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爱马文才

作者:祈祷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棋逢对手

      从梁山伯开始说“我试试”时,祝英台就猜测到梁山伯说的是试一试修修凳子。
      但祝英台也不能肯定。
      
      虽然祝英台不太能理解这时代士庶天别的阶级状态,但还是明白一个普通出身的屌/丝/男想要完成逆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包装自己。
      
      否则即便你爬到了高位,结果却还是一副泥腿子的样子,必定也会来一群把你给掀下去,觉得你是他们之间的异类。
      
      梁山伯在会稽学馆里读书,而且还能和马文才是师兄弟,学习一定是很好的,也必定有很大的抱负,这样的一个人好不容易和两位士族成了朋友,难道要用这种小事败坏掉他们心目中的印象?
      
      所以当祝英台看到梁山伯真开始笃笃笃修矮几的时候,心中实在是惊讶。之前马文才看到她皱着眉头满是不解的表情,倒不是装的。
      
      等梁山伯真的把家具修好之后,祝英台脸上也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崇拜佩服的表情。
      
      开玩笑,这人能自己修好家具啊!
      不但会修家具他还有情趣啊!还能手绘案面啊!
      
      搁他们的时代,这种能文能“武”(?)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工坊的男人到哪儿找去?
      
      她那时候认识的男孩子大部分提个锤子都能砸到自己脚好吗?!
      大部分连榫和卯怎么用都不知道好吗?
      
      这种成熟稳重能吟诗赏月又能居家过日子,还可以凭自己的本事搞定生活中麻烦的男人,难道不该她崇拜一番么?!
      
      至于傅歧和马文才会怎么看她?
      开玩笑,人家梁山伯正主儿都不在意他们怎么看他,她担心什么?
      
      人家只是个“年幼无知”的少年啦!
      
      梁山伯修好家具,抬起头来时,看到的便是傅歧跳脚、马文才脸色不佳,祝英台满脸赞赏的表情。
      
      虽然有些不解为什么祝英台会是这样,但梁山伯还是在心中酝酿了一会儿自己等下想要说的话,才缓缓开口。
      
      “坏的不是很厉害,修好了还能正常用。”
      梁山伯笑得满足。
      “几位都是华族之后,怕不能理解在下的做法,但在下确是寒门出身,有些事情,实在是无法和诸位比。”
      
      傅歧一愣。
      
      “大男儿立身于世,不能处处靠别人施舍,众位也许不必事事亲力亲为,东西坏了也能随意丢掉,但对于在下来说……”
      梁山伯拍了拍面前的凳子,站起身,语意未尽。
      
      但他们都懂他在说什么。
      梁山伯家贫,连富户都不算,什么都丢是不可能的。
      
      “傅兄,先谢过你给了在下安身之地。但你我同住屋檐之下,这样的事情日后不免会经常发生的。以后你还会看到我自己洗衣、自己处理杂事、自己修葺屋子、用着你看都看不上眼的东西。”
      梁山伯宽厚的表情后,蕴藏着的却是清醒的思绪。
      “也许一日两日,你会觉得在下比那些涂脂抹粉的士子们要好,但也许过了那一日两日,你便会觉得在下既粗鄙又寒酸,甚至还不如那些仕宦子弟。”
      
      这番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毕竟无论是从梁山伯的外表还是梁山伯的言行来看,他都是那种好性子好脾气又惯于逆来顺受的人,即便受了委屈或者有人做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都会沉默不言。
      
      就像刚才傅歧一言不合就动手,梁山伯做的也只是用自己的身子去替祝英台挡伤,又劝祝英台不要怨恨傅歧一般,他就做不到像马文才一样直接去抗击傅歧的拳头。
      
      这样的人,俗话里,叫做老好人。
      
      可现在这老好人,却一脸苦笑着说“虽然你们现在图一时新鲜,可玩腻了以后还是要讨厌我的”?
      
      祝英台眨了眨眼,开始觉得梁山伯这个“老好人”,好像也没每个梁祝故事里那么愣头青。
      
      “梁兄何必如此看轻自己。”
      马文才很快反应过来梁山伯想说什么,立刻打起圆场:“虽说士庶有别,但因为修一修东西就觉得你粗鄙,也太过了。”
      
      再这么聊下去,谁知道会聊出什么!
      他和不想和梁山伯交浅言深!
      
