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位面采购师

作者:七千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七弟。”司徒睿刚将一些公务处理完,便听到人来报,司徒瞮跟季颜准备出门逛街。他只略想了想,便追了出来。
      巧的很,才进客栈大厅,就看到他七弟抱着个小姑娘。打眼一看,知道自家弟弟不会吃亏之后,也下意识的看向季颜。虽然听她说了,她师门的三条规矩。心里觉得那十分不近人情,同时还觉得,那必定无人能做到。但她的情况,他们也是看着的,知道她确实与常偿同。也因此,他越发想知道,她到了何等程度。
      七弟这些天对她的殷勤,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他虽然并不十分赞同,但七弟自己想坚持一次,他这个做哥哥的,也不想太过阻挠。说到底,七弟还小,哪怕是最终不能如愿,这样的失败,也是能承受的。
      可万一若是成功了,他亦会为七弟高兴。
      自然,能将这样的人收服为已用,他也高兴。因此,他十分赞同带着季颜入红尘,不管是以什么方式。游山玩水也好,看世事浮华也好,享荣华富贵也好……这些都是手段。
      然尔这一看,他便知道,他七弟至此时,所做的一切,还不够。
      那双眼里,清冷如常。没有任何其他女子面对此情此景时会有的嫉妒,甚至在意都无。
      绝情断念?他总是不信的。只要是人,便有七情六欲。佛家还讲究六根清静,了断尘缘。可依旧有七情六欲,甚至中途还俗的。便是神仙,还有思凡的。人,更是不可能做到。至少,他是不信的。
      而此时,他七弟那里终于把那小姑娘推出去。不过,一听那小姑娘的话,他眉就拧了起来。虽然听起来处处在理,又看似大方。可七弟看不出来,他却如何看不出来,这一切分明就是算计好的。这种行径,在内院后宅,不知多少。也就是七弟……在宫里,宫女的目标只对着皇上。七弟还小,根本接触不到。至于后宅?七弟还小,身边连个人都没有……也难怪,会被这小姑娘这么粗浅的手段给算计了。
      薛家虽说现任家主废物了点,但好歹是金陵四大家之一。他们兄弟大大方方的进城,薛家若是连这样的消息都得不到,那早就被吞得连渣都不剩了。
      看了一眼那姑娘,半面被纱遮,只一双眼睛乌黑明亮,眉黛肤白,到也有些风格。但再有风格的女子,便是这大庭广众之下,往男人怀里扑的行为,便落入下下层。尤其是她眼底算计,即便是藏得深,依旧破坏了那双眼睛的美。说起到,到是季颜的那双眼,虽然清冷不近人情,却是纯粹之极。
      “四哥。”司徒瞮一听到声音,自然转首,看到司徒睿,眼睛一亮。“你忙完了?”
      司徒睿点了点头,冷冷的扫了薛家兄妹一眼:“堵在门口做什么,还不走?”他与司徒瞮不同,既然出门,自然有侍卫侍女前呼后拥,闲杂人等,全都被挡得远远的。薛家的女孩虽想再开口,被他冷眼一扫,也吓得闭了嘴。哼,不过如此。
      一行人终于出了客栈门,司徒瞮才干咳一声,又凑到季颜身边:“颜儿,你没吓到吧?”
      季颜摇头,此时她并不太想跟他说话。因为她急着跟脑子里的系统说话,因为它说:【这个薛宝钗的灵魂有些奇怪。】
      “是有点不对劲!”她觉得,薛宝钗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往男人怀里扑的事情。因此,之前听到对方自报姓薛的时候,她有些吓到了。“对了,哪里奇怪?”
      【说不上来。】
      季颜眨了眨眼:“会不会被穿越了?”
      【不会。灵魂跟身体的契合度百分百,没有改变的迹象。但是……她的灵魂有点杂。】
      “灵魂杂是什么意思?”
      【就像林黛玉入世走了一遭一样,就是污了她的灵魂。她的灵魂也被污了,已经完全融合了,她自己并不排斥。这污染的程度,比林黛玉结束这一世的程度还深。】系统啧啧出声:【可惜了。】
      季颜也觉得可惜,不过,与她无关。不管是林黛玉,还是薛宝钗,或者那些正钗副钗之类的,都跟她半点关系也无。甚至她觉得,就算她们的悲剧在她面前上演,她也不会有丝毫怜悯。
      说到底,最可怜的是被她们这些人影响的真正的凡人。这才叫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呢。就为了让她们这些人入凡还债历练,毁了多少家庭?基本上,被她们沾上的,都是家破人亡了。
      而她们这些人,在来到这世间之前,就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说得更直白些,她们来这世间,就是为了受这份罪。好似林黛玉,也许在这世间,她当真是活得苦。可她本就是来还债的,难道还要人捧着她,供着她不成?真要如此,等她幸福一生的回到太虚幻境,又该如何?欠的因果还在,白跑了一趟人间……再来祸害一次?
