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根[修真]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宋怀尘:“为了什么?”
      
      “度量衡。”黄药师伸手在空中划出“度量衡”三个字,“这是一个势规模庞大的组织,势力遍布上中下三千世界,平不平事,杀该杀人。”
      “据传,这个组织中有修士,有凡人,有大能者,也有达官显贵,仙凡两界的所有消息没有一件是度量衡不知道的。”
      
      “我刚上方丈山时有幸见过一次度量衡行动,”黄药师表情无限向往,“自此念念不忘。”
      
      “天下有那么多不平事,那么多该杀人,度量衡平得完?杀得过来?”宋怀尘意兴阑珊,“如果你口中的这个组织真的存在,它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度量衡的人行事,从来不会说我是度量衡。天下间的英雄故事,恐怕半数都有度量衡的影子。”
      
      “度量衡不自报家门,你是怎么发现它的?”宋怀尘问,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打岔道,“在我们继续这个话题之前,能先借我套干衣服么?”
      
      黄药师扇着炉火,头也不抬:“你没衣服?”
      “有,但都不是你身上的布衣服。”修士的衣服和凡人的差异太大,宋怀尘不打算特立独行。
      
      黄药师觉得有道理,庄稼人当做家产的衣服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跟我来。”
      
      黄药师和宋怀尘身量相仿,但前者的衣服穿在后者身上,尺寸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出入。炼丹师计较着药材斤两,计较着时间火候,追求尽善尽美已然成了本能。黄药师看穿着自己衣服的宋怀尘,横看竖看总觉得别扭,跑出门去喊了邻居家的老婆婆来帮忙改衣服。
      
      头发花白的孙婆婆腿脚利落的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个小尾巴,那是她五岁的小孙女,阿晚。
      孙婆婆青年丧夫,靠着帮村里人做些针线拉扯大了儿子,大半辈子的经验,她看了两眼就知道如何改,和黄药师约定取衣服的时间,抱着几件旧衣服走了。
      
      她招呼盯着宋怀尘发呆的小孙女:“阿晚,走啦。”
      小姑娘脆生生的答应着,又看了眼宋怀尘,转身追祖母去了。
      
      “啧啧啧,你这皮相啊,祸国殃民。”黄药师摸着胡子拖着语气,神情姿态和宋怀尘记忆里的那个黄药师没有一处相似。
      
      宋怀尘身上穿着件浆洗得发白的褐色布袍,正调节腰带穿得更舒服些。听见黄药师的话,男人回头冲衣服主人一笑:“殃及你了?”
      
      黄药师顺着话头儿打趣:“现下还没有,今后就说不准啦,难保没有姑娘家为了一睹你的真容,没病装有病,小病装大病的来我这里讨药吃。”
      黄药师挺胸摸胡子,做高人状:“我可是修道之人,接触太多红尘水对修行无益啊。”
      
      “我听闻方丈山的药师均已辟谷?”
      辟谷与修为有关,三品之下还需进食,但方丈山是例外,但凡入山,山中俱会赐下丹药,助人断五谷,洗尘根。
      
      黄药师不知宋怀尘为何突然问这个,但仍答道:“没错。”
      
      “那你现在吃东西吗?”黄药师屋后入乡随俗的种了一畦菜。
      
      “吃。”黄药师点头,宋怀尘必然也要经历这一过程,于是他仔细解释道,“此间灵气太过稀薄,不足以供三品上修为的修士运行周天,体内神气匮乏,需得外物补充,所以我们不得不吃。”
      
      “自然,吃凡俗之物对修行无益,但若不吃,境界只会退得更快。”他看一眼宋怀尘,后者唇色极淡,是不自然的苍白,“你现在觉得喘不上气吧?”
      宋怀尘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黄药师从药箱中拿出一瓶丹药,轻轻放到宋怀尘手边桌上:“我初来时也是如此,这味药能缓解症状。”
      
      宋怀尘将药瓶转过半圈,看瓷瓶上贴的红纸标签,就两个字——“毒.药”。
      
      宋怀尘:“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让你先吃一颗?”
      黄药师嘿嘿笑了:“不用试了,这就是一味毒.药,就看你敢不敢吃了。”
      
      “已经说过了,我们呼吸不畅是因为凡间灵气稀薄,修为越高所受影响越大,反而言之,只要修为足够低,就能适应这个地方。”
      “这味药,是禁锢修为用的,对修士来说确实是一味毒.药。”
      
      宋怀尘很好奇:“如果凡人吃了呢?”
      黄药师:“等于吃了一颗糖丸……姜汤好了,你就从这个开始进食吧。”
      
      黄药师转身去端姜汤,宋怀尘盯着“毒.药”两个字看了会儿,扬声问:“吃几颗?”
      
      黄药师端着姜汤迈着八字步过来:“一颗足以。”
      
      “好。”
      入口即化的药丸回甘无穷,带来的却是席卷全身经脉的剧痛!
      
