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枝花满衣

作者:静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丁家小姐

      母亲怔了怔,脸色微微一红:“你父亲的旧疾去了病根,便去还愿的。”
      
      笑笑一直不知道父亲竟有什么旧疾。
      
      “小孩子家,总想着管大人的事。”母亲又恢复了往日平淡。
      
      “哦。”
      
      笑笑看看慈姑,慈姑笑着拿出手旁的小盒子:“姑娘可要吃些蜜饯么?话梅话李都有。”
      
      笑笑坐过去,含了个酸酸的橄榄。慈姑揽住笑笑的肩膀,小声在她耳朵边说:“太太去还了愿,说不准能给你怀个弟弟呢。”
      
      笑笑惊喜地看看慈姑,对方笑着冲她点头。
      
      旧疾,也许是什么隐疾吧,跟生小孩子有关的。这些事情笑笑前世也不可能知道,毕竟是隐私。不过,现在旧疾好了,还去了病根,说不定真能给自己添弟弟了。
      
      转念又想,万事皆有两面,这个病是好了,但人的身子好了,心会不会也跟着飘起来呢。
      
      笑笑看了看母亲波澜不兴的样子,很想和她高高兴兴玩上一整天,带她一起找找青春的感觉。父亲偶尔像个孩子,脱不去爱玩的性子,前一世就常常抱怨母亲扫兴:一家子去海滩游泳嫌太阳太大就一直躲在太阳伞下面,去游乐场则嫌吵闹,一个人坐在旁边的茶座喝咖啡……还好,古人没有什么刺激的活动,总能找到三个人感兴趣的事情。
      
      便拽拽母亲的袖子:“娘,咱们办个春日的小小茶宴可好?”
      
      母亲想了想,道:“只是东西带的不够齐全。”
      
      慈姑在一旁道:“饮茶的东西都是按着老爷太太平日的喜好带的,总归是瓶瓶罐罐带了一大堆,还有姑娘的几个罐子。”
      
      “这还不够么?饮茶更在乎本心。”
      
      母亲望着笑笑,抚了抚她的额角:“笑笑说的在理,若是有合意的游客,亦可坐下来一起品茶,可好?”
      
      “好得很!”笑笑兴奋得直拍手。
      
      慈姑在心里列了列茶宴需要的东西,不觉又道:“只可惜,未得准备像样的茶席。”
      
      “不是有石桌么?”笑笑思忖,“描红给我准备了一件茶青色的回纹斗篷,铺在上面权当茶席,不好么?”
      
      母亲笑道:“好,好,看来笑笑今日定要好好设宴东君了!”
      
      笑笑靠在母亲身边:“和娘一起,怎么都好。”
      
      车窗外,簪花观鱼描红染碧四个丫头,已经下了车,信步走在林间路畔。笑笑道:“既是踏春,便该停下来走一走踏一踏才好。”
      
      母亲笑道:“你这一点最像你父亲。”
      
      于是,主仆三人下了车,此时路边皆是洁白的矮矮花树,繁若堆雪。
      
      笑笑毕竟年少,又是看花又是追蝶,一会儿便将母亲和慈姑落在后面。
      
      笑笑攀下一枝白花,轻轻嗅了嗅,又见那花朵都生有伞房花梗,便道:“这是白樱花吗?”
      
      旁边一位少女道:“这是李花儿。”
      
      “哦,原来这便是李花。”
      
      桃李芳菲,难怪有如此容姿,只是在现代很少见到李花。
      
      枝缀霜葩白,无言笑晓风。说得便是这李花。
      
      笑笑见少女正把一簇花往头上戴,便过去帮其簪花,只见满头的珠翠,一时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便在鬓侧勉强簪了。
      
      少女冲笑笑点头致谢,一对漂亮的直眉,看起来格外眼熟,但笑笑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应该不是很熟悉的人。
      
      少女倒是大方爽快,望着笑笑的头发道:“这样的发鬟倒是别致,早燕,你也该学学梳这样的头。”旁边一个丫鬟模样的赶忙道:“是,小姐。”
      
      在元龙朝,被称作小姐的,往往是官家子女,想来应该是本地官员的女儿。笑笑道:“这个发式也是在书上看来的,那梳头的书在集上便可买到。”
      
      “明儿就让他们去买了来!”这小姐还真挺性急的。
      
      “小姐,明儿不是集日。”丫头也太实在。
      
      “总之尽快买来!”小姐这回真急了。
      
      “是是,小姐。”丫头,老实了吧。
      
      这位小姐又看了看笑笑的头饰:“这个蜜蜂啄针也好看,也是在集上买的?”
      
