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灰卫应判官的邀请,踏上了援助的旅程。
在路上她遭到了索拉斯的拦截。


CP:Female Cousland/Loghain Mac Tir;Female Lavellan/Solas
送给阿然的生(连)日(环)礼(捅)物(刀),BE注意,两个CP都是。
嘻嘻,生日快乐哦,亲爱哒。
内容标签: 传奇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呃。


  总点击数: 993   总书评数:8 当前被收藏数:11 文章积分:79,785,31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架空历史-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Bioware
    之 贺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27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龙腾世纪]徒劳

作者:红姜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徒劳

      七月份的天亮得格外早,此时已然有零零散散的阳光透过林间枝叶撒在地面。灰卫扯下兜帽,抖了抖外袍,夜晚与晨曦留下的湿气和露水纷纷落下。她伸出手,触摸到粗壮树干上留下的记号,拧起了眉头。
      
      三个月前,任务归来的灰卫,收到了旧友的一纸来信。蕾莉亚娜用平静的语气陈述了她缺席的时间内大陆上都发生了什么。天空破了个大洞,科里菲尔斯的阴谋,险些由库纳利入侵的奥莱会议,以及恐惧之狼芬哈尔的苏醒。她花了一段时间把之前就得知的消息和具体情况联系起来,然后看到了来自判官……或者说,亲手将审判庭解散了的前判官的邀请。
      
      她希望灰卫能加入他们的队伍。
      
      而灰卫在赶往塔文特的路上,查到了芬哈尔麾下特工的踪迹。
      
      一路循着记号追来,灰卫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的直觉一向不会出错,随着深入树林,灰卫能察觉到影帐的存在越来越稀薄,周围的环境氛围和大陆上截然不同。在林间草中依稀可见精灵遗迹的存在,或许这是个据点?灰卫踯躅了片刻,仍然是跟了过去。
      
      然后她碰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角色。
      
      不知道这片遗迹存在了多久,昔日辉煌庄严的建筑,如今全然由树木苔藓覆盖,所见之处皆是翠绿,唯独仅剩无几的断壁残垣灰败地昭示着过去的历史。灰卫看到一名男性精灵站在壁画之下,她并没有靠近,精灵却已然转过身,将目光投以灰卫。
      
      他比灰卫所见过的精灵都要高,其貌不扬也看不出年纪,身着古代精灵铠甲的同时肩批厚重的皮毛。精灵没有头发,锐利的眼神和冷淡的表情无所遮拦地暴露在灰卫面前。他对着她轻轻颔首,像是轻蔑也像是致敬:“灰卫。”
      
      灰卫握紧了自己腰间的佩剑。
      
      这是她见到的第一个古代精灵。缺席了大陆的灾难,只能从他人口述与信件中获知消息的灰卫的确是落后了一些。但这不意味着她会对现今的情况遭遇一无所知。这位陌生的精灵显然是在等待自己,是他设下圈套引|诱自己而来。从十年前的变故到今日,灰卫经历了足够多的灾难与意外,这让她几乎是在男精灵开口的同时便识别出了他的身份和目的。
      
      “恐惧之狼。”灰卫平静地回道。
      
      一句称呼,换来了芬哈尔几不可辨的笑容。
      
      他微一欠身,单手搁在身前:“我的荣幸。”
      
      所以,这就是芬哈尔。
      
      曾经野精灵口中的骗子、撒谎者,现在欲图与世界为敌的野心家,协助审判庭拯救大陆得力助手,以及那位出身丛林的精灵判官的爱人。
      
      灰卫想起了判官亲手写给她的那封长信。
      
      年轻又坚韧的判官字句简单恳切,用最直接的方式说明了情况也发出了向自己的邀请。而让灰卫最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那颤抖笨拙的字迹。能看得出这封信写的非常费力,就像是个刚刚学会执笔的孩子。灰卫知道这是不用惯用手写字的缘故,她也知道,判官是个左撇子。
      
      “你是来阻止我与判官汇合的。”
      
