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喊夫君的沙袋

      初冬的日子,天色已经黑的愈发早了。
      
      傍晚时分的画眉县码头处,昏暗的天光已经笼罩了码头的每一处角落,天边的最后一丝烟绯霞光隐入云层,河水中的粼粼波光弥散开来。
      
      码头又泊了一艘货船,顺路搭载的客人有的是到了目的地,有的是早已在船上闷了许久,趁货船在此停留的一段时间,纷纷下船上岸来或是透气,或是返家,人们来来往往,热闹不已。
      
      码头四处坐着休息的搬货工人,初冬时节天气已经有了许多凉意,然而这一群使着体力的汉子仍旧穿着薄衫,更有者还光着膀子,叫下船来的姑娘妇人们瞧见了羞臊不已。
      
      其中一人便叫她们见了不禁绯红了小脸,却又忍不住投去更多的目光。
      
      男人大敞着腿坐在装着货物的木箱之上,高大挺拔的身形格外显眼,因为方才搬货出了汗,正撸起袖子敞着衣襟散热,露出一片结实坚硬的胸膛,一手拿着一小坛子酒大口喝着解渴。
      
      锐利的星眸微醺,剑眉飞扬,刚硬俊朗的面上生着胡须,更为其添了几分硬朗阳刚之气,他就坐在那,便叫人移不开目光,但其周身散发的冷意,却令人望而却步。
      
      “周大哥!咱们该搬货了!”远处有人呼喊。
      
      男人放下酒坛站了起来,惊散了一群慢慢踱步姑娘妇人。他的目光从一个迎面走来的神色谨慎的男人身上收了回来,眉头微皱,将身上衣带系好,长腿朝货船迈入。
      
      码头工人搬的,是一路从各府各州驶来的货船的货物,这一路停泊的码头虽多,但间隔时间少则两三天,多则七八天,难怪货船这一停,便有不少人要上岸来走走。
      
      待上岸的人皆渐渐走远,工人们上了船来,各自分开搬货。因为是货船,为了存放货物,甲板与放置货物的船舱都修的宽大,过道与住客的客舱则极为狭窄。
      
      男人走下甲板入了船舱,行到堆放的货箱前,双臂一用力,卷着袖子的胳膊上肌肉鼓起,一下便将木箱扛上了肩头,不同于别的工人还需二人协作,他只身扛着木箱,便上了甲板,稳稳当当走上连接货船与岸边的木板桥,将木箱扛到了码头上。
      
      如此往返了几个来回,待他又从码头往船舱而去搬货,从过道走过时,忽见从前方的一间客舱里出来一人,那人佝偻着背捂着肚子,转身将门用力阖上,阖上后还又动手推了推,发现轻易推不动后,便放心的转身走了。
      
      那人捂着肚子,骂骂咧咧的朝男人这方走来,“该死的胡三,自己上岸快活去了,留下老子在这里看人,哎呦,这船家给的什么吃的,可疼死老子了,等上了岸,非得将你这黑了心的船家揍一顿。”
      
      他捂着肚子快步走着,迎面便要撞上男人,男人往后退了一步,那人抬头,凶神恶煞道:“挡什么路?起开!”
      
      说着,朝男人伸手一推,从他身侧挤了过去。
      
      男人冷眼不理他,继续往前走,待走到方才那人出来的门口时,忽然耳尖,听到了一道女子娇弱的嘤咛声。
      
      他步子瞬时顿住,又侧耳细听,听到了躯体与木板碰撞的声音。
      
      回想起方才那人骂骂咧咧的情景,男人眉头一皱,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
      
      仿佛是置身在一片漆黑的浩瀚中,宋琇莹感觉自己像是一片无根的浮萍,随着浩瀚的波动沉浮,无从依靠,她向虚空伸手,探不清眼前一丝一毫的情景。
      
      有人的声音遥遥远远的从四面八方传来,不同的声音一同在脑海里响起,吵闹声、哭泣声、辱骂声,堆叠哄闹,纷乱嘈杂,直叫她头疼不已。
      
      女子慈和温婉的声音响在耳边,带着绵绵笑意:“咱们痴痴啊,以后肯定是最聪明的!”
      
