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珠与心上人

作者:炉中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春雨渐渐停歇下来,雨丝还未断干净,太阳竟已是耐不住寂寞,悄悄地冒出了头。
      
      天色渐渐放晴,天空一片湛蓝澄澈,雪白的云团一簇簇地堆在一起,大概因为没有什么风,一团团白的云就那样静静地定格在蓝色幕布里。柔和的阳光默默抛洒,洒在湿漉漉的碧叶上,片片树叶就如翠色琉璃一般闪烁着。
      
      世界一片澈明干净,每呼吸一下,肺腑之间清新舒畅,感觉仿佛新生。
      
      江以萱和曹成宇从河边满载而归,说说笑笑地往易见川家走。
      
      刚到胡同口,江以萱突然摸了摸口袋,迈出的脚步忽然一收,站定了说:“芋头哥你先进去吧,我去买点调料。”
      
      “川哥家应该有,不用买。”曹成宇说。
      
      “有一种调料烤鱼特别好吃,我去看看有没有卖。”江以萱抬头笑了笑,“你先去,这么小的鱼,杀鱼也得花好久时间。”
      
      “那成吧。”曹成宇看了看桶中的鱼,突然想起了什么,“带钱了吗?”
      
      “带了。”江以萱朝他笑笑,转身开始往路口的小超市跑。
      
      二郎神蹲在门口自在地摇着尾巴,曹成宇一来,它立即就站了起来。
      
      “汪汪汪——”它开始叫。
      
      “连小爷我都不认识,笨蛋。”曹成宇从桶里捉了一条鱼,笑着丢给它,“给你解解馋,下次可不准再乱叫了。”
      
      二郎神低头嗅了两下,立即又抬起头来,“汪汪汪——”
      
      “川哥!川哥!”曹成宇扯着嗓子喊,“你快出来看看,我才几天没来,这二郎神怎么翻脸不认人了……”
      
      “芋头来了。”一根烟刚好到头,易见川起身,顺手把烟按在烟灰缸里,声音淡淡的,“别瞎想,我有分寸。”
      
      “怎么能不想?谁知道姓梁的打的什么主意,林家给他们弄没了,现在又惦记上了你。什么赌两把看看你的水平,不下注,他这样的人,指不定下了什么别的套等着你……”秦世凡急得脸色泛红,见易见川已抬步要走,他一把抓住的他的手臂,急道,“你别一个人去,咱们这么多弟兄,跟他们约一架拼了!”
      
      易见川身子顿住,嘴角往左微勾,笑着问他:“拼得过吗?”
      
      秦世凡一噎,易见川已敛了笑,说:“兄弟们现在过得好好的,我不能因为这个把他们毁了。”
      
      “那你就不怕把自己毁了吗?”秦世凡死死地盯着他。
      
      “这个你不用担心。”易见川神色从容,“林先生走之前的话我记得很清楚,这东西有多可怕我全知道。梁狗不过是想我给他效命,现在是在撒诱饵,我还没上钩,他暂时不会拿我怎么样。”
      
      “可他的话信得了吗?万一……”
      
      易见川冷哼一声,“他想得寸进尺,也得看我让不让他进。”看秦世博依旧忧心忡忡的样子,易见川好笑地看他,“我都不怕,你在这儿瞎担心什么?还说你弟婆婆妈妈的,我看你也不比他……”
      
      秦世凡心里正着急,看他一脸无关紧要的笑,立即忿忿地打断了他:“你就笑吧,谁知道这丫头以后领不领你的情,到时候养了只白眼狼出来,看你还笑不笑。”
      
      “白眼狼啊……”易见川眼神往远处一转,须臾便笑出声来,“我从小到大见过的白眼狼也不少,不差这一个。”
      
      “川哥!”秦世凡声音蓦地拔高,他的脸因为生气而红得明显,“你就非得管她吗?”
      
      “送佛送到西,不然就等于没送。”易见川敛了笑,“挺好的小姑娘,不能就这样给他们毁了。”
      
      秦世凡的眸光闪了闪,舌头抵着牙齿,他紧紧地抿着唇,过了两秒才开口,问:“川哥,你这样,是因为她吗?”
      
      易见川没有说话。
      
      秦世凡急了:“陈霞那娘们儿胡说八道,你屁错都没有,干嘛这么跟自己过不去?!为了这么一小丫头片子冒这么大险,好,过去的就过去了,你说这以后你再……”
      
      他的话还没说完,曹成宇已经冲进来乐呵呵地喊:“川哥,我和以萱去河边抓了鱼,咱们烤鱼吃吧!”正说着,看到秦世凡,他嘴边的笑咧得更开,“太好了,凡哥也在啊,正好一起。”
      
      秦世凡哼了一声。
      
      他的脸实在是太臭,曹成宇愣了一下。
      
      气氛微微有些尴尬,易见川看向曹成宇手中的桶,问他:“以萱呢?”
      
      “她去买调料了,待会儿就来。”曹成宇屁颠屁颠地跑到易见川面前卖宝,“好家伙,这雨下得,潮一涨,大大小小的鱼上赶着朝网上扑,一会儿就逮了这么多……”
      
      他开始往院子里走,得意洋洋、笑眯眯的,“川哥,我来收拾,你跟凡哥忙你们的,等着吃就成。”
      
      易见川却双手环抱胸前,微眯了眼看他,“你叫谁去抓鱼不好,叫她去?”
      