      唯独让灰卫疑惑的是值得芬哈尔本人大驾光临吗?再厉害的战士也不过□□凡躯,她还是孤身一人,几个精锐的刺客与法师足以对她构成威胁。
      
      “只是好奇,”芬哈尔仿佛察觉出了灰卫的疑惑,“受到尊敬的费雷登英雄是个怎样的人。”
      
      然后你也满足了我的好奇,灰卫嘲讽地笑出声。这肯定不是真正的理由,不过灰卫也不在意他究竟是为何亲自而来,强大的敌人和众多的敌人在灰卫的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你看到了。”
      “是的,多谢。”
      “感想如何?”
      
      芬哈尔的目光凝滞片刻,接着瞳色晦涩不明的双眼阖上,再睁开时已然偏离了角度。
      
      “活过灭族的背叛,在奥斯塔伽战役濒死回生,联手精灵矮人与费雷登共同对敌的关键,击败大恶魔的英雄。”芬哈尔用他清朗的声线回应了灰卫的调位,“诸多传奇加诸于身的一位女性。”
      
      “很可惜我不像你们,既不永生也没有强大的魔法。”
      
      “不,”他摇了摇头,“永生与力量不足以换来全部的尊敬,你的伟大不在于此。”
      
      灰卫侧了侧头。
      
      他不屑于永生,也不屑于灰卫熟悉的那套强者生存的理论。即使恐惧之狼本身的形象与她所想有所偏差,灰卫也未料到芬哈尔会轻易否认精灵的神明所拥有的一切。
      
      “我有个问题。”他没等灰卫开口,继续说道:“是什么驱使你举起剑刃?当时你举目无亲,没有希望也没有退路,大恶魔几乎不可战胜,可你还是一步一步逼近了它,结果了它。我有些困惑,因为我看不到你的动机,没有动机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也想问,是什么驱使你走到今天这一步?”灰卫面无表情地反击道,“现在的你失去了荣光,大陆面目全非族人彻底寥落。你憎恶过去的世界大于偏爱,而你宁可抛弃失去手臂的爱人也要恢复它。我也看不到你的动机,你为什么要站在判官的对立面上?”
      
      可芬哈尔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问题:“你为什么在意我与判官站在对立面上?”
      
      她也想知道。
      
      或许是奥莱的吟游诗人将这个故事渲染的过于悲剧,或许是判官的反应件与世人所说造成了巨大的偏差。灰卫听到的故事越是痛苦判官的信件越是平静,好像这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而她是如此的年轻,几乎与当年灰卫的父母断气时同龄,暗裔的血没有污染思想,灰卫的体温还是热的,她拥有怜惜的心。
      
      “因为我认为这毫无必要。”灰卫攥了攥拳头,“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抛弃你所爱的人。”
      
      芬哈尔闻言,只是重新将目光挪回至灰卫身上,然后他吐出了一个十年不曾入耳的名字。
      
      “洛根·麦提,”
      
      灰卫只觉得自己的血液在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戴恩河的英雄,渥伦的公爵,费雷登的摄政王。”芬哈尔的语气一成不变,他的姿态就像是在授予学生一段书本中的知识一样,“你一直爱慕于他,为什么又在十年前的领主大会上斩下了他的头颅?”
      
      洛根。
      
      这个单词在她的脑海中盘旋沸腾,打了个卷然后携带着无数尘封的记忆浮了上来。洛根,洛根。每个费雷登人都耳熟能详的名字,精灵道来却又是如此的陌生。是的,陌生,灰卫万万没想到,她也会有听到这个名字倍感陌生的一天。
      
      “你是如此的关键,以至于我的人仔细地清算过你的底细。”
      
      可是现在的灰卫却完全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
      
      “科斯兰家族的末女自幼受到传奇的洗礼,对那位出身低微的英雄怀有崇高的敬意和憧憬。”
      