      然而傅歧却并没有跟着附和,只是看着梁山伯,定定地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梁山伯和傅歧会结识并还算熟络,是因为梁山伯的父亲和傅歧的父亲其实有旧。
      
      梁山伯所在的山阴县是一个人口极多的大县,比很多小的郡府人口都要多,县中士族林立,关系错综复杂,向来是有能力有身份的人才能为山阴令。
      
      梁山伯是山阴人,贺玚是山阴人,就连马文才的祖父也是出生在山阴,而傅歧的祖父傅琰,曾经任过一段时间的山阴令。
      
      后来傅琰高升,有着傅琰曾经任过山阴令的关系,傅歧的父亲也在山阴做过一段时间的山阴令。
      傅歧的父亲并不是家中的长子,山阴背后的水又太深,能够在任内一直太平无事,全靠梁山伯的父亲,身为山阴县丞的吏员梁新扶持。
      
      士族握有最高权利,当他们垄断高级官职的时候,就把竞争机制从士族阶层里淡化了,不再案牍劳形。
      他们轻贱劳心劳力的职位,认为这些官职是不够清贵的,如果担任了这样的职务就会怨声载道,甚至将所有的事情交给身为寒门的“下贱人”去干。
      
      这世上再无哪个时期犹如这样讽刺,上位者不愿掌握实权,将最为重要的权柄拱手让给他们认为的“下贱人”。
      
      梁山伯的父亲,就是这样出的头。
      
      在他为傅歧父亲担任县丞的时间里,几乎做了所有山阴令该做的事情,也替傅歧的父亲得罪完了他不能得罪的人。傅歧的父亲还算厚道,高升之后就投桃报李,举荐了梁山伯的父亲梁新为新的山阴令。
      
      但山阴令的位子,并不是普通人能做的,梁新当上山阴令后没多久,就卒于任上,甚至连孤儿寡母也无人敢接济,只有他昔日的老师贺玚还关注着梁新的遗子,送书送衣,之后又修书让其母送他入学馆读书。
      
      梁父在世的时候,对傅歧的父亲傅翙是做足了对待“主公”的所有礼节的,无论年节都会备下礼物,对外也会维护傅家的利益,但这一切不足以拯救他的仕途和性命,仅仅给儿子留下了一份善缘。
      
      傅歧生性顽劣,家中和贺玚有故,便将他送入会稽学馆“吃苦”以做惩罚,谁料他一到了会稽学馆便像是虎入山林,竟呆着不愿意回去了。
      梁新是傅歧父亲的副手,傅歧看着这一学馆的学生都不顺眼,唯独他还算是个“自己”人,他父亲也曾说过能照顾便照顾些,所以傅歧对待梁山伯独与其他人不同。
      
      但要说交情深厚、感情甚笃,那也是没有的。
      
      就连他现在邀请梁山伯一起住,也未必没存着“我娘把所有下人都弄走了我得找个人把活儿干了的心思”。
      
      想他傅家的公子在丙等学舍里喊一嗓子,多的是愿意为他端茶倒水洒扫干活的,可他就算是找个干活的,也不愿这样的卑贱之人,否则岂不是太跌他的身份?
      
      但梁山伯的一席话,让他的头脑也渐渐开始清醒。
      
      他从小锦衣玉食的长大,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寒门子弟,梁山伯愿意和他一同住在这甲等学舍,一来是不好拂了贺馆主的面子,二来也是顾忌他的想法,但正如他所说,他毕竟家贫又无人伺候,如果两人要长期相处,梁山伯和他之间的“隔阂”会越来越多。
      他不能一边想着要梁山伯干活,又一边嫌弃他粗鄙。
      
      可如果他要和梁山伯“同坐论交”,是他和梁山伯一起洗着自己的衣服干着一样的活儿,还是梁山伯和他一样抛开手什么都不管等着更“低贱”的人来做?
      
      怎么看,都不像是他起初想象的那样。
      
      如果他和马文才同住,都是同样的人家,就如他说的,这“人情”他欠的起,无论是用他家的东西还是他家的小厮,日后登门道谢再奉还便是。
      
      可差役了梁山伯,他和他以后算是什么关系?是门人?是朋友?他是否要为了一时的“落魄”把这人以后的前途也算在自己“还人情”的范围里?
      
