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逃杀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兵俑护陵

      12、兵俑护陵
      
      一众从大船下来的皇子皇孙们都看着从远处飞来的那人。
      
      她正值年少,穿一袭深青色道袍,衣袂蹁跹,涉水而来,轻若鸿毛。她的身影错入蓝幽幽的灯火,忽闪忽视,几息间就稳稳落在水中玉盘之上,天上灯火幽微,映她皓齿黛眉,几近谪仙。
      
      少女在玉盘上站定,良久未动。
      
      过了会儿,她才轻轻抬袖,掩嘴道:“西南皇之女,风羽仙,见过诸位。”
      
      底下人都感慨,西南这等蛮夷荒芜之处,居然出了个仙子般的人物,真是难料。白琅站在台子上却进退两难,她把下船前余长溪发的资料藏在袖子里当小抄,假装害羞掩嘴,努力垂着眼偷看台词,缓缓道:“羽仙修为不济,也就是凑个热闹,还请哥哥姐姐不要与我为难。”
      
      本来她是不会说谎的,但因为怕下面有人看见自己袖子里藏的纸条,口气多了几分虚弱忧虑,听起来居然万分真切。
      
      待她走下玉盘,提气运功踏于海上,边上有人突然说:“我看皇妹身法了得,犹如惊鸿,怎么会修为不济?”
      
      我说我是被人推过来的你信吗?
      
      白琅心里苦,但面上还是羞怯地说:“身法算不得什么,也就逃命时管点用。”
      
      她庆幸风央皇室人多,除了一母同胞的,其他人若不是天天在一起,基本认不出谁是谁。悄悄一观察,周围皇室青年大概有百来人,钱汐和纪雅之都混入其中,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
      
      这时候旁边有个样貌俊朗的年轻男人跟她搭话:“皇妹,你还记得我吗?我小时候曾去西南一游,有幸在贵府见过你……”
      
      白琅连忙抬袖子看资料,上面明明写了“性孤僻,未曾与其他皇室来往”。
      
      她说:“皇兄莫不是记错了?我为何一点印象也无?”
      
      那个搭话的男人有点尴尬,旁边一个穿黄袍戴紫金冠满脸吊儿郎当的男人嘲笑:“瞎掰搭讪还是省省吧,也不是谁都吃你这套的。”
      
      穿黄袍的估计是直系皇子,地位比诸王子女高很多。那个搭话的男人被嘲了也不敢回,只是愤愤不平地离开了。穿黄袍的男人一手揽在白琅肩上,她整个人都懵了,远远看见人群里纪雅之冲她摇了摇头。
      
      黄袍青年微微弯腰,凑到她耳边问:“西南皇这人糙得不行,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娇娇弱弱的姑娘?”
      
      白琅想抬袖子看小抄,但这人又离得太近。
      
      “皇兄,您今年多大?”白琅硬着头皮问。
      
      不远处的钱汐听见她问这话,顿时没眼看下去了,直接跟着其他三三两两一组的皇室子女们一起进入不远处的水幕,前往始皇陵。纪雅之隔得远,没听见他们说的什么,但还是拼命打手势让白琅赶紧走,别纠缠太多。
      
      黄袍青年怔了怔,没料到白琅突然问这个:“我二十四,怎么了?”
      
      白琅顿时精神了,她脱口而出:“我觉得您正合适!”
      
      这句“我觉得您正合适”是暗号,意思是找到复活始皇的人了。
      
      明缘阁推算到复活始皇的应该是个二十四岁的年轻男修者,这个黄袍的不就是二十四岁的年轻男修者吗?白琅一扭头,正想支会拿断缘锁的钱汐一声,让她动手,但钱汐早就不在原地了。她又看向纪雅之,纪雅之也只能摇摇头,示意她进皇陵找钱汐,见机行事。
      
      黄袍青年还在追问:“你倒是说啊,哪儿合适了?”
      
      “年龄挺合适的……”白琅有气无力地回答。
      
      黄袍青年放开手,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我觉得不合适。”
      
      白琅不知道能说什么,但她知道她这个“合适”跟对方说的肯定不是同一个“合适”。
      
      “也罢,再过几年就合适了。”黄袍青年没所谓地笑了笑,“走吧,我们进去。”
      
      白琅向纪雅之求救,纪雅之做了个“抓牢”的口型,向前一步迈入水幕中。
      
      “皇兄……”
      
      黄袍青年一边走一边说:“老是叫皇兄多生分,叫我风哥吧。”
      
      “风哥”也太随便了,在这墓里她叫上一声,怎么也得有几十个回应。
      
      白琅连忙说:“我还是叫您名字吧?”
      
      黄袍青年惊讶:“我就叫风戈啊?”
      
      ……哦。
      
      *
      
      皇陵坐落于海底。
      
      风央始皇给自己建陵墓的时候也是考虑再三,最后定在了这片海的海眼之处。从水幕下去,周围逐渐幽黑,仿佛外面的世界正在一点点消失。到了水底,又是另一片天地。
      
      这里堆金砌玉,气势磅礴,既有着凡世宫殿的富丽堂皇,又不失修道者的超凡脱俗。一只纯金貔貅像,白琅觉得若是把它摆在之前蜘蛛精的洞窟里,就只剩下俗了。但是摆在这儿,总觉得这貔貅眼球都在转悠,生动鲜活,灵气旺盛。
      
      周围摆设古意盎然,装饰多以青铜器为主,墓道足有五十米宽,入陵之后便有诸多岔路,这些皇子皇女们都分散开去。
      
      白琅看着这一个个的洞,连忙用竹签联系上钱汐,告诉她自己找到目标了,可以会合。
      
      钱汐不屑:“这里近二百人,二十四岁年轻男修者肯定不止一个,万一不是怎么办?”
      
