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逃杀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深山老林

      3、深山老林
      
      参天巨木将阳光遮挡,不知何处传来野兽的呜咽。
      
      堆积着厚厚落叶的树下,白琅与那个从她梳洗架上掉下来的人僵硬地对峙着。
      
      有时候人生的转变就是这么突然,明明几个时辰前,白琅还想着为申调去其他道场做准备,现在却突然被带到了一个与煌川道场昼夜相反的鬼地方。
      
      而带她过来的那个人,则是之前十五年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会有交集的折流上人。
      
      很久之后,折流才主动打破沉默:“可有丹药?”
      
      白琅深呼吸一口气,抖了抖自己的白色单衣,努力挤出笑容:“我连衣服都没有,走之前您可没说要打包行李。”
      
      “……”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白琅是有太多疑问,不知从何说起,而折流则是因为身体虚弱,根本不愿开口。
      
      两人又沉默很久。
      
      白琅实在是憋不住了:“上人,您把我带到哪儿了?”
      
      “不知道。”
      
      这就厉害了……
      
      白琅咬着牙问:“我们还能回去吧?”
      
      “自然不能。”折流闭着眼,没有调息,身上被锁链穿出来的伤也不见好。
      
      白琅无话可说。
      
      折流平复了一下呼吸,解释道:“煌川有魔。”
      
      “魔?”白琅惊讶地看着他,“之前袭击您的那个吗?”
      
      三千世中有十绝境,煌川道场属于灵虚门,灵虚门为十绝境之一,是鼎鼎有名的仙境。其他九绝之中也有魔境,不过白琅对这些不太了解。
      
      折流往树上靠了靠,似有不支,他说:“十五年前,我临近飞升,感知祸福,算到有魔修来袭,于是才选择闭关。但是没想到迟了一步。十五年间我受其所制,如今总算是逃脱了。”
      
      “十五年间,魔修都潜伏在煌川之内,无人发现?”其实白琅觉得他说的有点没道理,就算煌川没人发现,灵虚门上头那些大能总会发现吧?
      
      折流微微抬眼,瞳如点墨,目光比剑光还更刺骨。
      
      “走吧。”他轻声道。
      
      “能回去了?”白琅眼睛一亮。深山老林里不知道有什么精怪,折流现在又伤得不轻,呆到晚上说不定他们俩要一起死这儿了。
      
      “不能回去。”折流走得不太稳,却也没有要求她搀扶。
      
      “那我们去哪里?”
      
      “不知道。”
      
      “……”
      
      白琅目前为止还不太慌乱的原因是,她在煌川耳濡目染久了,总觉得折流上人无所不能,非常可靠。但是现在她是真有点慌了,这家伙一问三不知的,随便解释一点问题都漏洞百出,没准比她还不靠谱。
      
      而且还有几个很关键的问题,她一直想问,却没敢问。
      
      如果折流要从魔修手中脱身,带上她就是带了个累赘,完全没必要。而且煌川弟子成千上万,怎么折流就偏偏挑了她带走?就算带她走,也应该是去灵虚门其他道场求救,而不是去一个谁也不知道是哪儿的深山老林等死。
      
      胡思乱想了一阵,白琅发现折流停下了。
      
      “怎么了?”她紧张地问。
      
      折流可疑地停顿了一下,然后说:“这里我们好像走过。”
      
      “……”
      
      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他还是个十五年没出过门的路痴。
      
      白琅郁闷地从地上捡起树枝,凝聚剑气,往边上的树上一划,树皮脱落,留下浅浅的痕迹。这是很浅显的剑诀,稍微学过一点的外门弟子都知道,它只能用来打点山鸡野兔什么的,用来对敌还是威力太差。
      
      “做点记号吧……”白琅抬头看向折流,发现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手里的树枝。
      
      这眼神隐约还带点鄙夷。
      
      你什么都不做你还有脸鄙视我的剑诀?白琅愤愤不平地想。
      
      接下来换成了白琅带路,折流在后面慢吞吞地跟着,时不时停下查看伤口。不到半个时辰,白琅的问题也暴露了。
      
      “……这里我们好像走过。”
      
      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幕,白琅绝望地看向折流。
      
      他轻轻拂袖,一股纯粹到难以形容的剑意拔地而起,然后……
      
      他就坐下了。
      
      “休息一会儿。”
      
      “……”
      
      白琅心想,她肯定是要死这林子里了。
      
      “上人,我才活了十五年……”她没说几个字就被折流打断。
      
      “嘘。”折流制止道,“你听。”
      
      白琅看着他,白衣黑发,仙风道骨,一身气韵行如风卷层云,坐如雪覆青岩,面孔端正,眉眼通透似有灵明。
      
      怎么看都是得道高人的样子。
      
      于是她心下稍定,也像折流一样闭目细听。
      
      “水声!”她睁开眼,惊喜地说。
      
      附近有活水,也许沿着它就能走出这片森林了。
      
      “嗯。”折流点点头,“你去看看。”
      
      白琅:“……”
      
      我不敢啊。
      
      折流好像看出来她不情愿,于是也扶着树干起身:“那就一起去吧。”
      
      白琅立刻心中一定,连连点头:“多谢上人,您慢点,小心伤口。”
      
      辨别着水声的方向,两人慢慢往前走着,周围的树木渐渐稀疏,最后竟然彻底消失,只余几丛黄绿色的灌木。与树木一同消失的是脚下的道路,呈倒勾状的悬崖险险地挂在山体边缘,悬崖之下水声潺潺,鸟叫虫鸣,似乎是生机蓬勃的样子。
      
      白琅倾身看了看,半山的树木把下面情况挡得严严实实,她无奈,只好说:“水源在悬崖下面,我们绕一段路吧?”
      
