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

作者:叙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沈贤国看着张金花数十年如一日的演出,看都看腻了。
      
      偏偏张金花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声音连哭带喊,“贤国,我虽然不是你亲妈,但是也是从小看你们兄弟几个长大的,难道我还会害你们不成?四丫这情况,吃太多就是不好。”
      
      沈子夏在家里排行第四,张金花不喜欢叫他们的名字,都按照顺序叫,除了自己亲生的孙女。
      
      沈贤国拧了拧眉心,不想再和她争执下去。
      
      “既然这样,分家吧,分家了各过各的,到时候也不用这样挤着一个厨房,免得大家吃的不好。这几天夏夏是怎么过来的,爸,你当爷爷的,也看在眼里,她能熬过来,证明老天爷都是疼她,不想把她收走,我过来没别的,不过是想给她煮碗粥喝喝,好补补精气,难道这都不行吗?就算她现在吃不下,那放明天热一热总行吧,如果你们嫌弃夏夏,咱们不如分家吧,到时候我们吃糠吃观音土,也都是我们自己的事!”
      
      沈贤国声音铿锵有力,不只是张金花愣住了,就连他老子沈栋材也没有想到他会说这些话。
      
      沈贤国早就受够了这样的日子,后母生的两个儿子都已经结婚十多年了,可这一家,却始终没分家,不是说老头子身体不好,就是家里没什么钱,要么就是因为上头的奶奶去世。
      
      家里没钱,分家更加麻烦,拧成一股绳才好。
      
      前头他也提过分家,这十多年,提了好几次,可就是没分出去。
      
      至于不肯分的原因,沈贤国目光看着后母,心里比谁都清楚。
      
      家里早年有十个劳动力,后来两老年纪大了,只剩下八个劳动力,剩下的孩子老人,有去上工就有记工分,没有就没有工分。
      
      按照家里有那么多劳动力,村子每年挣的集体钱可不少,随便干一干活,一年下来,家里的日子也不会难过,可是……
      
      想到后面的两个弟弟,沈贤国只觉得恶心。
      
      他多次开口分家一直没同意,也不敢硬来,毕竟要是有张金花在撒泼,总会引到他们兄弟俩不孝敬老子。
      
      这年头要是不孝顺老子,会被街坊邻里的唾沫星子淹死,甚至可能拖出去游街示众。
      
      两年前,沈栋材生了一场大病,花了不少钱,家里见底,更加不敢说分家。
      
      可现在,闺女的命都差点没了,他也不想忍受这气。
      
      张金花怔愣过后,反应过来,直接坐门槛上,大哭道:“哎呦,又说分家的事情了,沈栋材,我刚才说的那些,哪句话不对了?开口就是分家,现在家里那么困难,分家了几个孩子日子不是更难过,我不是想着家里拧成一股绳才好吗?可你瞧他,你瞧你的好儿子是怎么对我的?沈栋材,我嫁给你三十几年了,为这个家劳心劳力的,结果临老了还要被继子嫌弃。”
      
      张金花的声音越嚷越大声,沈栋材虽然也不想分家,但是听着妻子这么嚷嚷,向来爱面子的他,忙呵斥道,“行了,多大点事,哭哭哭,把钥匙给我,你回屋去。”
      
      张金花没法,在沈栋材的凌厉目光下,只得把厨房的钥匙拿出来,却不愿意走。
      
      沈栋材见她不嚷嚷了,也懒得理会她,转身回屋去,却对大儿子说要分家的事情置若罔闻。
      
      沈贤国接过钥匙,看着老父亲回屋的背影,自嘲笑笑。
      
      说到底,还是后头的两个儿子重要,他和贤业,就是干活的奴才。
      
      心里忧心着闺女,沈贤国也没有那时间伤春悲秋,拿了钥匙开了厨房门,从米缸抓出一抓糙米,放锅里煮稀粥。
      
      张金花当然不可能任由沈贤国在厨房煮东西,沈贤国进来,就跟了进来。
      
      她站在一旁,看着沈贤国抓着一大爪糙米,略有些心疼,但是想到刚才沈贤国刚才说分家的事情,又忍了忍。
      
      算了,就让他给赔钱货多吃点,反正这五天赔钱货也没吃东西。
      
      沈子春烧火,沈贤国担心屋里头二关叔那边看了病还要给点酬劳,嘱咐沈子春好好烧火,就出去了。
      
      等沈贤国一走,张金花直接冷嘲热讽起来。
      
      “我说春子,你爸多疼你这妹妹啊,你们平时吃的都不好,你妹妹随便生个病,就吃的那么多那么好,啧啧……”
      
      沈子春低着头烧火,没理会一直在挑拨离间的后奶,只当有人在放屁。
      
      看着沈子春油盐不进,张金花更是啐了两口,嘴里骂着不好听的话。
      
      沈贤国回到屋内,二关叔也准备走了。
      
      村子里看病没有用药倒也不用给什么诊金,家里有点什么,给人拿些,有多拿多,有少拿少,大家街坊邻居,倒也不介意。
      
      家里也没什么东西了,沈贤国从床底下掏出三个最大的鸡蛋递了上去,“二关叔,家里也没别的,这几个鸡蛋,你拿着!”
      
