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不好吃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阴界裂缝

      
      妖狐在这满是暴力女式神的阴阳寮里待了那么久,还是没学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被茨木童子狠狠修理了一番的妖狐满身是伤的跌坐在地上,甚是委屈。
      
      茨木童子之前说不屑对萤草表示什么,如今却为萤草买了新衣服,已经自打嘴巴;如今见到一目连和萤草走得近而生气,还拉下身段向他讨教,这不都是喜欢的表现么!
      
      所以妖狐觉得自己被打很冤。
      
      正巧跳跳妹妹出来遛番茄,看到妖狐一身伤的坐在地上,蹦跳着过去喊他:“妖狐叔叔,你怎么啦?”
      
      瞧见跳跳妹妹放大在眼前的脸,妖狐瞬间仿佛看到了福星——她大抵是这阴阳寮里最可爱,最懂他的式神了:“跳跳妹妹,小生有个不情之请。”
      
      跳跳妹妹晃着脑袋,像是知道妖狐要说什么了:“没关系,妖狐叔叔你还要送信的话,我可以帮忙。反正番茄也喜欢去那边玩。”
      
      果真是个善良可爱的好姑娘,妖狐感动得热泪盈眶。
      
      茨木童子揍完妖狐,对一目连那没来由去的气恼似乎消下去那么一些了。只是妖狐最后那句话让茨木童子很烦躁。
      
      他喜欢那个小草妖?还吃醋?
      
      开什么玩笑!
      
      他可是堂堂罗生门之鬼,鬼族的二把手,怎么会喜欢区区一个小草妖?要喜欢也是喜欢像博雅家妖刀姬那种力量强大又身材好的女妖!
      
      越想越气。又见萤草回屋换套衣服那么久还不出来,他没有耐心等下去,大步迈向萤草的房间。
      
      到了萤草的房间,茨木童子直接拉开房门,却只看到鲤鱼精,蝴蝶精还有觉三个人睡得香甜,哪里有萤草的影子?
      
      那只可恶的草妖又去了哪里?
      
      此刻萤草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搂着身体颤了颤,不知道这突然的寒意是从哪里来的。
      
      她先前回到房间,见蝴蝶精她们还在睡觉,不好惊醒她们,悄悄把衣服换好便要出去找茨木童子。
      
      刚才被茨木童子舔了唾沫的手摸过,脚上不疼了,还有一股妖力充盈在伤口周围。虽然他并没有治疗的能力,但尚算有心为她处理伤口,萤草要去谢谢他。
      
      谁料走出门口没几步,神乐就急冲冲过来找她。
      
      萤草从未见过神乐如此慌张的神情,有心询问,神乐却什么都没说,带着她去了晴明的屋里。到了晴明的屋内,本该在休息的姑获鸟,桃花妖,惠比寿,吸血姬却一齐出现在这里。
      
      他们的神色都很凝重,房内的空气像停滞了一般让人喘不上气来。连她换了一身衣服都没有人发觉到不同。
      
      萤草直觉出事了,神色也跟严谨起来:“晴明大人,发生了何事?”
      
      神乐坐到晴明的身旁,脸色不甚好看的说:“我来说明吧。昨天我和桃花妖她们去做委派工作时,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晴明也是难得的严肃沉重:“神乐,长话短说。”
      
      神乐点点头,遂整理了一下思绪又道:“有人在黑夜山的上空看到许多小裂缝。我亲自去了一趟,确认那些都是连接阴界的裂缝。”
      
      萤草见两位阴阳师大人脸色越加凝重,略带困惑地问:“这是件不好的事情?”
      
      晴明长长叹了口气,点点头又摇摇头,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一切都得从你们曾经存在过的平安京说起。那个世界的另一个我打破禁术,让平安京染上了瘴气。而我的阴暗面也随之诞生,还把连接阴界的裂缝打开,此后魑魅魍魉横行于阳界之中,阴阳平衡被打破,世界混沌一片。好不容易靠着博雅,神乐以及京都的一众阴阳师封印了裂缝,又碰上比丘尼的叛变……”
      
      几只妖一听,瞬间呆住了——那个整日缠着晴明的比丘尼居然会背叛晴明?!
      
      晴明却没发现他们讶异的神色,继续说道:“所幸她不是真心要背叛我们,最终阴阳两界恢复了井水不犯河水的状况。原本现世不存在妖怪,只因那裂缝被打开,导致有不少妖怪到现世为非作歹,所以你们才会被召唤而来。”
      
      神乐接口道:“现在裂缝又不知因何原因被打开,瘴气扩散,从那边来现世的妖怪肯定也变得更多,单靠我们这些半吊子的阴阳师实在没办法抵御。我和晴明叫你们来不为别的,就想问问你们,是否愿意去黑夜山封印裂缝。”
      
      以前尚是一道裂缝就让京都大半阴阳师牺牲,现在竟然出现了许多裂缝,即使现世的阴阳师再多,情况也不容乐观。
      
      几只妖怪都沉默了。他们原来就知道自己属于另一个世界,如果裂缝被打开,他们有很大机率能回去曾属于他们的世界。
      
      可在现世待久了,无论对这里的留恋还是对此种安逸生活的向往都让他们为难。
      
      倒是姑获鸟反应快,她问:“晴明大人这么说,不怕我们为了回去而背叛你?”
      
