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每天都想攻略我

作者:青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剑大会

      谢羲默默扭过头,像是生气了,然而也没生多久气,酒劲上来了,便软软趴着石桌睡着了。
      
      楚鱼戳戳谢羲的脸,确认他是真的睡着了,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院中的枫树下,抬头看了会儿枫树。
      
      半晌,他从怀里摸出回谷时捡起的那片枫叶,取出一支笔,写下“楚鱼”二字,俯身在枫树下挖了个坑,将枫叶埋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楚鱼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积分。上次买撩妹手册被坑之后,积分就剩得不多了,最近的剧情有褒有贬,起起落落,最后定在了188分,离1000分还遥遥无期。
      
      ……还红遍大江南北呢,不扑死都算好的了。
      
      楚鱼惆怅地叹了口气,没注意身后本该醉倒的谢羲直起了身子,撑着下颔正盯着他,手中把玩着楚鱼喝过的酒杯,眼神清明沉静。
      
      ***
      
      在落枫谷待了两日,楚鱼决定启程直接去主持仙剑大会的临澜地界。楚声亲自将楚鱼二人送出千里,千叮咛万嘱咐,两眼含泪,像是在嫁弟弟而不是送弟弟。
      
      落枫谷离临澜地界颇远,按照楚鱼和谢羲的速度,赶到临澜时,仙剑大会也差不多开始了。
      
      楚鱼提前传符通知了陆轻安,顺道让他老人家帮忙保密。宋经义还以为他们已经死了,到时候在仙剑大会上给他一个惊喜也不错。
      
      此行楚鱼是不想再耽搁下来搞什么幺蛾子了,勤勤恳恳安静御剑,谢羲却主动开腔了:“大师兄。”
      
      楚鱼:“嗯?”
      
      “师弟想练功。”
      
      “御剑之时不可分心……”
      
      “师弟想练上次师兄看的那本功法,师兄是不会吝啬的,对吧?”
      
      楚鱼:“……”
      
      去尼玛的撩妹手册,没一点作用反倒坑到他身上了。那比春宫图还要黄暴的封面……主角该不会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纠结了一阵,楚鱼茅塞顿开。
      
      重点不是封面,是内容!主角自己拿了撩妹手册看,这不是喜闻乐见的大好事吗!
      
      楚鱼取出手册,递给谢羲,面不改色胡说八道:“师弟可以多多琢磨此书,以后遇上心悦之人,尽管用书里教的方法,包管人家倾心于你,非君不嫁。”
      
      话毕才又想起谢羲不喜欢听这种话,楚鱼滞了滞,小心看了看谢羲的神色,却见他莞尔一笑,眉眼间尽是舒朗笑意:“哦?是吗?”
      
      孩子心情还不错啊。
      
      楚鱼秉承着大腿高兴我也高兴的心态,露出一个耿直的笑容。
      
      笑了两日,楚鱼就笑不下去了。他们两人虽然在同辈中出类拔萃,却还只是筑基期,御剑速度和精力灵力都受限制,隔几日就要找一个落脚点休息休息。
      
      这日清晨楚鱼才从落脚的客栈里醒来,平日里抱着他的腰的人却不在了。疑惑地睁开眼,就见对面的桌上多了个细口瓶,目光再往上一看,插着一束桂花。
      
      他默默盯了会儿那花,还没想明白这花是成精了自动插/进花瓶里跑来的还是怎么来的,谢羲抬着早饭进来了。看见醒来的楚鱼,谢羲微微一笑,尚显几分青涩稚嫩的笑容干净又纯粹。
      
      楚鱼给他笑得抖了抖。
      
      “醒了?”谢羲走到床边,轻轻一抚楚鱼凌乱的头发,眼神温和动作轻柔。
      
      脸脸脸脸脸别凑得这么近啊!!!
      
      楚鱼眉尖抽了抽,抬手想试试谢羲是不是发烧了,手还没到他额头,就被一把拿住。
      
      谢羲深深地看着楚鱼,低头在他手心里落下轻轻一吻,唇瓣柔软而温暖。
      
      ……
      
      楚鱼:“……”
      
      他想起来了。
      
      这尼玛不是撩妹手册里的内容吗!!!
      
      敢情主角你就是边学边用、勇于实践、拿人消遣?
      
      楚鱼无端火大,也不管这是不是主角需不需要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了,反手抓住谢羲,二话不说将他翻身一压按在怀里,脱裤子。
      
      谢羲愕然地瞪大了双眼:“大师兄?”
      
      楚鱼看了眼主角白嫩嫩的屁股,心中豪气顿生,一巴掌就打了下去。
      
      谢羲“啊”了一声,却不像是惨叫,更像是在隐忍什么,顿了顿,委屈道:“师兄何故打我?”
      
      楚鱼翻手又是一巴掌,终于找到了身为师兄的威严,冷哼:“胆子越来越肥了,敢拿师兄寻消遣?你说你该不该打?”
      
      “……”谢羲沉默了一下,眸里有些发红,吸吸鼻子,更委屈了,“师兄骗我。”
      
      楚鱼翻了个白眼,啪啪啪又是几巴掌打上去,谢羲白嫩的臀上便多了几道掌印。可能是因为痛,谢羲细细地哼哼了几声,扭来扭去想要挣脱钳制。
      
      楚鱼看了看谢羲被打得红红的臀肉,作恶欲突然涌上,抬手轻轻一拧。
      
      谢羲一颤,猛然挣脱楚鱼的钳制,一提裤子刷地就跑出了房间。
      
      楚鱼无言:“……”
      
      低头看了看自己胆大包天的双手,他的冷汗突然滑了下来。主角跟个小绵羊似的,他一得意,就作死了。
      
      楚鱼惴惴不安了。谢羲遭了这么几巴掌,会不会怀恨在心,新仇旧恨一起报?
      