      然而转瞬,笑声变成了无尽的哀泣,浓浓不舍缱绻难散,女子呜咽哭道,“痴痴,以后便是娘不在了,也千万喜乐无忧,不惧不愁。”
      
      这个声音戛然而止,她心底蓦得生出慌乱哀痛来,想哭喊,想哀闹,然后突然有人狠狠扇了她一耳光,怒斥道:“怎么跟你母亲说话!”
      
      她捂着脸,委屈不止,年轻男子含情的低笑声响起,与她诉道:“表妹,咱们就要成亲了,你可高兴?”
      
      成亲?
      
      她只觉迷茫,满身孤寂无处安放。
      
      木梳梳过发丝,带来青丝被扯痛的麻意,老嬷嬷暖厚的掌心抚着她的发顶,慈爱道:“大姑娘明日便要嫁人啦,嫁了人,便有夫君护着姑娘了,有夫君在,咱们姑娘再也不用受委屈,以后呀,做好一个娘子,安安稳稳的跟着夫君幸福过一辈子……”
      
      嫁人?夫君?
      
      女子穿着嫁衣的画面在脑海中不停闪现,忙乱交错的脚步声回荡在四周,一段段一声声向她逼迫压来,直让她喘不过来气,她连忙挣扎,但周身仿佛有一层桎梏,让她伸不开手脚,她急得动作愈发的大。
      
      但下一瞬,周身的压迫散去,清凉的空气灌入口鼻,她大口呼吸着,慌忙睁眼醒来。
      
      映入眼帘的,是男子仿佛带着月辉的一双星眸,浓郁的剑眉微敛,眉眼仿若夜色之下的远山原野。
      
      宋琇莹头痛的十分厉害,脑子里白茫茫一片空白,就像初初来到世上的新生婴孩,又像刚刚破壳而出的雏鸟,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
      
      昏迷中脑海里闪现的画面在迅速消失,她慌张失措,像婴孩一样挥着手胡乱抓着,抓住了一块粗糙的布料,布料虽糙,但她仍紧紧抓着,这小小的一片给了什么都不知的她无尽的安全感。
      
      但下一瞬手中的布料便要被人抽离,她慌乱的伸出双手一起紧紧抓住,见男人皱眉,她睁大眸子一错不错地盯着他,漆黑的瞳孔颤动不止。
      
      脑海里又有声音响起,但转瞬即逝,她什么也没能抓住。
      
      脑海里,只有男人的那双眼。
      
      良久后,她才轻启唇舌,小心翼翼,又含着隐隐藏着的依赖。
      
      “夫?夫君?”
      
      周秉文原本有些怔松的神情迅速一敛,周身寒意拢聚,本就显得冷意的脸此时一黑,更叫人望而生畏。
      
      他声音压低道:“敢问姑娘是谁?”
      
      说着,就要将袖子从她手中扯回,但没想到她竟然攥得这般紧,他竟是扯不动,低头一看,发现小姑娘细细的指头紧紧攥着衣料,指节泛白。
      
      小姑娘仍眨也不眨眼的看着他,怯生生,颤巍巍,声音细不可闻,“我,我是娘子啊!”
      
      周秉文习武多年,即便是屋外人声嘈杂,依旧听得清楚小姑娘说了什么。
      
      他倒不知,不过就是过来搬搬货,竟然多了个莫名其妙的娘子?
      
      伸手将解开的麻袋套回小姑娘头上,他冷声道。
      
      “认错了,我不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是篇短短的没什么剧情的小甜文,大概18w-20w的字数,来磕糖呀~~
    ——————
    接档文《户主》求收藏,戳专栏可见(专栏求收藏~)
    文案:
    池知秋一朝穿越,穿成了一个正在逃难的难民,更苦逼的是,她没有路引,进不了城!
    为了进城,她哄骗走了一个男童的一张路引!
    后来她才知道,男童竟是她以前看过的一本男频升级小说里,长大后成为大权臣的男主……
    多年后,少年眸色幽幽将她堵在墙角,森森笑道:“阿姐,那路引上我是户主,你既然拿了我的路引,便是我家的人了!”
    穿书文 小聪明女主×越长越黑小狼狗男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