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不好吃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秘屋

      
      期间萤草跟姑获鸟还说起有夜叉这么号男妖。
      
      姑获鸟说她在其它寮里也见过,背着恶鬼之名,喜欢杀戮。这点和那个长着少年模样,有几分天真可爱实则狡诈阴暗的般若很相像。萤草问及他是否很厉害,姑获鸟却说不好。
      
      听说有的很厉害,有的不怎么厉害。只说各人看法,还是眼见为妙。听在萤草耳里又一番感慨——博雅家的夜叉应该厉害,不然怎么能那么顺其自然地与SSR的几个大妖怪交好?
      
      再看看自己带的茨木童子。倒是长得快,不知以后是否会像他们家的茨木那样厉害。
      
      从八百比丘尼的阴阳寮出来,看看天色,神乐应该带大家完全委派任务回来了。萤草想去迎接他们。
      
      二人经过商町时,茨木童子指着高高悬挂在牌坊下的大红灯笼,问:“小草妖,这里是人类居住的世界?”
      
      萤草忙摆手说:“不是,这里是商町。大家有需要的东西都可以到此处买。”
      
      萤草带着茨木童子的这一路也跟他详细说明了现世的状况。他却不作声,萤草不知道他是否都听懂。向他确认时,他却哼哼地骂了她。一副老子那么厉害,还需要你这小草妖说明的不可一世样。
      
      萤草被骂了,只好悻悻不再问。哪有热脸贴了冷屁股还厚脸皮再去贴的道理?她又不像妖狐叔叔那么厉害。
      
      刚才听萤草解释了现世的事情,茨木没有言语。但不言语不代表他没想法。
      
      现世有现世的规矩,至于遵不遵守就看自己心情了。既来之则安之。想他活了不下千年,什么时代没见过?若要适应,信手拈来的事。
      
      “吾要去。”里面灯火熙攘,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这等地方,不去好好闹一翻怎么成?
      
      萤草惊讶地低唤一声,更是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茨木大人,不能去。晴明大人说进去里面就是水深似海,从此再难回头。”
      
      晴明带她去过两次。那时她还不大懂那里面都卖些什么。只清楚地记得晴明捧着东西从那些商铺出来时都是一张仇深似海的苦瓜脸。他还特别教育萤草说:“萤草,下次我再来商町,你一定要阻止我。真是一入赌圈深似海,从此金币四位数。”
      
      “小草妖就是小草妖。任汝身若九尺粗汉,到底那胆,如豆子般大小。吾自去,汝该往哪便往哪。”茨木童子嗤之以鼻地数落了萤草一通,自己朝那牌坊里走。
      
      萤草一听,想说自己又没有九尺身长,胆子当然不大。瞅着他完全不顾自己,她拉扯住他:“茨木大人,里面真的很危险!”
      
      “对吾来说,没有任何危险的地方。汝放手。”茨木童子用力甩开茨草,不理会她的劝告。
      
      “可是可是……”晴明要她照顾好茨木童子,要是放他一个人到里面去,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他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进商町。茨草犹犹豫豫,咬了咬牙一剁脚就追了上去:“茨木大人,等等我。”
      
      进了商町,阵阵热气扑面而来。人来人往多的是阴阳师。形形色色,面孔都如此熟悉又陌生。也有不少妖怪式神在大街上游玩。他们或是随着阴阳师而来,或是出于阴阳师委托而来。
      
      再看那些阴阳师笑容满面,有的却愁眉苦脸,好不有趣。
      
      茨木童子顺着大道往内走,萤草生怕跟丢,急忙追着。林立的各种商铺装饰古朴精致,各有各的特色。
      
      茨木童子走在前头左顾右盼,心里暗自思量——这现世平安京的繁华跟他所熟悉的平安京并无区别,只是满街相处融洽的阴阳师和妖怪平添了几分稀奇。可惜到处都是买卖的东西,却少了吃酒食饭的摊子。
      
      他忽然顿住身形指着一间挂着红幡,上面写了神秘屋的店铺问:“小草妖,那是何地?”
      
      萤草正歇着气,听得茨木童子的问话,朝他指着的方向望了过去。脸色在瞬间变得比喘气时更加苍白,这不就是晴明每次出来都苦着脸的店铺么?
      
      “……危险的地方。”萤草心中警钟大响,好不艰难才把几个字说出口。
      
      她的样子十分好笑,倒引起了茨木童子的好奇心。他不顾萤草,很快走进那神秘屋。萤草紧张极了。跟在他后面追着时,自己给自己喂定心丸,去看看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万一有什么事,带着茨木大人赶紧逃就是了。
      
      才进到屋里就听见一个带着浓浓笑意的声音:“欢迎光临。”朝柜台看去,那里有个戴着能乐面具的人?妖?
      
      听声音沙哑又带着清脆,分不出是男是女。
      
      茨木童子毫不温柔地开口问:“喂,汝这里卖的什么?”
      
