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故人戏

作者:墨宝非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明月共潮生(1)

      
      少顷,沈奚急匆匆携茶壶归来。
      两个男人正拿着纸和笔,在一张报纸的边角写满了法文和英文。
      谭医生一直想回国后,翻译出书,抽空就会要傅侗文和他讨论。
      
      “看不懂了?”谭医生睨她,“我读书的时候,只会英文不行。很多的资料都是法文的。”
      “方才……你说你教授研究的病患都是梗死。”重点是这个“死”字,她倒热水时想到了,但凡看过的资料,病发了,大多逃不过死。
      “原来是为这个跑回来。我早和你说过,他目前身体状况稳定,不到你想的这么严重。你啊,在心脏学上还是外行。我只是担心他最后走到这步,”谭医生笑睨他,写下了一个英文单词,“他是这个。其实就是少爷命,让着他,顺着他好了。”
      沈奚看了看,类似心痹。
      
      此时,被讨论的傅白兔表示,他想喝茶。
      沈奚双手将茶杯递给他,柔声说:“烫,你慢着些。”
      此话一出,她先窘。真像是恨不得给他吹两口,吹凉了。
      傅侗文和谭医生都笑了,前者无奈,后者打趣。
      
      “说回前话吧。”傅侗文替她打圆场。
      “来,议议这个,”谭医生指报纸边沿写的英文,“心闷痛?心抽痛?窒息疼痛。”
      傅侗文沉吟。
      “《内经》有说过心痹……有些中医书里也有说厥心痛,”沈奚建议,“暂译绞痛吧,绞痛这词我们也有,‘当归芍药之止绞痛’。”
      “好,就绞痛。我翻译出书,用它,”他拍了拍傅侗文的手臂,“记住,你是心绞痛。”
      傅侗文不以为然,拿过来那张报纸:“此事刻不容缓,我们对于西学,还是要有自己的教育书本。你回国不要再耽搁了,尽快着手做起来。”
      她附和:“我也可以帮你,谭先生。”
      谭医生气笑:“过去是一人指使我,如今倒好,成双了。”
      
      沈奚低头一笑,把玩起钢笔。
      傅侗文又好似没听到,将茶杯搁下。他单手握着报纸,去读印刷的文字。
      一月的《每日邮报》,全是过时的旧新闻。去年耶稣诞节,西部战线一部分德军、英军和法军为了这伟大的节日,短暂停止互相射击,还举行了一场战地球赛。
      傅侗文几眼扫完:“这场球赛谁赢了?”
      谭医生扯过报纸,也翻看:“没写吗?”
      “英国赢了,”沈奚说,“另一张报纸有写。”
      “细想下去,谁赢都一样。”他又说。
      战场残酷,到最后踢球的人都活不下来。
      
      傅侗文将报纸也叠好,留在手边。他人离开这里:“我去谈个小生意。”
      在这游轮上,能谈什么生意?沈奚猜想了一个上午。
      当天下午谜底揭晓。
      他们的私人甲板上多了一个狙击手,是傅侗文在船上问那些商人们借买来的。那个人身材矮小,也不与他们交谈,每每从她面前经过,她总能留意到这个狙击手脚上漆黑锃亮的靴子,是警靴。他也喜欢抽烟,就是不讲究,喜欢将烟头在靴底踩扁,每回都是服务生,或是临时管家将烟头收走。就此,他们多了位临时旅伴。
      
      在这晚入睡前,沈奚做足了准备。
      谭医生说过,傅侗文的作息很规律,于是她决定要在他熟睡后再上床。为不露声色,她还将谭医生的书全都搬到了套房里。
      钟表极缓慢地一分分跳动,指向九点。
      她翻着书,留意到他在洗手间,用纯白的毛巾擦着手。她的手,撑在耳后,小拇指无意识地绕着自己的头发,快去睡吧,快去睡。
      傅侗文的皮鞋经过,略停顿,没进卧室,却走向她。
      “是不是庆项和你说,我每晚九点会准时躺到床上,所以你准备了这些书,”他将那页书替她翻过去,“说来听听,准备几点睡?”
      “我读书时习惯了,”沈奚仰头看他,十足十的诚恳,“有时一抬眼,就是天亮。”
      
