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夜话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比翼双飞(3)

      
      好好的花灯游/行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破坏了,大家也被弄得兴致缺缺,最后都意兴阑珊的归家了。
      
      九辛也被弄得毫无游玩的兴致,拉扯着凤霓音就要回去。
      
      游/行队伍也在这之后收拾残局,多出的人手则去追那个女人了。
      
      不过大概是许久没有玩得那么尽兴,可累坏了九辛,直到隔日晌午他才睡醒起来。
      
      此时的凤霓音已经坐在院子里的软榻上看书。葡萄架上有几只百灵鸟在跳来跳去,偶尔叫唤几声,显得生机勃勃。
      
      九辛揉着眼睛走到凤霓音身边,“你倒是只会一天到晚看书。”
      
      “看来你心情不大好。还在为昨晚的事不高兴?”凤霓音放下书,微眯着眼睛问道。
      
      阳光正好,让人忍不住犯困。背着阳光站在她身旁的九辛像步着金光而来的仙童般,让人产生了一种在梦境中的错觉。
      
      他微皱着眉头,似是不悦。
      
      “那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提还好,一提到昨晚的事,九辛又是一脸气愤。
      
      凤霓音微微一笑,十分体贴地伸出手拍拍他的头,像在安慰他。但并没回答。
      
      九辛还想说些什么,忽而听得外面有人进来了。
      
      凤霓音收回手,眯着眼睛说:“好像有客人来了。”
      
      九辛低声喃道:“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客人?”疑惑归疑惑,九辛还是到前门去看情况。
      
      凤霓音在九辛出去后便从塌上起身,拿着书回书房。径自在书案旁坐下便翻出一幅卷轴,摊开抚平,拿起墨锭开始磨墨。
      
      不多一会儿,九辛满面阴沉地领着一个人来到书房。
      
      凤霓音停下磨着墨锭的手,头也没抬,只是轻淡道:“姑娘,又见面了。”
      
      九辛带来的客人正是昨晚大闹游/行队伍的女人。
      
      此时她的样貌衣着更为清晰。憔悴苍白的脸色更甚,让人看着不禁要怀疑她是否能撑得住,会不会随时倒下去?
      
      她干燥无血色的唇微张:“……”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凤霓音终是抬头望向她:“我相信你会找到这里来的。”
      
      九辛这次不用凤霓音吩咐,很机警地去倒茶了。虽说对这个女人心存不满,但好歹她现在也是凤霓音的客人,自己怎么也不能表示得太小家子气。
      
      不然又得被凤霓音笑话了。
      
      女人垂下无神的双眼,声音阴郁:“是么?那你也知道我为何而来?”
      
      凤霓音把衣袖往后收了收,低眉浅笑,“既然上天指引你能寻到我这里来,那么也算是缘分。你想找到你的夫君么?”
      
      女子的神色在听到夫君一词时明显起了些血色,她喃喃低声道 :“你能帮我找到他么?”
      
      凤霓音摇摇头,截然道:“不能。”
      
      女子微怔。
      
      凤霓音接着道:“但我能助你一臂之力。只要你能付得起与之相应的代价。”
      
      已经站在凤霓音身边的九辛听到她的话,他有些不放心地悄悄扯了扯她的袖角,担心她又要做那件事。
      
      其实担心也无用。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孩子,什么都做不了。就连把她抱进怀里这么简单的事也无法完成。
      
      凤霓音却视而不见,注意力只在那女子身上。
      
      果见她惨然一笑,似乎对凤霓音的话感到无望:“我一无所有,妄谈什么代价?姑娘,你和我都找错人了。”
      
      “你还未听我说完,又怎知找错人了?”
      
      女子沉默片刻,才又垂眼道:“姑娘有话直说,我不想再耽搁片刻寻找夫君的时辰
      。”
      
      九辛嚷嚷道:“你要是不相信,现在也可以走。”
      
      “九辛,不要多嘴。”凤霓音微嗔。
      
      九辛噤言了,神色却显得不大服气。
      
      凤霓音又继续对她说道:“我只要一个故事,关于你的故事。如果你的故事能打动我,我把能实现任何愿望的鳞片送给你。”
      
      “鳞片?”
      
      凤霓音抬起手,广袖下嫩藕般的玉臂只稍凝力便生出密密麻麻的金色鳞片。女子见状神色一震,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你难道是……”
      
      凤霓音颔首,打断她后面的话:“现在到你做决定了,你要用你的故事来换我的鳞片吗?”
      
      女人咬咬牙,问:“鳞片真的能帮我找到夫君吗?我找了他几百年,都没有找到。即便你真的是,那又如何?”
      
