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故人戏

作者:墨宝非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二章相思未相负(3)

      面前的玻璃杯里,膨胀的茶叶上下翻卷,沈奚盯着玻璃杯看,像要回避自己的羞涩,可其实又不是真面对着面,屋子里也没有他……
      “我等你。”他说。
      “嗯。”她点头。点头做什么?他也瞧不见。
      一通电话,时间不长,倒像是长篇大论地讲了几个时辰,颇耗心力。
      
      通常人对于自己时间的预估,总是错的。
      沈奚料定下午无事,却在一点时被护士电话唤到门诊楼层。给她打电话的小护士是她从护校招聘来的,会一点英文,专门安排接待外籍人士。那天在码头上,这位小护士也在,所以对欧洲的流感很敏感。
      小护士见到她,不间断地讲述着突发的这个状况:刚刚来了三位病人,是德国来的,一家三口。男的有明显的流感症状,有咳血症状……
      “门诊室有多少人?”沈奚说。
      “沈医生你交待过,这几个月外来的病人尽量单独候诊,那间房就他们一家人。”
      “有医生过来吗?护士呢?”
      “护士是我和护士长,医生还没有,有人通知段副院长了。”
      这间医院院长从政,常年不在医院里,大小事都是段孟和负责,估计马上段孟和就要过来:“去做准备工作,隔离病人,让人通知段副院长不要进入隔离病房。”
      沈奚戴上口罩和手套,按照之前和陈蔺观讨论出的一系列对策,把半层楼的病房腾出来,拉了一道隔离线,线外线内消毒。医院里没有专门的传染病诊室,按照鼠疫和疟疾的处理方法,已经是能做到极致。
      “你等等,”沈奚说,“你让隔离线外的人帮我打个电话到三三四……”她犹豫着说,“找一位谭先生,告诉他,我这两天在医院很忙,就不去探望他了。”
      傅侗文去的地方,谭庆项一定能找到。
      今晚怕是没法一起用晚餐了。
      
      内科室来的医生也被护士挡住,说是沈医生交待的,既然她进了病房,那就让她来主诊,不要让太多医生加入。毕竟这个流感没有治疗方法,中招的全是青壮年,不必有多的牺牲。
      沈奚在病房里接诊那三位病人。
      因为德国人,语言不通,只好简单用英文询问病情,对方表达也不清楚。沈奚看几人的体温,只有十七岁的女儿是正常的。她交待护士把这位女孩子带到隔壁病房观察,自己和护士长守着中年夫妇。
      沈奚考虑护士长家里有两个小孩子,尽量让她少接触病患,一缕由自己来,最后护士长都急了:“沈医生,你干脆把我们都赶出去,自己在病房里算了。”
      沈奚笑,声音从口罩里传出:“我倒是想,谁让你们已经进来了,也没法子了。”
      “你要是倒下了,段副院长怎么办?”
      “……段副院长一个总理亲戚,海外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又是咱们这间医院的院长,他未来会好得很,”沈奚无奈,“我和他当真只是同事关系,多半步都没发展过。”
      两人说着。
      小护士跑进来:“段副院长在外头,是想要进来了。”
      
      沈奚去到走廊上,远远见段孟和的身影,高声说:“我有一位病人明天早晨安排了手术,交给你了,段孟和。还有,三楼病房里的七个病人,也都给你。”
      走廊另一端,段孟和来回走着,黑色皮鞋踩踏着地面,在走廊内回声不绝:“沈奚,你是什么科室的?轮得到你来处理这里的病患吗?我们没有内科吗?”
      “这是高危传染病,我来了,自然要我来,”她理直气壮回,“再说了,我当年在仁济内科室待过,你最清楚。还有,这个病本来就没有有效的治疗方向,我在这里足够了。”
      段孟和找不到理由来反驳她。
      “况且,段孟和你应该明白,我给你看过欧洲的消息,这个病杀死最多的就是青壮年群体,我们医院的医生,包括你都在这个范围内,”沈奚又说,“既然我已经在这里,为什么要做无谓的牺牲?”
      段孟和沉默着,远远凝视她。
      护士们在疏散病人,沈奚和段孟和远距离的对话,落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外籍病患还好,中国籍病患听得懂,根本不用疏散,全都配合地马上撤离这个楼层。可偏偏有个六十余岁的老人家逆流而行,在段孟和身边问,是否有他能帮忙的地方。
      老人家穿着旧时袍子,留着清朝的小辫子。他本是怕丢颜面,隐藏了中医身份,来西医院看自己腹部外露的肿瘤。但他听到沈奚说被传染的主流人群是青壮年,想到自己是个老人家,也是医者,应该可以帮到。
      段孟和因为担心沈奚安危的心,被老人家这么一问询,倒是缓和了下来。面对病患,医者仁心是想通的。他耐心和老人家解释后,让护士把老中医送走。
      
