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遍仙界

作者:青青绿萝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5

      殷渺渺回光明殿的时候,血流得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往哪里踩都是一鞋底的红印。
      
      卓煜站在累累尸骨间,对郑威说:“你可知罪?”
      
      “知罪?”郑威护着皇后,握着的刀卷了刃,可他挺直背脊,神色嘲讽,“我郑家何罪之有?是你鸟尽弓藏,是你忘恩负义,我郑家不过是争取应有的东西罢了!”
      
      这话说得连自诩勋贵之首的定国公都听不下去了,郑家多大的脸,不过两朝皇后,皇位就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不成:“荒唐!”
      
      “荒唐?”皇后冷冷道,“哪里荒唐?若没有我郑家,你卓煜区区贱婢之子,焉能问鼎大位?你是怎么报答的?你屡屡顶撞姑母,气得她旧疾复发,死前都不原谅你,你这样不孝不义之人能坐皇位,才是最大的荒唐!”
      
      “你这话就说得我不爱听了。”一个清亮的女声传来,殷渺渺提着团血淋淋的东西走了过来,“一口一个贱婢之子,看不起他你可以不嫁。”
      
      卓煜一见着她,唇角就不禁露出笑来。
      
      殷渺渺走到皇后面前,把归尘子的人头一丢,人头咕噜咕噜滚到了皇后的脚边:“你要是鄙视别人,就会有人来鄙视你——你以为自己是皇后就了不起,但在修士面前,你不过是个凡人,而修士在天道面前,亦与蝼蚁无异,你懂吗?”
      
      皇后的脸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妖女。”
      
      “妖女?你可真是双标啊,帮你的是国师,不帮你就是妖女,你还真是……”她思索了会儿,实在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脸大。”
      
      “好了。”卓煜摆摆手,阻止了她接下去的话,“李校尉,把皇后和郑威打入天牢,严加看管,择日论罪。”
      
      满身是血的李校尉抱拳:“是。”他走到郑威面前,想要抓住他的胳膊时,郑威突然一个侧身劈了他一刀,随即朝卓煜砍了过去。
      
      “当心。”殷渺渺本能地用手中的东西去抵挡。
      
      郑威的刀砍在了归尘子的储物袋上,修士的法器自然不是凡兵能够刺破,但奇怪的事发生了,储物袋蠕动了几下,突然崩溃撕裂,一抹蓝光幽幽冒了出来。
      
      寻踪蝶扇动着翅膀飞到半空,娇美的面容与纤细的身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它在空中展现着自己美好的姿态,并发出了优美的声音:“啊,好香的味道。”
      
      它停在半空中,好奇地看着卓煜,翅膀上落下晶莹的粉末:“你就是人间的帝王啊,好盛的帝王之气,不如……”它歪了歪头,声音如女童般甜美,“给我吧。”
      
      话音未落,它的身体突然暴长成半人高,不管不顾地扑向了卓煜的面庞,长长的口器犹如一把尖刀。
      
      卓煜……卓煜蒙了一下,想要躲开时,身体却像是被冻住了似的,怎么都动不了。
      
      蝴蝶咯咯笑着:“凡人界可真好。”
      
      “喂。”殷渺渺用勉强聚集起来的灵气化出烈焰,“太不礼貌了啊,小蝴蝶。”
      
      “仙子姐姐,多谢你救我于苦海。”蝴蝶盘旋飞舞,“作为回报,我就先吃了你吧。”
      
      火焰扑面而来,蝴蝶轻盈地躲开,嗓音甜美:“你受了重伤,又为了杀归尘子耗尽了灵力,是打不过我的,乖乖让我吃了,我保准你没有任何痛苦的死掉。”
      
      “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殷渺渺那时没有下手对付它,一是怕归尘子知觉,二也是觉得这蝴蝶有些古怪,她一无所知,怕弄巧成拙……但如今看来,或许当时就杀了它更好。
      
      蝴蝶咯咯笑道:“我是魅蝶,归尘子把我认作普通的寻踪蝶,真不知道是他倒霉还是我倒霉。”它在阳光下舒展了一下身体,随后迅速扑到一个侍卫脸上,长长的口器伸进侍卫的口中。
      
