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夜话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狐自来(9)

      
      泫冥虽说不愿吓到莺娘,可这瞿洲未免也太远了些。用普通脚程的话,起码要四五天才到。看来为了让莺娘能尽快吃到丰麻饼,泫冥也只好忘记自己正在扮演着一个浪人了。
      
      他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把丰麻饼买了回来。
      
      兴冲冲地敲开莺娘的房间却发现她不在房内,找遍了整座房子也找不到人。在房屋附近也没寻到她的踪影,泫冥霍然明白过来了。这些天他以为她真的想开了,原来都是在骗他。
      
      说想吃丰麻饼也是支开他的手段之一。她已经回到汤镇了么?算算时日,似乎也快到她十七生辰了。
      
      实在糟糕透顶。他立即丢下丰麻饼,快速向镇上奔去。
      
      ******
      所幸这深山离汤镇不是很远,莺娘趁着月色连夜赶路,第二日的晌午她便到了城门。那些还在全力搜索逃犯的捕快一见到她,立马围住她,把她带回了衙门。
      
      逃犯重回牢狱,为免夜长梦多,县太爷很快下了公文对她处刑。在押回她的第二天清晨就把她带往刑台。因为匆忙,围观斩首的百姓并不多。
      
      跪在刑台中央,面对身后的刽子手莺娘没有一丝害怕和犹豫。惟一遗憾的是,没能对泫冥道一声歉意。
      
      泫冥赶到汤镇时已经迟了。她的尸首仍在刑台,无人收埋。
      
      泫冥目瞪口呆地望着那具尸首,无法相信才两天时间,居然就这样阴阳两隔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又白费了么?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他何不把真身告诉她,然后把她囚在自己身边,若想反抗的话就吃了她。
      
      这样也比她在他看得到却够不到的地方死掉要好。
      
      这样又一世了……又要再寻个百年……他不明白,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总是这样的结局。
      
      他无力的跪下,喃喃道:“你这样是满意了。可你有否想过我的感受?你如何忍心让我一次又一次失去你?”
      
      突然有脚步声缓缓靠近。泫冥感受到与人不一样的气息,他霍然抬眸,却看一个身穿箭袖十纹锦白袍的青年站定在他身后。
      
      青年剑眉星目,白净清秀,黑发用紫玉发冠束起,看起来仪表堂堂。
      
      他望着刑台那具尸体,问泫冥:“九尾狐?”
      
      被一眼看穿真身,泫冥警惕地瞪着他:“你是何人?”
      
      青年晃晃脑袋,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和她的事。”
      
      泫冥挑眉,飞身挡在莺娘的尸首前:“你要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你不想知道为何有你在,她还总是逃不过殒命的结局吗?”青年干脆席坐而坐,一手撑着脸,饶有趣味地反问道。
      
      “你到底是……”
      
      “唔……我叫火灯,这样说了你会比较安心么?”火灯挠挠头,无奈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和她的事?”火灯要是一直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不可能没有任何察觉。
      
      而且看样子,火灯知道的似乎比他还多。
      
      “这并不重要,我知道的事还有很多。像你痴情到这种地步,对一个凡人追了几百年,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什么?”泫冥不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
      
      火灯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淡然道:“你不要再追着她啦,无论你追她到多少世,她都活不过十七。”
      
      “……”泫冥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什么。确实,这七百多年来,结局都一样,她并没有活过十七岁。
      
      “你难道没想过,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么?”火灯目光陡然变亮,似乎还闪着寒光。
      
      泫冥一怔,下意识脱口而出:“我?”
      
      火灯频频点头,继续道:“没错,就是你。如果没有遇见你,她会不会就能活过十七岁?你是她的一个劫。她要想平安渡劫,你就不能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我不能?”泫冥仍然怔在原地,喃喃重复着火灯的话,“我是她的劫?原来本末倒置了么?我是她的劫,而她却不是我的劫。”
      
      火灯晃了晃脑袋,摇摇头,很严肃地纠正道:“不对不对,她是你的劫,也是你的心魔。喏,来做选择吧。你是选择让她长久活在没有你的世界,还是选择继续这样下去,永无休止。”
      
      做选择?泫冥木愣地盯着火灯。他其实完全没必要听一个陌生人的话,可万一他的话是真的……
      
      没有她的世界和没有自己的世界么?对于自己来说,没有她的世界自己无法想像,可要是有自己的存在她就无法活下去的话,那自己该远离她吗?
      
      “没有别的选项么?”
      
      “人妖本就殊途,有选项就不错了。尽早做出选择对你,对她都好。”
      
      泫冥目光一凛,“那若是我做出选择后,要怎么做?”
      
      “看来你是下定决心了。去天灵山吧。天灵山的主人可以帮你。当然,任何事物都会有相应的代价,你要有所觉悟。”
      
      ******
      九辛听得昏昏欲睡,靠在一角的案几上一边打瞌睡一边听泫冥的故事。他终于讲完了,九辛伸伸懒腰,醒过神来。
      
      凤霓音点点头又摇摇头,神情复杂,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什么。
      
      泫冥握着手中鳞片,试探道:“不知凤姑娘可否满意?”
      
