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幸村的影子

作者:渣猫不吃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命的声音(修)

      .
      
      在学校里的时候,网球部的人就喜欢呆在天台。无论是吃午餐还是午休,甚至聊天种花吃蛋糕,天台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是……真田下一次再说起探望的事,就同意了吧……
      
      幸村无意识地抿着唇,眨了眨眼睛,短短几秒的时间,他的内心竟是换了种心态。像是长舒了口气一般。
      
      信夫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在走神也就没有打断他。他自顾自地望着天上的飞鸟,嘴角依旧噙着笑意,眼底毫不掩饰地透着些羡慕,但很快又将它隐藏了起来。
      
      “那个……幸村。”
      
      “嗯?”
      
      “抱歉……我刚刚一定又说了些奇怪的事情,让你为难了吧——不用放在心上的。”信夫挠了挠头,厚厚的头发在他手下很快变得凌乱起来。“嗯……我不该对你说那些话的……”
      
      信夫有些懊悔,因为自己的心情不好而连带着让别人也受影响,实在是有些糟糕……他最近的状况真是让人越来越苦恼了。
      
      倒是幸村愣了愣,转而笑了起来。
      
      “没事的,有人能和我讲话我也很高兴。”幸村顿了顿,然后换了个坐姿。
      
      长椅虽然看起来有些老旧,但椅面却被磨得很光滑。用手摸也摸不到灰尘,想来只有时常有人坐才会变成这样。
      
      楼顶上不知什么时候起风了,带着点晚秋的味道。他伸手将被吹乱的发丝捋好,不让它们遮挡视线,“我突然有点理解你之前说的,存在的证明了。”
      
      信夫一听,顿时又高兴了起来,眉眼弯弯地像是个小孩子。“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
      
      幸村瞥了眼原田信夫,看见后者孩子般的笑容,始终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
      
      但是在幸村看来…属于幸村精市的存在…他想要亲手去证明。
      
      "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就直接叫我原田或者信夫就好了。"信夫双手交握垂在膝间,笑的有些腼腆,眼底似乎有些亮晶晶的小星星,"总是听敬称感觉很奇怪。"
      
      "那我们彼此都去掉敬称吧。"
      
      "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算是真正的朋友了吗?"信夫转头问道,看起来有点紧张。
      
      幸村笑着点了点头,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当然了。"
      
      "太好了…"信夫轻轻念叨着,那神情像是得到了什么稀世珍宝,唯恐太大声而让它受到伤害。
      
      幸村一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但很快便又联想到他所说的,"在儿科长大",想来他身边称得上熟络的人际关系一定少得可怜。
      
      两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一同坐在长椅上,静静地观察着世界。
      
      白云苍狗,候鸟秋风。
      
      闭上眼睛似乎都还能听到自然的声音…
      
      偶尔离开病房来这里接触大自然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呢。
      
      "咦?"信夫突然睁开眼,脸上露出一种深思的神情。
      
      "发生什么了?"幸村也跟着睁开了眼,恰好对上信夫探究的目光。
      
      "我听到了。"信夫先是直直地盯着幸村看了会,然后又悠闲地坐回椅子上,像是确定了没有危险后又放松了下来一样。
      
      "怎么了?你听到了什么?"幸村皱了皱眉,又审视了自己一遍,"我哪里有什么不对吗?"
      
      一身浅蓝色的运动服,从领口出露出的灰色长袖衫…他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拐杖靠在身侧的椅子上,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信夫摇了摇头,"抱歉,我忘了你们听不到。"
      
      "…那种声音——就像是敲小鼓一样,一声一声地像是越来越靠近的感觉。"信夫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在聆听。又像是在沉思。
      
      "这听起来让人有点难以置信。"幸村偏偏头,极力让自己的言语变得更恰当些。但事实上他的意思是完全没听懂信夫在说什么。
      
      他也完全没有听到有什么敲小鼓一样的声音。
      
      电光石火间,幸村精市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但他又自行否定掉了。
      
      这么久时间以来,无论实验多少次,都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见长泽雅美,更别说此时连他都没有见到人听到声音,所以应该不可能和雅美有关…
      
      要不要给大久保医生反应一下原田信夫的心理健康状况?
      
      他这么想着,心里已经盘算起了应该怎么做。
      
      但信夫下一句话便打消了他的念头。
      
      "之前有个人一直和你在一起不是吗?"
      
