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不要拦着我上进

作者:糯米水晶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端午是个大节日。
      
      往几百年后说,那可是法定节假日,小黄金周。在此刻论,端阳节也是锣鼓喧天赛龙舟、姑娘媳妇子难得能出门的好日子。
      
      吴用嗤笑:然而这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郑二家的,昨个儿我可瞧见了,小厨房送来的金丝蜜枣粽子你一气儿吃了三只。”方开口的是个女高音,声线又尖又细,偏生还要做出一副咬耳朵的样子,一手轻轻推着悠车,一边对着对面的女人挑眉瞪眼。
      
      当然,躺在悠车里的吴用并不能看清女高音的面部表情,不过是凭着声音和说话的内容脑补出来的。
      
      悠车另一头的女人的面皮顿时涨得通红,嗫喏着说:“李姐姐,我……这是……”
      
      话头刚起,就被女高音截断了:“觉着嘴里头没味儿是不是?见天的鲫鱼瓜子、黄豆猪手汤也堵不住你的嘴?馋甚么不好!那送进来的粽子个个都是有数儿的,小丫头们将食盒撤下去的时候都拿眼睛瞥你呢你没见着?我跟你说,要不是咱俩一个屋,我才懒得来和你说道。你现在做的是啥?是奶嬷嬷,府里头好吃好喝养着咱,还不就是为了奶好小主子?这可是是金尊玉贵的小主子,不是你家狗娃狗蛋狗剩……你可别嫌弃姐姐我啰嗦,要是你吃了甚么不便宜的,让小主子喝着不舒坦了,老太太、太太立马就能把你撵出去。”
      
      没错,悠车旁围着吴用的两个妇女,都是他的奶妈,在此地叫奶嬷嬷,真让这个生在红旗下、沐浴着社会主义阳光的五好青年适应了好一阵子——大约有十分钟?
      
      没办法,胎穿的他不能抵抗婴幼儿生物习性,一天十二个时辰,清醒的时间实在是少,几乎次次都被自己尿湿吓醒的他现在也认命了。
      
      吴用听着那个底气不足的女声弱弱低申诉:“我家小子不叫狗娃狗蛋狗剩……”心里有些好笑,这也太能抓重点了。
      
      困意来袭,接下来的话,吴用也就听得不是很清楚了,不过根据他这十多日的所见所闻,这一大家子的家境很是富裕,自己光光奶嬷嬷就有四个,其他伺候的大丫鬟小丫鬟因为日常接触的少,并没能数清楚人数。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奶嬷嬷也可以去演一出宫心计了,平日里为了谁多奶几口、谁接到的打赏更丰厚也没少撕,女高音是个中翘楚、常胜将军。
      
      如果吴用穿越前是个爱看宅斗宫斗文的软妹,那么此刻他估计就会开始各种担忧,甚至疑神疑鬼:毕竟按照一般的穿越定律,宅斗中的炮灰渣渣就是婴儿,这么多奶嬷嬷伺候不正是代表了自己是个身份尊贵的靶子吗?随便被人喂点不对劲儿的或者睡觉的时候掀开被褥都能弄死自己。
      
      然而吴用上辈子是个汉子,虽然不糙,但也不细腻,他不懂什么叫穿越三大定律、也不知道宅斗十大技能总结是个啥……他觉得自己很冤……
      
      没错,吴用是个内里有着成人灵魂的伪婴儿,这已经是他的第三辈子了,细细数起来,他的心理年龄四十余岁,而关于他为何如此“心老”,那就要从头说起。
      
      吴用是孤儿,八十年代末被丢弃在福利院门口,身上并无任何胎记、也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信息。他是个男孩子,本应该比较容易被领养,可是奇怪的就是,每当一对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生育的夫妻看中他之后,就会有孕——在办理领养手续之前。如此三四回,坐实了吴用送子童子的名头。
      
      虽然没能被领养,但是身为福利院的吉祥物,吴用一直嘴甜乖巧受到阿姨们的喜爱,九年义务教育就顺风顺水地毕业了。然而高中的学费要比初小多了不少,毕竟初小只需要书费,而高中的学杂费加起来,一学期需要将近两千块,吴用的成绩并不能拿到高中的奖学金。
      
      爱讨好人是吴用的习惯,只是因为从小生活在福利院早早明白人情冷暖、人世艰辛而获得的生活技能,并不代表他就是口蜜腹剑、嘴甜心苦的白眼狼。福利院的收支堪堪持平,半大少年正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时候,于是他在暑假疯狂地做起了兼职。
      