      二关叔只觉得那三个鸡蛋坠手,但是想到沈贤国的性子,要是不收他估计过意不去,点点头,“那好,我就收下了。”
      
      二关叔家距离沈家这边有点远,黑灯瞎火的,沈贤国请人过来,自然得把人送回去。
      
      等他一走,这西厢第一间发生的动静,早就引起了同住一个屋檐下其他人醒来。
      
      老四沈贤武和妻子刘晓梅回娘家喝喜酒去了,还没回来,剩下老二老三两家。
      
      “一个赔钱货,有必要浪费咱们家的米粮吗?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势,煮点番薯叶汤水就差不多了,咱家家旺平时生病也没啥好吃的呢,爹怎么能那么偏心?”
      
      李丽敏正细声询问闺女哪里不舒服,外头有女人故意扬高声音说话。
      
      这是老三媳妇张文兰,跟婆婆张金花正好是一个村子的。
      
      沈子夏看不到人,她这会还沉浸在惊愕中。
      
      外头沈贤文在劝着,“行了,少说两句吧,我们是过来看小夏的,你别嚷嚷这些了。”
      
      “谁看啊,我是被吵醒的,要看你去看吧,我不去。”
      
      窸窸窣窣的走动声,不一会有三人走了进来,和屋内照顾沈子夏的李丽敏打了个照面。
      
      “大嫂,小夏没什么事吧?”
      
      李丽敏看着老二夫妻关心的样子,笑着点头,“没什么事了,二关叔说,醒来就没事了。”
      
      目光睨在跟着老二夫妻进来的老三身上,李丽敏笑容却慢慢压了下去,外面老三媳妇说的话,她可都听见了。
      
      “那就好,那就好。”老三沈贤文忙点头,目光却在房间里四处搜寻着什么?
      
      李丽敏看在眼里,心里冷笑着,只见沈贤文见没别的事情,就说明天再来看沈子夏,匆匆的出了门。
      
      老二沈贤业是沈贤国的亲兄弟,等这个弟弟一走,这才和妻子李翠上前关心。
      
      “嫂子,夏夏真的没大碍了吧?”
      
      这五天时间里,侄女一直没醒来,他们做叔婶的,心里也担心。
      
      李丽敏刚才冷下来的脸色听到孩子二叔的话,脸色才缓和了些,“没什么大碍了,你和阿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赵翠担心屋里头的小儿子,跟大嫂说了两句,拿了两块冰糖,“这是给夏夏的,吃了嘴巴好受点。”
      
      赵翠说着,又让大嫂别多想刚才外头的话,这才和丈夫离去。
      
      李丽敏笑着应了声,倒是感激两人前来关心,这才亲人真正的关心。
      
      只是想到刚才外头的声音,以及沈贤文一副做做样子的模样,脸色又冷了几分。
      
      要不是这边的动静太大,加上又要开厨房,他们也不可能起来看,生怕他们会把厨房的东西拿多了,又哪是什么真心探望?
      
      沈贤国粥一煮好,厨房就被张金花锁紧了。
      
      他端着热腾腾的稀粥到门口,想到刚才后娘那些举动,沈贤国心里又沉了几分。
      
      李丽敏接过滚烫的稀粥,说道:“他二叔二婶刚才来看夏夏了,还给了两颗冰糖夏夏。”
      
      沈贤国点点头,自家弟弟有心了,这次送闺女去镇上医院,他也帮忙了不少。
      
      可当妻子又说,“老三也来了,不过他家那口子没进来。”沈贤国却冷笑了起来。
      
      “他们有那么好心?估计借着看夏夏,盯着咱们,生怕我进厨房多拿东西了。”
      
      张金花已经盯的够紧了,他这个弟弟弟媳还是担心盯的不够。
      
      估计除此之外,是来看看,他女儿醒来是不是自己攒了不少私房钱有钱给女儿看病呢。
      
      沈贤国啐了一口,又怕闺女看到自己父亲骂别人不好的一面,干脆不说了。
      
      李丽敏叹了口气,眼神晦涩,“我来喂夏夏吧,你先去休息,明天还要早点上工,可不能迟到。”
      
      这几天因为闺女生病的事情,她和丈夫上工的时间都比平时晚了,大队长那边虽然好说,但是难免别人会嚼舌根子,说他们借故偷懒。
      
      沈贤国深深的看了沈子夏一眼,又嘱咐两个闺女去休息,这才离开。
      
      喂了沈子夏吃饱之后,李丽敏把碗洗干净,这才回屋躺在闺女身边睡觉照看。
      
      这几天害怕闺女出事,她一直和女儿一起睡,丈夫直接在堂屋的地板上睡,幸好天儿虽然凉爽了,但是粤省这天气还不会冷。
      
      也许是太困了,李丽敏在闺女耳边轻唤了声,“快睡吧。”没两下就睡着了。而她身旁的沈子夏却睁着眼睛差不多到天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撒泼打滚求收藏,(>^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