      【要知道,真不是什么人都能下凡历练的。一般都是修行达到瓶颈,没办法了才入世的。那是下去炼心的……这红楼梦里最有意思,刚化形的什么都不知道小妖精,一张白纸似的,什么都不教,直接就推进人世这大染缸里,还是这么个世界……根本就是不想好啊。】
      季颜深觉,系统这槽吐的好有道理。
      “颜儿,你没事吧?”司徒瞮见她一直不出声,又是担心,又是期待的瞅着她的小脸。
      季颜看他一眼,“无事。”
      司徒瞮既希望她因为他跟别的女人接触而生气,又怕她生气。但对上那双清冷的眼眸,他就知道,他想多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嘿嘿笑着,然后又问:“你想去哪逛?可是有什么需要买的?”
      季颜摇头:“我没有要买的。”她对这里也不了解:“随便走走,再吃饭?”
      司徒瞮立刻点头:“好,我们先随便逛逛,再去吃饭。这里的望江楼的江鲜是一绝呢……”
      金陵城热闹繁华,街道上自然也如此。哪怕已是傍晚,有许多人已经归家,依旧堪称热闹。而不知是什么缘故,这个时期的金陵城晚上并没有宵禁。天色渐晚,司徒瞮果然带她去了望江楼。司徒睿似乎就只是跟着,对于他们去哪里,做什么,并不发表意见。
      用完饭出来,天便见黑了。街上行人几乎不见,却有不少马车,车辕上挂着灯,却连马鞭都不甩,悄无声息的前行着。
      司徒瞮脸有些黑,连忙道:“颜儿,天黑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季颜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那些马车,“秦淮河?”
      “咳!!”司徒瞮让口水呛了一下,尴尬又古怪的道:“颜儿知道啊?”
      “知道。”她的耳力好,此时还能听到那些马车里的声音。有的里面并不是一人,而是好几个同伴一起。其中一辆里,正聊着什么清语姑娘今天晚上要弹琴。今晚这些人,竟是大半都是为她而去的。“清语姑娘,很出名吗?”
      “咳咳咳。”司徒瞮咳的停不下来,这次完全是不可思议:“你怎么会知道?”是谁将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传入她的耳的?若是让他知道……
      “听到的。”季颜收回视线,抿了抿唇,转身向着来路走去。
      “颜儿,那不是好地方,姑娘家都不该去那里。以后一定要绕着走,听也不要听。”司徒瞮却将这当成了大事,一路上殷殷叮嘱。
      而司徒睿在他们身后,却是微闪了下眼眸。因为他感觉到,有那么一瞬间,季颜动念了。
      这是好事……果然,她并没有说的那么夸张。七情六欲她有的,只不过,比旁人淡薄些罢了。
      回到客栈,大堂里几乎无人。除了老板外,还有一个富态的中年人。
      一看到他们,就迎了上来。“小的刘贵,添为薛家大总管。之前小的家主人不识泰山,得罪了贵人,心中惶恐……特奉上薄礼,还请两位殿下笑纳。另外,家主在望江楼订了桌酒宴,还请殿下赏脸……”
      司徒睿接过礼单,扫了一遍,才冷声道,“礼放下,酒宴则不必了。”薛家虽然有钱,但却不是他能伸手的。上面有皇帝,有太子。四大家族乃是皇上给太子的,他可以收礼,却不能更多接触了。
      两人说话的时间,季颜已经离开了大厅,只知绿跟晓蓝两人跟着,绝不担心走错了路。
      回到院子里,一脚踏进,就猛的停住。将知绿两人拉住,对两人道:“你们去请两位殿下过来一趟。”
      知绿看了一眼里面,道:“姑娘,奴婢一人去就行,让晓蓝在这里陪你。”
      季颜点头:“好。”
      知绿快步去了,季颜跟晓蓝就这么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不过,手里却已多了一个玉蜂浆的瓶子。
      司徒家的兄弟来得极快,看到她们就站在门口,全都惊疑不定。司徒瞮更是担心不已,“颜儿,你没事吧?”
      “我房里有人。一个活人,一个死人。”她指了指自己的房间,“男人,应该服了什么药。”
      司徒瞮脸色一沉,杀气蒸腾。咬牙切齿的就欲往里面冲。季颜讶异的看了他一眼,一把拉住他。拿了瓶玉蜂浆给他:“拿着这个,玉蜂不咬你。”
      司徒瞮脸上的杀气瞬间消息怠尽,甚至露出笑来:“颜儿,你担心我,是不是?”
      “玉蜂咬了,要浪费很多玉蜂浆。”
      司徒瞮脸立刻哀怨下来了,但看起来,却还是高兴的。他拿着玉蜂浆瓶子,带着人进去了院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收藏。
    谢谢支持。



    带着空间穿红楼
    林莹玉穿越了。幸好,虽然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自己原来健康的、已长大的身体。可老天爷还是对她有所补偿的,没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