      不出片刻,那精壮高大的侍卫就消瘦下去,没一会儿就变成了皮包骷髅,而他自己一无所觉,脸上露出迷幻的微笑。
      
      “看,他一点痛苦也没有呢。”蝴蝶收回了沾染着血的口器,笑靥如花,“让我吃了你吧。”
      
      殷渺渺心惊胆寒,深知绝不能放它离开,若不能现在就杀了它,等它吃了足够多的人,她可能就对付不了。
      
      她催动体内全部的灵力,红线化身火龙,不断追逐着蝴蝶,试图将它缠住。可蝴蝶原本就灵动蹁跹,殷渺渺神识受损,看似操纵火龙得心应手,实则无法进行太过精细的操作,被它屡屡逃脱。
      
      蝴蝶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姐姐,你神识受损,是打不过我的。”它的翅膀微微一颤,粉末飘落。
      
      殷渺渺眸色一沉,她面前出现了两只蝴蝶,一只在左,一只在右,显然有一只是幻觉,再想一想它的名字叫魅蝶……殷渺渺定睛看了片刻,实在分辨不出真假,只能集中精神,将红线一分为二,分别围困。
      
      这样的施法就要动用神识,远比单纯地放法术难上很多,何况又是一心二用。没一会儿,殷渺渺就感觉到了大脑的刺痛,眼前的场景也恍惚起来。她咬破舌尖,勉力支撑。
      
      终于,左边的那只被红线困住了,她的灵力与神识都无法支持一心二用,只好集中全力指使火龙绞杀左边的蝴蝶,没想到下一刻,所缠之处空空如也。
      
      更糟的是,她抵挡不住剧痛,眼前一黑,重重跌倒在地。
      
      “哈哈,猜错了!”蝴蝶欢呼一声,猛地俯冲到了殷渺渺身前,筑基修士的肉身和灵力吸引着它,复眼中闪过贪婪之色。
      
      “等一等。”卓煜的身体被那粉末黏住后便无法动弹,但神智尚算清醒,“你不是要吃我吗?放过她,吃我吧。”
      
      定国公脱口道:“陛下万万不可!”
      
      叶琉满脸血污,高声道:“妖蝶,你要吃,就吃我吧。”
      
      张阁老亦道:“老朽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若是要死,还是我这样的老骨头来吧。”
      
      有个胖乎乎的太监离得远,身体还能活动,扑过来,把人头送到蝴蝶面前:“奴愿替陛下一死。”
      
      “咦?”这样争相去死的场景引起了蝴蝶的好奇,它停下了动作,转头望着这些凡人,犹带初生孩童的几许好奇和天真,“你们?你们不好吃,我要吃这个皇帝。”
      
      卓煜道:“那你就来吃我吧。”
      
      “你可真好玩,是想替她去死吗?”蝴蝶咯咯笑了起来,“放心吧,我先吃了她,然后再吃你,你们可以在我肚子里相见,好不好?”
      
      卓煜道:“你不敢先吃我吗?”
      
      “对,不敢,她比你可危险……”蝴蝶话还没有说完,口器就被殷渺渺拽在了手里,她冷冷道:“乱来的话,就和你同归于尽。”
      
      蝴蝶仿佛觉得更有趣了,眨巴着眼睛:“姐姐,你是修士,难道真喜欢一个凡人。”
      
      “和你有关系吗?”殷渺渺眼前发黑,全是重影,她竭力调整着呼吸,将所有的灵力顷刻间灌注到右手手心,火焰再度燃起,“反正你要死了。”
      
      “啊啊啊!”蝴蝶发出凄厉的尖叫,翅膀不住拍动,扬起大片风刃。
      
      风刃割破了殷渺渺的脸颊,鲜血渗出,月白色的法袍难以为继,终于开始出现撕裂,发丝根根断落。
      
      要坚持住。她对自己说,为了卓煜,为了其他人,不能让它活着。渐渐的,殷渺渺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凭借着本能在体内不断运行大小周天,灵力倾巢而出,化为磅礴的烈焰,死死缠住了蝴蝶。
      
      “不要,不要!”蝴蝶凄厉地尖叫着,魔音灌耳,“放过我吧,姐姐,放过我吧。”
      
