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事·桃花劫

作者:亭南阁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4

      额头上的剧痛,将我生生拉了回来。
      
      眼前面目全非,之前包裹我的红茧也早已褪去。碧泱和若耶立在我身前,紧绷着堤防眼前卧澜。
      
      我想站起身来,腿起了一半又跌了下去。碧泱这才发现我醒了,忙回过头来扶住我。
      
      “堕沁红呢?”我一开口,声音竟是抖着出来的。
      
      碧泱暗了暗神色没有说话,若耶像是终于憋不住,将哭声放了出来,“瑰阳姐姐为了救我...被...被他们害死了。”
      
      我身子一僵,用力握了握若耶,她感受到了异样,不解地看了我一眼,我做了个十分轻微的动作,暗示她不要多问。
      
      卧澜哈哈狂笑,越过若耶,吹了吹拂云上的血珠,死死盯着我:“把你身上的游魂交出来,否则,死一个也是死,死四个还是死。”
      
      我扶着碧泱,呸了一声:“你杀了季长意和祝南亭,如今还用着他们的身体,真恶心!死有什么可怕的,死了正好与他们作伴。先前我总以为是祝南亭负我,咽不下胸中一口气,错怪了他这几百年。如今知晓了这些,他不曾负我,也不负任何人。反正我活着这么些年,死了不过就是一堆白骨、一抔黄土,没什么遗憾惋惜的。”
      
      “呸!贱人还敢说这些大言不惭的话!”
      
      我这才看清,那角落里,陶真真手持玉沉砚一身戾气瞪着我。
      
      碧泱身子一紧,朝着陶真真就挥去一招仙力。可毕竟力有不逮,半分作用也没有。
      
      双眸怒火冲天,陶真真早已没了往日理智。她瞥了一眼碧泱,嘴角一斜,讽笑道:“怎么?一个帝昊不够,你这水性杨花的贱人不单勾|引俊上,连这小白脸也不放过?”
      
      碧泱脸色发青,呼之欲出的怒火叫我强行摁了下来。
      
      这番侮辱的话,如今早已激不起我半分怒意。手上赫鞭力道重了几重,此刻我头脑却是十分清晰。
      
      “陶真真,你我这几百年的恩恩怨怨,今日该了了。”
      
      卧澜面露杀意,与陶真真对视一眼,轻喝一声:“还真是一样的冥顽不灵,自己找死!”
      
      “说笑了,你伤天害理,找死的是你!”
      
      陶真真早已不管不顾念动灵语,剑阵呼啸而来。卧澜拿着季长意的拂云,故意擦拭着上面的血迹。剑身擦净,二指宽的剑光耀得我眼眶有些生疼。
      
      结界内红光黑影一阵翻飞,我身上被划开好几道血口。若耶和碧泱不是他两对手,便只能依靠若耶的神器时时逃脱。
      
      卧澜冷笑两声,“怎么,比起五千年前,你的法力竟然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侧着一躲,想起惨死的祝南亭和季长意,“若是五千年前我就认识你,你还能活到今日!”
      
      卧澜手上起了一团火咒,眼神一狠,讽刺道:“可惜那时,堂堂天界少君和魔界魔尊,再加上一个你,也不能奈我何!”面上之得意,叫人恨不得一巴掌就拍死他。
      
      我惨笑两声,“正好留待今日!”
      
      卧澜狂笑起来,“既然是来送死,那可就怨不得旁人了!”旋即眼光如刃,恶狠狠道:“五千年前的账,也该算算了!”
      
      陶真真趁我不备长剑携势而来,嗓音又狠又冷:“取你贱命,为南亭报仇!”
      
      他两前后夹击,我躲闪不及,肩头中了陶真真一剑。
      
      卧澜哈哈大笑,拂云剑压着碧泱和若耶上前,“这小丫头是个人物,这小子如此拼命,看来很重视你。先杀哪一个比较好?”
      
      我微微笑着,索性将赫鞭神剑往地上一扔,捂住肩上的伤口,笑道:“横竖今日都是死,不如就大家一起。你若敢伤他们当中任何一人,我立刻毁了这游魂。”
      
      话尽,将两缕游魂化作两颗珠子,紧紧握在手里。
      
      卧澜神色十分狰狞,拂云贴近了碧泱脖颈一分。我用力一捏,珠子发出轻响,静静道:“不妨你试试。再有,”我顿了顿,“游魂入我体内我怎能不动点手脚,若是你想杀我夺魂,最好就省省。我若死,魂必灭。”
      
      卧澜眉头聚成峰,手下加重了力道,若耶痛的呼叫了两声。陶真真不管不顾,长剑起惊风,朝着我斩了过来。见我不为所动,卧澜及时弹开了那仙术。
      
      “你!”陶真真怒瞪着卧澜。
      
      “两缕游魂换他们两个。”
      
      卧澜身上戾气渐消,似乎在思索。若耶抿着嘴唇不敢哭出来,止不住的摇头,“婉姨,不要...不要...”
      
      碧泱眉头紧皱,虽未开口,但那神色分明在告诉我不要。
      
      “换不换?”
      