      ……要不待会儿谢羲回来时,他也脱裤子给谢羲揍一顿?
      
      楚鱼惴惴不安地在房间里坐着,从早上坐到了晚上,谢羲才回客栈。一看面色,却是出乎意料的神清气爽。
      
      和楚鱼对视,他的脸色微微一红,咬了咬唇,见楚鱼还是早上的模样,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地坐在床上,莞尔道:“师兄怎么还不起来?”
      
      没生气?
      
      楚鱼简直感激涕零,从床上跳下来,快速披上了衣袍,干笑:“在等师弟回来呢。”
      
      谢羲笑容怪异:“在床上等着师弟回来?”
      
      楚鱼正要接着话头说下去,话到嘴边发现味道不对,连忙住口,攘攘头发,叹了口气:“做和尚也挺好,这三千烦恼丝还真是烦恼丝。”
      
      见他转移话题避而不答,谢羲心情更好,摸出一把桃木梳,笑:“师兄别动,师弟帮你打理。”
      
      楚鱼受宠若惊,安安静静地坐下,感受着主角轻柔地服务,心中的罪恶感一下子升到了顶端,腆着老脸小声道:“师弟,早上师兄有些激动,你别生气。”
      
      谢羲的动作一顿,悠悠道:“不气。师兄若是想打,随时都可以。”
      
      楚鱼眉尖一抽,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谢羲的动作又慢,瞅来瞅去无聊,便打开了弹幕。
      
      入目是铺天盖地的“白头偕老”。
      
      楚鱼:“……”
      
      楚鱼决定再也不看弹幕了。
      
      ***
      
      仙剑大会是在临澜的玉华宗举行。玉华宗是同天渊门一般的大宗派,在修真界里颇有地位。在玉华宗举行大会,一是实力缘故,二是因为,陵墟的入口就在临澜。
      
      正道八大门派,各占一块灵力充沛的地界,仙剑大会时,各大门派都会派人来参与,还有一些抱着侥幸心理的小门派。
      
      楚鱼和谢羲赶到的时间刚好,明日开始,今夜还能调息一番。
      
      各门派在玉华宗都有特定的休息区域,楚鱼望了望苍茫夜色下设满禁制的玉华宗山门,还是没自信能溜进去,拿起一张传音符嘀咕了几句扔了出去。
      
      不多时,陆轻安就出来了。
      
      依旧是一副白衣飘然面容冷峻的模样,看到楚鱼,陆轻安微一颔首:“鱼儿,可有受伤?”
      
      楚鱼恭敬低头:“未曾,劳师尊挂念。”
      
      陆轻安的目光转到谢羲身上,隐然带了欣慰之意。他天性沉默少语,不再多言,一卷袖将两人带到身侧御空飞回。
      
      远尘峰只来了三师弟一人,楚鱼也不想隐瞒,一走进厢房里,叫了声“三师弟”,原本正安安稳稳低头喝茶的三师弟“噗”地喷出一口茶,啊呜一声站起来,指着楚鱼颤颤颤:“师……师尊,大师兄的灵魂回来了,我招魂成了?”
      
      楚鱼黑着脸过去就是一个栗爆。
      
      三师弟喜不自胜,一把抱住楚鱼,兴奋地嗷嗷叫。陆轻安站在门边看了半晌,淡淡道:“鱼儿和羲儿远道而来,下去休息吧。”
      
      楚鱼拱手应是,冲三师弟点点头,便拉着黑着脸的谢羲下去了。
      
      来之前,他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写给了陆轻安,既然陆轻安没有说什么,他也不好多说。
      
      今夜之后便要同其余门派下的精英交手,楚鱼穿书后也只出过一两次手,哀愁地坐在床上,抓过谢羲揉了揉,叹了口气:“师弟,明日若是碰上了宋经义,不必留手。嗯,不过别太明显,免得落人口实,说咱们残害同门就不好了。”
      
      谢羲乖乖点头。
      
      楚鱼和谢羲未赶至前,陆轻安就给楚鱼和谢羲报了名字,还被几个同门安慰了一阵,劝他不要思徒心切,浪费名额。
      
      所以翌日,大会开始前,看到陆轻安身后的楚谢二人时,其他峰的长老都是一脸诧异。最震惊的莫过于站在宋远卓身后的宋经义。
      
      他明显很想凑过来看看楚鱼和谢羲到底是不是真的楚鱼和谢羲,脸色难看了一瞬,在宋远卓耳边低语了几句。
      
      宋远卓目光微闪,笑呵呵地开口:“陆师弟,你也太不厚道,既然楚师侄和谢师侄无妨,为何不告诉我等?让我们白白伤心了一场。”
      
      陆轻安脸色淡淡:“我的两个弟子平安归来,诸位惊喜吗?”
      
      宋远卓继续笑呵呵:“自然惊喜。”
      
      陆轻安移开目光,声音平静:“我正是想给诸位一个惊喜。”
      
      ……
      
      四周诡异地安静下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被姨妈折磨得死去活来……
    睡了一下午迷迷糊糊起来撸了更新,感觉我差不多是只废端端了_(:з)∠)_
    ps:生命不止,作死不息。齐心协力,共捉老鼠。(……个毛,宿舍里第七位小兄弟正式住进来了……)
    我想养猫……
    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