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根[修真]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神行符扯碎敛息符,山洞内灵力透出,洞外五人同时扭头,为首的葛青抬手一道灰烟抛了过来。
      
      宋怀尘又一道符拍下,巨大黑影跃出,挤满整个山洞,将宋怀尘的身影完全淹没!
      腥风席卷,风中仿佛有庞然大物,坚硬的鳞片刮擦地面,飞沙走石!
      
      灰烟撞上腥风,势均力敌,灰烟灭,腥风散,风中的黑影被激怒,一声嘶吼,直冲葛青!长尾一甩,又是遮天蔽日飞沙走石!
      
      宋怀尘一击得逞,飞身往山洞深处退。
      洞中有风吹出,不是死路,他能送出两道符,也是因为洞里灵气较外界浓郁,这山洞里另有乾坤。
      
      山洞很深,而且向下倾斜,越向下,坡度越陡,尽头处已是垂直的绝壁。
      
      宋怀尘扣着山壁,探头往下看了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有风从下方向上吹来,带着极其浓郁的灵力。沐浴在风中,宋怀尘的呼吸在到达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顺畅了。
      
      他没有犹豫太久,松手跃下。
      
      狂风从耳边翻卷而过,浓郁的灵气如一池暖水将人包围,宋怀尘抬手一划,在头顶封了一道禁制,然后开放灵窍,掐住手诀,开始吸收周身灵气。
      
      海潮般向上扑打的灵力风暴因为宋怀尘的介入骤然出现了一道漩涡。
      漩涡以宋怀尘为中心,仿佛一个无底洞,如同贪渴的巨兽张开嘴狂饮一通,又如夸父饮河渭,几至竭泽。
      
      倾斜角极大的坡道变成了垂直向下的山壁,通道由宽及窄,洞壁更显嶙峋,那些突出的尖角全靠由下而上的灵力风暴支撑着,才不至于塌陷,宋怀尘携着漩涡一路下落,无论是风还是灵气,都被他带走,通道中响起金戈交鸣般的回响,坚持了不知多少年岁的岩块一块块从洞壁上松脱。
      
      山体碎裂声清晰可闻。
      
      宋怀尘一手捏着引灵诀,另一只手变幻手势,移动的指尖上染着一层薄光,那光在漆黑的环境中留下清晰的轨迹,仿佛繁花绽放。
      
      覆在洞顶的薄薄一层禁制沿着洞壁向下延伸,符文如藤蔓,将松脱的岩石紧紧缠住,牢牢按在洞壁之上。
      
      一座山的坍塌于一举手间消于无形,宋怀尘终于落到了底。
      
      地是暖的,湿的。
      
      坠落的通道狭长,底下的空间却是宽广,平稳的水声回荡着,放眼望去一片粼粼波光。
      
      微弱的光源在水底,宋怀尘蹬掉残破不堪的鞋子,赤脚踩入水中。
      
      水温宜人,内含丰沛灵力,宋怀尘索性把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也扒了,就着水底透出的微光,小心翼翼的往水深处走去。
      
      温暖的水没过脚踝,没过小腿,没过腰际,没过胸膛,直至没顶。
      
      宋怀尘屏气凝神,注视着水底光芒,脚底一蹬,往那处潜去。
      
      流水冲走他身上的污渍,同时治愈着宋怀尘满身伤痕。
      宋怀尘到底不习惯赤身裸体,变相的洗了个澡后就在水中穿起了衣服。
      那衣服不是他在鹤亭望时的一袭文士青衫,而是瞧着便有仙人气的广袖长袍,一袭白衣在水波中泛光如银,更衬得他泠然出尘。
      
      宋怀尘在鹤亭望不穿白,并不是为了什么韬光养晦,若他真是那么小心谨慎的人,此刻更不会穿回本来的衣服。他不穿白,只因为大师兄一袭白衣满洲皆知,他没有与之争锋的意思。
      
      无心之人亦有心,避其锋芒却终究容不下。
      
      穿戴好了,宋怀尘才靠近了水底散发出光芒的东西,那是截一掌长两指宽的白色圆柱形物体,断口粗糙,像是从什么东西上硬掰下来的。
      
      这东西不仅发着光,而且还源源不断的向外散发出灵气,浓得连此时恢复了泰半的宋怀尘都感受到了压迫。
      
      宋怀尘试探着伸出手去碰了下,手感颇硬,表面稍显粗糙,像一截骨头。
      
      好像是截骨头的东西对宋怀尘的触碰没有反应,男人胆子大了些,伸手握住,等了会儿,向上拔了拔。
      然后他感受到了阻力,这截骨头下面还连着什么东西。
      
      宋怀尘是踩着石块入水的,此刻他潜至水底,看见的也是一片乱石,而骨截溢散的灵力,在漫长的时间中将周围碎石吹成细沙,宋怀尘伸手将最上面一层拂开。
      
      骨截之下依然是白骨,那显然是只人手,紧紧攥着骨截,指骨尖端刺入,与之连为一体。
      而这只手的手腕处,抓着另一只手——也是骨头嵌进骨头的抓法。
      
      他们在抢这一截骨头。
      
      抢这截骨头的不止两个人。宋怀尘又推开一层细沙,下面层层叠叠露出的都是森森白骨。那些白骨都属于修士,其上残留着微弱的灵力,在湖底发出微弱的光,抵抗着骨截散发的灵力。
      
