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主与龙

作者:大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配合的听众

      19.
      整顿刚被吞并的蒙卡领地花费了我们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好在一起都在控制之中。
      我言而有信,把得到的七成财宝都分给了弗留斯,然后心痛地看着它们在半天之后变成了一堆渣渣。
      
      弗留斯的气色倒是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
      
      大概是和我变熟了的缘故,弗留斯的话也变多了起来,开始给我讲一些伊康大陆的故事。
      说实话,对于他讲的那些,我都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因为在弗留斯的描述里,吟游诗人口中美貌高贵精通法术的精灵国王子变成了一个女装癖的丑八怪,半点都没有他帅;伊康大陆最强大的魔法师是一个被他一个冰球就能轰趴下的糟老头,如果不是秉着尊老爱幼的美德,他才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胆敢打他龙珠的主意的家伙;强大的人类王国碧因的国王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将女儿送给龙族,将儿子送给黑巫师以寻求庇护求得长生之法的小人……
      
      我从小被吟游诗人的故事搭建起来的世界观都要被他毁了。
      
      但是我想起来吟游诗人说过龙族是很骄傲虚荣的一个种族。我也就老实地做一个老实听话的听众,以吸引弗留斯多说两句话——我实在是喜欢他说话时的样子和他的声音。特别是在他讲述自己怎样怎样厉害打败了谁谁谁的时候,我都会配合地用眼睛放出崇拜的光芒看着他,时而称赞一声:“啊,弗留斯,你真是太厉害了!”
      
      我想我演技一定卓群,这样过了将近一个月,弗留斯都不觉得我动作虚假神态做作。
      
      20.
      吞并蒙卡领地之后,我们的情报部门终于也发挥了作用。
      
      有消息传来,卡斯领主对我们吞并蒙卡的行动很是不安和不满,我拥有了一只龙的消息更是让他不安。何况吞并蒙卡之后我所拥有的势力已经几乎和他相当。
      
      我再和安迪等大臣商量过后,得出的对策是:速战速决。
      毕竟一只龙的力量足以打破当下的平衡。那些对龙心有忌惮的领主很可能联合起来趁机剿杀我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势力。
      
      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不确定的一点是弗留斯还会留在这里帮我多久——毕竟他不同于安塞那条龙,他没有和我签订契约。
      
      我想等弗留斯恢复过来重新拥有飞越死亡之海的力量后,他就会离开吧?
      
      21.
      我们攻破了卡斯的堡垒,但没有抓到卡斯本人,他带着自己一部分部下逃到了相邻的卡罗尔领地以寻求庇护。
      
      这一场战役中弗留斯一直冲在最前面,用强大的□□为军队裆下所有攻击,那些打在他身上的弓箭简直就像玩具一样,给他造成不了任何威胁,一碰到他的鳞片就会纷纷折断。
      
      但我还是有些心疼他美丽的蓝色鳞片上的划痕,坚持要给他上药,顺便光明正大地肆意摸一摸那些龙鳞。
      
      弗留斯无可无不可地趴在地上,底下垫着分给他的那七层财宝,偶尔晃悠一下尾巴。
      他说:“这点对我来说根本什么都算不上,我小时候天天在天火山脉上泡熔岩,有时候泡到脱鳞片才愿意出来,那感觉就和你们人类泡温泉差不多。”
      
      我想想就觉得心惊胆战,和他说:“你以后不要去泡了,太危险了,再说你不是冰系龙吗?”
      弗留斯把脸贴在一堆夜明珠上,闷闷道:“好。”
      
      22.
      即使卡斯没有投奔过去,卡罗尔找上我们也是迟早的事。
      
      卡罗尔的势力相当于两个半卡斯,相当于五个蒙卡,他本人也正值春秋鼎盛之年,领地在他的带领下一直不断壮大,即使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也是一块极难啃的硬骨头。
      
      我和他却有着更深一层的仇怨——父亲当年旧伤发作就是因为卡罗尔意图趁父亲老弱趁机前来劫掠,他和父亲是老对手,知道哪里是父亲的弱点,一直向致命点攻击,最终伤到父亲旧创,又抢走了父亲辛辛苦苦攒下的发展领地的珍贵资源,导致父亲就此卧病不起,一命呜呼。
      
      我这个人向来护短而感性,在我眼中,无能的自己是罪人,卡罗尔是仇人。
      
      我跑回堡垒里——吞并了卡斯领地之后我就住进了蒙卡的堡垒,这座堡垒相对体面而且处于如今属于我的领地的中心,便于我管理领地事宜。
      
      弗留斯也住在这里,他缩小了些睡在原属于蒙卡的富丽堂皇的大房间里,我住在他隔壁。
      弗留斯对此满怀嫌弃,在我看来已经很好了的蒙卡堡垒在他看来就是“小而且简陋,简直不如他表妹养宠物的房子”。
      
      我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窜进了弗留斯的房间,坐在地毯上抱着他的尾巴:“阿弗……”
      弗留斯懒懒地抬起头:“放下我的尾巴。”
      
      相处久了,我发现他其实好脾气而且好说话。他一开始会恶狠狠坏脾气地要我不要随便摸随便抱,后来我几次没注意没忍住摸了抱了我发现他除了唠叨也没什么别的表示。
      后来简直连唠叨都懒得唠叨。
      
      我听话地放开了尾巴,转而亲近地凑上前去抱上了他的脖子。
      我贴在他身边,给他讲卡罗尔的事情。
      
      我从小就是一个很黏人的孩子,小时候总黏我妈,后来被我爸我妈联合起来揍了一顿,从此不敢再犯。黏别人我还不太好意思,毕竟作为少领主我还很好面子。
      
      现在好了,我可以肆无忌惮地黏着一头龙,反正等哪天他养好了拍拍翅膀飞走了,谁都不知道这事。
      我还是年轻有为的领主大人。
      
      我说:“阿弗,帮我报仇,这次的财宝都归你。”
      
      23.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冷醒的。
      
      身下硬硬的很不舒服,虽然铺着一层绒毯,但我毕竟睡在地上而不是我刚从卡斯那里收缴上的铺着天鹅绒垫子的床上。
      
      昨天晚上一直再和弗留斯痛诉革命家史,一不小心太晚了累了就在他身边睡着了。
      
      旁边是弗留斯安稳地睡着的大身子和大脑袋,从他的身体处向外一阵阵散发着凉意,激得我打哆嗦。
      
      天还没亮,屋里没有点烛火,养着一头龙的我更负担不起魔法晶石这种奢侈品,只有黯淡的月光和星辉洒进来。幽暗的屋中,弗留斯身上的鳞片散发着银蓝色的幽光。
      
      真漂亮。
      我情不自禁地把手掌贴上他的背,很凉。他的鳞片已经不是初见时那近似于黑的墨蓝,而是比天空还要稍深一点又有些偏银黑的蓝色,干净而深邃。
      
      我还是觉得很困,想睡,又觉得冷,还要命地困懒到根本不想动,不想站起来迈动双腿搬回自己就在隔壁的屋里。
      
      贴近弗留斯后我发现他背部一直散发着冷意,腹部却是暖融融地一片。于是我推了推他。
      
      弗留斯居然配合地侧了侧身子,露出下腹部一条缝。
      我滚了滚,挤了进去,抱上了他腹部温暖而细密地鳞片。
      
      再次睡着前我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但愿弗留斯不要突然在睡梦中改变重力支撑姿势然后压死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