      傅侗文替她合上书。
      沈奚画蛇添足地解释:“我在说真的。”
      他笑:“总看专业书也无趣,我带了本《仁学》,想看吗?”
      谭嗣同的著作,是禁|书。
      她意外:“我听顾义仁说过,是出了日文版,难道还有汉字的?”
      “我让人私下印的。”他作了解释。
      如此珍品,自然是要看的。
      傅侗文在衣柜下层翻出了那本书,丢去床上:“上床来看。”
      沈奚听到这句,方才醒悟,他在用这个打破两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总要有一个顺理成章的理由让她上床去,否则,怕她真会挨到天明……
      
      她在洗手间里磨蹭了十几分钟,再出来,吊灯都灭了。
      两盏壁灯,一左一右,悬在床头上。
      傅侗文还是穿着衬衫,倚在那里,在看书。刚登船收拾衣裳的时候,她看到他是带了睡衣的,可今晚仍是穿着衬衫。不过,她又何尝不是怕误会,完全不敢换上睡衣,只挑了夏日最轻薄的连衣裙充数。
      
      沈奚也上床,盖了被子,将《仁学》拿在手里。
      果然没有印刷厂的名号,是私印的。
      书是好书。
      可她的念头,一溜到了天外。此时的傅侗文,是一种酒阑人散的慵懒。她在想,他在伦敦念书时,是否也这般神情和态度,闲阶独倚梧桐。
      想了会儿,默念了几句荒废,勉强静心读了进去。
      
      傅侗文这边,恰好翻看完最后一页,合了书。
      穿衬衫睡觉是一桩苦事,身体和手臂都被一层板正的薄布绑缚,活动不开。他人乏,书也翻完了,于是无所事事地靠在那,观赏起了她。她今夜穿得是丝绒的连身裙子,细白的一截手臂露在外头,没有任何装饰品,和船上的那些贵族小姐、商人太太一比,太过朴素。倒是耳垂上坠着两粒小小的珍珠,赝品,但挺漂亮。
      傅侗文难得对女孩子用“漂亮”这两个字,嘴上没提过,心里也大多不屑。
      还是缎面的发带,颜色不同,斜扣着的珍珠也是赝品。
      看来她将所有钱都用在了学业上。
      
      傅侗文将书搁在床头,关上壁灯,宣告结束夜读会。
      她从光明处,望向暗处的他:“你看完了?”
      “也不用都在今天看完。”
      也是。
      她又问:“要让我检查一下再睡吗?”
      “我很好。”他回。
      片刻的沉默。
      两人又都笑了,傅侗文说:“好了,躺下。”
      沈奚缩进了棉被里。
      傅侗文笑着摇摇头,下了床。他趿拉着拖鞋从床尾绕过去,走到她那一侧的床畔,关掉了灯。在黑暗中,她看到他是换了长睡裤的,光着脚。
      ……
      
      那日起,连着十几个夜晚,她都被梦魇压身。
      梦中,那个男人来索命,说他有万千错,也轮不到她来杀。
      沈奚每到噩梦都呼吸急促,辗转难安。傅侗文总是耐心地隔着棉被将她抱起来,在她半梦半醒里,轻声和她说别的话,将她从深渊拉回现实。有一夜,她在黑暗中听他说,他和船上的厨子讨论一品锅,人家不晓得,倒是认得炒杂烩,李鸿章访美时带过去的美食,在美国风靡了好一阵子。
      “想吃的话,三哥明日让人给你做。”他俯身,将她乌黑的长发捋到枕边去。
      发丝柔软,在他手指上打了结。这回他没有硬拽,多了解扣的耐心,没扯断她的头发。
      这夜后,她终于不再做同一个噩梦。
      
