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不好吃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任性

      
      晴明带萤草和茨木童子还有一干式神出门时就隐约觉得他们两人不大对劲。
      
      神乐带着妖狐姑获鸟桃花妖还有海坊主他们这些老牌些的式神去做委派工作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就算觉得奇怪,晴明身边也没个能及时商量的人。
      
      平常茨木童子和萤草出门时,都会非常默契的茨木童子走在前面,萤草则静静跟在他身后。今日去斗技场的路上茨木童子依旧走在前面,而萤草却离得他很远,和慢悠悠的椒图一起,差不多走到了队伍的最后头。
      
      他禁不住问走在他身边的吸血姬:“吸血姬,你看茨木和萤草是不是很奇怪?”
      
      吸血姬只是看了晴明一眼,摇摇头。
      
      他猛地砸了一下自己脑袋,喃喃道:“我做什么问吸血姬?她那么孤僻,怎么可能知道?”
      
      吸血姬瘫着脸,晃了晃翅膀:“我都听到了。”
      
      晴明干咳两声,好言哄了她几句漂亮话。吸血姬其实并不在意,所以他的哄骗基本是在浪费口水。
      
      身前身后的山兔镰鼬属于聒噪的类型,晴明若问了他们还不搞得全寮皆知?而座敷心眼实,肯定也不会知道些什么;虽然还有般若在……但他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再怎么也不能去问他。
      
      憋着一肚子疑问的晴明本想问萤草本人,奈何已经走到了斗技场外。
      
      博雅他们已经等在那里了。一见晴明,他搭过晴明的肩膀劈头就说:“我知道你带茨木童子来,所以我就不带我家那个了,免得像上次那样吵起来。走走走,今天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家茨木童子的厉害。要是打赢了顺道去酒街庆祝庆祝。”
      
      晴明摸着自己的口袋,嘴角抽了抽:“我没钱。”
      
      博雅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是老样子那么穷。要是打赢了,我请客。”
      
      晴明立即喜上眉梢:“这可是你说的。”然后转头对自家的一众式神说:“大家记得卖力点,一定要赢下来!”
      
      众式神怏怏回应,并没什么士气——晴明给的装备能厉害到哪里去?能打赢才怪!!就连平时会为晴明的话打圆场的萤草都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
      
      晴明自讨没趣,十分丧气地跟着博雅进了斗技场。
      
      除去茨木,博雅家的大天狗,妖刀姬,还有一目连和酒吞童子都来了。见到一目连,晴明家的茨木童子没来由去又是一肚子火。害得与他正好对上视线的一目连莫名其妙,以为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大佬。
      
      萤草见到一目连也感到有些尴尬。倒不是与这位大人有什么关系,只是由此及彼,想到了另一位一目连大人。想到另一位大人后就跟着会想起昨天茨木童子问她的问题。
      
      萤草其实也没说什么让茨木童子生气的话。只说与一目连变成了好朋友,还称赞了一目连几句。茨木童子突然就生气,还把她赶了出去。
      
      萤草因为被他忽然的转变态度吓到,从昨晚到现在都不敢轻易再去招惹他。
      
      好端端的她哪里知道他生什么气?她认为自己并没有说什么惹人不快的话。
      
      所以这一路就这么尴尬的来了。
      
      察觉异常的大天狗凑到酒吞童子身旁问:“茨木童子是怎么了,看起来在生气?见到你都不扑过来了。”
      
      眼瞅着晴明又没带他喜欢的红叶过来,正失望着的酒吞童子听到大天狗这么说,自然求之不得:“他不来烦本大爷就好,管他如何。”
      
      闲谈的时间并不多,很快协战就开始了。
      
      其实这个斗技实质上是式神之间的比武切磋。从斗技中能大概知道自己式神的力量如何,又能直观式神的作战潜力,还能更好的安排式神之间的团队合作。
      
      对面的阴阳师一进来就被先在这里等着的晴明他们的气场震住了。倒不是因为他们很厉害吓到了对面,而是茨木童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让在场的各位都感到不自在。
      
      不能上场的晴明和博雅坐在观战席上看着。
      
      博雅也发觉到气氛不对劲,他悄声问晴明:“你家茨木童子是怎么了?”
      
      晴明欲哭无泪:“我也想知道他怎么了。”
      
      隔壁观战的两个阴阳师也在窃窃私语,似乎在讨论晴明家那位奇怪的茨木童子。
      
      而晴明家那位奇怪的茨木童子因为在生气,所以表现非常好。虽然带的是五星破势御魂加成,但每次轮到他都出暴击。
      
      萤草今天也沉迷输出,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治疗式神。特别是茨木童子出暴击,她都会跟着出暴击。而且比他的攻击力更高,还不用座敷童子卖命续火给她用。看样子像是在和茨木童子较劲。哪怕大家都只剩下一点妖力,受了不少伤,她都当没看见。
      
      但实际上,跟她较劲的是茨木童子。萤草出了暴击的伤害指数比他高,心高气傲的茨木童子见状,本来就在生萤草气,又怎么能被她比下去?
      
