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故人戏

作者:墨宝非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奈何燕归来(4)

      沈奚含糊应了,跑出去。
      小五爷右手胡乱自己的头发,大步迈入。
      
      等她提了一壶热茶回来,傅侗文肩坐在椅子上,正和小五爷说闲话。
      两人有说有笑的,看来这两兄弟感情应该不错。
      小五爷的军装是那种偏浅蓝的灰色,中山装式的剪裁,下半身是军裤和皮鞋。历来的规矩都是士兵穿草鞋,军官穿皮鞋。五爷果然是军校毕业的世家子弟,没上战场先有了军官的待遇。
      
      沈奚挨着傅侗文坐下,将茶盏轻轻推过去。
      “你是如何骗人家和你打架的?”他端了茶盏,忽而问自己这个弟弟。
      小五爷一愣:“我是挨打的人啊。”
      傅侗文睨他:“若非被你算计,谁会这么傻跟着你疯?临在毕业前陪你打一架?受了处罚又没有好处。我费了力气送你去保定军校*,你却惹了祸,不该和三哥交待一句实话吗?”
      
      小五爷见逃不过傅侗文的慧眼,怯怯地笑了会,活脱脱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是我整日里骂他,从他祖上骂到他满脸麻子惹人嫌,惹恼了他,让他出手揍了我,”言罢,忙解释,“错都让我揽了,学校处罚他比我轻得多,不会耽误他前程的。”
      “为何要这么做?”
      “我不想进北洋的嫡系军队,想去南方。”
      傅侗文啜了口热茶:“杂牌军形势复杂,里边也讲究派系。你所有背景都在北京,去那里要吃亏。”
      “可他们会……”小五爷打了个磕巴。
      傅侗文一抬眼。
      
      “革命。”小五爷还是说了。
      沈奚惊讶。
      “成何体统,”傅侗文嗤地一笑,“别忘了你的出身,念着军校,却想要革命?”
      “民国二年,孙文反袁**,我们学校也有许多世家子弟去投了革命。三哥是留洋的人,怎会如此迂腐?”小五爷本是推心置腹,换不来傅侗文的回应,有些心急,身子前倾着问,“三哥对松坡将军反袁一事,如何看?”
      蔡锷,字松坡。正是如今大总统最头疼的人。
      傅侗文不咸不淡地搁下茶盏:“没什么看法。”
      
      小五爷目光灼灼:“我听大嫂说,父亲囚禁三哥,就是因为三哥心向革命党?”
      “是吗?”傅侗文回说,“我一个生意人,对政治并没有兴趣。是大嫂误会我了。”
      小五爷才刚从军校毕业,是脱缰的烈马,恨不得立刻闯出一番天地来。他以为傅侗文心向革命,迫不及待在今夜表露心迹,望着和三哥暗结同盟。在戏楼上,傅侗文已经识破了他要说的话,让他“能少来就少来”,就是一种警告。可小五爷没留意这告诫,深夜前来,就足以说明他还是个直来直去、没长大的孩子。
      傅侗文自然不能对他袒露什么。
      
      况且,他自始至终也没打算让小五爷掺和。
      小五爷被傅侗文的话骗过,犹豫着问:“那父亲……”
      “父亲老了,人老了就会固执,”傅侗文说,“他把宝都押在北洋军上,万一北洋军落败,我们都会倒霉。我是在暗中支持革命,可我也资助北洋军,人要会给自己留退路。”
      不等小五爷开口,他再说:“我送你去保定,是因为那里校长是段祺瑞跟前的红人。段祺瑞是谁?大总统的亲信。傅家背靠着谁?也是大总统。现在,你明白三哥的一番苦心了?”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毫无破绽。
      
      傅家早年是大爷和二爷在理念上有分歧。二爷还曾和当下那些文人一样,喜好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痛骂政府,后来被傅老爷责骂、禁足后,眼见袁大总统一步步走向帝位,也渐对时局灰心,不再谈论这些。至于傅侗文,确实从未表露出对政治的热情。
      家里头,私底下都认定是老大和老三在争家产。
      小五爷刚从保定回来,他母亲也对他如此说,更让他不要去掺和这些。傅老爷早就开口说过,家产是按子女的人数来分的,亏待不了谁。至于不该要的,也轮不到小五爷那一房。
      
      傅侗文一席话,仿佛是缰绳套上了烈马。
      小五爷眉目间的神气黯了七分。
      
      书桌旁的盆景架上有一株秋海棠。这屋里冬日不断炭盆,把这喜暖的秋日植物也养得开了。花盆下的盘子里,水浸着鹅卵石。
      傅侗文品着茶,望一眼花:“侗临,你瞧这株秋海棠如何?”
      “我不懂花……不过三哥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傅侗文从花盆底的磁盘里,摸出了一块湿淋淋的白色卵石,把玩着:“这次回来,父亲每月让账房支给你多少?”
      “一百大洋。我又没结婚,够用了。”
      “如何够?”他说,“年轻人,应酬钱还是要有的。明日来我这里取支票,你嫂子会在。”
      “眼下真不用。”小五爷还在推辞。
      傅侗文面带三分笑,摇摇头,意思是让他不要和自己推辞。
      小五爷只得道谢:“每次都麻烦三哥。”
      