      吞下药丸的同时,宋怀尘伸手去接姜汤,剧痛突如其来,他动作一顿,却还是稳稳接过了汤碗。
      
      黄药师不敢放手,生怕他把汤碗砸了:“缓缓缓缓,你先缓缓再喝。”
      
      宋怀尘将汤碗放在桌上,过了几息才开口:“你挨过劫雷吗?”
      黄药师:“没有。”八品之上晋阶才有劫雷劈下,“你经历过?”
      
      “别人的,擦了下。”宋怀尘语调平稳,但从他只有几个字的短句能看出,他并不像表现得那么轻松。
      宋怀尘额头有汗水渗出,嘴唇上些微的血色彻底褪尽:“一样痛。”
      
      “你是想说因为承受过类似的痛楚,所以这回可以忍受吗?”黄药师笑起来,“哈哈哈,逞什么强呢,痛一次是痛,痛两次就不是痛了吗。”
      
      劫雷一道劈过就完,归元纳气后痛楚立时就能消减。
      药石带来的剧痛一寸寸碾过骨骼,是无药可医的持久。
      
      宋怀尘搁在桌面的手不自觉的轻颤,再没法把碗端起来。他有气无力的看了眼黄药师,垂下眼,暗自忍耐。
      
      黄药师背着双手踱着四方步进了厨房:“忍忍就过去了,过去后就能吃饭了。”
      
      “在多年辟谷之后,凡世菜肴也如珍馐啊。”
      
      “是么?”宋怀尘低声问了句,声音沙哑,黄药师没听见。
      修士都说凡尘食物中含有杂质,修道后再去尝试,再美味的菜肴都如同嚼食沙土。
      
      宋怀尘倒是想尝试,奈何鹤亭望上根本没一个凡人。
      
      一盏茶后,疼痛渐消,宋怀尘吐出一口浊气,抬手去够桌上的姜汤,碗壁温热,他缩回了手。前胸后背的衣服已经湿透,恐怕是不需要这碗姜汤。
      
      一滴汗从额头滑落,指尖还没离开碗壁,宋怀尘又扶了回去。
      他端起碗,闻了闻,小心翼翼的尝了口,是非常正常的姜汤味,并不是前人形容的土腥泥浆味。
      
      亲身尝试之后,宋怀尘对黄药师口中的“珍馐”有了期待。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宋怀尘站在厨房门口看了眼就觉得不妙,灶台上传出的味道怎么闻怎么奇怪。
      他伸筷子尝了口。
      
      “怎么样?”黄药师兴致勃勃的问。
      “……”宋怀尘把散发着焦糊味的菜叶子咽下去,“出去。”
      
      “让你做菜简直是亵渎食物。”
      
      “啥?”黄药师老大的不服气,“你行你上啊!”
      
      宋怀尘抢过锅铲,唇角绽开一道笑纹,为黄药师的话:“我上了。”
      
      半个时辰后,黄药师的满腔怒气彻底化为一肚子服气。
      
      “你一个海外十洲的神仙,哪里学来得这么一手好厨艺?”
      宋怀尘一句话解惑:“我是遇难海客。”
      “哦。”黄药师无意深究宋怀尘过往,“明天吃什么?”
      
      宋怀尘数着米粒吃饭,辟谷太久,他不敢吃太多:“你有什么?”
      黄药师豪气万丈:“应有尽有!只要你肯做!”
      宋怀尘看他一眼:“我觉得,你不该叫黄药师,该叫洪七公。”
      
      黄药师:“为什么?洪七公是名字?还是称号?”
      看见黄药师不似作为的疑惑神色,宋怀尘没什么表情:“洪七公也很爱吃……就当我没说过吧。”
      
      孙婆婆手脚麻利,太阳下山前把改好的衣服送了来,黄药师要给她工钱,老婆婆死活不收:“平日里有个风寒咳嗽的,到黄药师你这里讨幅药吃,你什么时候收过我钱了?”
      
      “这可不一样,草药山上随便采采就有,布料可要真金白银的去买。”
      “黄药师你可别欺负我老婆子没见识,药可比针头线脑贵多了。”
      
      两人谁都说服不了谁,几枚铜钱推来推去。
      穿着黄药师旧衣服的宋怀尘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碗馄饨。
      
      随手折了根树枝当发簪的男人笑眯眯道:“鱼肉馄饨,我给阿晚端一碗过去。”
      他说着也不等孙婆婆答应,端着碗就往外走。
      
      “宋公子,这怎么好意思!”孙婆婆顾不上和黄药师推让,转身要去拦宋怀尘,然而小尾巴看祖母迟迟不归,自己跑了过来。孙婆婆还没迈出药堂门槛,院门口宋怀尘已经弯腰把碗送到了小姑娘面前。
      
      馄饨喷香,小姑娘吞咽着口水,却是不敢接,她怯生生的看了眼宋怀尘,然后求助地望向祖母。
      
      “端好了,小心汤洒出来烫。”宋怀尘可不管那么多,拉起小姑娘的手,把碗塞过去。
      阿晚收回视线看他,一脸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宋怀尘笑着看着她,小姑娘有双大眼睛,宋怀尘望着望着,脸上的笑突然滞了下。
      
      他看见小姑娘瞳孔中映出的自己,顶着一头白发。
      
    插入书签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