      晴明像是意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些裂缝连接了不止一个时空,即使扩大裂缝,你们也未必能回得去。……再者,已经与我定下契约,你们若是背叛我,不是太卑鄙了吗?”
      
      姑获鸟因为晴明的关系,满足了她喜欢孩子的天性,所以她从未想过回去那个充满了悲伤的世界:“晴明大人哪的话。我们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又怎会背叛你?”
      
      从前平安京的妖怪们想活得长命,不仅要提防被力量强大的妖怪杀死吃掉,还要小心那些会降妖除魔的阴阳师。哪有现在这种不用整日提心吊胆,不得不攀附强大妖怪脚下苟且活着的自由?
      
      至少现世的他们能大摇大摆走在街上,与那些强大的妖怪与阴阳师和平相处。
      
      “我……我也希望能帮上晴明大人的忙。”萤草低语道。
      
      刚来那会儿萤草也有过回去原来平安京的想法。在现世生活了这么久,那样的想法已经不再出现。
      
      她交到不少以前绝不可能交到的朋友,还能和大妖怪们平起平坐,这里又有什么不好?
      
      所谓妖怪,无论强大好恶与否,不都是想彰显个性的同时又过得快活自在的物种么?
      
      “晴明大人,我们是你的式神,还请你有点自信。”惠比寿说:“先不论从裂缝而来的妖怪会有多少,我们要想办法封印被打开的裂缝才是上策。”
      
      一直没有说话的吸血姬忽然问:“晴明大人,有何办法?”
      
      晴明和神乐对视一眼,像是很难启齿般斟酌着字眼:“要想封印裂缝,必须施展强大的法术。我希望你们能在法术完成之前帮我们争取时间。只是在那段时间,你们也有可能会被卷入瘴气之中,没有任何保障。”
      
      “你的意思是?”桃花妖似乎听明白晴明后面那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神乐咬咬牙低头道:“晴明的意思是,你们有可能会牺牲。”
      
      晴明的脸色非常黯淡:“听你们这么说我很欣慰。”就是他脸太黑,没能让他们有更好的成长环境,“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伤亡,这件事不要告诉其它人。而你们是我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式神,所以我只能倚仗你们。你们真的考虑清楚了?……即使付出性命,你们也愿意?我并不想勉强你们,你们可以自行选择。”
      
      几只妖怪心有灵犀般互相看了看彼此,都一脸坦然淡定:“我们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任凭晴明大人差遣。”
      
      闻言,晴明久久无法言语。他实在感动得说不出任何话来,内心又十分愧疚。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很亏待他们,没想到他们居然还如此护主!
      
      大家决心一致,心情倒也没那么沉重了。萤草幽幽问:“晴明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趁现在波及不大,当然越快越好。不过我们需要去通知比丘尼和博雅,还需安排寮里的事宜,所以最快也要明日才能出发。”
      
      神乐接过晴明的话茬:“比丘尼他们应该也收到消息了。至于该如何跟剩下的式神们解释,我们还要商讨一番。”
      
      晴明摇摇头,对神乐说道:“神乐你不必跟我们一起去。你和小白在寮里待着,也好让大家定下心来。”
      
      神乐怎么愿意让晴明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万一像另一个世界的他那样失控,又该怎么办:“可是晴明……”
      
      晴明知道她想说什么:“我们是现世的阴阳师,不会走上另一个世界的歧路。你安心等着吧,这是我毕生的请求。”
      
      把“毕生”这么生硬的话都搬出来了,神乐又能说些什么?她只好不安的小声道:“那,请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
      
      ******
      晴明没有让茨木童子还有雪女,白狼,妖狐他们跟着一起去,除却他们的星级还未满之外,大抵还有另一层考量在吧?
      
      且不说雪女,妖狐他们,就是茨木童子,如果知道阴界裂缝的事,又会不会执意回去呢?
      
      以他那样性格,一定会想回去吧?回去那个所有弱小妖怪都会匍匐在他们脚下,妖魔横行的时代。
      
      离开晴明的房间,几个人都各怀心事的散开了。萤草自顾自的边想边走,突然就撞到一面墙上。
      
      她捂着脑袋仰头向上看,发现那哪里是面“墙”,分明是个人。
      
      忽然的相遇让萤草有种被本人撞破了她想法的心虚,她急急低下头,唤了他一声:“茨木大人。”
      
      依旧是茨木童子高傲又不耐烦的声音:“小草妖,吾在等汝。”
      
      等她?萤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茨木童子的屋外。盯着茨木童子熟悉的脸,她心里蓦地难过的想,万一她回不来,茨木童子这样的脾气会不会到处得罪人,又会不会惹事,能有人能管得了他么?
      
      她一直照顾着这个茨木童子,她若不在了,他能好好照顾自己吗?
      
      唉,他这样的大妖怪应该不用她担心。可是……她心里还是会很不舍得。在一起那么久了,没有点感情是说不过去的。
      
      她点点头,双手紧紧握住茨木童子那比她脸还要大的鬼手。
      
      茨木童子愣怔了一下,便听到萤草温柔,带着淡淡酸涩的声音:“茨木大人,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别欺负人。”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