      卧澜面色阴晴不定,迟迟不开口。
      
      陶真真大喝道:“不行!”眼前一花,疾风驶来,转眼间,还在滴血的剑身再次没入了我肩头。
      
      我盯着她,直直开口:“这魇魅身上用的是祝南亭的心脏,你知道罢?”
      
      她脸上神色一晃,“什么?”
      
      “祝南亭临死前还有着微弱气息,是这魇魅取了他的心,用了这几百年。”
      
      她身体不能支撑,往后一退,没入我体内的剑抽了回去。玉沉砚带出一剑殷殷红血,痛得我全身抖了一下。
      
      “你说谎!你说谎!”她发疯似的还要来刺,我瞥了一眼卧澜,一捏手中珠子,卧澜甩了一掌过去,摔在地上。
      
      “蠢。”
      
      陶真真不能相信,剑锋转向了卧澜。几招过后,卧澜轻蔑道:“是又如何?”说着他指了指胸口的位置,“那你知道那狗屁祝南亭心上人是谁?这心里几百年想的是谁?”
      
      她的脸色从怒气红变得寡白,嘶吼道:“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除了我还能是谁!”
      
      说着便扑了上去。卧澜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陶真真最大的软肋是什么,笑眯眯摇头,戳着心口:“可这里半点你都没有。”
      
      陶真真气不过,那仙术朝着卧澜胸口急去。他打定了主意陶真真不会真动手,笑眯眯站立着不动,道:“反正这是那祝南亭的心。”
      
      她脸色惨白,及时收手,仙术反弹回来吐了一大口血。她瘫坐在地上,一边流泪一边狂笑,“可笑我竟然帮你害了那么多人命,哈哈哈......”
      
      狂笑了几声,她猛然停住了,眼中早已不复清明悲戚眼色,泪水淌过孤注一掷的笑靥:“不,是你!我第一次见他就已心许,若不是你的出现,他怎么三番两次拒绝我陶唐之丘的提亲!孟婉华,这世上最爱他的人是我,他最终娶了的人也是我!为了他,我可以舍弃一切!你呢,你能做什么?你不是后悔遗憾吗,那我今日就成全你!”
      
      看向我的眼神俨然失了心智的样子。我稳住身子,看着她不管不顾朝提剑朝我奔了过来。原以为得知真相后,她能与我联手同卧澜一战,可我到底低估了祝南亭在她心中的分量,以及…
      
      ...对我的恨。
      
      有缘无分,不如无缘。有分无缘,最是弄人。
      
      我苦笑了几声,我为他能做什么?看尽人间冷暖的忘川司神孟婆,哪怕是在如今这样的境地,也想能夺得一线生机,好好活下去。
      
      沉了一口气,我看向卧澜,奋力捏紧了手中游魂珠。
      
      狂风大作,树叶来了一场叶雨。卧澜的魅信子伸向陶真真时,她还不能置信。最后掉落下来时,眼珠瞪得大大的,看着卧澜心口的位置。
      
      卧澜看着我,眸起危险意味,“只能换一个。”
      
      我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泪水遮得眼前一片朦胧,再次加重了手中力度,“要么两个,要么同归于尽!黄泉路上,大家一起也不寂寞。”
      
      卧澜脸色几转,最后一扫脸上戾气,笑道:“同归于尽是么,也好。”语毕,启动阵法,以火咒包围。
      
      “你!”
      
      卧澜冷哼一声,死死盯着我手里的珠子,复而低低笑道:“不妨这样,让你选人生不太容易,选人死如何?今日是季...不..我那好师傅的生辰,本尊破例做一回善人。你们三人我只要一个人的性命,祭他在天之灵。我数到三,选一个。如若不然,今日四具仙骨贺他生辰,倒是百年难得的重礼。他一定十分欢喜,永世难安。”
      
      被他挟持着的碧泱和若耶都重重地抖了抖,难以控制的脸色一僵。
      
      那温柔笑意褪去,道:“这小姑娘身份不凡,这小子对你又极为重要,你可要想清楚了。”
      
      他所言不差,若耶身份尊贵,倘若她出了差错,我孟婉华连着整个幽冥府都得连着陪葬。再有,她自小便没了母亲,原本就该多得一分宠,我既承了她一声“婉姨”,焉有不庇护小辈的道理。
      
      而碧泱是对我最重要的人,在他替我挡了陶真真那一掌时,我就发过誓,日后我不会再让碧泱受到任何伤害。
      
      “一...”
      
      他平稳的嗓音一出,我全身微微颤抖,掌内沁出无数细汗,握得这珠子已有些滚烫。
      
      碧泱使劲挣扎起来,冷冷道:“换你和若耶。”
      
      我看了过去,熊熊火咒中的碧泱一身蓝衫翻飞,铺面而来的热浪像极了那时陶真真的万树焦花。他从小就只会为我考虑,如今已经会想到若耶,很好。
      
      若耶的哭声愈盛,一张花儿一样的脸上眼泪肆流,将头摇得像拨浪鼓。
      
      “二!”
      
      卧澜音调猛然斗转,嗓音里浸透着玩弄人于股掌之间的得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陶真真。。。唉。。。。
    《人间晚报》今日头条:《择决,是世间最痛苦的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