      如此,他们的旅程算真正开始了。
      早晨,傅侗文会比她起早半个钟头,每回都以拉开窗帘的方式,叫醒她。白日他们会在私人甲板闲聊,这两位男士见多识广,从不让她冷场,从战争到商业,再到医学,还有傅侗文所学的哲学,最后落到莎士比亚歌剧和宗教问题上。
      只是顾及安全,她的活动范围很小。
      晚上两人也有了“夜读”的共识,都倚在床头,各自翻书,间或交谈两句,声音也都放得很低。和他同住久了,她会留意到傅侗文在私底下是个随便惯了的人,开门出去,是个翩翩公子哥,一扇门闭合,屋子里的却是个不修边幅的读书人。
      起初大家还顾着礼,慢慢地,他也放松下来。
      他会两三日不剃胡须,让人将饭送入房内,不出门见人,就不收拾自己。一回她回房,看到他穿着衬衫长裤,光着脚,单手撑在桌上,身子倚靠着,在看一叠纸,上头是他自己前几日才写的东西。
      她看他那一刻,他胡乱自己的短发,语气自嘲地笑:“看我做什么?”
      随即,手稿被丢入垃圾桶,毫不留恋。
      
      ***
      
      一个月过去。
      
      沈奚在外人眼里,始终是个旧时代的太太,寸步不离傅侗文。
      傅侗文待她也是极尽体贴,她常在早晨醒来,悄悄地将他的枕头拉过来,脸压在上面,想,他们这样和夫妻好像真没什么差别。
      某晚,她下床喝水,看到侧卧的他在睡梦中,迷糊着,去将自己衣裳解开。
      解到第四粒纽扣时,被绊住,微蹙眉。
      沈奚悄然地蹲在他身前,伸出两手去,想帮他,可触及到纽扣又不敢了。哪怕给自己灌输“这是在照顾病人”,也难以再进前一步。
      他的锁骨和脖颈,还有大半的皮肤裸露着在眼前,让她不敢再看下去。
      她怕他受凉,替他拉高被角,掩上那风光旖旎。
      
      这晚,她睡得极不踏实。
      一念想他被衬衫束缚着难过,一念又想他是否要受凉。
      清晨六点,傅侗文撑着手臂起来,懒散地倚在床头,发现她醒着,偏过头问她:“没睡好?”整晚没开过的嗓子,沙沙的,磨过她的耳和心。
      她带着鼻音“嗯”了声,将棉被遮住了半张脸,闭眼不看他。
      傅侗文只当是女孩子起床的脾气大,笑笑,推开棉被,趿拉着拖鞋去了洗手间。
      
      他再出来,见到沈奚趴在棉被上,将两人的枕头垫在手臂下,看外头的天。
      “三哥你看,外头又下过雨了。”
      海上是一片云一场雨,云过,雨过。每天不晓得要来几场才算完。
      她这是没话找话。
      傅侗文慢条细理地绕到她身后:“我换衣裳。”
      “嗯。”她答应着。
      傅侗文将衣服脱下来,背对着她,背脊皮肤光滑紧实,在晨光里有柔和的光泽。
      沈奚听到衣裳被丢去椅子上,又听到从衣柜取出衣裳的声响。
      她懊恼地将脸埋在枕头里。
      听力忽然这么好,是要了人命。
      
      傅侗文将长裤套上,也在看她。
      这位小姐完全不清楚她在占用他枕头的同时,并没有将她的身体隐藏好,两条小腿都露在外面,沉在雪白的棉被里。他知道,自己从这个角度去欣赏她很不道德,也不绅士。
      和一个没名没分的女孩子共处一室这么久,又是同床,是形势所迫,也是权宜之计。
      可惜,人心是无法掌控的,包括他自己的。
      