      “这个……是家父在外地经商时买来的。”我要是说这个是从尼泊尔买的,你会不会让丫头也划着船去那里赶一趟集去。
      
      “伯父在哪里经商买的?京都?京都的桃叶渡?”
      
      桃叶渡?是个牌子?这位小姐还真是执着。
      
      “不过是个海外小国。”笑笑边说着边开始慢慢往前踱步,自己来到元龙朝后认识的第一位外面的朋友,是一个具备浓烈好奇心的小镇女文青——她的两个丫鬟一个背着琴,一个背着琵琶。
      
      “海外?那不都是蛮夷之地吗?我听说他们都衣不蔽体,发如蓬草。”小姐紧跟过来,亦步亦趋跟着笑笑。
      
      那朝廷的鸿胪寺是干嘛使的?招待野人的?
      
      元龙朝是很重视外交的朝代,笑笑已经从书中觑得一二,如今海上贸易空前繁荣,据说京都也有各国商人开的店铺。有些话既然对方递过来,便不能让它落了地,理论起来又实在不值当,于是便淡笑道:“区区小国,不足挂齿。倒是姐姐头上的珠玉成色都极好。”
      
      夸夸你,成了吧。
      
      “你瞧我这对步摇,是家兄从保定买来的!还有这几朵珠花,虽然珠子不大,却都是纯圆的,你可别小看这珠花,这些都是家父从京都的桃叶渡买来的,一两银子一朵呢!桃叶渡你知道么?京都最大的衣裳首饰铺子!全国最著名的首饰工匠和画样师傅都在桃叶渡!瞧,我这对耳坠子也是桃叶渡的……”
      
      笑笑认真打量小姐的珠翠,见的确是精工巧匠。桃叶渡,既做衣裳又做首饰,不知道自己家的海意阁何日能与其比肩。笑笑看了看那镂空葫芦的珊瑚耳坠,淡淡笑道:“都是难得的好东西。”
      
      小姐满足了。
      
      “对了,你是哪家的小姐?叫什么?”这位小姐扫了一眼跟着笑笑身后的丫头,见其穿着干净的淡红色布裙,低眉收颔,极有规矩地跟在自家小姐身后,不觉好奇问道。
      
      描红始终未抬头,一直半低着头稳稳跟着姑娘,看这位偶遇的小姐,态度虽算不上嚣张,但也有一股官家子女天生的傲慢。还好自家姑娘识大体,虽然淡淡的,却并未薄了对方的面子。唐家虽然家业庞大,但毕竟此刻还在赵州过活,即便搬去了京都,那些作坊和庄子却也搬不走,还是少些麻烦的好。
      
      笑笑回答得极其自然:“不敢枉称小姐,家父不过是小生意人。”
      
      “哦~,如今皇上重视商业,做个小生意也是好的。我家祖上就是赵州人,家父姓丁,是咱们赵州的父母官。我叫丁璐,被明月兮佩宝璐,便是这个璐字。”一听说对方家里只是个做小生意的,丁璐把攀比的心也收了,反倒愈发亲近起来。
      
      散州隶属于府,同县级。赵州便是散州,这里的父母官应该便是知州了,形同现代县长。
      
      笑笑记得元龙朝同明朝的规矩一样,县令和州官不得为本地籍,既然丁家祖上便是赵州的,其父最多官到同知。赵州同知,现代论起来也是堂堂副县长呢,不记得认识县长家的孩子们啊,丁璐,好熟悉的名字。
      
      “你呢?叫什么?”丁璐问。
      
      “唐笑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灵犀、花山子、老转儿、苍老师的捧场~
    作者会继续努力的!



    雪上霜
    半古龙风格的江湖儿女情。



    寡人不孤家
    闷骚女皇的浪漫隐忍之路。



    你待我如兄长般
    这是一个妹控兄长们沉迷互怼撩妹,导致肥水流到外人田的故事。



    快穿之黑渊女巫
    最有女巫范儿的女巫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