      “火灯么……”凤霓音喃着这个名字,才抬起眼帘,轻描淡写道:“这是个悲情的故事。那泫公子,你现在就要回汤镇么?”
      
      “她的尸体被我放在不会腐朽的地方,我这就去救她。”
      
      “且慢。九辛,收拾一下,我们也和泫公子一起去。”
      
      九辛和泫冥同时愣住了。九辛不解道:“为什么跟他去?”
      
      “唉,我得去见证故事的结局才行。”凤霓音轻叹一声,问:“可以么,泫公子?”
      
      对于施助给自己的人,泫冥无法拒绝。况且,看气息就知道,即使他拒绝也拒绝不了。
      
      九辛撇撇嘴,虽不大乐意离开天灵山,还是很听话的去收拾行李了。
      
      九辛出去后,凤霓音又对泫冥道:“泫公子,鳞片你收了,可我要的代价你只给了一半。”
      
      泫冥心里一震,“另一半是什么?”
      
      “之后你便会知晓。”凤霓音抿嘴笑了笑。
      
      ……罢了,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只要她能活下来,他死也无所谓。
      
      ******
      凤霓音似乎太久没离开过天灵山,从山上下来便觉得不舒服,九辛一路照顾她还少不了要数落她。
      
      泫冥一路却没怎么说过话,满心都是能救莺娘的兴奋感。天灵山似乎在人间,却又不是在人间,模模糊糊的方位让他迫不及待的心情倍受煎熬。
      
      好不容易回到之前和莺娘一起居住过的深山小屋,泫冥带凤霓音和九辛一起到莺娘的房间去。
      
      空无一物的榻上放着莺娘的尸首。尸首用冰封住了,靠近就能感觉到一肌寒冷的凉意。
      
      泫冥快步走至尸首旁边,拂手抚过冰块,冰块在瞬间融化成水,被他用妖力凝聚成一个水球,丢出屋外。
      
      凤霓音跟着走近看她,忍不住开口道:“身首异处,还如此年轻,真是……可怜。”
      
      “可怜”两个字她的字音咬得特别重,不知有什么深层含义。
      
      九辛对泫冥的故事不感兴趣,甚至对他还带有敌意。与其说对泫冥有敌意,不如说对所有找凤霓音要鳞片的人都有敌意。
      
      此刻他正站在房门,像个局外人般冷冷看着这一切。话又说回来,他确实是个局外人。对泫冥来说,凤霓音和自己都是无关的局外人。
      
      泫冥抱起莺娘的头,用力撬开她的嘴,把鳞片化成粉末放进她的嘴里。只是一刹那,莺娘的颈部和身体像活了起来,渐渐连接到一起。不消片刻,便完全融合,根本看不出刀口的存在。
      
      摸摸脉搏,探探鼻息,纵然微弱,但还是有了。他终于心安,“在她醒之前,我会抹去她记忆里我的存在。到时候,麻烦凤姑娘你帮我,阻止她继续寻死。”
      
      凤霓音颔首,表示答应了。
      
      泫冥抱着莺娘,低首吻了吻她的前额,“再见了,莺娘。”话语一落,他掌心凝气覆上她的额头,停留了一会儿便抽离。
      
      纵然千般不舍,万般无奈,泫冥最后还是离开了最心爱的人。
      
      莺娘醒来时,泫冥已经离开两个多时辰。她困顿不解,睁开眼看到凤霓音和九辛,不大搞得清状况:“你们是何人,我为何在这里?”
      
      “我们是来见证故事最后一页的人。姑娘,人能活着本就不易,寻死是自贱的做法。你重视的人也并不希望你那样做。”
      
      莺娘望着眼前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莫名熟悉的绝美女子,呆呆不知作何反应。
      
      寻死?……她想起来了,她不是已经被处刑了么?为什么还活着?
      
      九辛从屋外进来,见人醒来,对凤霓音道:“她好像没事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霓音。”
      
      凤霓音从榻旁站起身,叹息道:“言尽于此,姑娘你好自为之。……还有,别枉费了他的一片心意。”
      
      不等莺娘开口询问,九辛便和凤霓音一起离开屋子。她想要去追,可身体有许多地方都很僵硬,根本动不了。
      
      “他”……说的是谁?
      
      ******
      月黑风高夜,荒无人烟的乱葬岗到处充斥着死灵的怨息。
      泫冥正蹲在一个角落里舔掉唇边的血,把怀里的瘦小身躯抱紧,准备离开,耳朵却捕捉到向这边靠近的脚步声。
      
      泫冥警惕地瞪起眨着红光的眼睛,敌视着已经停在他对面的人。
      
      凤霓音如一樽玉佛般站在那里,阴暗的环境遮掩住她姣好的面容。她淡淡的好听声音缓缓响起:“泫公子,我来收另一半代价了。”
      
      泫冥紧抱着怀中因失去心脏而逐渐变冰冷的尸体,“什么代价?”
      
      乌云渐渐散开,月光哗地洒落一地。
      
      莺娘的尸体被泫冥抱在怀里,而凤霓音的脸上却噙着笑——
      
      “你的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山海经》之九尾狐——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