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枝花满衣

作者:静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剥丝抽茧

      笑笑中午才吃过酒酿圆子,糯米吃多了难免胃里发沉,不易消化,便道:“这会子不想吃了,包起来给你娘和妹妹们吃。”
      
      织金道:“她们得姑娘的恩赏还少么,酒菜点心衣裳,过年过节除了府里赏下的,姑娘还另给添两匹新布,绢花缎花绒花,哪一样也不少,过年时三妞子戴了满头的花儿,美得什么似的。”
      
      以前的唐笑笑真是大手笔,这点性子像足父亲。无论走到哪一世,这种挥金如土的男子总也走俏。瞧瞧他这慷慨的女儿,都如此得下人的心呢。
      
      斗米养恩,担米养仇。
      
      唐笑笑深知这个道理。既然已经送出去,派送的规格就决不能降了,不然必定令人心生龃龉,还好只是些点心衣裳,细水长流地打点着便是了。
      
      笑笑将那一碟琥珀糕推给织金:“柿饼虽新鲜,到底是凉物,你们姐妹也要少吃些。”
      
      织金行礼谢过姑娘,道:“姑娘自这次醒来,比以前心思细了。原先可不管什么东西凉性热性的,只管可口舒心。”
      
      唐笑笑望着织金,浅笑:“自那高□□上跌下来,怎能不长大,不细心。”
      
      织金闻言,咬咬嘴唇,俯身跪下:“出事那一日,奴婢和描红偏偏都被事情缠住,未守在姑娘身边。”
      
      “你且起来,”笑笑偏过身子,不习惯被人跪。听了织金的话,猜测这些事或许并非偶然,那日,自己身边两个细心的大丫头都被事情缠住,想必是被人有预谋地支开了。
      
      织金是个聪明的,不等姑娘发问,便道:“那一日太太去柏林禅寺还愿,早便为此做了准备,谁知那掬月和观鱼两个姐姐偏偏吃坏了肚子,无法跟去伺候,太太便让挑两个细心的丫头跟着,当时事态紧急,那还愿据说也是讲究时辰的,勖嬷嬷便点了描红和彩鸢两个跟着太太前去伺候……”说着,抬眼看了看姑娘。
      
      笑笑要听的便是那一日的详细情况,织金的描述正合自己的意思,为了令其继续说下去,不免解释道:“许是那日受了惊吓,我竟记不清那几日的事情了,便是之前几年的事情,也是有的记得牢,有的偏偏就模糊了。”
      
      织金本就细心,早便觉得姑娘这次醒来后与往日略略不同,如今见姑娘自己这样说,便不由想起老辈人说过的:但凡受了大灾难或大惊吓的人,往往三魂六魄里有那么一魂一魄的被吓出了肉身,倒霉的人便从此变得不灵光,而幸运的人却有可能在惊吓过程里被路过的魂魄将那空出的一魂一魄填满,这路过的魂魄很可能是心事重的孤魂,也可能是那山水精灵,花草妖仙,这样一来,就给人注入了灵气儿。姑娘这一次,很明显比以前更加灵慧了。
      
      故而,姑娘不记得一些以前的事情也是极有可能的。
      
      想到这儿,织金便把那日的事情细细讲来:“那日前晌,染碧陪着姑娘在书房练字儿,奴婢不过在外间做针线,因看着外头的太阳好,便喊了院子里扫洒的小丫头鹅梨帮着一起晒晒被子……”
      
      “奴婢和鹅梨在院里晒被子时,便见小瓣儿,春葱,春韭几个丫头嘻嘻哈哈跑过来叫大伙出来踢毽子。因勖嬷嬷跟着太太一同去了柏林禅寺,宅子里没有她老人家镇守,那些丫头们还不都是脱缰的小马驹子,就在这个当儿,素鸢急匆匆跑来找我,说姑娘那些日子丢的生辰锁找到了,我便没想太多,着急忙慌跟着素鸢去了。”
      
      生辰锁丢了?
      
      “那生辰金锁,配着七宝璎珞圈,是姑娘百天时老太太亲自赏的,在佛前也开了光的,偏生在前些日子不见了!全宅上下急得什么似的。”
      
      “前些日子,是指……”笑笑让织金坐在个绣墩上,给她倒上茶。
      
      织金哪敢劳烦姑娘动手,急忙自己倒了茶,喝了几口润润嗓子:“丢金锁那日恰是正月十五,大过节的,全宅上下热热闹闹。虽说老爷不在府上,但正月初五临走便嘱咐了,到时全院上下都漂漂亮亮地挂上花灯,说赵州是个小地方,上元灯会也是小打小闹,不值一看的,还不及在自己院子里赏灯。另外,每个仆役都加赏一个月月钱,且都有一碗元宵吃,故而那一日的热闹不输过年,老爷还专门从京都派人捎回来几对新样式的琉璃灯,羊角灯,还有给姑娘的一对戳纱绣走马灯……”
      
      老爸,也算你有心了。
      
      织金感觉自己说得过于细了,便直奔主题:“姑娘那日打扮了一番,还专门戴上了那只七宝璎珞圈,陪太太在院子里赏灯,后又回房与太太吃酒菜,那一日太太和姑娘都高兴,和丫头们闹着击鼓传花,一直到大半夜。因为都累了,回房洗漱的时候,才惊觉那璎珞圈上挂着的金锁不见了,因为大过节的,夜里便没有惊扰太太。第二日才开始全院里找寻,太太和勖嬷嬷都急坏了,若是回了京还找不到,如何面见老太太呢。”
      
      织金说着,起身去里间取了一只锦盒出来,打开给姑娘看,里面是一只明灿灿的五蝠云纹赤金璎珞圈,通身镶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渠、玛瑙七宝,悬口处挂着一只赤金垂流苏的金锁,锁缘也镶了七宝,锁面雕着一只腾跃的金兔,唐笑笑属兔,前一世的奶奶也曾给挂了生辰锁,只是比这一只要小上好几倍,元龙朝的唐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啊。
      
      这璎珞金锁一看便知价值不菲,难保不被人起贪念,笑笑拿起来细看,见那金锁背面刻了个唐字。金锁与璎珞圈靠金钩子衔接着,看着很是牢固:“怎么,当日这金钩子松了么?”
      
      “那晚丢了金锁后,发现两个钩子都松脱了,想来是事先便松了,但即便松了也不至于整个金锁都脱掉了。且这璎珞圈每次摘下来,描红都亲自检查金钩子及宝石是否松动,才敢收起来的。”
      
      “后来这金锁是在哪里找到的?”
      
      
    插入书签 



    雪上霜
    半古龙风格的江湖儿女情。



    寡人不孤家
    闷骚女皇的浪漫隐忍之路。



    你待我如兄长般
    这是一个妹控兄长们沉迷互怼撩妹,导致肥水流到外人田的故事。



    快穿之黑渊女巫
    最有女巫范儿的女巫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