      早上送牛奶送报纸,八/九点之后就去饭店洗菜包一顿中饭,午休时间奋笔疾书是代别人写暑假作业,下午两三点开始洗菜这回就不包晚饭了,不过大厨有时候看半大小子眼睛饿得都绿了有些可怜,会偷偷给他塞点点心。到了晚上,就是吴用的发财时间了,带着手电和网子去粘知了,收获多的时候可以换一百多、两百块钱。
      
      六月中旬到七月中旬,他就赚到了五千块,这可是一笔巨款。国企的双职工家庭一个月也就这么多工资了吧。不过他的代价则是轻了十斤以及满身的蚊子包。
      
      吴用并没有因此而满足,毕竟一年只有一次暑假,现在稍微累一点,能一口气把高一一整年的学费和生活费给落实了,这样才能稍微缓解一些他心底的焦虑感。
      
      而奇遇,就从这一年的暑假开始。
      
      假期结束前的某日,吴用的脑子里出现了第二种声音:【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啥?”
      
      【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电子音刻板,却兢兢业业,一直在无限循环,持续十二小时之后,吴用觉得自己不只是出现了幻听,还有幻视……
      
      面前比超市的40吋彩电屏幕还要大的光屏一直在滚动播放以下文字:【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如果能把这台‘电视机’卖了,那我高二高三的学费也有着落了吧!”大屏液晶彩电的价格现在挺高的,随随便便就要七八千块,吴用一边搓洗的大盆子里的土豆,一边努力无视光屏。
      
      而周围无论是一同洗菜的小工还是胖乎乎的大厨都没发现长的好像外星科技的屏幕!吴用内心鼓噪不已,终于开口请假。鉴于小伙子整个暑假表现良好、手脚勤快,大厨很利索的准假还给他塞了两个水煮蛋。
      
      吴用兜里装着两颗蛋,加快步频往网吧走去。
      
      第一是因为初中的信息技术课让他认识到,现在网上查资料比去图书馆方便多了。
      
      第二是因为网吧里的人都带着耳麦叽叽呱呱玩游戏,根本不会注意别人查资料啥的——吴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谨慎,但是本能告诉他,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恐怕并不是大众现象。
      
      第三则是因为网吧有空调。
      
      这时候的网吧对未成年人还是明目张胆地开放的,吴用花了十块钱买了一张卡,去角落开了一台电脑。
      
      显示器是大屁股的,和学校计算机房的一样,系统是WIN2000的,比学校的98更新一些,不过操作界面没什么区别。
      
      【为什么会出现幻听和幻觉?】
      【人们一般在极度疲惫或精神精度紧张或饮酒过多是会出想幻觉和幻听……建议你去精神科看医生,经过服药能治疗……希望能给你一些帮助。】
      【你好,如果你有这样的症状,建议你去医院看一下,不去医院的话只会让这种症状变得更加严重,因此要去医院做一下系统的精神科检查,早发现、早治疗。】
      【幻听是精神分裂症的最常见症状之一……】
      
      这时候的吴用当然不知道“看病问X度/X歌”、“买药找X宝”这个梗所吐槽的不靠谱人群,不过他觉得自己并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肚子饿得咕咕叫,吴用看旁边的社会青年一边吸着方便面一边对着麦大骂游戏中犯错的队友,泡面味弥漫、唾液横飞的样子,觉得自己在这儿吃鸡蛋应该不是很失礼的事情了,于是他磕开一个鸡蛋垫巴垫巴肚子。
      
      【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已采集足够宿主血液能量,是否开启位面交易平台?】
      
      吃了一个鸡蛋并没有获得饱腹感的吴用只觉得自己是一贫如洗,就算这真的是外星人的黑科技,对自己图谋不轨,大不了就像前几年热播的古装剧《XX格格》里头女主角说的那样,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被骚扰的不胜其烦的吴用因为一个鸡蛋带来的更大的饥饿感而生出一股豪气,一手按在加粗加大字体的【是】上。
      
      然后,他就开了挂……
      
      位面是什么?多元宇宙。
      
      交易平台是什么?买东卖西、互通有无。
      
      在用一个鸡蛋换回一根金项链之后,新世界的大门对着吴用打开了!
      