      “冤枉啊川哥!”曹成宇的脸立即皱成了一团,“是以萱自己大清早的喊我去抓鱼的,她才是主谋,我顶多算个同伙。”
      
      秦世凡冷哼,去厨房拿刀时经过易见川身边,侧过脸看他,眉目讥诮,“这就是你说的好姑娘?”
      
      易见川依旧双手环胸,慵懒地靠着墙,秦世凡的声音散落在空气里。
      
      一刀划破了鱼肚皮,鲜红的血渗出来。阳光透过叶隙洒下来,在地上映下斑斑驳驳的光点。易见川忽而勾了勾唇角,起身去厨房找盆子。
      
      曹成宇看了看他的背影,压低了声音,偷偷问秦世凡:“凡哥凡哥,那件事就这么算了,那帮人真不找我们麻烦了?”
      
      秦世凡还以为他被打怕了,难得严肃地看着他,说:“放一万个心,没事了。”
      
      曹成宇的好奇心再次被激起,忙趁热打铁问道:“我听说陈宝珠他们第二天就在班里给以萱道了歉,道歉的时候脸上还挂着彩。哎,凡哥,你说川哥那晚出去到底做了些什么啊?那个周成我打听过了,竟然是梁老头的干儿子,怪不得陈宝珠那娘们那么嚣张,可川哥怎么就出去了一趟就摆平了,这也太神了吧……”
      
      秦世凡又是一个冷哼。
      
      曹成宇一噎,委屈巴巴的,“好歹我也挨了一顿揍,你们什么都不跟我说……”
      
      “说了你也不懂。”秦世凡正为这事窝火,听他又提起,连敷衍的心思都没有了,心里一阵烦躁,他起身,从口袋里拿出烟来,抽出一根来,递给曹成宇,“抽根烟好好剥鱼。”
      
      “先不抽了。”曹成宇说,他张了张口,正想追问,秦世凡已经把手中的烟夹在了他耳缝,“那剥完再抽,我先抽根。”
      
      曹成宇的话堵在了嗓子眼,一抬头,易见川已拿了盆子出来。他迈开两步,将盆子放在曹成宇面前,“一个放鱼肉,一个放内脏。”
      
      “哦。”曹成宇点头。
      
      鱼鳞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闪着眼,他埋头刮着,不知怎么就想起前段时间的那件事来。
      
      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并不知道那周成来头有多大。那日在竹林里威风凛凛,他只觉得得意,可等见了陈宝珠他们,他就得意不出来了。
      
      彼时他一个人口里叼了根狗尾巴草,百无聊赖地在路上晃荡着。晃荡着晃荡着,路就被堵了。
      
      陈宝珠挑衅地站在其中,只显得身材娇小。来人个个虎背熊腰,手臂上纹着各色花纹,姿态随意地站着,不屑的眼神中透着凶相。
      
      “我就记得在学校见过他。”陈宝珠眯了眯眼。
      
      他对陈宝珠这张脸印象并不深刻,但听到她开口,顿时便记了起来。来人人多势众,他强自镇静,笑嘻嘻地看着对方,夹着嗓子说:“美女认识我?”
      
      陈宝珠冷哼一声。
      
      他暗叹自己出门没有看黄历,明明好几天不去学校了,好不容易来一趟,竟然还遇到了这么一伙瘟神。不敢硬拼,他只好装傻到底,“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人群中间面色黢黑的人开了口:“是他么?”
      
      “就是他!”陈宝珠点了点头,气得发直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娇软:“周哥,他们几个人欺负我,欺负我就算了,还口口声声说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
      
      后来的事,他真是毕生难忘。他拔腿就跑,平时的飞毛腿,因为他们扔了几块石子便失了威力。他从小到大没少受过他老子的揍,可从来没被揍得那么狠过。他清楚地记得,那些人一边对他拳打脚踢,一边问他那天还有谁。
      
      他知道江湖义气,开始时也想着咬咬牙,但终究抵不住那样的打。就在他差点说出口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警笛声。警笛声越来越近,他只听见几声恶狠狠的咒骂,还没反应过来,那些人已经一窝蜂散了。
      
      他以前还觉得警察蠢,一路把警笛鸣得震天响,坏人听见早跑了,谁还等着他们来抓?现在他想,原来警察一点都不蠢,蠢的是他自己。
      
      这里离易见川家并不远,他一瘸一拐地往易见川家里跑。等听到二郎神的叫声,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不知道易见川是怎么摆平这件事的。当时看他这副模样,易见川的脸顿时冷若寒冰。他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还是因为前天为人出气惹的,心里更是不忿,对着易见川直嚷嚷:“川哥,他们这样欺负我,你不能不管啊!叫上弟兄们,我们跟他们拼了……”
      
      易见川从屋里拿出医药箱来,他骂骂咧咧,易见川眉头越皱越紧,“你自己上一下药,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曹成宇问。他伸着脖子往窗外看,“川哥!川哥!”
      
      然而易见川已经骑着摩托车走了。
      
      再后来,他就再也没有遇见过那帮人。他也问过易见川那天出去做什么了,易见川先只是避而不答,后来便笑笑,说:“我说我割了个肾给他,你信不信?”
      
      他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易见川,“真的?”
      
      易见川不置一词,只是笑着看他问:“后不后悔进了这贼窝?现在想回去好好学习,也来得及。”
      
      “那可是英雄救美,怎么能后悔?”曹成宇说,“不就挨点打嘛,男子汉大丈夫,谁还怕这个!”
      
      易见川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