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不好吃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四角关系

      
      博雅瞧见晴明家的茨木童子,很是熟稔地揽过晴明的肩,举起酒盏爽朗笑道:“有些时日不见,你家茨木看着能跟我们家那位相提并论了。哈哈,幸亏我今日没带他来,”博雅目光落向已经脸色微变的酒吞童子身上,继续笑:“不然就有大戏好看了。”
      
      不等晴明接口便听到茨木童子欣喜若狂的声音:“吾友!”他喊着酒吞的名字快步走来,早已忘记了找晴明算账的事。
      
      正一边喝酒一边痴迷地欣赏红叶跳舞的酒吞童子见到茨木童子就欲哭无泪。好不容易摆脱了自家那烦人的茨木童子,还能见到朝思暮想的红叶,心情别提多愉悦。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可恶的晴明寮里那个茨木童子没出去!
      
      大天狗在边上显得很仗义地开口:“之前忘记说了,晴明家的茨木童子以前向我打探过你的消息。我那时没有告诉他你的存在,我是不是很有义气?”
      
      义气个屁!打鬼王时不都已经见过了?现在还说以前做什么!
      
      酒吞童子身后的鬼葫芦咕隆一声,呲着尖牙的嘴一张一合,似要动粗。酒吞童子猛地灌了一口酒,很不是滋味的接口:“可你没告诉本大爷他还在寮里。”
      
      “不过是个算不上厉害的茨木童子。你若嫌烦,我出面挡就好,何需特地知会你?”
      
      酒吞童子无语地直盯着大天狗骄傲的样子,无奈极了。
      
      在茨木童子快要靠近他的两米远,酒吞童子伸手挡住他欲靠近的身影,一本正经的讲规矩:“茨木童子,一本大爷不会与你打架;二与本大爷保持一丈远的距离;三喝酒闲聊可以,别的一律免谈。”
      
      原本有意喊他打架的茨木童子闻言脚步顿时停下。
      
      他才认真的观察起酒吞童子的样子——他似乎比以前因红叶为晴明自毁身价而怨恨无奈,只能整日饮酒度日的模样要好得多了。
      
      又联想到此地不是原来的平安京,处境再不复以往。
      
      他轻笑,竟自席地而坐:“好,吾友的话自然有理。只是挚友毕竟是挚友,这层关系汝不能忘记了。”
      
      没料到这个茨木童子如此爽快,酒吞童子还有些惊讶。呵,只要不像自家茨木童子那么粘人,什么都好说:“如果你不烦本大爷,那当然还是挚友。”
      
      本来晴明,博雅还有大天狗都以为会来一出茨木童子死缠酒吞童子不放的戏码,哪成想居然就这样一笔带过了,不免心生失望。
      
      红叶她们这时也跳完舞回来坐好。
      
      酒吞身边特地空了个席位给她,想与她亲近亲近一番。哪想红叶就挑着晴明身边的空位坐下,还十分柔媚地倚靠在晴明肩上说:“晴明大人,我来为你倒酒吧。”眼睛自始自终都没朝酒吞童子那边望过去。
      
      虽然现世与曾经的世界不同,可晴明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他情敌的事实却没有任何改变。酒吞瞧着两人亲昵的模样就气闷,偏又不能闹起来。
      
      晴明就尴尬万分了。他不是不知道酒吞童子对红叶的心意,也不是不知道红叶对自己的心意。再加上还来了个茨木童子,这场面就……
      
      博雅和大天狗还有三尾狐凤凰火她们乐得看戏,也不多说什么。这四角关系在他们看来火光四射,很是有趣。这时要再加上个一直喊着和晴明合寮而住的八百比丘尼,那就更精彩了。
      
      白狼坐在博雅身旁,紧张不已。刚才跳舞的时候出了不少丑,她担心自己在博雅心中的形象会变得没那么好,忐忑不安极了。然而博雅只顾着喝酒看戏,并没有过问白狼刚才的失态之事,白狼这才松了口气。
      
      茨木童子向酒吞童子敬酒时发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红叶和晴明身上,顿时觉得红叶比以往要来得令人生厌。他撤了酒盏,对红叶说道:“红叶,汝与吾来比试比试?”
      
      红叶只顾看晴明,当然不理会茨木的挑衅:“我不与粗鄙之人比试。更何况你是SSR,难道要欺负我们这些SR不成?”
      
      酒吞童子跟着数落茨木童子:“你别挑事。何必欺负红叶一个弱女子?”
      
      本来就视红叶为眼中钉心中刺,哪里能一下就与她和平相处?现下酒吞童子还为她说好话,茨木童子心中当然愤愤不平。
      
      既然动不得红叶,那他言下之意就是说可以欺负晴明了,对吧?
      