      “想不想去公共甲板?”他突然提议,“那里视野好。”
      “可以去吗?”沈奚惊喜回头。
      傅侗文还光着上半身,手里拎着衬衫。
      她怔住。
      他无事一般,在安静中进行他的穿衣步骤。沈奚出溜下床,抱起枕边准备好的长裙:“我去洗手间换,你接着穿,”跑入洗手间,她还在尽责地医嘱,“穿多些,有风雨。”
      一扇门,隔开两个人。
      洗手间里有小小的窗子,她将两手撑在上头,看海,脑海里都是他。
      她想到,在纽约留学生里也能被分出两派来,一派是惯性保守的,但也会热情洋溢地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情感,另一派直接了许多,为了摆脱掉落后、死板、保守的东方人的帽子,从肢体到语言,都会大胆表达感情。到大学还没有性爱经历会让一个西方女孩子很沮丧,尤其来自法国和德国的女孩子,她们会认为自己没有魅力,才没能享受到愉悦的性爱。许多人也会讲述,在家里和仆人、司机,或者是和没有婚约的男人之间的种种。这些也感染到了开放派的留学生。
      沈奚虽然是医学生,身体结构并不陌生,可心理上还是偏保守的。她自认是保守派。
      刚刚他只是穿好了长裤,全被她看干净了。
      他的坦然,倒显得她才像个登徒子。
      沈奚懊恼不已,应该更镇定,不该用逃离姿态,要泰然处之,像个医生……又不是没见过尸体……等她换好丝绒长裙,离开洗手间,傅侗文已经不在了。她走到梳妆台前,挑选耳饰,发现,多了一副新的珍珠耳坠和项链。
      不是赝品,是纯天然的金色珍珠。
      
      并不全因为这从天而至的礼物,还有许多,有关于他的所有,都在渗入她的血液,流到心深处。她只剩了一个念头,如果她是他那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休说是去法兰西定居,就算让她去德意志称帝,她也绝不会受到诱惑,离开中国。
      
      沈奚收好梳妆台上的东西,还是戴了不值钱的小玩意,只是发带换了个新的样子。
      房间外,傅侗文在走廊上等着她。
      见她出来,他没问她关于珍珠的事,她也没提。
      
      两人走到公共甲板时,风很大。
      露天的地方,都是积水。
      沈奚上去前,将脚腕上的裙角打了个结,用这个简单的法子让长裙短了三四寸,避免沾到积水。她直起腰,留意到狙击手在角落里,注视着他们。
      她悄声问:“花了不少钱请他吧?”如此尽忠职守。
      傅侗文两手斜插在长裤口袋里,给狙击手打了个眼色,让他离远些:“他和雇主在路上起过冲突,我去问,才让给我。所以花费并不高,毕竟船已经离岸,他需要在海上找到工作。”
      
      海风骤起。
      沈奚按住自己发上的缎带,傅侗文走向海浪的方向:“带你看一看大西洋。”
      风把他的话吹散。
      
      遥远的海平线上掀起了一道可见的大浪,暴风雨要来了。
      水手们在甲板的四周围忙碌着,在做完全的准备,狙击手在角落里张望四周,谭医生靠在避雨的地方,在抽烟。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只有他们在甲板尽头,无所事事地站着。
      乌云压顶,一道闪电劈过铅灰色的天空。
      沈奚仰头:“在这里会被雷劈到吗?”
      “说不准,”他将右手递给她,“要不要试试,一死两命,也算是佳话。”
      人体导电吗?她当他是玩笑,可真当握上去,却只余肌肤摩擦而过的心悸,从指间滑到掌心,每一寸都是。两人的手最终交握在一起。
      “胆量还不小。”傅侗文笑着说。
      
      风将海水抛到半空,如烟火般炸开,像细碎的沙,洋洋洒洒地落了她满身。
      余光里尽是他的影子。
      傅侗文,傅三爷,三爷,三哥……侗文。侗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你们看到我非常临近的时间更新,那一定是在捉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