      它的声音似乎直接攻击神魂,殷渺渺神魂受创,喉头一甜,鲜血溢出嘴角,即便如此,她也牢牢攥着手中的东西,不肯松开。
      
      蝴蝶感受到了恐惧,它好不容易从归尘子手中逃脱,不想就死在这里:“不!不不!”它尖啸着,不得已舍弃了自己赖以进食的口器,仓惶而逃,化作一道蓝光消失在了天际。
      
      殷渺渺没有余力追击,踉跄一步,眼前出现卓煜想来搀扶她的重影,接着,她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
      
      三天后,光明殿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但叛乱总算是结束了。
      
      陛下还朝,依旧是天下之主。皇后被囚禁于冷宫,郑威、郑权父子下入天牢,朝臣为如何处置他们掐破了头。
      
      禁军被大规模清洗,新任的禁军统领是前任的东卫尉,李校尉则被调任北卫尉,西卫尉畏罪自尽,南卫尉抗命被杀,故而不祸及家人,其余人有升有降,又有大量新血涌进禁军。
      
      定国公世子则因疏忽被勒令在家反省,但既没有革职,也没有丢掉世子之位,未来总有起复之日。
      
      因为有假皇帝作为幌子,故而大部分朝臣都没有真正牵扯到这次的谋逆中来,卓煜虽有斥责惩罚,但到底没有伤筋动骨。
      
      这次的风波,就算是过去了。
      
      不过,余韵未消。
      
      现在宫里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被卓煜带到天星宫的殷渺渺。她人还在昏睡,朝臣们已经为她的事儿吵翻了天,热议程度还超过了肯定要被斩首的郑家满门。
      
      威远侯早在之前商讨大事时就看出来当今的心意了,不用卓煜开口,主动表示“当为国母”。定国公则认为关键不在于后位,而是要让这样的奇人异士为大周摇旗呐喊,绝不可成为有野心之人的旗帜。
      
      他甚至暗示卓煜,若她另有心思,不可心慈手软,趁她病重,以绝后患。
      
      张阁老觉得都不太好,一国之后要母仪天下,一个方外之人怕是不合适,但趁病除之亦有风险,万一人家另有后手,岂非弄巧成拙。不如封个国师高高捧起,再建个道观供奉,只要她不干涉朝政即可。
      
      最后一个王尚书自知失了信任,非常聪明地表示:“一切都凭陛下做主。”
      
      当了皇帝以后,才会发现所谓的明辨忠奸不是书本上写的那样容易,每个大臣说得都有道理,每一种建议都是中肯而实际的,没有哪个朝臣会提出一看就是不怀好意的论调。
      
      该如何在众多的建议中抉择,该如何取舍,该放弃还是该坚持……是帝王是否能治理好国家的关键所在。
      
      卓煜还很年轻,还有很多迷惘的问题,但在这一件事上,他足够坚定,也知道该如何才能达成目的。
      
      “诸位大臣言之有理。”他唇角含笑,不疾不徐道,“可后位悬空,终不合乾坤之礼,立后之事,势在必行,以诸卿看,册立谁为皇后更合适呢?”
      
      要是不立那个女人,该立谁为皇后?大臣们心思浮动起来。
      
      威远侯,他家有个庶女,年前刚订了亲,嫡孙女六岁,没有进场资格,可以愉快地吃瓜了;定国公,他有个兄弟膝下有个嫡女,十六岁,待字闺中,无论从身份还是年纪看,都刚刚好;张阁老,刚没了一个贤妃,不过他家还有个十五岁的嫡孙女,孙女总比外孙女更亲近张家;王尚书……惭愧惭愧,老来荒唐,他的嫡幼女十五岁,还未定亲。
      
      其余大臣家里也有不少适龄的女儿OR孙女,皇后之位……可不仅仅是后位,更是牵扯到嫡子,乃至未来的储君。
      
      谁不想成为未来皇帝的母家呢?
      
      明知可能是饵,巨大的利益也勾得朝臣们心痒难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凡人界的关卡boss不是归尘子,是小蝴蝶哟~想不到吧,越是好看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呐!
    *
    在大臣们眼里,渺渺只是一个会法术的修道之人,不算什么神仙。就算是对于神仙,我国古代人民也不是诚惶诚恐的,有些神仙拜了没用,就把你赶下来,还有直接杀了的,有些莫名其妙就被改了家门(比如托塔天王李靖),有些是“被”百姓封了神,比如门神的那两位……具体就不细说了,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相关书籍。
    *
    明天见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