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恋前女友(7)

      眼前的男孩儿高她一个脑袋,手脚细长,捧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映得整张脸都红扑扑的。明明才二十岁出头,眼神却意外坚毅。
      
      他暗恋琳琅很久了,好不容易等她回来,鼓足了勇气表白。
      
      “计师姐,我是真心的,请给我一个珍惜你的机会!”
      
      “我……”
      
      “抱歉,她有男朋友了。”
      
      清冷的声音突兀响起,属于男人的气息侵袭而来。
      
      那搂腰的力劲太大了,压得皮肤生疼,琳琅想也不想就挣扎起来。
      
      “唔,混蛋——”
      
      青年当众吻下来,蛮横按着她的后脑勺,完全挣脱不得。
      
      琳琅被按得根本喘不过气来。
      
      一阵天旋地转。
      
      头顶上刺眼的舞台灯光逐渐变得模糊,眼睛眨出了泪水,她仿佛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只能软软倚在傅熙的肩上。而在旁人看来,她是被亲得害羞了,不得已,才将脸埋在男友的肩上,耻于见人。
      
      表白的男孩儿十分失望,但还是大方对两人表示了祝福,随后拨开人群走了。
      
      傅熙的漆黑眼珠滑动到眼尾,轻飘飘地,瞟了一眼情敌的落寞背影。
      
      好了,又一个出局了。
      
      “傅……熙!你干什么!”
      
      琳琅咬住发麻的舌尖,伸手推开这个失去理智的男人。
      
      唔,好像玩脱了呢。
      
      真刺激。
      
      剧情中从头到尾冷静从容的男主,被她逼得成变态了。像这种当众示爱的把戏,男主以前可是最嗤之以鼻的。
      
      “干什么?这不很明显吗?你的男朋友在示威。”
      
      琳琅冷笑一声,并未反驳他的“男朋友”身份,转身离开舞台。
      
      “呼呼呼——”
      
      杨露努力呼吸着,撑住膝盖,无助看向四周的人群。
      
      奇怪,她明明看到师傅往这边走了,怎么找不到人?
      
      小姑娘心里有些委屈,她为了校庆准备了那么久,就是想当众给傅熙表白来着,这下好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杨露!打起精神来!还没到十二点呢,怎么能这么快放弃呢!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你就差最后一步啦!加油!”杨露拍了拍脸,努力握拳给自己打气。
      
      校庆演出已经结束,到处是三三两两结伴走出体育馆的人,杨露只能踮起脚尖,借着树下的路灯,辨认人群中是否有熟悉的面孔。
      
      “我就说他们没分吧,啧啧啧,这不还吻得难舍难分的嘛。”
      
      “哇,刚看到的时候我真是吓一跳啊,挤过去一看,还真是他们,小师弟太可怜了。”
      
      “对啊,傅师兄看上去挺理智,没想到吃醋得这么厉害。”
      
      杨露的雷达自动捕捉到了关键词,忙不迭凑上去。
      
      “你们说的是师傅,呃,不是,是傅熙师兄吗?”
      
      女生们面面相觑,并不认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不过她们依然很耐心回答了她的问题,“呃,就是那个学校风云人物的傅熙师兄,年轻有为,开了公司的那个,你知道吧?刚才有个小师弟不怕死,向他女朋友表白了,傅师兄冲上去就把人强吻一顿……”
      
      “咳咳,你说话注意点好吧,男女朋友啊,什么强不强吻的。”
      
      同伴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不过他们郎才女貌的,还真是绝配啊。”
      
      杨露嘴唇陡然煞白,“不、不可能的,他们……早就分手了啊。”
      
      树下的灯光并不明亮,杨露又是低着头的,女生们没有发觉她的异常,顺口就说了句,“别说分手了,离婚也能复合的嘛,又不是什么大事。”
      
      “对啊,计师姐长得漂亮,又有本事,傅师兄舍得放手才怪呢。刚刚我回冰球馆拿前天落下的滑轮,看见傅师兄在最里排的座位堵住了人,好像在谈什么人生大事啊。”
      
      “什么,你居然有第一手的情报!干嘛不早说呀!然后然后呢?”女生们瞬间被这个话题吸引了,也没管杨露还在不在,双眼亮晶晶瞅着情报员,渴望神仙狗粮的投喂。
      
      情报员摊了摊手,也是一副扼腕的样子,“没然后了,我还没走近呢,就被傅师兄瞥了一眼,那眼神是真冷,咳,不过很性感就是了。”
      
      杨露听不下去了。
      
      不可能的!
      
      怎么会!
      