      九辛皱眉,对她的话感到不悦:“有怀疑的话你大可离开,我们不强求。”
      
      凤霓音伸出长指抵在九辛的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九辛困惑地斜视着她,便听得她对那女子道:“你时日不多了,何不赌一把?”
      
      女子惨白的脸色并没有多少变化,她只是微微叹口气,说:“你说得对,与其到最后没能找得到他而含恨而终的话,还不如放手一搏。”
      
      “既然你已经下了决定,那便请上坐。”凤霓音微笑道。
      
      女子施然落坐,九辛端来的客茶却早已凉透。
      
      她好像并不在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便说道——
      
      “我与夫君原来是居住在昆仑山中的一对夫妻。常年一起沐浴日月精华,吸取山中万物灵气,很快修成了人形。可修成人形之后,一向温和憨厚的夫君却性情大变。平日他总与我一起去昆仑峰顶修炼,可化了人形后他不仅喜欢独来独往,有时还会无端闹事。可毕竟是在一起那么多年的夫君,即使性格改变了,我也不曾想过要离弃他。然而……”
      
      “我没想到的是,他突然就消失了踪影,怎么也找不到他。我以为他只是到外面去看看游玩几天,很快会回来。可我在昆仑山中年复一年的等了许久,却再没见过他。自有灵识以来,我从未试过与夫君分开那么久,于是我开始拼命去找他。翻遍了昆仑山没有他的踪迹,我就下山去找。山下找不到,我开始去别的地方找。途经过很多地方,却都没找得到,连他的一丝气息都感受不到。我很害怕,如果我一直找不到他,是不是代表他其实已经死了?”
      
      “但即便他有可能死了,我也要找到他,陪在他身边。我们就是这样的一对夫妻,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改变。后来随着时日的流逝,我开始渐感不适,我知道,我终究也是时日无多了。”
      
      她的话说完,凤霓音一直在写字的手也停了下来。
      
      “你的愿望真的只是找到你的夫君吗?”凤霓音眼帘微阖,指尖摩挲着卷轴的质感,语句轻淡如浮云般飘进女子耳里。
      
      她垂眉,似在发怔。片刻,她倏地抬起无神的黯然目光,暗暗握紧自己的手:“我还想问他,为何要……弃我而去?”
      
      九辛见她此刻神色,原来还觉得她讨厌,而现在却只剩下同情。他实在不懂他们,为什么明知道情爱只会让自己痛苦,却还义无反顾的去沉沦?
      
      那种无情男人,还是早早弃了,另觅佳缘岂不更好?何必蹉跎自己的年月。
      
      眼角余光瞥见凤霓音正轻巧剥下一片手臂上的鳞片,从他这个角度还能看到被剥下鳞片的地方正渗出丝丝红血。
      
      他半是不悦半是心疼,却只能紧咬着牙,生生当作没看见。
      
      凤霓音并未察觉九辛的一举一动。她把鳞片递出去,道:“希望你的故事与这鳞片的功用能互相抵消。否则的话,发生何事我也不敢保证。”
      
      “……你需要的不仅仅是我的故事吧?”听出她话里玄机,女子盯着她手中闪着金色光芒的鳞片,面无表情道。
      
      凤霓音平淡的神色在听得她这句话后变得妖艳妩媚起来,就好像忽而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勾唇一笑,媚眼弯弯:“所谓一物换一物。这对等的代价并非由我来衡量,而是你自己。”
      
      “若你觉得你想要实现的愿望值得用自己生命或是更为重要的东西交换,那这交易就是对等的。若你认为不值得,也可以拒绝。不管怎样,最终都是你自己来决定。”
      
      “我来决定?决定……”女子反复喃着这句话。在九辛以为她要退缩时,她更加握紧了瘦弱的手,眼神决绝:“反正我也命不久矣。若能找到夫君,把我的命给你又如何?”
      
      凤霓音颔首,卷起那幅描了一些山水的画轴,朱唇微张,朝着鳞片吹了口气。鳞片如羽毛般轻飘飘落入了女子已经摊开的掌心之中。
      
      女子痴痴地望着鳞片,陷入了沉思。只稍一会儿便复抬眸,扬起一抹苦笑。衬着她惨白憔悴的脸,显得有些骇人:“多谢姑娘,那我便告辞了。”
      
      “且慢。”凤霓音起身,顺势摸摸九辛的头,恢复了平时那般淡然清雅的笑容:“聊了这么久,尚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倒是忘了,我们也没介绍自己。霓音,九辛。”
      
      “姓名……我都快忘记自己的名字了。可对我们来说,名字也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你们就叫我青姬吧。”
      
      “青姬么?故事才进行到一半,你若走了我可会坐立不安。你应该不会介意我们跟你一起去寻你夫君吧?”
      
      青姬犹豫了一下,才叹气道:“姑娘执意的话,我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