      骨截的力量层层削减,宋怀尘推开一掌深的细沙后便推不动了,因为细沙又变回了碎石,层叠的骸骨彼此交叠,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不把上层骸骨完全清除,他便不能看到下一层的全貌。
      
      宋怀尘不想看了。
      因为他用灵力略微一探,尽头处仍是白骨,不知堆了多厚。
      宋怀尘浮出水面,四下一望,已经离他入水的位置有了一段距离。水是流动的,他索性顺着水流往前飘。
      
      水底白色骨截发出的光芒渐渐远了,他却毫无回头的意思。
      那东西为千万人所争夺,宋怀尘遇上了,却不要。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的视野里再次出现了光。
      光芒渐盛,水声在密闭空间中的回响渐渐弱了,空间复又变得狭窄,而水位渐高,几乎顶到洞顶。
      
      宋怀尘不得不又潜入水中。
      
      水速骤然加快,灵力飞速流失,潜在水中的宋怀尘当即感到窒闷,而后,他被一股暗涌顶上了水面。
      
      窒闷让他下意识的张口呼吸,而稀薄的灵气却进一步加深了窒闷感。
      宋怀尘往水面上游,却被一股暗涌拍了回去。
      
      滚滚水声之中,他模模糊糊听见有声音在喊:“救人啊!救人啊!有人落水啦!”
      
      落水不等于溺水,宋怀尘安然无恙,然而他被暗涌拍下去的那一下太像不会游泳的人沉底,岸上已经有人跳下来救人了。
      
      下水的人水性极好,很快靠近了宋怀尘。在水中不便交流,宋怀尘不抗拒对方的好意,任由对方倒拖着自己往岸边游。
      
      嘈杂人声中,宋怀尘被拉上了岸,他意思意思的吐了口水出来,随即便向把自己拖上来的人口齿清晰的道了谢。
      
      大概没遇到过这样的溺水者,周围人吵吵嚷嚷,回答宋怀尘的“不客气”听上去满是尴尬。
      
      浑身湿透,呼吸不畅,宋怀尘坐在地上。他抬头打量周围的人,荆钗布裙,粗褐短衫,有的手里还提着锄头忘了放下,无论老老幼,一张张脸上都有风吹雨打的痕迹。
      
      庄稼人们在宋怀尘打量的视线中不自在的移开眼神,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下意识的做出摸摸鬓角,压压裙角之类的动作。
      
      湿淋淋的落魄男人一身白衣服很好看,男人的一张脸更好看。
      
      “让一让,让一让!”呼喊声由远及近,听上去并不急切,人群分开一条小缝,一个蓄着山羊胡,穿着长衫,踩着草鞋的郎中扛着药箱挤了进来。
      
      看上去才到而立之年的郎中摸着山羊胡,看了宋怀尘一眼,宋怀尘也看了他一眼。
      
      一个眼神就这样完成了交换。
      
      郎中转身挥开周围的人:“散了吧,散了吧,这家伙没事,我回去给他煮碗姜汤就好。”
      宋怀尘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对着一边走一边回头的村人们作揖道谢,他这一弯腰,脚步拖沓的庄稼人哄一下散了。
      
      “这位道友,你从哪儿来呀?”郎中拖着腔调问。
      宋怀尘一指水面:“从水里来。”然后他问,“这是哪里。”
      郎中也指着水面:“映山湖。”
      涟漪已散,水面平如镜。
      一面镜湖,三面环山,山影倒映水中,青翠剔透,无愧于映山湖这个名字。
      
      宋怀尘捞起湿透的衣袖,攥在手里拧着:“没听说过。”
      村子很小,两人脚程极快,晒着药匾的小院子已经出现在视线里,郎中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你当然不会听说过,毕竟连瀛洲、蓬莱都没有映山湖,就是不知道道友你从哪一洲来?”
      
      “小地方,鹤亭望。”宋怀尘自报家门,然后问那郎中,“道友你又是从哪里来?”
      “方丈。”郎中回答了声,竟真的生炉子给宋怀尘烧姜汤。
      灵气稀薄,呼吸不畅,宋怀尘懒得用灵力蒸干衣服,就那么湿哒哒的往椅子上一坐:“道友你来这里做什么——其实我都没弄清这到底是不是中原大陆……道友怎么称呼?”
      
      “这里确实是凡世所在的中土,鄙姓黄,你可以叫我黄药师。”
      
      “……黄药师,”宋怀尘重复了遍,又是一个耳熟的称呼,道, “好名字。”
      
      男人的神色黄姓药师看不懂,方丈山的丹药闻名十洲,山上修士十个里有八个是药师,黄药师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好的。
      萍水相逢,黄药师不便问太多:“我猜你来这里是为了找那天命之人吧?”他询问的望向宋怀尘,后者轻轻颔首。
      于是黄药师颇为自得的笑了:“嘿嘿,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大海捞针的找那么个人,我破界而下,是为了‘度量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我的妹妹是个闷骚怪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01 12:24:36
    萝啊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01 21:50:07
    青稣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5-02 17:52:06
    新文三把火,到5月10日都是日更,有可能会掉落一次加更:-D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