      刚好新账旧账一起算,茨木目光恶狠狠瞪向晴明。
      
      晴明真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苦着脸向博雅求救。
      
      博雅怕他们这样大眼瞪小眼下去白白浪费喝酒赏花的好时光,遂说道:“不如让大天狗和茨木童子切磋一下?明天的协战你不是说会带茨木去?现在正好热热身。”
      
      大天狗没什么意见。他很享受与强者的对峙,并没有多加推辞。茨木童子正憋着一肚子气正愁没处发泄,自然不加思索地答应下来。
      
      以前这大天狗还小看过他,今日定叫他知道知道有着“鬼神”名号的罗生门之鬼的厉害。
      
      ******
      迷迷糊糊中听见小草妖的声音,软软糯糯,像有羽毛拂过心头,酥/痒难耐。
      
      茨木童子幽幽睁开眼晴,撞见萤草凑近面前的小脸,还有丝探询的好奇。他沉着声音问:“小草妖是想主动喂给吾吃么?”
      
      听到茨木童子的声音,萤草吓了一跳,连忙退开。神色殷切:“茨木大人,你终于醒了。”
      
      茨木童子闻言一顿,坐起身查看四周。
      
      他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屋内了?刚才明明还在庭院和大天狗切磋来着?他从窗外望去,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微风从窗口吹来,还夹杂着几片花瓣和香气。
      
      “小草妖,吾怎么在这里?”
      
      萤草知他会问,坐在他身旁解释说:“之前你和大天狗大人切磋,你的御魂没他好,星级也不够他高,结果输了。大概是妖力流失太多和酒气上身,你跟着晕倒了。刚好我从结界屋出来,晴明大人就让我带你回屋治疗,结果你一睡,睡到了现在。”
      
      这么说来他不是在酒吞单子面前丢尽脸了?而且那个大天狗以后说不定还会拿这件事嘲笑他。想想都觉得很可恶!
      
      见他的脸色很不好,萤草又轻轻唤了他一声,担心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汝一个人带吾回来的?”茨木童子听到萤草的声音不再乱想。想到是她带自己回来,他不大相信的上下多瞧了萤草几眼。
      
      以她这么娇小的身段,可能吗?他又不是以前那个小团子。
      
      萤草点点头,笑了笑又说:“茨木大人你并没有看起来的重呢。”
      
      ……茨木童子愣愣看着她笑靥如花。心里不禁腹诽,他并非是看起来不重,而是她力气太大了。
      
      他又接着问:“那吾友呢?”
      
      “跟博雅大人回去了,临走前还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茨木大人你。对了,晴明大人还说明日带我们一起去斗技场,你早些休息。”
      
      这么说来酒吞童子还是挺关心他的嘛。
      
      哼,不提晴明倒罢,一提他就来气。茨木童子闷声道:“没用的家伙,连个成套的御魂都拿不出来,害吾在吾友面前输给了大天狗。这些且不提,那么久了也召唤不出吾友来,简直是个废物。”
      
      听他越说越难听,萤草打断他的话:“茨木大人你不要这么说晴明大人。他把你召唤出来可能已经花光了欧气,所以这段时间都召唤不到什么好式神。你不知道,他听说比丘尼大人召唤了连大人后,脸色有多难看。还向博雅大人抱怨了一个晚上。”
      
      说完又觉得自己人轻言微,他未必会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不如说,他从来就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萤草从身后掏出一整套的破势御魂递到茨木童子面前,说:“虽然不及六星的御魂好,但这几个五星都加满级了,希望茨木大人你用得上。”
      
      她的手又小又白,捧着金边闪耀的御魂泛着莫名好看的光泽,茨木蹙眉问:“汝从哪弄来的?”
      
      萤草低下头,揉着衣袖角,扭捏的说:“我知道你的御魂都是散件,于是从之前打来的那些御魂里挑了一套能用的。可是怕你嫌弃,才没拿出来。”
      
      茨木童子冷眼看着她,“那为何又拿出来了?”
      
      “明天不是去斗技么?若是茨木大人受伤的话,我会难过。”要是她说怕晴明难过心疼,茨木童子可能会故意让自己受些伤。他对晴明的态度向来不好,还总喜欢与晴明唱反调,萤草是知道的。
      
      奈何他当他是宝,他却当他是草。
      
      萤草这人向来友善,对谁都笑脸迎人,又爱管闲事,所以茨木童子对她的说辞并不怀疑。只是看不起她明明是强者却习惯站在弱者的立场处事待人的软弱。
      
      茨木童子接过御魂,“即然小草妖要向吾献殷勤,吾便接受了。”
      
      见他接受,萤草才算真的安心。她起身说:“那我就走了,茨木大人你好好休息。”
      
      茨木童子突然拉住萤草,稍一用力就把她拽回跟前。萤草显然没料到他有此一着,被拽过去时一个没站稳就直直撞到茨木童子的胸口上。
      
      他的胸膛虽然有血有肉,可在萤草的感知里却像铁块一样硬,撞得整张脸都在疼。
      
      “汝想去哪里,吾还有话要问汝。汝还怕吾吃了汝不成?”
      
      对于“吃与被吃”这个话题萤草是能免则免。她揉着脸坐好,不知道茨木童子还想问什么。
      
      “汝与那一目连是什么关系?”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