      一遇风云便化龙。年少不知多做遮掩,等到出尽风头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一开始太莽撞了,为了攫取财富,有些举动太过于莽撞了。
      
      ……
      
      花了十五年时间,吴用定位了三个交易位面,分别是01号末世,02号未来,03号修真。尚未来得及用本位面的东西打动修真位面的交易者,自然也就没能获取灵药、符箓的他在三十岁生日这一天被认识了三十年(同一个孤儿院长大)、处了四年的女朋友下药迷倒。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吴用不是不恨,而是来不及恨。幕后黑手哔哔哔说了一大通自己哪儿哪儿露出的马脚,并且准备用毒/品控制自己。
      
      恰在一针扎进胳膊里!
      
      位面交易平台开启紧急制动,清理有害物质。然后他眼睛一闭一睁,又回到了十五年前的夏天,坐在网吧里,迷茫而又激动地查资料:【为什么会出现幻听和幻觉?】。
      
      老天待我不薄!!!一串的感叹号代表了吴用激动的内心。
      
      身边吃方便面的小青年依旧唾沫横飞,吴用感动得几乎想哭,知道位面交易平台有多神奇的他当然不会因噎废食,选择了【是】之后,他捏着自己仅剩的一个鸡蛋,忐忑地等待01号末世位面的雇佣兵来联系自己:鸡蛋换金项链的美好生活又要开始了,不过这一次自己必须得谨慎谨慎再谨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贾宝玉在六零
    文前:之前的版本写了三万字,砍掉重新写了。
    避雷:本文无cp,架空年代文
    *************
    话说那宝玉于毗陵驿地方拜别了政二老爷,及至对方追赶而来,僧道二人略施术法,带着他隐匿于茫茫雪地之中,贾政等人寻遍不着遂作罢了。
    隆冬深夜,渡口草庵。
    里头瞧着隐隐绰绰有三个人,三人围着一火堆坐着,火堆之上架着一个破釜,里头翻滚着杂粮小米粥。
    朦胧火光照亮破庵,此三人正是宝玉与那一僧一道。
    那僧人说:“你这顽石,情缘尚未全结,却已然一走了之。既如此,我二人还得把你送还原所,复还本质,以了此案。你可愿意?”
    宝玉只是木讷地眨了眨眼睛。
    “那便喝了热粥,早些睡,明日早早启程,奔赴青埂峰。”僧人就当他是赢下了,舀了一钵杂粮粥递给宝玉,宝玉接过也不言谢,闷闷地就开始喝。
    道人脾气差些,对僧人说:“你与他言语他皆如风灌耳,此顽石便是彼顽石,还管他做甚?还与他煮粥?”
    宝玉充耳不闻地喝着粥,纵然有淡淡的霉味,他也面不改色,想着:我就是一块石头,吃甚么、喝甚么又有什么妨碍呢,便是穿肠毒药,也毒不死我这个黑心肝烂肚肠的人吧?
    软言软语或者恶言恶语皆是无用。僧道二人对视一眼:坏了,这石头下凡一遭,左性是没有了,但是也不能弄得这么一副死气回去吧?他本就历劫不全,不如……
    二一添作五的事情,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也不是头一回做了,于是在这风雪夜、破庵堂之中,又做了一场法,把五感皆钝的石头丢入另一小世界之中。
    天光大亮,草庵中空空如也,只有一堆燃尽的炭灰。
    ……
    宝玉一觉睡得沉沉,看不见也听不见,更加醒不来。
    醒不来便醒不来罢,他琢磨着:许是我行路拖累了二位长老,他们惫于带着我赶路,将我原地就变为石头了呢。
    那就继续做一块石头吧,无悲无喜,无爱无嗔——过了几个月,自以为是石头的宝玉便被生出来了。
    是了,他没有变回一块石头,而是又托生成了人。
    【做人有什么意思?生老病死皆是苦,贪恋痴嗔皆是苦,还不如做一块石头。】
    ……
    “听说了么?沈家二房刚添的小子是个哑巴,生下来都不会哭。”
