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夜话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狐自来(4)

      
      普弥庵是山城惟一的道观,每逢初一十五便有许多百姓上洪山参拜。那两天观里会特别忙碌,了慧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验证了心的话,更没有多余时间去见泫冥。
      
      观里大堂香烟缭绕,敲木鱼的声音与诵经声重叠在一起;巨大的佛像伫立在大堂之上,慈眉善目;堂下蒲团跪着好几个妇人,她们虔诚地跪拜,神情憔悴。
      
      正中央的女人满面愁容,叩了几个响头,双手合十,十分哀伤地对着佛像说道:“大慈大悲的佛祖啊,请一定要保佑我家那口子平安无事!”
      
      跪在她左侧的绿裙妇人也跟着泪眼婆娑地哽塞道:“万能的佛祖,请你保佑官府一定要把凶手捉住!”
      
      负责在大堂当香灯师父的了慧已经听过不少类似的话语。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待那几个妇人过来上香,了慧听到她们聊起来了——
      
      “可不是么,我家那口子已经两晚没回来,县老爷说多半也跟你家大福一样,不知在哪里被杀死了。”
      
      “官府派了那么多人查,可半点消息都没有。再这样下去,镇上指不定又要死多少人。”
      
      “别说了。”绿裙妇人哭了起来:“我又想起我家相公的惨状。呜呜,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杀了我家相公?他不得好死!”
      
      另一个妇人拍拍她的肩,安慰道:“确实是很残忍,尸体都像被野狗咬了,肠穿肚烂的。我们镇这么些年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真是生不逢时。唉,福嫂,你也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几人惺惺相惜,互相搀扶着上完香,向了慧行了礼,便离去。
      
      虽心有疑惑,却无法问出口。怀揣着这件事难以入眠,隔天了慧便到后院去找泫冥。以往他总是在同样的时辰里等着她,今日也一样。
      
      今日的泫冥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裳,是之前她从没见过的。玄色的衣袍趁得他面容越加妖艳,了慧有一瞬间不敢靠近到他身边。
      
      正仰着头朝合欢树里看的泫冥察觉到了慧的存在,他淡然回过头,向了慧招了招手:“你终于来了,今日比往常要晚了不少。”
      
      “昨日是十五,今日要收拾庙里可忙着呢。……泫冥,我有事要问你。”了慧走近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幽幽道。
      
      难得她居然这副表情,泫冥声音轻柔:“何事?”
      
      “我听闻山下百姓有许多人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了慧是不是与他相处过久,连尘世的事都要沾染。转念想想,以她的个性,倒不如说是慈悲为怀,想要普度众生。
      
      泫冥为这个想法感到欣然,“听说是野狗袭击人,已经出现好几个受害者了。”
      
      “野狗?可我从来没听说过这里有野狗。”了慧搜索着从小到大的记忆,困惑道。况且昨日那些妇人也说是人为。
      
      “我也没听说过。说不定是最近流浪到这附近的。你整日在观里,知道这些做什么?还是来给我讲讲佛理吧,我喜欢你讲佛理时的样子。”泫冥不以为然的转了话锋。
      
      了慧没再说什么,却仍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
      静寂的古朴房间内四周挂满了抄写着经书的卷轴,了慧跪在房间中央双手合十面对着坐在高坐蒲团上的一个青衣师太。
      
      师太闭着眼睛,右手不断转动着佛珠,嘴里念念有词。了慧不敢打扰她,只是静静地等着。
      
      良久,师太似乎已经颂经完毕,才缓缓睁开眼睛:“了慧,又去见那位男施主了?”
      
      “是的,师父。”
      
      见了慧欲言又止的模样,师太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又道:“你可还有心事?”
      
      了慧低头,恭敬道:“昨日早拜,听闻山下……”她把听来的事告诉了师太,“我佛慈悲,救一人胜造七级浮屠,还请师父恩准了慧下山点化。”
      
      “莫道地狱无人见,人间便是大地狱。了慧,红尘自有红尘法,莫妄强出头。”
      
      “可师父,出家人慈悲为怀。若能伸出缓手,我等自是要身体力行。”
      
      “离一切诸相,即一切诸佛,你还是参不透。罢了,罢了。了慧,你下山吧。这是你的修行,也是你的造化,为师不再多言。”师太深深长叹一口气,幽幽道完复又闭上眼睛,开始念下一段经书。
      
      了慧顿了顿,见师太真的不再理会她,才向师太行了礼,退出房间。
      
      轻轻关上房门,便远远看见了心站在廊外的桂树下,等她。
      
      了慧步下台阶,缓步走到桂树下:“了心师姐。”
      
      “了慧,你要下山去吗?”了心皱眉严肃的直白问。
      
      了慧怔了怔,不明白了心怎会知道这件事:“是的,了心师姐有何吩咐?”
      
