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枝花满衣

作者:静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岚不负

      一条通长平缓的青石,俨然天然的石桌,横陈在树下。
      
      唐笑笑抬眼望,是一棵粗壮的老桃树,开的是单瓣儿的桃花,轻盈飘逸。
      
      丫头们已将笑笑那一袭茶青色织金回纹斗篷铺陈在石桌上面,若不细看,真以为是一张讲究的茶席。
      
      一只粗陶的圆腹瓶里插上两枝紫色玉兰,摆在茶桌一角。
      
      母亲亲自在茶席上摆放古朴的黑檀茶盘:“这茶盘还是在潮汕客居时买来的,饮功夫茶也是跟沿海一带的人们学的,饮久了竟然就迷上了。”
      
      迷上,母亲居然会用到这样的词。
      
      前一世的母亲也爱饮茶,不过是在恢复独身之后了,工作闲暇便一个人在家里摆弄那些茶具,轻泡慢饮。笑笑也忙,与之对饮的时间少之甚少。那时候笑笑还想,恋茶总比酗酒要好。
      
      茶盘上摆了一套青花茶具,雪白釉面上绘着小丛的竹子,笑笑见是青花盖碗和敞口杯,不由道:“这是要饮绿茶么?”
      
      母亲道:“是岩茶,今日到底仓促,未想到会摆茶宴。用盖碗来泡老枞水仙,虽说不上相知相惜,但也算合宜。”
      
      笑笑望着母亲,仿佛看到了她的另外一面。
      
      母亲已经脱去了斗篷,穿着黛蓝色的杭缎对襟长衫,态度认真,神色安闲,胸前绣着的白色玉兰灿耀如雪。
      
      笑笑坐着自家准备的茶凳,托腮伏在茶席上看母亲摆放茶具,头顶上的桃花瓣簌簌落下来,映衬在黑檀木的茶盘上,金青的茶席上,清透干净的青花茶具上,母亲素白的手上,母亲微笑:“这花瓣儿却为饮茶添了天然可爱之气,留在这儿,莫要拂了去。”
      
      丫头观鱼在旁轻应,摆上了两个精致的青花瓷碟,里面放着核桃粘和小豆糕。
      
      慈姑轻轻过来,捧了个豁口南瓜样的青花茶荷:“太太,茶叶已经焙好了。”
      
      母亲双手接过来,轻轻嗅了嗅,又拿给笑笑嗅,笑笑不觉道:“真香,有花香还有火香。”
      
      母亲微笑:“陈年的茶需要用火烘焙一次,将其唤醒。”
      
      唤醒,原来香气也需要唤醒。遥望远处天青色的远岱,隔着千万重的烟雨春色,笑笑一时情重,觉得一切都像个太久的旧梦,只为着这一次山岚不负的唤醒。
      
      清清嗓子,问道:“老枞指的是多久的茶树?”
      
      母亲道:“至少也要五十年树龄,那些茶树地下的根已经相互缠绕在一起。”
      
      如果人也能这样该多好,过了五十岁,还能缠绕在一起,枝繁叶茂,密不可分。
      
      母亲将茶叶置入盖碗,用煮沸的泉水冲泡,动作纯熟老练,甚至可以说是优美:“老枞水仙的妙处,便是在岩骨花香的基础上突出兰花香和枞味。”
      
      “枞味儿?”笑笑想象中的枞味基本就是圣诞树的味道。
      
      母亲见女儿今日对饮茶如此上心,便耐心解释:“老枞的枞味,主要有三味:木质味、青苔味、糙米味。”
      
      笑笑听着不觉点头:“嗯,此中有真味。”
      
      母亲用第一道茶将杯子们洗过,才开始冲第二道:“今日若不饮绿茶,难免辜负春日。所以先用岩茶暖一暖胃,再来品绿茶,才不致伤身。”
      
      笑笑举着斟了茶水的小巧茶杯,因是敞口,那茶水沉在杯中仿佛一块扁扁的琥珀,薄胎的茶杯也变得透明了,上面的淡蓝细竹仿佛映在经年的熟黄竹帘上,斑影轻摇动,惆怅且安然。
      
      “怎么还不入口?”母亲已经轻轻饮了。
      
      笑笑这才慢慢喝了,虽然不懂茶,但在这样的情境下,仿佛也懂了似的:“回甘悠远。谁说青花配水仙不是相知相惜?这茶令青花都变得诗意了呢。”
      
      “那小诗人便该赋诗一首。”母亲竟也调侃了一句。
      
      笑笑抓抓脑袋,小声道:“月色被打捞起,天青色等烟雨。”
      
      母亲不觉笑了:“虽有小诗意,却怪模怪样的。”
      
      您快别说了,人家方文山老师该不高兴了。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真好,这歌词若换个世界来欣赏,别有洞天。
      
      老枞水仙越喝越入味,再配上一块香软的小豆糕,妙哉。
      
      母女俩个只管品茶赏春,阳光透过花枝照下来,和煦温暖。这一处地方选得很好,在转山处,避风且清静,虽也有一两拨赏花饮茶吃零食的人,却也不喧哗不吵闹,你吃你的我喝我的,各得其乐。
      
      “敢问,这位可是唐太太?”一位丫鬟模样的女孩子走过来,对母亲恭敬询问。
      
      慈姑代母亲答了:“不知姑娘找我家太太何事。”
      
      “相请不如偶遇,珊娘,别来无恙。”便见一位穿着考究的中年太太走过来,身后跟着几个仆妇。
      
      被唤了闺名的母亲细细看明了来人,急忙上前:“方嫂子,不,方夫人。”
      
      那位方夫人亲亲热热拉住珊娘的手:“和我还客气什么,谁想到竟能在赵州遇见你!”
      
      笑笑听她们聊了一会儿,才知道这位方夫人的夫君是外公的学生,曾经为了备考,客居在外公家中半年,这位方夫人也陪着夫君一起在外公家住了几月,那时母亲还在闺中,恰好与方夫人做伴儿,母亲一直称方氏夫妇为兄嫂。
      
      方夫人和蔼地拉起笑笑的手:“和你娘当年仿佛模样,这眉眼之间又有你父亲的风采。珊娘,这孩子真是巧长了。”
      
      “嫂子过誉了。”母亲拉着方夫人入座,“若不嫌茶粗,便坐下一起品茶聊天可好?”
      
      方夫人大大方方坐下了:“你这里倒是雅致,难得有这份山水之心。我至今还记得谷老先生家里的香茶味儿呢,今日便好好回味回味当年兰溪的旧迹。”
      
      母亲又沏了新的茶,招待贵客。
      
      “方伯母!您也来踏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率性地响起来,竟然是丁璐携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从这里路过。
      
      方夫人淡笑:“原来是丁家小姐,我出来走走,在这里遇上了故人,坐下讨杯茶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写得,又享受又费劲。



    雪上霜
    半古龙风格的江湖儿女情。



    寡人不孤家
    闷骚女皇的浪漫隐忍之路。



    你待我如兄长般
    这是一个妹控兄长们沉迷互怼撩妹,导致肥水流到外人田的故事。



    快穿之黑渊女巫
    最有女巫范儿的女巫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