    “我怎么听说是个傻子?不只不会哭,也不会笑,根本是什么反应都没有……沈老二家的又伤了身子,奶/水都没有,我看啊,这个小子怕是养不活。”最后一句说的轻,哪怕是嚼舌头的长舌妇也觉得这话有些恶毒,不敢说响了。
    “那总不能够,他三叔家的不是早一脚生了个女儿么,把这小子抱过去让奶几天,再加点米汤,总不会饿死。”
    前头的人一脸说不好的表情:“那个李桂花可不一定答应。”
    “不至于吧?亲叔叔亲婶婶,还能看亲侄子饿死?”
    ……
    李桂花一脸得意地抱着女儿喂奶,喂好了,把女儿竖起来拍出了奶嗝:“我也不是那狠心的人,做不出看着亲侄儿饿死的事,就是啊,这年下谁家的日子都不宽裕,我们家本来就只有高顶一个工人,每月就那么点工资,我又在坐月子,也挣不了公分,再奶一个孩子怕是营养不够……我也不能饿着我们家玉梅吧?”
    婆婆林氏平时就最偏疼小儿子一家,虽然小儿媳妇第一胎是个闺女呢,但是瞧着白白胖胖的,比老二家生的小傻子招人疼多了,于是也帮腔:“那肯定不能让桂花你亏了身子,老二家的没奶水,我看月子里也不用将补了,到时候把小……子送过来给你喂,叫老二家每天给你三个鸡蛋,每星期炖一只鸡。”
    沈家大嫂徐荷花是来说和的,但见婆婆和三弟媳妇这副样子,心里头也不是滋味,但是想着二弟妹红着眼眶拉着自己的手拜托一定给她小儿子弄到奶,最后这事儿就这么敲定了。
    徐荷花从老三家里出来,抬脚去了隔壁老二家,进了堂屋看到自己大女儿沈玉莲端着小木碗喂两家共计四个小萝卜头喝米汤,遂摸了摸玉莲的发顶以示夸奖:“家富和家栋呢?”沈家富是徐荷花的大儿子,沈家栋是沈老二的长子,一般年岁,平时就一起跑来跑去玩。
    “跑出去玩了,我跟他们说不要跑远。”沈玉莲回答妈的话,手里动作就慢了 一点,她二弟沈家福和三弟沈家贵便不满地拍着巴掌啊啊吃地叫。
    倒是沈老二家里的两个孩子家梁和玉芝,明明也和自家两个小魔星一般岁数,才两三岁,却坐得乖乖巧巧。
    【二弟家的家教真是好。】徐荷花在心里感慨了一句,然后说:“玉莲你喂慢点,不然他们喝多了要尿。”
    “妈,你放心。我会给弟弟妹妹把尿的,你进去看二婶婶吧。”
    ……
    徐荷花掀了门帘子,里头一股闷闷的血腥味。
    “大嫂,弟妹她答应没有?”王雪梅生这个孩子的时候伤了元气,现在脸色白得像纸一样,撑着手坐起来都难。
    徐荷花连忙快步去帮衬着扶了一把:“答应是答应了。”就是心黑!狮子大开口!
    她把三弟妹借着婆婆的口说的条件重复了一遍。
    王雪梅苦笑说:“不就是几个鸡蛋,几只鸡么,我总不能让小石头饿死。”生小儿子不顺,差点没保住,王雪梅琢磨着就给他取个贱名图养活,抬眼看见当家的拿回家里摆着好看的矿石,张口定了小名叫小石头。
    别看王雪梅现在的话说得轻巧,但是她的眉头却紧紧地锁着,因为喂奶可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时,这么一算,她养在院子里的那群鸡怕是都要进了三弟一家的嘴里了。
    “这鸡,我给你抓两只过来。你也知道我平时忙,没时间喂鸡,不如换给你养,等你出了月子帮我家玉莲做两身衣服,她九月就去小学上学了。”徐荷花咬咬牙说。
    “大嫂,我不能要你的鸡,你那是养着生蛋,给家富他们补营养的。”再说了,前几天老三家的生孩子,大嫂都没拿鸡过去,现在要是拿来这里,被婆婆和老三家的知道了,怕是要连大嫂一起记恨上。
    徐荷花脱口而出之后也发现自己刚才的提议不行,于是也不坚持这事儿。
    她想着要么之后每天让玉莲送两个鸡蛋过来,不显眼。
    ……
    宝玉躺在木头小床上,木愣愣地听着耳边的一切。
    最开始接生婆拍打他屁/股的时候他不知这是梦非梦,故而恼怒的情绪占了上风——兀那婆子,居然敢占宝二爷便宜!复而又想起哪里还有什么宝二爷,根本狗屁都不是,明明是个搅家精、害人精,是个阖该在山顶上遭风吹雨打电闪雷劈的破石头。
    各种情绪混杂,小脑瓜子当机了,这便传出去,说沈老二家里生了个小傻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