      白琅出主意:“那我们俩先找个没人的地儿会合,用断缘锁试一下。”
      
      钱汐说明了自己是从最左边的岔路走的,现在到了个满是兵佣的地方,就在那里会合。于是白琅极力劝风戈往左走。
      
      “我父皇交代了往右走。”风戈皱了皱眉,很快又舒展开,“不过你长得好看,你说了算,我们往左吧。”
      
      这也太好骗了……白琅心有不安。
      
      而且她到底哪里好看?明明是路人脸。倒是风戈,身材高大,刀眉剑目,若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站在人群中应该很是出众。
      
      “我可没骗你。”风戈看出她不相信,于是说,“你方才乘风而来,衣袂飞扬,纤足落于玉盘之上,恰似荷叶托朝露,美得有仙气,与旁人是不同的。”
      
      ……说实话,白琅觉得这个形容夸张了。
      
      风戈本来就一脸世家子的风流样,从他口中听的吹捧信一分就行。
      
      好不容易忍受他源源不断的溢美之词,进了左边岔道,白琅突然想起来一件让她毛骨悚然的事情——她是个路痴。周围这些金啊玉啊雕花门啊,在她看来都长一样,根本分不清哪里走过哪里没走过。
      
      她丧气地跟钱汐说:“我太没用了,在船上就晕船,在墓里又迷路……”
      
      “别迷了,快来!我不行了!”
      
      白琅正要问“发生什么了”,前方侧面一扇纯金铸成的巨门就被“嘭”地一下撞开,一个人形物体直挺挺地被甩到几十米外的墙上。当那人从墙上落下来的时候,后背带下了一笔血淋淋的痕迹。
      
      “你还好吧?”白琅花了好大力气才把“钱汐”二字咽回肚子里。
      
      “……非我……族人……诛!”
      
      一个断断续续,极为僵硬的声音从门里传出。白琅跑过去扶起钱汐,抬头往里一看,黑黢黢的暗色中,竟然有一双血色巨眼。
      
      那双眼中含着荒远凶煞的气息,让人恐惧到无法动弹。
      
      “怎么会惊动护陵铜俑!”风戈在一边惊诧地说,“此人不是皇室后裔吗?”
      
      白琅和钱汐是站在一起的,风戈也并未看出这具兵俑其实是针对她们俩。他以为就钱汐一个外人,于是走过去伸手想将白琅拉开,结果没拉动。
      
      钱汐吐出一口血,用只有白琅能听见的声音骂道:“呸,说好的改血缘呢?那俩司缘人是不是坑咱们啊?”
      
      门里铜俑又发出一声巨响,一双眼睛如同妖魔,下一秒就会暴起择人而噬。
      
      “咄!”
      
      白琅危急关头反应总是出人意料地快。她从怀里抽出一张符,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一字真言出,青色古字在符上一震,周围空气微微震荡扭曲,最后连带整张符纸都扭作疾风而去。符纸落在兵俑额头上,让它趔趄着后退一步,符纸带出的疾风则将那扇打开的门“咣当”一声合上了。
      
      兵俑的声音也在门合上的那一刹那间戛然而止。
      
      整整十几秒,门里门外都静悄悄的,兵俑没有丝毫要破门而出的迹象。
      
      白琅全身一松,忍不住靠墙坐下,大口喘着气:“吓死我了……”
      
      “吓、吓死你了?”风戈看看被关上的门又看看白琅,“我才是吓死了!刚刚一对上护陵铜俑那眼神,连动都动不了。你倒好,一巴掌给他扇回去了!你知道护陵兵俑到底是什么吗!?”
      
      “我方才也吓得动不了。”白琅摸摸胸口,心有余悸。
      
      风戈看她的眼神居然有点敬佩:”我原以为你是需要我护在手心里的小仙女,如今一看,分明是将我护在身后的女战士……”
      
      “她护的是我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钱汐听不下去了,她毫无征兆地从怀里掏出断缘锁然后往毫无防备的风戈脖子上一圈,白琅好不容易恢复的呼吸立刻又屏住了。
      
      “你不至于因为这个就想勒死我吧?”风戈发现真气运转不了,于是全凭力气挣扎,他人高马大的,钱汐被链子带着到处转,“快放开,我还没问你是什么人呢?你怎么混进风央始皇陵的?”
      
      他活蹦乱跳,一点也没有被拘了魂魄的感觉。
      
      钱汐气急败坏地从他脖子上扯下了断缘锁:“你到底多少岁!”
      
      风戈又懵了,怎么现在年轻女修见面就喜欢问人岁数?
      
      “二十四啊……”
      
      “你们这百来人中到底有多少个二十四岁的年轻男修者?”钱汐见风戈不答,一把拉起白琅就用链子把她围了,“你不说我就杀了你的……你的皇妹!”
      
      白琅觉得钱汐演技太妙,她有点跟不上:“救、救命……”
      
      “这次入皇陵的总共一百八十七人,男修者都是二十四岁啊。”
      
      风戈此言落音,白琅凄厉地喊出了:“救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刚开文还是例行求一下收藏评论好了,前期真的比较重要所以……。
    谢谢小天使们,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