      了心一脸厌恶地盯着了慧的模样,半晌才冷声道:“了慧,你是不是一直觉得师姐们讨厌你?”
      
      了慧心中一震,差些以为了心会读心术。她说得是没错,但自己万万不能开口承认:“怎么会?了心师姐你言重了。”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我可说好,我们没讨厌你,只是寄予了厚望才会对你如此严厉苛刻。师父一直想把衣钵传给你,可自你与那人相识后,你就越来越偏离佛道。了慧,你可知此举不妥?”
      
      了慧听罢,大为震惊。原来不是讨厌她么?但如今讲这些又有何用:“了心师姐,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次下山只是去点化,很快便会回来,况且此事也与那人无关。”
      
      了心哼了一声,摇摇头:“有无关系别人管不着,你自己看着办吧。”
      
      言罢,了心气鼓鼓地离去。了慧目送了心远去的背影,一时之间心里泛起莫名心绪。似哀愁似欢喜又似无奈似愧疚。
      
      ******
      泫冥今日买来烧饼,想着了慧见到一定很欢喜。兴冲冲地来到老地方,却不见了慧的身影。而等在那里的竟是了慧的其中一个师姐,了心。
      
      了心见他来了,径自走近他,没好气道:“以后请施主你不要再来庙里打扰了慧,她不会再给你讲佛理了。”
      
      泫冥以为了慧出什么事,忙问:“她怎么了?”
      
      “你也真是不知廉耻,男宾不得独自进本庵的规矩你可记好了。了慧师妹涉世不深,才教你有机可趁,我们可没那么好忽悠。”
      
      泫冥只关心了慧的情况,听见了心还在喋喋不休地说教,泫冥杀气顿生。
      
      了心察觉异样,瞧见泫冥俊美的面容带着止不住的怒气,甚至还有隐隐杀意。那种直面而来的强大迫力使得了心不自觉退后一步,噤声了。
      
      泫冥不怒自威:“我问你了慧到底怎么了?”
      
      了心吓了一跳,才弱声道:“她……她下山了。”
      
      只是下山了么?泫冥登时松了一口气,身上的戾气也在瞬间消散殆尽。他向了心拱手行了个礼:“多谢相告。”便跃上枝头,几个起落后消失在了心视线里。
      
      了心仍心有余悸:“此人看来并不简单,了慧……你可要万事小心呀。”
      
      已经下山来到镇上的了慧望着热闹的市井,禁不住的好奇。有许多没见过的玩意,也有形形色色的人物。她顺着大道走,不时会向百姓讨点水喝。
      
      从那些百姓嘴里了慧打听到不少关于野狗袭人的线索。有的人说是野狗所为也有人认定是人的所为,众说纷纭,不尽可信。沿路偶尔也看见有捕快在到处搜查,了慧想要去了解情况,捕快们非常爽快的配合了她。还告诉她义庄的位置。
      
      了慧顺着捕快给的方向很快找到了位于城郊的义庄。守庄人是个七旬的老人家,他见到了慧并不惊讶,兴许之前也有和尚尼姑到这义庄来给死人超渡。
      
      他把了慧领到那些被野狗咬死的人旁边,对她说:“他们这些人死得太惨不忍睹了,都没师父来给他们超渡。唉,我在这山城住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听说过附近有野狗。这位小师父,天色也不早,你尽快超渡完赶紧回去,夜里就不安全了。”
      
      了慧点头。这些受害人惟一的共通点就是在夜里遭遇毒手,奇就奇在有些人明明在家,发现尸体时却在城郊。若说是野狗所为,未免也太奇怪。
      
      她觉得这不是野狗所为。至于是何时人会做出此等毫无人性之事,她却没半点头绪。这样下去别说点化恶人,连能不能见到面都难说。
      
      老人适才那番话正好提醒了她。此处是城郊,夜里又不安全,那在这待上一晚或许能见到犯人。
      
      打定主意后,了慧趁着老人出去的片刻,翻开了那些死人的棺材。已经听过不少关于这些尸体的惨法,却没亲眼见过。有此等机会,她又岂可放过?
      
      可在看到尸体的那一刻,了慧便后悔了。只一眼,她就忍不住蹲下吐了——尸体的肚子像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刨开一个大洞,内脏都跑了出来。虽然已经被塞回肚子,但完全面目全非,心脏更是整颗都不见了。四肢也像被咬了许多肉,残缺不全,其状完全符合野兽所为。
      
      若真是人做的事,那这人该有多邪恶?
      
      吐完舒服不少。了慧不忍再看,盖好棺材便席地坐下,开始超渡。待超渡完,天色已经黑下来,想走也走不了。
      
      守庄人瞧着天色,提议道:“小师父,这里夜晚危险。若不嫌弃,就是此过一夜吧。”
      
      正中了慧下怀,了慧向他行了佛礼:“多谢老人家,那贫尼便在此唠叨一晚了。”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