      幸村猛地瞪大了眼睛,即便他很快地就掩饰了下来,但那慌乱与紧张仍旧逃不过信夫的眼睛——虽然他并不需要通过观察来验证自己的想法。
      
      风忽然吹得大了起来,卷了不少的枯叶沙尘,许是原本的落叶被吹在隔壁那幢矮楼上,又被大风给捎上来的,铁门被吹得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有些刺耳。双鬓间紫色的碎发胡乱地拍打着脸颊,幸村却只是微微侧头避过风口,懒得伸手去打理。
      
      “原田你说话总是能让人吓一大跳呢……”他这么笑着,语气十分轻松,但浑身上下的气场似乎又有隐隐约约的变化。
      
      不再像是那个需要拄着拐杖走路以防万一的病人幸村,反倒是有点后世在球场上被称为“神之子”时的风范。
      
      他聪明地没有做任何解释,反而是从另一个角度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甚至还带有错误导向性的答案。
      
      但前面也提到过了,原田信夫根本就不需要幸村的证实。
      
      他有些无奈地笑笑,企图让笑容去感染幸村,让他别那么警惕。
      
      “别害怕,我没有恶意。”
      
      幸村仍旧不开口,用余光瞥着他,下意识地浑身紧绷,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这让信夫有点小小的伤心,明明才说好要做朋友的。
      
      "我说过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捂住了双耳隔绝杂音,然后又缓缓闭上了眼睛开始聆听。
      
      那种小鼓敲打的声音正在缓慢地接近,那种极具韵味与节奏的声音让他内心躁动的情绪又慢慢地被抑制了下去。
      
      "…我能听到'生'的声音。"他这么说道。
      
      "…'生'?"幸村轻轻重复了一下,信夫说的话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他敏锐地觉得自己大概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是的,'生'。"信夫睁开眼,坚定地说道。
      
      "'生',也就是生命,活下去。"
      
      之前他总是笑眯眯的,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缝,现在幸村才看清,信夫那一双黑色的眼眸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让人有点移不开眼。
      
      …这是…鬼故事夜谈吗?
      
      幸村很想这么说,但是他不敢,怕伤了信夫的心。
      
      信夫瞥了他一眼,看他一脸纠结的表情又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不相信的话也不用勉强自己。"信夫伸手拍了拍幸村的肩膀,"你就当作我又在胡说八道吧——"
      
      "我…"幸村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能简单说明一下吗?"
      
      "…当然可以。"信夫脸上又重新露出了笑容,"那位朋友现在也不在身边不是吗?"
      
      幸村迟疑着什么也没做,这个问题他选择沉默。
      
      "但她应该快要出现了吧?"信夫继续说道,微微抬头望着天空,"否则我也不可能听到。"
      
      幸村没吭声,迄今为止他也不知道长泽雅美到底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出现——也许是亮灯的一瞬间,也许是转身的一瞬间,甚至…可能是睁眼的一瞬间…
      
      他挪了挪视线,表情有些微的不自然,但信夫并没有发现。
      
      信夫微微吸了一口气,"但是…看不见的人什么的…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但好在他接受良好就是了。
      
      毕竟自己的那种能力在别人看来也是一项不可思议的事。
      
      说到这,幸村突然想起了之前那一次长泽雅美出现的时候,信夫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幸村你…为什么身边还有一个声音?是谁在那里吗?"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幸村无意识地将唇抿成一条线,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禁握成拳。
      
      "…你是怎么听到的?"
      
      "很抱歉,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信夫抱歉地摇摇头,"我只能说,这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只要是靠近身边的人,他都能听到属于他们的生命迹象…但也只是听到,却什么都做不了。
      
      "…你看过那部动漫吗?《叛逆的鲁鲁修》。"他继续说道。
      
      "…没有。"幸村摇摇头,他很少接触动漫。
      
      "这样啊。"信夫呢喃一声。然后慢慢地伸了个懒腰。
      
      "今天的太阳真好啊——"
      
      "…"话题转换是不是太快了。
      
      临近中午,太阳的确越来越大了,在长椅上坐了没多久,身子便感觉暖洋洋的。但时间一长,便有些发热。
      
      "不过再过一会护士就要查房了,我们回去吧?"幸村提议道。
      
      "好啊。"这时候的信夫与之前那副阴沉的模样又有些不同了,也许是因为终于有人开始相信自己的话,也许是因为发现这世上特殊的人不止他一个…
      
      在楼道口分道扬镳的时候,信夫又喊住了幸村。
      
      "嗯?"
      
      "今天,很谢谢你。"信夫抓着栏杆的手微微用力,随即又松开,脸上的笑容十分温暖。幸村愣了一下,然后也朝他回了个笑容,颔首之后走进了转角。
      
      信夫则收回视线,扶着栏杆一步步顺着楼梯下楼。
      
      如果幸村看过那部《叛逆的鲁鲁修》,那他就该知道里面有一个叫作"毛"的家伙。
      
      一个被无孔不入的心声折磨地发狂的家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渣乙己一到店,所有讨论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渣乙己,你又拖稿了了!”
    他不回答,对室长说,“冒个泡,要一课日语听力答案。”便哆哆嗦嗦地摸出八块钱。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跑去打游戏了!”
    渣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拖了一个星期稿还喂屎,被读者堵门吊起来打。”
    渣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拖更不能算赖……拖更!……写手的事,能算拖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整理大纲”,什么“构思”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寝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以上改编内容由RAFF大佬友情提供…
    至于原文你们都知道是谁写的啦~



    [综漫]每天都在撩汉
    基友的综漫,文风偶尔欢脱但又不失华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