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事·桃花劫

作者:亭南阁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7

      她唇起狠厉:“孟婉华,今日再让你尝尝这万树焦花!”说完,便有万千细刃笔直朝我飞来。她早已不知道,我现下的灵力即便一万招万树焦花也不能奈我何。准备试一试我新学的霜色九天,凝聚胸中之气朝她劈去。
      
      白霜之色拧成长风向她急去,当日她以火焚我,今日便叫她尝尝这至寒之气。我双臂一张,长形之霜顿时化作万千白点,将她的万树焦花团团围住。她有几分气急,双眼尽是恶毒,十分不甘心:“孟婉华!”
      
      我冷眼相对,却见得她抽身一展,我冷哼一声,便腾云追了上前。待我留意起脚下风物,竟已远离了神霄殿,不知是到了何处。
      
      她露出轻蔑之色,得意道:“此处远离天苑,平日连仙娥们都不常来,既然到了此处,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不成!”
      
      说话之际,她早已凝聚仙力,我半分不敢懈怠。
      
      “说这活不活的话,可就为时尚早了。”
      
      却不知她得了太乙天尊的绿魄琉璃杖,修得一身散魂之术。我渐感不敌,左手中了她一刀,有些微疼。见得她那嚣张的模样,只恨不能将她拍死。
      
      她甚是得意,道:“孟婉华,几百年不见,你倒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我嘴角一抽,手下加重了力道,冷静出声:“陶真真,我一直把你当亲姐姐看,当年何以出手伤人,更令...令我同祝南亭不复相见?”
      
      她笑得妖娆,眼珠里流露出可笑,道:“啧啧!真是可怜,姐姐?可笑!你不过是一只只有几百年修为的地仙,竟还大言不惭称我为姐姐?”
      
      她说着眼中的可笑一闪而过,竟多了几分狠戾,狠狠道:“但南亭却为了你连命都丢了......”
      
      荷间掠起凉风吹得我心底一阵冷寒,我苍凉笑了几声:“哈哈哈,为我?为我丟命?陶真真,你俩一个狼心一个狗肺,一个渣男一个贱女,我哪里配让堂堂南岳仙君祝南亭为我丟小命!南岳仙府摆酒八十一天,遍请天下仙神,十里红妆娶进门的,是你陶真真!”
      
      这话说的我气血翻涌,喉头一哽,“我若能害死他,你如今还能这样逍遥?你俩大婚那日就算搭上我这条小命,也绝不会让你们如愿!”
      
      她面上却是怒上一怒,咬牙切齿道:“找死!”
      
      我侧身一闪,故意微微笑道:“祝南亭已死了两百年是么?死了也好,也免得我这恨没个尽头。否则今日再见,我与他难免大战一场,失了他一直以来口口声声自诩的南岳风度。”
      
      她被我激得面色一僵,手中的绿魄琉璃仗在仙法引动之下,有青若翠玉带的光泽驶来,直劈天灵盖。
      
      我侧身一躲,这琉璃仗法劈向了身后的水池,水池之中顿时银河击落,着实壮观。我随手一击,掌风一去,却被她截住转了个弯,击在池中的一朵红莲上。
      
      红莲顿时被劈作两瓣,陶真真脸上一丝奸笑一闪而过。
      
      ———————————————————
      
      我凝起的仙术还未出手,陶真真竟使了仙法没了踪影。我来不及多思考,眼前法阵袭来。我一惊,抬眼一看,竟是一排神将立在我跟前。
      
      “大胆,竟然胆敢毁坏业藏池的业火红莲,该当何罪!”眼前天神怒目而视,脸上看不清悲喜,手中所执仙仗直直指向我。
      
      未等我开口答话,便已被天将押走。
      
      我在天牢里颇吃了几天苦,所以待得被带到凌霄殿时,帝昊一见我就差点跳起来。他原本以为我早早回了幽冥,却没料到我在他家的天牢里被“招待”了十几日。
      
      如今这样子,着实有几分狼狈。
      
      蓬头垢面,血满衣物。
      
      ---------------------
      
      凌霄殿内,处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正中龙纹缠绕的金椅之上端坐着的便是天帝无疑,边上两列上神见我们进门皆是窃窃私语。
      
      陶真真轻声嘀咕:“哎呀,这不是那日在业藏池练仙术的忘川司神么?怎么是从天牢里带出来的。”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像是无意间脱口而出,却正好在殿内众神能听见的范围。
      
      天帝的嗓音自殿上高传而下,殿中瞬间半点声息也无,道:“你一个小小忘川司神,为何毁了那业火红莲!”
      
      我一人立在殿中央,撑着一副快要散架的身子骨,勉强提着一口气道:“天帝,我不过是一小小忘川之神,有何种意图要毁红莲。再者,我孟婉华虽品级低下,不及凌霄殿内诸位上神,但我行事向来磊落。若真是我所为,我为何不早日招认,反倒愿意每日忍受这胜过人界炮烙之刑的裂骨之刑?”
      