      领主大会那天她拿着剑和盾,站在那个人面前、对上他冰蓝色的双眼时只觉得双腿控制不住地在发抖。记忆遭到掩埋不代表会忘却,时至今日再回头,灰卫仍然清晰记得当时的所有细节。
      
      “随着她的长大,敬意和憧憬逐渐转变成少女烂漫的爱恋。”
      
      他看向自己时毫无感情,是的,他怎么会有?于那个人来说她不过是个幼稚却不怕死的年轻人,他见过太多了,杀死过太多了。在他眼里她不过是阻碍其捍卫国家的绊脚石,不值一提——别说是他,连她自己都不认为有能力与他抗衡。是的,她怎么能?那个人是个英雄,费雷登的英雄。
      
      她的英雄。
      
      “可英雄漠然地看着自己的家族遭到背叛,少女的父母倒在自己眼前,这却是她深爱之人默许而为。”
      
      可是她必须击败他,必须杀死他。
      
      “你的爱并不足以填满恨的鸿沟。”
      
      男人倒下之时的喘息仍在耳边,他的那句“我屈服于你”不依不挠地在灰卫的脑海中流连。她甚至记得那日佩剑高高举起的重量,昔日宛若与手臂一体的剑沉得有千斤,她费力地举起,绝望的落下。
      
      “又有怎样的立场,来置喙我的抉择?”
      
      他的血溅到她身上时,她唯独记得的就是麻木。麻木的收剑,麻木的向朋友致意,麻木的处理完领主大会的剩余事务,仿佛死在剑下的并非洛根·麦提,而是众多无名无姓的敌人之一。
      
      也没什么区别。
      
      能有什么区别?
      
      灰卫总算是想起了该如何呼吸。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回过神来,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古代精灵。芬哈尔没有开口,他只是站在原地,姿态挺拔又神情疏离,正在等着自己的回应。
      
      “所以。”她的声线陡然变得异常嘶哑,“你与我是同一类人。”
      
      哪一类人?无情的人。灰卫想她与芬哈尔唯一的区别便是在于她的故事几乎不为人得知,便也不会有人传颂。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差距呢?最悲哀的在于,无情不代表没有心。
      
      “是的。”芬哈尔叹息道,“你与我是同一类人。”
      
      只是还不足以将深爱的人举至最高处,为其奉献出一切。灰卫想,她知道他要亲自见自己的缘由了。
      
      动了动手指,向后撤了半步,灰卫抽出了剑。
      
      “你得到了你的答案。”她认真说道,“就不要再犹豫,动手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光头得到了什么答案?他想杀死判官,但是不忍心下手,灰卫的过去和态度给了他答案。
    双BE√



    [综英美]黑山羊
    完结的坑。,嘉莉第二部。



    [综]没人写信给嘉莉
    完结的坑。魔女嘉莉/汉尼拔。



    政治婚姻与罗曼蒂克
    完结的坑,西方古言。



    [综英美]迪莱拉没有假期
    完结的坑,美队同人。



    [综英美]红皇后
    完结的坑,美队同人。



    [综英美]英雄姑娘
    完结的坑,钢铁侠/性转美队



    [美娱]好莱坞
    完结的坑,复联世界下的美娱,小透明的影后之路。



    [综电影]雷普利九号
    完结的坑,综科幻电影同人,女主是异形克隆体。



    白莲花,给公主跪下!
    完结的坑,原创西幻,女强正文无CP。



    [超人]明恋日记
    完结的坑,超人同人。城市小姐和她的英雄。



    [综英美]英雄,求嫁!
    完结的坑,美队同人。天然黑倒追道德帝。伪小白风,小心神转折w



    [英美剧]前有情敌,后有怪兽
    完结的坑,蜘蛛侠同人。软妹攻略蜘蛛侠,校园小白言情风



    [X战警]流线
    完结的坑,金刚狼同耽。狼和人鱼,相互支持共同成长的故事。



    [蝙蝠侠]哥谭决定去死
    完结的坑,蝙蝠侠同人。关于黑暗骑士与他守护的哥谭市里各个人物的故事。残酷的治愈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