      “把你病人的情况,大致和我交待一下。”他恢复冷静。
      沈奚和他简单交待后,回到病房。
      中年男人不止是咳血,眼睛和耳朵都淌出了鲜血。护士长没见过感冒有如此激烈的症状,也有点懵。沈奚知道,按照陈蔺观分享的解剖报告,这个病人几乎没有抢救回来的希望了。
      那位夫人也躺在病床上,模糊了意识,可她还在看着自己的丈夫,用德语喃喃着沈奚听不懂的话。是在安慰早无意识的丈夫,还是别的什么?不得而知……慢慢地,夫人恳求地望向沈奚,碧绿的眼睛里满是泪,用英文蹩脚地求她:
      不要因为德国人带给中国的战争,而憎恨他们,求她救自己的丈夫。
      沈奚眼眶烫着,别过头去,掩盖了自己眼底的情绪。
      
      她想到,傅侗文说,要去山东买栋别墅,和她定居在那里……山东,她还没去过。傅侗文心心念念的山东,就是被德国人抢走了。
      心绪复杂,是为国,也是为看到这对普通夫妇的临危深情。
      
      到了傍晚,饭被送来。
      那个小女孩因为屡次想闯入父母病房,被强行锁在了另一间房间,送去的晚饭也被打翻了在地。语言不通,又是被隔离在病房里,唯一能和她沟通的母亲也失去了意识,对女孩子而言,这个世界在她眼前全部塌陷了,哭一会,喊一会。
      寂静的隔离区,乃至整幢医院大楼都是女孩子的声音。
      沈奚和两个护士默默坐在走廊上吃饭。
      小护士毕竟年纪小,在看到那位男病人发黑的皮肤和满脸是血的惨状后,救人的斗志全熄灭,在女孩子哭声里,也哭出来。
      沈奚轻轻把手放在她背后,不擅长安慰人的她,只有这种方式来抚慰小护士。
      
      晚上十点,中年男病人死亡。
      她终于体会到了陈蔺观所说的“无能为力”。
      空气灰蒙蒙的,像到处飘着尘埃,让她透不上气。
      
      “沈医生。”远处有人叫她。
      沈奚回魂。
      “段副院长让电话公司人来,帮你弄部电话,”那位住院医生高声说,“你在隔离区要很久,他说,这样方便谈工作。”段孟和竟让人把装在一楼值班室的电话机拆下来,想办法安装在了一块木质板子上,连着电话线送过来。
      住院医生把连着电话机的木板用送饭的法子,拉绳子传送进来。
      木板拖曳着电话线,仿佛自己长了脚,在地面上匍匐前行。
      到过了隔离区,她抱起它,寻不到妥当地方安放,搬个凳子,搁在了上头。拿起电话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段孟和汇报这里的情况,段孟和办公室里汇聚了上海几个西医院的专业医生,全是听闻这里出现首例流感病人后,专程赶来的。
      众人在电话里讨论着病人病况,和接下来的用药。
      
      大家都是话里火药味浓重,争吵不绝,沈奚这个唯一在现场的医生反倒无话可说,安静着,等他们吵完。幸好段孟和是个控得住场面的人,很快给沈奚指出了新的方法。
      “好,我有情况会和你们电话。”她回答。
      电话丢在走廊上,没再管。
      
      清晨六点,中年女病人死亡。
      小护士也出现了流感症状。
      她和护士长之间,因为这接连的病患死亡和同事被传染的事,已经很少有言语沟通。保持冷静和克制,是两个人无声达成的默契。
      七点时,沈奚让段孟和帮忙,让护士长和家人通了电话。
      
      沈奚在走廊上,面对墙壁。
      此刻的她万念俱寂。手术刀对上死神镰刀,是弱者和强者的战争,就像陈蔺观在信上说的,几百年后的他们,并不比14世纪医生好多少,那时是黑死病,现在是肆虐各国的流感。
      “沈医生,谢谢你,”护士长把听筒递还,“你也和家里人打个电话吧。”
      家里人……
      只有傅侗文。
      她握着听筒,发了会儿愣,问接线小姐要了三三四。等待的每时每刻都被无限拉长,像钟摆失了衡,摇摆着,无力荡到下一秒钟……
      “你好。”他的回应,擒住了她的魂魄。
      “是我。”
      
