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枝花满衣

作者:静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往事休提

      唐笑笑第一次感觉走投无路,是父亲离开母亲的那一天。
      
      第二次有同样的感觉,便是丁瑾离开自己的那一天。
      
      和丁瑾在一起的那两年,她认为自己可以这样平淡幸福到老。
      
      年轻人的伤害更加锐利更加冷辣,但那伤口好的也更快。
      
      唐笑笑的前世,只恋爱过这一次。
      
      大学二年级,学校组织春游,唐笑笑认识了本校的研究生丁瑾,二人后来都说那次是一见钟情。他那个时候就很会放风筝,很会拍照,还会编漂亮的花环给她。
      
      临近毕业时,笑笑已经在考虑,租间房子结婚。丁瑾家在外地,在北京买房子很吃力。笑笑的妈妈又好清静,加上,一直不看好这个男子,所以也并不同意他们的结合。
      
      笑笑有一股倔劲儿,既然妈妈并不全心全意接受,便不打算让母亲出钱给自己操办婚礼。至于父亲那里,她这辈子就没打算再去。
      
      实习了两个月的设计公司说倒闭就倒闭了。
      
      丁瑾也在忙着毕业,两个人很久不在一起。
      
      再次联系,便是分手的消息,理由非常非常现实——为了各自的前途。
      
      丁瑾很快和他导师的女儿订了婚,也很快留校做了讲师。
      
      笑笑背着铺盖卷,拿着毕业证从空荡荡的学院出来,等在校门口的是自己的母亲。
      
      无论何时何地,不会丢弃你的,只有你的母亲。
      
      这个,是真理。
      
      后来,仲伦哥来了电话:“哎,你小时候不是爱画古装的小人儿么?”
      
      “那个,是古代仕女。”
      
      “我这里要拍个清装片儿,你来帮忙设计衣服怎么样?”
      
      “我不喜欢旗装。”
      
      “别喘了,快来,又不怎么胖。”——这个意思是说,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好是好,可我没干过这个啊,这是叫道具设计是么?”
      
      “快别老外了,这是正经八百的美术指导,我让小叶带带你。”
      
      “叶、叶老师!我最喜欢他的服装造型了!”
      
      “那就来吧,别废话了。”
      
      “好,那我就试试,谢谢仲伦哥……”
      
      对方早挂电话了。
      
      再后来,就真的去做美术指导的助理了。
      
      至于后来歪打正着做了演员,都是后话。
      
      对丁瑾,那两年一直难以释怀,忍不住关注对方的微博,窥探他的生活。
      
      看他晒出的婚纱照,女方有着高高的鼻子,瘦瘦的脸庞,很有些知性美。
      
      总会有恨。
      
      渐渐的,时间一久,发觉已懒得恨他。
      
      很多人重生,是为了报复。笑笑觉得,自己这点事儿实在不值当的。
      
      若说是还击,那么前一世已经有力地还击一回了。
      
      仲伦哥像个英雄,总是在笑笑需要的时候漂亮的出现。
      
      也不知道他打哪儿知道了自己与丁瑾的这些过往,突然说要给笑笑庆祝生日。
      
      包下了一家五星大饭店的整个底层,把笑笑的艺术照放大摆在饭店门前。
      
      “有新人结婚?那对不起,只能让一让了,我妹妹的照片必须摆在中间。他们在二楼举办婚礼,就在二楼摆好了。迎接宾客?可以,一起迎接吧,各自迎接各自的。”
      
      那次生日宴的阵仗霸占了娱乐版头条足足三天,各种一线明星都被请来了,金氏影业总裁的面子谁敢不给,你还想不想混演艺圈了。
      
      二楼那对可怜的新人几乎无法迎接客人了,客人们全奔一楼看明星去了,有合影的有签名的,白怜花还即兴唱了两首歌,人们更疯狂了,甚至有的把二楼的菜端到一楼来吃了,婚宴一塌糊涂。
      
      笑笑始终记得新郎丁瑾看自己时的目光,那种恨。
      
      笑笑来不及给出表情,就被金仲伦扶住了肩膀,笑着给对方一个大红包:“既然选择在前女友的生日结婚,那不妨一起庆祝。”
      
      笑笑觉得戏有些过了。
      
      但,的确是出了口气。
      
      有时候,越是肤浅还击反倒越是解气。
      
      而此刻,丁瑾就在自己面前,鱼白色直缀愈发显得玉树临风,难怪那些女儿们都暗恋他。
      
      笑笑不想跟这个人扯上任何关系,现在。
      
      丁瑾把大金鱼放飞得很高:“来,牵着线,我来教你。”
      
      真有意思,跟前世一个样。
      
      笑笑道:“我有些累了,你们玩儿,我去那边歇一歇。”
      
      女孩子们见丁公子来了,都没了放风筝的心思,手里牵着线,眼睛不住往这边瞟。
      
      “呀!”夏青青叫了一声,“我的风筝线断了!”
      
      丁瑾将自己手里的大金鱼给了她:“放这个好了。”
      
      “多谢丁公子。”夏青青脸红红地道谢。
      
      笑笑太了解这个人的粘人功夫了,如果他想要亲近你,躲都躲不开。
      
      丁公子果然凑过来,看笑笑坐在地桌边低首饮茶,便也坐过来:“这些都是我家厨娘自制的点心,这种糯米糕是江苏的特产,你尝尝。”
      
      元龙朝还有没有创意了,这跟前世也太特么雷同了吧——“这些都是我带来的零食,这个巧克力是瑞典的,你尝尝。”
      
      笑笑表情淡淡:“如今不饿,吃不下。”
      
      “在下丁瑾,是丁璐的兄长。姑娘是……”
      
      “唐笑笑。”
      
      “赵州唐姓很罕见。”
      
      “外地人,不过随父亲来此做生意罢了。”
      
      现实的丁瑾,你该知难而退了吧。
      
      “哦?做什么生意呢?”
      
      “女人的衣裳。”再问什么款式料子,就不要脸了啊。
      
      “那是如今最吃香的行当了,看妹妹的举止穿着,便知伯父的生意兴隆。”
      
      什么时候又开始叫妹妹了?你妹的。
      
      还真有捧场的,那甄巧巧很快便凑过来了:“丁公子,巧巧却不理解,唐伯父的生意兴隆,从唐姑娘的穿着看,还能明白,但是举止么,又有何关联呢?”
      
      “唐家妹妹很有修养,举止不凡,伯父定是给妹妹请了一等的教养嬷嬷。”
      
      甄巧巧暗暗白了唐笑笑一眼,面子上笑道:“丁公子说的极是。”
      
      “早便闻丁家的点心是赵州数一数二的,今日定要尝一尝。”不知何时,那李佩瑶也过来了,其他女孩子也三三两两凑过来。
      
      再看放风筝的草地上,线轴子都七七八八丢在地上,上面压着几块石头。
      
      “丁公子,这是要编什么?”女文青曹采薇也开了玉口。
      
      丁瑾拿起几枝桃花的枝条:“我方才在路上折的,打算编个花环。”
      
      “丁公子有这般雅兴和意趣,真是难得。”曹采薇也不吝惜赞美之词。
      
      这,折了花枝编个花环,有什么可雅兴的呢?
      
      唐笑笑,原来这就是你当年的眼光……
    插入书签 



    雪上霜
    半古龙风格的江湖儿女情。



    寡人不孤家
    闷骚女皇的浪漫隐忍之路。



    你待我如兄长般
    这是一个妹控兄长们沉迷互怼撩妹,导致肥水流到外人田的故事。



    快穿之黑渊女巫
    最有女巫范儿的女巫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