      两人又聊了会,再和时局无关。
      万安来催,小五爷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临到门口,还特意去谭庆项的屋里,仔细问了傅侗文的病情。沈奚送人到垂花门,想宽慰宽慰他,怕说多错多,只是对他笑:“你三哥要给你的钱,记得来取。”
      小五爷点头:“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嫂子还记得吗?”
      “记得啊,”她回忆,“我刚进傅家时候,在厅堂上,大爷和二爷在吵着君主立宪和民主共和,你和我一样,都坐在后头,不说话。”
      那时候,他小,她也小。
      “那年嫂子多大?”
      “十九。”
      “嫂子还比我大三岁,”他笑,清秀的像个女孩子,“我那年才十六。”
      “你今年才刚满二十?”
      “二十不小了,”小五爷一脸正色,“许多人,十几岁就当兵打仗了。”
      大门口暗黄的灯火里,两个人对着笑。沈奚过去也有个小三岁的弟弟,不过生的没有小五爷这般好看。想来是因为小五爷的母亲是朝鲜人,混血的孩子总会比寻常人好看些,譬如他的肤色就比几个哥哥要白,眼睛也不是纯黑色的。
      
      沈奚带了满身的寒气回到书房。傅侗文还在把玩卵石。
      她一个旁观者都被小五爷的黯然弄得神伤了。大好青年怀揣理想,深夜而来,以为傅侗文能为他点一盏指路明灯,却败兴而归。
      
      他见她回来,把卵石放回磁盘里,“咕咚”一声轻响,溅出了水花。
      海棠的根枝在盆里养得形似松柏树,褐绿色的叶片叠着,从中抽出一团团花来。
      傅侗文摘了顶端上的那朵花:“这盆栽的海棠,要摘去枝条顶端的那朵,才会被迫长出分支,开更多的花。让它自由生长,只会是一根枝条开到底,开不了几朵。”
      这是在说海棠花,还是在一语双关说他弟弟?
      “你来掐一朵。”他说。
      沈奚伸出手,摸到花,又舍不得去掐。
      他捉了她的手去,合在掌心揉捏着手指骨节,低声问:“人怎么恍恍惚惚的,在想什么?”
      “他很伤心,以为你真对家国无心。”
      “眼下他帮不到我。他那样的性情,也不宜听到真话,还要自己碰碰壁,历练一番。”傅侗文解释。
      那个辜幼薇倒没说错他。
      这人真是假的很。对亲弟弟说句实话,也要看是否适宜。
      
      “他真有抱负,不必有人同行,也不用谁来指路。他若是怕黑怕寂寞,就此止步也好。”他又说。
      她“嗯”了声。
      “只一个‘嗯’?”
      还能有什么,沈奚抽回手。
      傅侗文上上下下瞧着她。
      沈奚被他瞧得火烧了心,脸在可见的情形下,一点点红了,从脸颊到耳根。
      突然,耳垂被他摸上来。
      “还真是烫的,”他说,“你自己摸摸看。”
      沈奚推掉他的手。
      他又只是笑。
      “你笑什么?”她垂眼,悄悄看自己前襟。衣扣是系好的。
      傅侗文将她一举一动瞧在眼里,也不点破:“多对你笑,你就舍不得离开三哥了。”
      沈奚没将他话当真,视线又垂下,再看看衣襟,仍不放心。
      他忍俊不禁。
      “……还笑?”她愈发狐疑。
      “三哥要真想瞧点什么,用偷着吗?”他低声问。
      ……倒也是。
      灯下、书架的影子落了满身,两人都靠着墙边,围着一株本不该在冬日盛开的秋海棠,你来我往地逗趣着,倒真像是浮生一梦。
      
      ***
      
      几日后的清晨。
      沈奚穿着睡衣从卧房出来,眼见着堂屋里有人。她还以为是候着的小厮:“麻烦你,三爷要去见客了,你去催一催谭医生的药——”
      是她?
      
      沈奚脚步停了,她长发及腰,还披散着。她没想到辜幼薇能直接进来……
      辜幼薇的短发梳理得十分妥帖,因为抬头瞧她,耳坠子被牵动了,在脸颊边微微荡着。她也没想到沈奚真的住进了卧房……
      堂屋里的小厮都被这安静弄得很紧张。
      
      傅侗文掀了帘子,从里头出来,见沈奚傻站着,手轻轻搭在她肩上,耳语道:“穿成这样出来,像什么话。”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奚扭头要回去。
      傅侗文手滑下去,在她腰上一掐,说:“出都出来了,送一送我。”
      不该回避吗?沈奚摸不透傅侗文的想法,原本想避让开,怕误了他的事。
      可他又让她留下……她没想透彻,但还是轻声答:“也只好送到这里门口,走不出几步。”
      两人目光交汇,千丝万缕的,盖也盖不住。
      
