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弦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屋内,焚香袅袅。
      
      江则潋搁下茶杯:“你真幽默。”
      
      广宇真人微微一笑:“不过随口一说。”
      
      “哈,我还记得你从前讷口少言的样子,时光果然奇妙。木讷的人都会讲笑话了。”
      
      “谁说不是呢?”广宇真人悠悠斟了一杯茶,“你从前连喝茶都要人倒。”
      
      “那你不是还颠颠地跟着我过来了还说什么照顾我。怎么样,现在还想照顾我吗?”
      
      广宇真人苦笑:“童言无忌,哪是真的心思。那时候以为你是高贵端庄的公主才仰慕你的,结果高贵有余,端庄的边都没摸到。”
      
      江则潋笑,正欲再说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焦急的女声:“师父!师父!出事了师父!”
      
      广宇真人眉头一皱,一挥手屋门大开,一名女弟子方寸大乱地闯进来:“不好了师父,桑夷和傅承钰打起来了!”
      
      “什么!”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一惊,“为何打架?”
      
      “这……”女弟子吞吞吐吐说不出口。
      
      傅承钰那孩子一向是个懂事的,怎么会跟人打起来了!江则潋等不及女弟子说清楚便飞身而出。
      
      广宇真人朝女弟子呵道:“还不快带路!”
      
      然而出了门便发现,不用带路了,整个山头就那一处地方五光十色地在闪,他们竟然已经斗上法了!
      
      桑夷额头渗汗,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也就愈发窘迫。这个小子打得蛮横,毫无章法,偏偏他还不敢妄自使用大招,怕被指责以大欺小,简直丢人丢大了!
      
      正在招架间,听见两声怒喝:“住手!”
      
      正是江则潋和广宇真人。
      
      桑夷一见两人,顿时宽慰,又一阵心虚,跌坐在地,叩拜下去:“师父!”
      
      傅承钰收了手,盯着桑夷,好久才看向江则潋,慢慢跪了下去:“师父。”
      
      桑夷一只袖子被扯坏,左脸破了个口子还在流血,傅承钰衣服上有几个乌黑的脚印,额头肿起一个包,右颊有一小块淤青。两个人看起来都很惨。
      
      “怎么回事!”广宇真人怒斥道。
      
      两个人没一个回答。
      
      江则潋见傅承钰只是跪着不说话,冷声道:“傅承钰,为师可有告诉过你如何对待同门?”
      
      “相亲相敬,团结友爱。”
      
      “那你做了什么?”
      
      傅承钰直挺挺地跪着,深深看了江则潋一眼,然后拜了下去:“弟子知错。”
      
      她是如此风华,难怪桑夷会那样看她。
      
      “桑夷,发生了何事!”
      
      “弟子……弟子无意冒犯了师弟……”
      
      广宇真人看着这个弟子,万般恼恨。这个弟子资质不错,就是一直没什么规矩,喜欢占占女弟子们的口头便宜,但因为他一直没犯什么实质性错误,修炼的时候也挺勤快,也就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真是想不到,如今还跟比他低一届的师弟动起手来了!
      
      他扫了一眼周围,与江则潋目光交汇,领会了意思,甩袖道:“还在这丢什么人,跟为师回去思过!”
      
      桑夷垂头丧气地起来,乖乖地跟着广宇真人回去了。
      
      江则潋俯视着傅承钰,说:“既然知错,便同为师回去说个明白。”她转身就走,傅承钰从地上起来,也一言不发地走了。
      
      围观人群见司主与真人已经离开,便纷纷大了胆子开始窃窃私语。可以想见,这件事明天就会飞满整个玄汜宗。
      
      江则潋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傅承钰,终究是递了一块巾帕过去:“把自己擦干净。”
      
      傅承钰接过,擦掉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的尘土,继续沉默跪着。
      
      “究竟是怎么回事?”江则潋缓了缓口气,“为师知道你不是冲动好战的人,其中有什么隐情大可说出来,为师替你做主。”
      
      傅承钰只是摇头:“私怨罢了,师父不必再问,弟子违反宗规甘愿受罚。”
      
      “承钰,你不要想瞒着为师,你入宗同桑夷总共才见过几面就能结下恩怨?说罢,到底是为什么。”
      
      傅承钰只是将身子伏得更低:“弟子甘愿受罚。”
      
      江则潋又软硬兼施旁敲侧击了好几次,可他始终不说,她终于怒了,起身便走,将门嘭地摔上。
      
      她在院子里站了一会,看见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的广宇真人,问道:“如何了?”
      