      “奴家这里卖的可都是些好东西。特别是阴阳师的式神们,有了我这些宝贝御魂,别管你去打麒麟,八岐大蛇,还是打石距,斗技比试,都能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
      
      这不就是茨木童子迫切需要的吗?他又问:“如此甚好,吾要买。小草妖,过来给钱。”
      
      现在的萤草知道这里是卖的什么。晴明大人运气不好,总会压错宝,所以神秘屋对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只不过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式神自己跑来买这些东西,而且竟然毫不犹豫!
      
      萤草摇头,“茨木大人,我身上只有一点钱。”晴明平时都会给他们发些零花钱。但寮里的大家知道晴明大人是个穷鬼,零花钱多不到哪里去。
      
      茨木童子哼了声,半眯着眼睛不屑道:“没用的家伙。喂,汝可知吾是罗生门之鬼,竟敢向吾要钱?吾一拳可把汝这店砸了。”
      
      店主的能乐面具从笑脸的表情一下转变成生气:“罗生门之鬼又如何?每天来我店的阴阳师和大妖怪多了去了,向我买御魂时还不都得看门面规矩和我心情?爱买不买,滚滚滚!”
      
      茨木童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当下脸涨得通红,作势要去打人。萤草在后面抱住他:“真是的,茨木大人你不要惹事了。若让店主生气,晴明大人下次来肯定又买不到好御魂。我,我请你吃寿司,你安分些。”
      
      说得好像晴明买不到好东西是因为他的缘故。茨木不肯罢休,还要继续闹腾。萤草没得法子,握紧手上的枫叶考虑着要不要动手。
      
      门外这时响起熟悉的声音:“萤草?”
      
      萤草用眼角瞥了过去,发现是鬼使黑鬼使白两兄弟。
      
      鬼使白看情况不对,又问:“要帮忙吗?”
      
      鬼使黑与严谨恭谨的鬼使白不同。他在旁边翘着手,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如果要打架的话,叫上我。”
      
      鬼使白犹带怒气地低低嗔了声:“鬼使黑。”
      
      鬼使黑耸耸肩噤声不语。
      
      有人来打扰,茨木没了继续闹下去的兴头,便住了手。见他消停,萤草松了口气。才慌忙无措地向两人说:“鬼使黑大人,鬼使白大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地府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吗?”
      
      “是的,判官大人放了我们几天假。正好有段时间没回寮里露面,就想回去看看。”
      
      鬼使黑在旁边补充:“要不是晴明太挥霍,我和鬼使白也犯不着重操旧业。”
      
      鬼使白已经习惯鬼使黑这样的个性,无视了他:“那你又怎么在这里?这是……茨木童子?原来如此,我们没在寮里的这段时间,晴明大人似乎召唤到不得了的人物。”
      
      “我本打算去接神乐大人。因为茨木大人要来这里,我才跟着。”幸好遇到他们,不然一会儿她把茨木童子打晕的话,她都不知道怎么带回去。
      
      “那正好。我们要去买些伴手礼,一起走吧。”鬼使白提议道。
      
      萤草求之不得,不管茨木童子愿不愿意了。
      
      茨木童子眼光高,自尊心什么的也高,自然不稍和他们这些小妖怪搞好关系。一路他们有说有笑,茨木独自一人生闷气。
      
      心里还盘算着等他取回相应的力量后,怎么排好顺序一个一个教训回去。
      
      回到寮里,晴明带着姑获鸟他们已经回来,但神乐却还没回来。
      
      晴明听还想说他们去了比丘尼那里这么晚还不回来,担心两人出什么事。见到四人总算安心了。
      
      当然,对两个帮衬寮里生计的式神,晴明免不了多慰劳一番。
      
      待神乐回来,晴明给鬼使黑和鬼使白接风。席间鬼使白把一袋金币交给晴明,晴明不由感叹:“现下物价上涨,东西都翻了几倍。就说那御魂,五星二十四万金,六星要四十八万金,况且不一定是能用上的。想看其它货色,还要用勾玉交换。行商的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奸滑之辈。若小时候我不学阴阳之术,学学经商之道,此时不定是个富豪来着。你们看寮里拮据,我都觉得对不住你们。”
      
      大家见晴明说得情深意重,都忙去安慰。倒是般若清明,在旁冷冷说:“还不是晴明大人你拿金币全去赌了御魂。赌就算了,赌到的全是些没用的。有那钱,还不如买寿司点心给大家分着吃。”
      
      没有眼色的九命猫补刀:“就是就是,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脸黑喵。”
      
      被戳中痛处,晴明不敢再言语什么。
      
      饭后,忧伤的晴明把茨木童子找去房内了。等茨木童子的时候,萤草便坐在庭院赏花,顺便看红叶在樱花树下跳舞。
      
      不消一会儿,茨木童子出来了,个子还高出许多。和萤草并肩走在一起,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萤草心想,应该是晴明给他吃了不少招福达摩。
      
      茨木童子觉得力量确实回来不少,也不闹了。听话得跟着萤草又到结界屋去住了几晚。
      
      某天中午,晴明带着姑获鸟他们出任务,还带上了萤草和茨木童子。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