      她扒开人群,猛地往冰球馆跑去。
      
      此时,琳琅抱着胸,瞧着拦路的罪魁祸首。在校庆演出结束后,她按照原来的计划,被师弟师妹邀请到冰球馆观战,观是观完了,精彩也精彩,就是不给走。
      
      师弟师妹被傅熙的气场所震慑,一个个跟夹着尾巴的小动物似的,问好之后赶紧溜了。
      
      冰球馆的灯光只剩下中央的一束,四周昏暗朦胧。
      
      “傅熙,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低沉的声音变得嘶哑,似是夜晚狩猎的吸血鬼,考虑哪处的鲜血更可人。“我说了,跟你交流下过去,再谈谈未来。当着别人的面,你不想听,我只能用我的方式让你听听了。”
      
      琳琅表示不感兴趣,打算从另一边走。
      
      “唰——”
      
      傅熙伸手抽走她发间的蜘蛛宝石簪子与红带,满头青丝倾泻下来,衬得这个只到他下巴的家伙是那么的柔弱、无助。
      
      仿佛一捏就碎。
      
      “你,不可理喻!”
      
      她摸了摸散开的发,怒瞪着人。
      
      而傅熙深邃的黑眸渐渐沾染了恐怖的色彩,褪去了这身人皮,像一头择人欲噬的野兽,想要一口咬断她的命脉。
      
      “计琳琅,你该高兴的,你成功了。”
      
      他叹息着,轻不可闻,成功把他弄疯了。
      
      随后,他的一句话让平地起了波澜。
      
      “我们复合吧。”
      
      “……什么?”
      
      “复合。”他清晰短促地重复,“我们复合,互相折磨,重蹈覆辙。”
      
      然后,肝脑涂地,粉身碎骨。
      
      “抱歉,我们不适合,我拒绝。”
      
      傅熙沉默了。
      
      琳琅唇间一痛,铁锈的味道蔓延开来。
      
      这个疯子!
      
      上辈子是属狗的吗?
      
      挣扎之间,琳琅看到了场馆入口立着一道身影,看身形,好像是个女生。
      
      “救命!有人要非礼……唔!”
      
      琳琅被手帕捂住了嘴,视线突然变得模糊。
      
      “门口的同学,有事吗?”
      
      寂静的空间内,青年漠然的声音似滴水成冰,彻骨的寒。
      
      杨露心头一颤,胆量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失去了对话的勇气。这不是她的师傅,陌生得令人恐惧。杨露脑子浑浑噩噩的,等她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经跑到校门口了。
      
      傅熙低头看向怀中的人,她已失去知觉。
      
      “呵……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你有充足的时间来思考,我们的未来……”
      
      男人的容颜清隽冷淡,美得出尘,可那幽深看不到底的眼睛,却叫人从心头冒出一股寒气来。
      
      琳琅第二天,昏昏沉沉醒来,除了头稍微疼,身体并无不适。
      
      傅熙推门而进,冲她微笑,“醒了?”
      
      琳琅没有说话,等他走进,立马抄了桌面的台灯,往人脑袋砸去。
      
      男人轻轻松松抓住了她的手腕,“怎么,想要杀我?”
      
      “你对我做了什么?”她冷冷看人。
      
      傅熙微笑,“你觉得我能对心爱的现任女友做什么呢?我只是,将你带回我的公寓,然后坐实我们的同居绯闻而已。”
      
      “谁是你现任?你胡说八道——”
      
      他轻轻一捏,琳琅手腕猛然一痛,台灯被他随手抢过砸地上了。
      
      “呐,你好像,还没搞清状况呢。”
      
      傅熙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女孩柔软的头发。看她倔强偏过头,也不恼怒,以一种欣赏的态度打量着自己圈养的猎物,着迷地触摸着她的脸,“真美呢。”
      
      逃不掉了哦。
      
      他突然轻笑起来,低头要吻她。
      
      琳琅这次没有躲开。
      
      男人的大掌已经悄然掐住了她的脖颈,只要稍稍用力,喉骨碎裂。而这次,他极尽温柔缠绵。
      
      “真乖。”
      
      他又摩挲着琳琅的眼眉,拥她入怀。
      
      琳琅被迫伏在他的颈侧,却微微勾了唇。
      
      任务进展的比她想象中还要顺利。
      
      一顿早餐之后,琳琅提出回校,傅熙很爽快答应了,引得她诧异看去。
      
      “我能抓得了你一回,就能抓得了你一辈子。”
      
      他勾了勾她耳边碎发。
      
      琳琅心想,这可未必。
      
      大概目前唯一能与傅熙抗衡的,韩术算一个。
      
      以受害者的形象出现,琳琅成功得到了公子爷的维护,发誓要让傅熙这个衣冠禽兽付出应有的代价。不过,她貌似低估了黑化的傅熙呢。
      
      韩术的初恋情人又回来了,一个十分漂亮的英伦男孩,两人据说是因为家人的插手而不得不结束。韩大公子在两人之间摇摆不定。
      
      而那个初恋,突然摊牌了,说自己患有心脏病,时日无多,希望琳琅把人让给他。韩术当场崩溃,抱着人大哭,又对琳琅红着眼说抱歉。
      
      琳琅分明看到那男孩眼中奸计得逞的笑。
      
      女孩儿故作慌张打翻了茶杯,心中却依旧镇定。
      
      哎呀,真是抱歉,她的猎物,从来都不是韩术呢。
      
      而且,她也不再需要靶子来替她吸引男主的炮火了。
      
      也就是说——韩大公子没有利用价值了。
      
      她低头,细长的睫毛掩住算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