      广宇真人摇摇头,叹道:“只说是冒犯了傅承钰,却不肯细说。”
      
      “傅承钰也只说是私怨,这两个孩子怎么回事,到底干了什么要这样藏着掖着?”
      
      “现在的孩子,真是……罢了罢了,想来也问不出什么,让他面壁思过一个月好了。你那徒弟伤得重么?”
      
      “不重,小孩子能打出什么名堂。”江则潋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我就不该来找你,搞出这种事情。抱歉了。”
      
      “没什么好道歉的,我看事情就是桑夷那小鬼捅出来的,还是我教导不力。你先带傅承钰回去吧。”
      
      “也好。”
      
      当夜傅承钰和桑夷就被各自的师父罚禁足面壁一个月。
      
      第二天事情果然传遍了整个玄汜宗。但所有人关注的重点都不是打架的原因,而是打架的过程。众所周知桑夷比傅承钰大,也不是个弱的,却没占到半点便宜,跟傅承钰打得两败俱伤。
      
      这傅承钰是个厉害角色!
      
      就在围观了两人斗法过程的弟子们将事情讲得天花乱坠时,云姿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坐立不安。
      
      书上的字一个也看不进去,她心里慌,后悔昨天去跟几个师姐聊天。正在她发怔时,听见了窗户边上传信鸟的翅膀扑腾声。
      
      终于要来了。
      
      云姿是低着头走进雪越的院子的。
      
      雪越和江则潋正在喝茶,见云姿进来了,便相继搁下茶盏。云姿端端正正行礼:“弟子见过师父、司主。”
      
      雪越说道:“为师问你,昨日桑夷和傅承钰打架时,你可在场?”
      
      “在。”她略一迟疑,“弟子见到了全程。”
      
      “那你知道他们冲突的原因?”
      
      “……知、知道。”
      
      江则潋柔声问道:“是什么?你尽管说好了,不必顾忌什么,又不是你的错。”
      
      云姿咬唇半晌,终于跪下道:“弟子不敢说!”
      
      江则潋的眉头渐渐皱起来,她跟雪越对视一眼,都明白了这并不是一次普通的冲突。
      
      “究竟是为何?”江则潋的口气重起来,“你若不说清楚,他们两个可就不知道还会被怎么处置!”
      
      云姿的呼吸微微急促了些,她脸色发白,颤着嗓音说:“此事……牵扯到司主,还请师父暂且一避!”
      
      什么事情还得避着她?雪越狐疑地看着云姿:“为师有什么不可听的?”
      
      那种污秽之事,怎么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哪怕是与十六司主交好的师父也不方便听啊!云姿稳了稳神:“此事弟子只敢同司主说,若是司主愿意,可转告师父,只是弟子实在无法当面告诉师父,还请师父移步!”
      
      雪越默了默,探究似的望了云姿一眼,又瞥了江则潋一眼,终是离开了。
      
      “说吧,究竟是何事。”江则潋神色严肃。
      
      云姿叩首道:“弟子接下来所说多有冒犯,先请司主息怒。昨日弟子正同其他几位师姐聊天,桑师兄过来后就说了几句打趣的话逗我们开心,后来不知怎的就说到司主的服饰打扮女弟子多有效仿,桑师兄便告诉我们司主曾是……呃,旧朝公主……”
      
      江则潋本来在轻点桌面的手指一停。
      
      “弟子们一时好奇,多嘴问了几句,桑师兄又说广宇真人是旧朝与司主同时代的郡王……后来他又将自己的揣测同我们讲,说是真人倾、倾慕于司主……”
      
      江则潋冷笑一声。云姿惶恐地打住,不敢再说。
      
      “干什么,接着讲。”
      
      “司主真要再听、听下去吗?”
      
      “讲。”
      
      云姿只好继续:“弟子们觉得不对了就让他打住别说了,结果桑师兄不听越说越不像话,净说点不干不净的东西……弟子不知道傅师兄是何时到的,反正他是听到了,开始只是警告了桑师兄几句就走了,但不知为何又折返跟桑师兄打起来了……起初就是动动拳脚,后来就开始斗法了……”云姿不敢去看江则潋的脸色,只低着头说,“这便是事情的经过,弟子不敢欺瞒!弟子深知自己也非无辜,不求司主原谅,但求司主万勿迁怒于傅师兄,毕竟,毕竟他是为了……”
      
      “为了什么?”江则潋语调凉凉。
      
      云姿讷讷不言。
      
      江则潋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一侧唇角微勾,浮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她起身,裙摆擦过云姿的手远去。
      
      好半天云姿才敢抬头,视野里早已没有了江则潋的人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在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