      谭庆项端了早晨的汤药,看着傅侗文喝了。
      在一堂寂静中,他反而充当了陪辜幼薇闲谈的角色。这两人也算是故友,当初辜幼薇夜闯八大胡同,连串了三个小班,寻到莳花馆后,就是谭庆项将她最后送回到辜家的。是以,辜幼薇面对着谭庆项,总觉是小辫子被他抓到手里,也没了大小姐的脾气,和和气气地和他聊着。
      
      直到她和傅侗文离开,没了外人,谭庆项收了药碗,望一眼伫立门内的沈奚:“心情复杂?”
      沈奚默了会,承认说:“好像是送公主去和亲的心情……”
      沈奚再望了眼空荡荡的院子,搓搓手:“来吧,学打牌。”
      卧房出来的万安和端着药碗的谭庆项都先后一怔。
      全笑了。
      
      抱鼓形门墩旁,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到处都是庆贺新皇登基的旗子,在冷风里飘展着。
      傅侗文人到大门外,立在门口,四个带枪的下人跟上。往好听了说是世道乱,守着三少爷,往难听了说,是怕人跑掉。辜幼薇也跟出来,她想挽傅侗文的手臂,犹豫着没去做。
      
      “昨日,大总统登基了,明年就是洪宪元年。”她寻了个他感兴趣的话题。
      傅侗文毫不意外,问她:“打算去何处?”
      他并没打算和她议时事。
      “几个大国的公使都在北京城,我想带你去见一见他们。你知道,法国公使是我的朋友,还有你的朋友也都在,”辜幼薇问他,“我父亲一直想认识英国公使,听说那是你的同学。我已经约了他的时间,你方便一同去吗?”
      她不情愿这样问,如此就是傅侗文在帮她。
      他帮得越多,她越没筹码去压制他,可……她不得不如此。她也需要他的人脉。
      
      “我一个闲人,自然是方便的。”他说。
      又有一辆轿车驶到门口,傅侗文要下台阶,觉察辜幼薇不动,于是看她。
      女人的眼,遮遮掩掩在帽子下:“侗文,你还怪我是不是?我承认,是我在趁你之危,但我的初衷是好的,我对你的感情也还都是真的,和过去没有两样。”
      从在堂屋里,她就眼看着他们一对神仙眷侣的样子,反倒自己这个要和他结婚的被孤立在一旁。她素来被宠惯了,没受过这样的气,或者说平生受过的气都是从傅侗文这里的来的。想劝自己不要计较,还是没忍住,要问问清楚。
      傅侗文微笑,仰头看了一眼冬日的太阳:“你想要我说什么?”
      
      他这样的谈话方式,心不在焉,答非所问,过去时常让她着迷。辜幼薇爱他旧时的少爷风流,混杂了留洋男人身上有的潇洒绅士。可也恨这样的他,看似和气,却没法让人再亲近。
      “你房里的那个女孩子,送走好吗?”她轻声说。
      “要送去何处?”他问。
      “我可以接受你纳妾,但她不可以,你该明白我的话,当初我和你为了她已经吵过……我过不去这个心结。你我的婚期都定下来了,这件事你依照我说的办,以后我们的事都听你的,”见傅侗文不说话,她又说,“留着一个花烟馆里的女孩子,对你也没有用。”
      傅侗文从裤袋里摸出了黑镜片的眼镜,戴到了脸上。
      他的眼睛被镜片挡住了,完全看不到,但脸上有着笑:“我眼下爱她的心情,就如同过去你对我的心情一样,你这样子逼我,是想从我这里听到什么?”
      
      他说他在爱着一个女人。
      素来陷在脂粉堆里的男人,说他对一个女孩子动了真心。
      “你的露水姻缘,何止这一个。”辜幼薇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压着自己的心情说。
      他是糊涂了,一时陷进去,和过去没两样。
      她不信他真能定下心来。
      
      “是,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明白。眼下会爱这个,以后又或许要爱别的女人,”他一手插在裤袋里,挥手,让四个带枪的下人上去自家的轿车,“你说能接受我纳妾,一个两个可以,十几二十个呢?我父亲接进府里的名妓都有三个,这就是你要嫁进来的地方。”
      辜幼微嘴唇在冬日的风里轻轻泛白:“我父亲也是这样,这里全是这样,我能有什么办法……可我也只是想要你的感情。”
      
      “要我的感情做什么?我站在这里,说我可以给你感情。说出来难的不是我,是你。你要不要信?又会不会信?”他走下石阶,“幼薇,不要失了理智。”
      见她不动,他掏出了怀表,看了眼时间:“我的同学很守时间,你约了他,最好不要迟到。”
      
      *民国四大军校:云南讲武堂、保定陆军军校、黄埔军校、东北讲武堂
      **1913年,二次革命是孙中山发起的反对袁世凯的武装革命。在那场革命里,保定军校的大部分人投奔革命军队。后革命失败,孙中山再次亡命海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