      “不必。”折流听起来信心满满。
      
      白琅惊喜地看向他,以为他伤势恢复,可以施展法术飞出去了。
      
      结果折流说:“你下去看看便是,我不方便。”
      
      “等——”
      
      白琅被推了下去。
      
      当她头朝下栽进水潭里的时候,奇迹般地理解了折流上句话的全部意思。
      
      “你下去看看便是”,我就不去了。
      
      “我不方便”,因为这下面全是妖精在洗澡。
      
      白琅从水里抬起头,战战兢兢地环顾四周,猫耳的、狐耳的、兔耳的、狐狸尾巴的……应有尽有。水潭里男男女女的妖精都长大嘴,赤身裸.体,目瞪口呆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她。
      
      “听我解释……”白琅虚弱地说。
      
      “啊啊啊啊——!”
      
      第一声尖叫响起,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此起彼伏,整个水潭都沸腾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骚乱终于停止了。
      
      “各位道友……”其实白琅也不知道称这些精怪为道友对不对,“我想问个路,请问诸位,这是何处山林,又该如何出去?”
      
      一个青面长角的少女反问:“你是谁?”
      
      另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狐尾少妇斥道:“绣姬,别跟外人搭话,你想被姥姥扒皮抽筋不成?”
      
      这时候另一个碧眼碧发,发中生花的娘娘腔男人尖酸地插话道:“哟,同外人搭话都不许了?这是姥姥的规矩吗?狐娘可别乱说,小心撕了你这媚子的嘴。”
      
      “碧生,你!”狐娘恶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他们俩立刻吵了起来,很快,周围的妖精也被卷入。白琅在一边看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些精怪都尚未完全化形,单打独斗她肯定能应付,但是这么一群扑上来,她是绝对吃不消的。
      
      “姐姐,你跟我来。”
      
      就在白琅犹豫不决的时候,最开始跟她搭话的那个青面长角,被称作“绣姬”的少女悄悄拉住她开始往岸边走。精怪们吵做一团,没人注意到她们俩的消失。
      
      “此处是千山乱屿的外围山脉,名曰壶琉山脉。刚才你听狐娘提到的姥姥,便是壶琉尊者,也是这里的山神,她向来不喜生人,姐姐你还是快走吧。”
      
      白琅听见“千山乱屿”便是一怔,这也是十绝境之一,不过没有特别区分为仙境或者魔境,三教九流皆有,正邪之分十分模糊。之所以被叫做“千山乱屿”是因为它外围有千座山峰,中间有无尽海,海上有万座岛屿,山山岛岛皆由仙魔、大妖坐镇,凶险无比。
      
      “多谢绣姬。”白琅点点头,“请问你可有这座山的地图?”
      
      绣姬不知从哪儿拿出针线,巧指翻飞,几息间就绣好了一副精美的丝绸地图。
      
      她柔声说:“从这里一直往西走便是……壶琉山脉在千山外围,不到三天就能出去。走到这儿,喏,我绣了个红花的地方,有个界门,想传哪儿就传哪儿。”
      
      白琅连连道谢:“我迷途在外也没有可以答谢你的东西,不如这沓符箓送你吧。”
      
      绣姬愣了一下。
      
      白琅跟镜子对峙的时候被吓得不轻,所以抓了一把自己平时做的符箓攥在手里。反正都是现在用不上的,她也没多想就分了绣姬一半。
      
      “谢、谢谢姐姐。”绣姬犹犹豫豫地收下了,脸色比之前要难看。
      
      白琅觉得可能因为她是青脸,一害臊就是这个表情,于是也没多想,转身就开始往悬崖上爬。在外门呆了那么久,术法剑诀虽没有明显的长进,爬个山跳个水的力气还是有的。
      
      当她好不容易上了悬崖,看见折流稳如泰山地坐在原地动也没动过的时候,气得肺都快炸了。
      
      “你怎么能……”
      
      “地图给我。”折流先发制人。
      
      “你连地图都知道了?”耳朵真灵。
      
      白琅深呼吸几次,告诉自己现在折流和她是唯一能相互依靠的两个人,必须忍。她把地图给折流,指着绣姬画红花的地方说,找到界门就找到回灵虚门的希望了。
      
      “我们不回灵虚门。”
      
      “什么?”白琅差点把地图戳出个洞,“不能回煌川就算了,怎么连灵虚门都不行?”
      
      白琅真怕他又说出一句,灵虚有魔。
      
      “灵虚门帮不了我们,我们得逃。”
      
      折流话音刚落,刚刚还晴朗的天忽然就暗了,万里层云裹挟着庞然妖气遮天蔽日而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