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事·桃花劫

作者:亭南阁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这位消失了千年的少君一脸坦然,拿起桌上另一个单耳青玉壶,给自己倒了杯酒,淡然道:“安无忧。”
      
      他这样一说,我便只好老老实实闭了嘴。酒安无忧,是一味疗伤用了烈酒。那效果同这酒性一样强烈,是以,越痛好得便越快。
      
      我抖着手,酒洒了几滴,敛眉全喝了下去。闭着嘴唇,全身战栗,却还是时不时嘶叫两声。
      
      碧泱一双湛蓝眼珠,来回在我同俊上脸上回视。
      
      俊上那一壶酒估摸已经下了大半,幽深眼眸看了过来,平平道:“你倒是十分能忍。”
      
      额头细汗凝在睫毛上聚成珠,遮了视线,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哆哆嗦嗦回了一句“见笑”。
      
      我并非天生就这样能忍,以往同祝南亭在一处的时候,随便崴个脚我都是从来不自己走路的。
      
      黑无常后来总结我的失败教训,说我大约太弱,总事事依靠着那谁,焉知世间万物唯有自己才最可靠。
      
      他这一番话虽没什么文采,我细细一琢磨却正是那么回事。
      
      倘若那时被白虎精咬伤忍着痛上了天宫呢。
      
      倘若大战蜈蚣精时忍住别昏死过去呢。
      
      倘若大帝那一记重敲忍住别倒下呢。
      
      是以,从那之后,我在奈何桥头亲手凿了了一个脸盆大的“忍”字。
      
      非对别人之忍,乃是对己。
      
      岂料这忍字传遍六界,大家都只道忘川的孟婆脾气秉性不好,刻了个字来做威慑。并道去往的幽魂小心为妙,万事忍为上。
      
      这番美丽的误会,反倒也为我省去了诸多烦恼。
      
      睫毛一颤,那细细密密的汗珠落了下去,却是俊上两手将我抱了起来。
      
      一抖。一颤。一痛。
      
      他抱着我起身,面无表情道:“我虽敬佩你的骨气,但你刻意隐忍又不时溜出的几句嘶叫声,却是让墙外诸仙浮想联翩。”
      
      此话一出,果然听得墙外悉悉索索的声音,想必是仰慕这位千年不见的少君,却又不敢贸然上门打扰,这才甘愿蹲墙角。
      
      我抬眼正想开口,可真的很疼啊,不妨又闷哼了两声,吸了两口凉气,才大汗涔涔道:“如此...嗯...劳烦少...嘶...少君了。”
      
      然,那墙外竟有捂嘴偷笑的声音传了进来,隐约听得几句“不可描述、不可描述”,言语间很是满意。
      
      我盯着俊上瞧他有什么反应,然一点表情动作都没有。
      
      到了门口,他忽而一垂眼,问我看什么。
      
      我眨巴两下眼珠,身上裂骨之刑的痛缓了几分,诚恳道:“看你。”
      
      他似乎不妨我这样直接,唇角翻一丝笑:“看我?”
      
      我挪了挪身子,真心实意道:“少君,你真耐看,越看越欢喜。”我说着,很是厚着脸皮盯着这张俊脸,补充道:“尤其眼睛,甚俊甚好。”
      
      顺手帮他捋了捋额前长发,趁机摸走了一根。
      
      我暗暗一喜,月老的额前发到手,这下可以叫白无常心甘情愿当我的跑腿小弟了。
      
      不妨我心中高兴,便自顾自地笑起来。他愣了一愣,低低笑了两声,将我搁到了软床上。我还想向他讨一杯安无忧,他却是再不给了。碧泱顶着一张纯洁的脸一直跟着我两个,他想宿在我屋中照顾我,被俊上轻飘飘一个眼神不情愿拎走了。
      
      第二日一早,帝昊急匆匆地便来了。俊上那酒颇为有力道,我哼哼一夜眼下倒是减轻了许多,起来活动也不那么痛了。
      
      然,这一向高傲的帝昊少君却是扬着一双眼珠看天,琢磨了半天,才支支吾吾道:“你...昨夜...如何?”
      
      我愣了一愣,老老实实道:“就是浑身都疼,其他倒还好。”
      
      他咂了一下嘴,还是一副高傲的斜视看天模样,重重叹了口气:“真...真很疼?”
      
      我哼了一声,把谁骨头硬生生撕开谁不疼,便冷冷道,“不如你也来试试?”
      
      却见他一副惊恐模样,将斜视眼神看了回来,上下打量着我,“哎,虽说对不住东岳大帝老儿,也...也还行...俊上也是般配。”
      
      我正想说话,俊上敲门进了屋。帝昊一个飞蹿,双手一排拦住了俊上,艰难道:“那什么...你...你有什么想说的?”
      
      这一番动作瞧得我一懵,俊上眼神越过他看向了我,我耸耸肩表示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然,帝昊却只是猴急道:“说啊。”
      
      俊上拉开他拦住的手,淡淡道:“说什么?”
      
