篇的精修版),在天猫魅丽图书专营店里有售,最近有预售互动活动,有机会获得小礼物,有兴趣的小伙伴们记得参加(^U^)。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