      这下好了,人家萤草就算被打还能自己回血,可他被打却只能屈辱伴着血泪一起默默吞进肚子里。乍看之下没什么,可被打的次数多了妖力和血量的流失就多,好几次都快被逼退场。
      
      作为输出型的式神妖力虽然充沛,可血量没有辅助型的式神高。另一个输出型的大天狗也快熬不住了,对着萤草喊:“喂,萤草,你别光顾着打人。我们这一排都快不行了。”
      
      萤草也不想只顾着打人,可一没留神就叮人叮上瘾了。萤草诺诺地应了声,说下次就治疗。然而没等到下次,大天狗就被对面的吸血姬打掉最后的血量直接退场。
      
      与大天狗同一排的茨木童子见大天狗退场,恼怒地转过头挑眉看她,神色阴枭:“小草妖,还不快点奶吾!”
      
      茨木童子之所以会说“奶”这个字眼,是之前从晴明和博雅还有比丘尼他们聊天时听来的。好像说所有治疗型的式神都被现世的阴阳师称为“奶妈”。
      
      不大懂他们阴阳师称呼式神为“奶妈”是个什么道理,但听着却完全没有别扭的感觉。甚至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称呼还蛮贴切。
      
      萤草在现世的阴阳寮里也待过那么久了,自然知道“奶妈”这个称呼。听到那有些古板的茨木童子说这话,她显然有些吃惊。
      
      吃惊之余就下意识抬起手中的枫叶施展治愈之光。
      
      已经陆续退场的几个式神见状,神情皆复杂不已。
      
      博雅戳了戳晴明,表情很纠结:“晴明,你家萤草怎么只给茨木童子治疗?”还是他一开口就立即给他恢复血量了。
      
      要不要这么明显的厚此薄彼啊!
      
      晴明刚还觉得那两人气氛奇怪,现在看来倒不是那么回事。他耸肩无奈道:“这也不能怪她。茨木是她一手带大的,总是要偏心点的嘛。”
      
      ”一手带大”几个字听着别扭,可晴明这形容又毫无差错。
      
      “你千万不要在茨木面前这么说,他会翻脸。”博雅提醒道。
      
      晴明又不傻,自然知道不能在茨木童子面前这么说。他是个傲慢又毒舌的SSR,要当他面这么说,以后自己别想有好日子过。
      
      在茨木童子的眼里,即使他的的确确是萤草带大的,可说出去还是会很丢脸。毕竟作为一个SSR式神却被个R级式神带大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大天狗才更郁闷呢。虽然他对萤草的态度前后判若两人,但对她尚算客气,也没对她做过什么过分之举。
      
      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如此睚眦必报。
      
      萤草不自然地身后一凉,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背后死死盯着。
      
      比大天狗更早退场的吸血姬一直很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场上的局势。
      
      之前大天狗与晴明家这位吸血姬谈论过睡觉问题,对吸血姬的态度还算温和。他主动向吸血姬搭话:“吸血姬,怎么一直不说话?”
      
      吸血姬看了看他,良久才说了一句:“无话可说。”
      
      “……”这是不想聊下去的节奏啊,大天狗一时无语。
      
      吸血姬见他面露尴尬,半晌才幽幽地又说一句:“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幸好不像是讨厌他的样子:“……还没有。”
      
      “不然你问问鸦天狗?”
      
      鸦天狗和大天狗虽然都是同属天狗科,勉强还沾点亲戚关系。可两类妖的地位和力量都是天差地别,平时甚少往来。
      
      大天狗翘着手思索片刻才说:“问过了。”
      
      吸血姬定定地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没什么建设性。”想起他那句‘我睡觉很自由,反正有面具挡着不怕会丢失形象’就想让他滚远点。
      
      晴明只盯着场上的萤草和茨木童子,若有所思的样子;而博雅的注意力却被大天狗和吸血姬吸引过去了。
      
      因为有博雅家那几个厉害的SSR级式神坐镇,他们最后还是险赢了。博雅很大方的履行承诺,请他们去酒街吃吃喝喝。
      
      萤草是草系妖怪,对酒没什么抵抗力,所以就没跟着去。茨木童子见萤草不去,他也不想去。连酒吞童子主动邀请他,他都拒绝掉了。
      
      见此情景,晴明的心思更加百转千回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萤草:茨木大人不是在生我的气么?
    茨木童子:吾什么时候说过吾在生气?
    萤草小声喃喃:明明就是在生气……还斗气
    茨木童子壁咚:所以为什么不奶吾?
    萤草吓了一跳,脸红:已经奶了……
    茨木童子得意地凑到她耳边:以后不需吾说,汝都要主动点。
    萤草心里不忿:这妖真任性,脸皮还厚!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