      梁山伯看到傅歧不说话了,便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想要说的是什么。
      
      文明先生总是想要让他多拓展些人脉,就如同他父亲当年“成功”时做的那样。可他的父亲是曾托庇与傅家门下不错,但事实证明,他父亲选择的路是走不通的。
      一旦没有了维系两者利害关系的纽带,没能站住脚的寒门浊吏只会被弃如敝履。
      
      他不愿和父亲一样,花上无数年的时间攀上傅家,也不愿再托庇于谁的门下。即便他现在和傅歧同居一室,有些话,还是说开来比较好。
      马文才和祝英台都在这里,也算是个见证。
      
      毕竟在很多人眼里,他借着傅歧的关系住进了甲等学舍,就是已经抱上了傅家的大腿,无论日后是出仕还是求学,都要盖上傅家的印记。
      梁山伯当然不想最后是这样。
      
      不过这姿态……
      
      “傅兄,说实话,在下也是个怕丢脸的人……”
      梁山伯赧然:“如今在下还未住进去,傅兄要换个同样门第出身的新生还来得及,也许这样对你对我都好。如果住了几天后,傅兄觉得在下是粗鄙不可相处,再将在下赶出门去,那在下,在下……”
      
      梁山伯掩着面,似乎沮丧极了。
      “在下怕是没脸做人,也无颜再留在这里。”
      
      祝英台没想过事情居然会这么发展,“草根”和“贵族”相处居然还会想这么多的事情,这让心思单纯的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住几天就赶出去?
      
      想到地位想等,尚且还在地台上被放了一扇屏风分隔的自己和马文才,祝英台表示梁山伯的猜测很有可能。
      
      他们说不定就是一群任性的公子哥,今天说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又不喜欢了。
      他能渣攻,但你自己却不能真的自甘堕落当贱受!
      
      就是这个道理,梁山伯你好样的,我挺你!
      
      然而站在一旁目睹了事情所有发展的马文才,却心中一凛。
      
      和外表嚣张其实内心赤子的傅歧不同,马文才是个转世重生的真.老鬼。
      
      也许他死的时候还未及弱冠,可那么多年飘荡下来,看多了人情冷暖改朝换代,又重新用孩童的身体经历过这么多年,两世下来,如今的他已经能够看见许多少年时看不见的东西。
      
      梁山伯的作态并不骄傲,甚至有着一种寒门出身者无可奈何的“清醒”,可对于这些还没有在宦海中沉浮过、也未曾被家族“熏陶”成型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态度却越发显得真诚,也越发容易引起他们的同情,进而满足他们“他的人生会由我的一个念头而改变”的虚荣心。
      
      比如说他身边心思单纯的祝英台,已经是一副为梁山伯未来担忧的表情。
      
      马文才看着梁山伯不过是修理了番家具,就让傅歧明白了寒生和士族之间从行为到处事完全不同的一面,又故意示弱,用言语挤兑着傅歧做出某种有利于他日后的诺言……
      
      这梁山伯外表老实可靠,举止也是沉稳有度,可城府,却和他那张脸一样,根本不似同龄的少年。
      
      “这梁山伯,果然不是普通之辈!”
      他的心中升起了令人警惕的危险之意。
      
      也好,遇见这样的对手,才不枉他重来一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读者群中好多喜欢谈论攻受的读者,我要说一下,本文没有耽美情节哈,一点点都没有,有“奸情”那也全是兄弟情义。就算祝英台喜欢脑补,那也是脑子里补,没MDZZ到当面说出来。
    我个人口味很杂,耽美也看,还喜欢脑补,所以才有了祝英台这个主角,本身也觉得腐女在不打扰到别人生活的时候很可爱,不过言情读者很多有许多不看耽美,大家也就稍微都互相体谅一点,就当是多了一个渠道了解了对方的世界,乐一乐就行,要保持平和的心态。毕竟我不赞同你说话的内容,但我还要支持你说话的权利嘛。
    好吧,下面来个腐一点的小剧场,爱你们!
    小剧场:
    他们说不定就是一群任性的公子哥,今天说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又不喜欢了。
    他能渣攻,但你自己却不能真的自甘堕落当贱受!
    就是这个道理,梁山伯你好样的,我挺你!
    梁山伯:(纳闷)……难道以我的气势,不该是攻?



    寡人无疾
    眼睛能看到“神仙”的皇帝和大龄情商醉人女博士的养成故事。



    百年家书
    疯丢子的抗日背景故事,和我一样,喜欢写故事,不爱写小言,虽是女主,荡气回肠,大气磅礴



    木兰无长兄
    穿越成卸甲归田的大龄剩女花木兰,被传言成”真·大龄女青年·花家虎背熊腰杀人狂·身家丰厚“,绝壁不能忍



    老身聊发少年狂
    女青年穿越成老太太,顾卿表示自己不幸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