      那一脸“我无话可说”的神色当真很是明显。
      
      帝昊自己哑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双手背在身后颇有几分老学究的味道。到了俊上跟前,他壮了壮胆却又有几分忌惮,咳了咳声方才道:“虽说她模样也还尚可,毕竟才受过裂骨重刑,你...你还是适度克制些好。”
      
      “嗯?”我同俊上对视一眼,一脸探究模样看着他。
      
      帝昊似乎很是下了一番决心,才咳嗽两声故作正经,“还有,这痴情司虽说是你的福地,但就在院子里...似乎不太好。这郎情妾意之事...还是还是稍稍隐蔽些好......”
      
      我慢慢瞪大了眼珠,这厮在瞎说什么!
      
      然帝昊还没完,又将目光转向我,一副欲言又止模样。那一言难尽的目光看得我全身发毛,过了半响,他才道,“这毕竟是你的身子骨,他硬要胡来,”也不回头直接指了指一旁的俊上,“你也得自己把持住才是,这弱不禁风的身子,也不能一夜折腾罢。”
      
      我腾的一下站起来,一脸怒火瞪着他,“闭嘴!说什么呢!”
      
      帝昊一惊,跳开两步远,右手往前一身,一脸“你别说了我都懂”的表情。
      
      俊上还很是淡定,自己端了杯茶道:“这话都是谁说的。”
      
      帝昊来了兴致,还是撑着手,示意“停,我不和你讲”,一边防着我一边挪到俊上跟前,好整以暇道:“还用谁说?这一早啊,整个天宫便都知道了。就在我赶来找你俩的功夫,估计整个天界都传开了。”
      
      我按下一颗怒火腾腾的心,用着平静语调问:“什么传遍了?”
      
      帝昊却还有几分不好意思,见我不像是打趣他,这才支支吾吾道:“说神隐千年的俊上少君为了个小仙居然现了身,那小仙模样周正。说小仙犯了天规重罪,原本是要严惩,却被俊上少君带走了。说是这带走的当夜,这少君的府邸还有...”
      
      我压着胸口一窝火气,“还有什么?”
      
      帝昊斜觑了一眼俊上,见他没什么怒意,才低声道:“说是还有男子低笑闷哼声和女子隐忍娇喘声不断。”
      
      奶奶的,那是姑奶奶我忍着痛不愿喊出来!什么隐忍娇喘!娇喘你妹!
      
      我已将骨节捏的咯吱响,帝昊急忙撇清道:“你别朝我发火,我对天发誓,这话当真不是我说的。”随即,他又接着道:“这天宫谁不知道,痴情司乃是天界最神秘严格的地方,至今...至今不曾有一位女仙踏入院中半步。自然,都在猜测这女仙究竟何种身份。当然,”他顿了顿,咳嗽两声,“当然,最令诸仙感到劲爆的,还是那院子里的不可描述之事和那桃花夜色里的低笑声和吟哦声。”
      
      脚下一虚。两虚。三虚。
      
      我觉得眼前花了几花,脚下一虚又坐了回去,我需要缓缓。这哪里是丢脸,分明是连人都丢尽了。已经很能想象得到回幽冥等待我的是什么。
      
      我沉了沉心,真心实意道:“帝昊少君,给我一盏茶功夫,我给你讲讲事实。”
      
      帝昊十分肯定地摇头,一脸坦然:“停!本少君不听。即便你说的是事实,我也会选择不信。”
      
      我两眼定定着看向俊上,等着他解释些什么。岂料他喝了一口茶,平常道:“你方才让我克制些?”
      
      我才要开口,反应过来这是问帝昊。帝昊挣扎着点了点头。
      
      然,这位我不怎么熟、誉满六界、端方雅致的俊上少君,很是能睁眼说瞎话,道:“她身子如何我自然知道。相比之前,昨日并不怎么,以后轻些便是。”
      
      这话敲得我同帝昊两个灵台一片混沌。
      
      婆婆我的清誉,我的老脸,只怕从此在帝昊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帝昊更是如遭雷击,那一脸茫然模样定是在想我两个在他眼皮底下好成那样,他竟完全不知情!
      
      --------------------------
      
      我折身回到幽冥之时,白无常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扑过来使劲摇着我的胳膊说我果然又丢了幽冥的脸,这还让他怎么在六界立足。
      
      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从怀里掏出一件物拾,拿在手里叹了口气:“这可是我费了无数唇舌,辗转了好几位天神才求来...”
      
      乃是白无常最崇拜的上神,太上老君用过的酒杯一个。
      
      话音未尽,白无常已经一把抢了过去。他抢得太快,我的胳膊动了一下。
      
      我“嘶”地叫了一声,虽然已经压低了声音,还是叫耳尖的黑无常听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天上的仙人太无聊,一个个都是老司机......
    《天宫晚报》今日头条:《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爆料,几千年来从未有过女仙出入的痴情司近日夜间频繁传出女子娇喘声,真相究竟如何本报将持续关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