      天帝瞪了瞪眼珠,似是有些不悦。边上的一位神仙插嘴:“大胆,你这番话难道是说天帝错怪了你!”我心中叹了叹气,无怪乎帝昊时时想着到人间巡游。天宫如此腐朽,倒还真是苦了他。
      
      我苦笑了一回,忍住右腿骨头一阵钻心之痛,一字一句道:“执法上神称我毁了那业火红莲,不过是看到从我手中使出的仙术碰到了红莲。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界仙灵,却也懂得定刑也要证据确凿。屈打成招,却不像是神明的天界做出的事。“
      
      边上一个花白胡子神仙出来嚷嚷道:“天帝,我看这小女娃也没有那多大能耐.......”
      
      执法真君冷冷问道:“你是否在业藏池与陶上神打斗?”
      
      我道:“是,不过...”
      
      执法真君追问道:“是否出手毁了红莲?”
      
      我猛地抬头道:“那本是我与陶真真算旧账,被她所设计。”
      
      他充耳不闻:“只问你是与不是?”
      
      一旁的陶真真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我死死握紧双手,话语从牙缝里蹦出来,“是。”
      
      执法真君朝天帝拱手一拜,“小神问完了,若论天规,孟司神一犯以下犯上之罪与陶上神恶斗,二犯毁天宫珍品之罪,请天帝定夺。”
      
      天帝听完,怒瞪着我。在场的所有神仙均是盯着我,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天帝出声:“执法真君何在?将忘川司神押往划魂池,剔除仙骨永除仙籍。”
      
      那日我使出的仙术,着了陶真真的道,她用了仙法将我使出的仙术转了个弯,劈向了那红莲。
      
      那业火红莲是什么呢?并不是什么贵重的品类,只不过是天帝的懿妃娘娘心血来时,差仙子从人界带上天的一朵普通红莲花。
      
      懿妃娘娘,是现下天帝的后宫中最受宠的娘娘。
      
      我正欲开口,却见一旁立着的帝昊站了出来:“父君,此事诸多蹊跷,若单凭陶上神的证词,也不足以证明那红莲是孟婉华所毁。”
      
      已是许久,未曾有人为我说过话了。但今日,我却并不想自己白白着了陶真真的道。
      
      天帝并不出声,但也没有阻止。我便接着说道:“敢问天帝,众生是否平等?”
      
      天帝哼了一声,一旁立着的神仙接过话来:“自然。”
      
      “我若毁了红莲该被化骨散魂,那若有人不仅毁了千年神花,还害了百年仙灵,又当如何?”
      
      天牢之内,那撕骨之刑我生生受了。便是为的这日见着天帝,同这陶真真好好算上一笔账!只可惜那忘恩负义的祝南亭早死了,否则这个账,今日同他俩个一起算!
      
      天帝并未做多想,道:“若真有人如此,那自该剔除仙籍、散去仙魂、化去仙骨,收回仙珠后罚入畜生道永世不得为人。”
      
      陶真真脸色一暗,正欲开口,我接着道:“多谢天帝解惑。人间常有这样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既然小仙活不过今日,还有一些事让诸位上神知晓。”
      
      我等的便是这一日。
      
      我即便几百年未曾出过幽冥,当年的账一笔一划都记在心里。
      
      一个祝联祝南亭。一个陶唐陶真真。
      
      陶真真面色寡白,怒瞪着我,我冷哼两声:“三百年前,天界举办三届大会.....”
      
      我才说出一句话,忽见有仙童急匆匆跑到天帝耳畔耳语了几句。天帝即刻打断了我的话,我挣扎着想说,天帝脸色发怒,“放肆!”
      
      刹那之后,只听得身后有龙吟之声,回响在大殿之内。我不知所以,见得诸位神仙亦是茫然不知所措,只有白胡子神仙眼神亮了一亮。
      
      待龙吟之声渐消,却见得眼前立了一个身着墨绿青衫的俊俏郎,剑眉星目,声音冷峻,道:“启禀天帝,我家主人说魁星宴上未曾亲自相贺,为表歉意特意遣孟章将这十品红莲敬上。”
      
      天帝的眼神发着白光,脸上笑得比红莲更绚烂。
      
      十品红莲,那是千万年也寻不到的极品。一品是人界红莲,二品在花神居处,三品在蓬莱仙山,四品远处昆仑山......红莲中最难得的便是这十品,因为只有传闻,却并未有仙家真正见过。
      
      孟章把装在玉盒里红莲呈上去,殿内诸位仙家正眼巴巴地伸着脖子想看。然,这孟章却半点没搭理,退了一步在我跟前,双手捧出一把琴来,稳稳道:“主人言,那日魁星宴司神走得匆忙,忘了带走这琴,特遣孟章送还司神。”
      
      我试图拱手道谢,反倒扯得全身倒吸了一口凉气,凉凉笑了一声:“多谢月老君美意,只恐我已无福承受。”
      
      这孟章却是置若罔闻,保持着捧着古琴的样子,一字字道:“主人原话,今夜子正,月上柳梢,蓝花楹树下,司神还欠一支琴曲。”
      
      见我干瞪着他不说话,孟章眼神犀利一流转,连带着身子也转了一转,对着天帝道:“不知天帝可否应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键时刻,还得男主来救。
    《天宫晚报》今日头条:《可怜!百年之后情敌再会,该女子竟又惨遭闺蜜毒手锒铛入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