      “我在等你的电话,”他说,“等了一夜。”
      “这里就我一个医生……我不能说太久,”她轻声说,“我的病人,有两个没有救回来,还有护士也被传染了……万幸,那个德国的女孩子还是好的。”
      给他讲这个做什么,害他更担心吗?她埋怨自己。
      “昨天下午我去了医院,”他是一贯的轻松,“没有去你的楼层,怕我一个闲人帮不上忙,反而会给你分心,耽误你救人。女儿家的志气,我要学会成全。”
      他总把自己说得可怜,换她的不安。
      “你来也见不到我,医院有规定的。”她解释。
      
      她能听着他的呼吸,在清晨的医院走廊里,陡地鼻酸。
      谭庆项说的不错,人生苦短,这四字的分量,今日始才晓得。
      “我当年……”她的心忽然缩紧了,“是后悔的。”
      哪怕是要被传染上,也是要告诉他,当初她离开北京城是有多后悔。
      傅侗文没了动静。
      衬衫摩擦话筒口子,沙沙地,像风吹着梧桐树的叶子。
      为什么不说话,该不会是心脏不舒服了?她胡乱想。
      “三哥……”他停住,仿佛在措辞,继而说,“对你的心情,过去在别人身上是从未有过的,你要想听的话,等回来,我慢慢说给你听。”
      顿了半晌,他又道:“你是在前线救人的医生,我一个安逸坐在家里的人,应该是支持你,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
      “没有,你没有影响到我……”
      你的存在,对我本来就是一种支持。
      
      “宛央,”他唤着连她自己都陌生的名字,“我爱你。”
      他说着,静了会儿,又一次说:“我爱你。”
      ……
      沈奚下半张脸蒙在口罩里,一层布在脸上微微颤动着,呼吸全乱了。
      宛央,宛在水中央,很美的寓意。
      可也是孤立无援的一个名字,四面环水,无所依傍,一世飘蓬。
      ……
      苍白灯光里,她眼里都是水光。
      他说爱她,她要如何答?
      
      “沈医生。”护士长撕破了这份宁静。
      沈奚忙乱着,说“再联系”,把听筒扔下,回到了自己的战场。
      到正午的日光照入病房,她还在想,他说了那样的话后,被扔掉电话是如何心情?
      
      一切在下午有了转机,经过前两个病人的死亡后,医生们有了更好的对策,小护士幸运地成为了在上海的第一个康复病例。对于那场流感,当时的沈奚以为,中国总是要比欧洲好一些,但事实证明疫病的传播是全球范围的,到后来,连中国和俄罗都无法避免。
      只是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没能留下太多文字和照片资料。
      
      小护士康复后的第三天,沈奚离开隔离楼层。
      距收诊病人那日,过去了十天。
      那个德国少女因为沈奚是主诊医生,对她依赖到寸步不离,沈奚和她语言不通,幸好谭庆项是个洋文通,用几通电话和女孩沟通,亲自揽下了要安抚失去双亲“幼女”的职责。
      说是少女,其实因为人种优势,她比沈奚,甚至比尚未见面的谭庆项都要高一些。
      沈奚拜托护士为她准备了干净衣裙,旧式样,中式学生装。
      
      沈奚和傅侗文约定是四点,在医院候诊的一楼见。
      三点三十五分,她等不及先带着女孩到了楼下,未料,在医院的门内,有人更等不及地先到了。他的车在外头,吩咐了跟来的保护他的青帮人也都候在外头,独自一个,静立在大扇的玻璃木门边,两手倒背在背后,搭在一处。
      等得是不急不躁,却也伴着十二分无聊的神态。
      对他看久了只道平常,可在人群里一站,立时又显出不同了。他一个大男人,站在朴素白漆的医院大门前,都有让浮花浪蕊皆失色的本事。
      从瞧见她起,他就在望着她,无聊神态尽去。
      她一路行,他一面望。
      
      “你几时到的?”她像被人堵在校门口的女学生,在大厅里护士们和几个医生探究的目光里,心虚地问。
      “说不准,约莫两点的样子。”他走近。
      “两点?”这是站了多久……“来这么早,也不告诉我。”
      
      沈奚鼻尖碰到他西装了,始才猜到他要做什么,可他没给她机会考虑,直接吻住了她的嘴唇。
      这是在中国,不是在纽约,就算是在纽约,两个恋人要亲吻也并非是随时随地不分场合的……尤其还是医院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
      还是,完全失了体统的喉舌深吻。
      她被亲吻的全然失重,灵魂在身躯里剧烈地晃了几晃,仿佛被人抽离出去。
      亲完,偏他还要笑。
      “约会这种事情,要先等上一会才有诚意,”他蜻蜓点水似地,亲了下她的嘴唇,再是额头,端的是个轻薄子,“三哥带你去吃羊排,你最喜欢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