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不朽

作者:落羽流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陈皮阿四

      “好吧……”叶成为难地看了看阿星和我,只好用尽了办法把阿星给哄走。看着临走时阿星不满的表情,叶成的脸上也随之浮现出一个悲伤的表情……我想,他可能回去以后要吃苦了。
      
      他不好意思地跟我解释道:“刚才那个是我女朋友。”说着,他傻呵呵地笑了起来,“平时就老粘人了,每次我出远门回来都是这个样。”
      
      我点点头。
      
      有人等着自己回家的感觉一定很好。
      
      四阿公的铺子离火车站不远,就在附近的一个集市里。一边走一边听叶成讲他们那些盘口上的事情,不一会儿就到了。
      
      刚踏进店里,很快就有伙计过来请我们进里屋。
      
      我总算是看到了他们老爷子的庐山真面目。想着叶成的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我乖乖地喊了一声“四阿公”,然后才开始打量起来。
      
      据说道上的人都喊他陈皮阿四,看起来约莫七十多岁了,长得非常干瘦。或许是年纪原因,他的背有些驼了,显得他人不高。让我觉得心惊肉跳的是,从他的眼角开始有一道极其可怕的伤疤,横过鼻梁,一直到另一边的眼角。鼻梁骨有一处凹陷,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挖去了一块骨头一样。
      
      看到这么狰狞的伤口,我以为这双眼睛一定是瞎了。可陈皮阿四却准确地面朝着我所在的方位,透过那上下眼皮之间的狭窄缝隙,我感觉有道犀利的目光直直地射了出来,让我下意识地就想离开他的视野范围。
      
      他的眉宇间有一丝阴糜,穿着有点老旧的中山装,不用开口说话,光是坐在那儿就让我感到了压迫。
      
      在陈皮阿四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身形比较魁梧的男人,他戴着一副眼镜,从露出来的皮肤上可以看到许多伤疤。
      
      他也在皱着眉打量着我。
      
      除了这两个人以外,剩下的就是我见过并且还算熟悉的两个人了。叶成就站在我的旁边,哑巴张则抱着胳膊站在门口,随意地靠在门板上,看他的性格也不像是对这种事会上心的人,好像只是过来报个道。
      
      一时间,屋子里安静极了,我夹在这四个人中间,突然感觉自己不是过来求收留的,而是来被审问的。我笔直地站着,任由面前的两个陌生人瞧我。不过陈皮阿四一直没有开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咬了咬唇,有点按耐不住地想要打破这份凝重的气氛。但是要说什么好呢?
      
      这样想着,叶成倒是先打破了沉寂:“我说,你们看够了没有啊?看够了就说个话呗!”
      
      陈皮阿四冷哼一声,缓缓地开口了,“这就是你从那里带回来的东西?”
      
      陈皮阿四说话的时候带着浓浓的地方口音。他的用词很怪,让我想到了在墓里叶成曾说过,陈皮阿四认为那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但他们什么都没发现,只遇到了我。
      
      难道他其实就是冲着我来的吗?他认识我?
      
      我不敢贸然开口。
      
      叶成应了句。
      
      陈皮阿四又冷哼了一声,转而重新打量了我一遍,最终将目光停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链子。这是我醒来后身上唯一戴着的东西,是由几粒小珠子和一枚铜钱串成的。小珠子分为两种,一种是不知名的黑色玉石,另一种则是青铜材质,看起来很有年代感。至于那枚铜钱,就更厉害了,上面刻着“大齐通宝”四个字,这可是五代十国时期的珍宝,叶成说如果是真的,在如今市面上价值百万。
      
      他不是专业搞鉴定的,不敢肯定。不过他怎么想都觉得应该是假的,不然我岂不是行走的百万块,也不怕路上遇到识货的把我打劫了?
      
      难道说陈皮阿四想在墓里找的,其实是这条手链?叶成也怀疑过,但这条手链是正正好好戴在我手上的,绳尾不是那种可收缩的活结,而是一个死结,就像是直接在我手上编串好的一样。除非把绳结剪断,不然脱不下来。
      
      由此可见,这条手链原本就是属于我的。
      
      但我陈皮阿四好像很在意它。正当我在思考要不要把手伸过去给他好好瞧瞧的时候,他却不再看了,反问我道:“听说,你醒过来的时候人就在棺材里了?还失忆了?”
      
      “的确是四阿公说的这样。”我点点头,“像我这等无名无姓之辈……也不知四阿公可曾见过我?既然我也在墓里,说不定是……同行?”
      
      陈皮阿四意味深长地笑了:“你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我隐隐感觉他话里有话,却又怕自己自作多情。
      
      真奇怪啊,一个两个都这样。明明看起来好像知道一些与我有关的东西,却又都缄口不提。
      
      眼下也不适合直接问。原先我还有点犹豫要不要留在陈皮阿四这儿,现在算是打定主意了。先留下来,以后找机会再问问他关于我的事情吧。
      
      “听叶成说,你准备留在我们盘口做事?”他眯起眼睛,“你知道那个墓是属于谁的么?”
      
      我愣了愣:“什么意思?那不是个疑冢吗?”
      
      我记得叶成这样说过。
      
      陈皮阿四摇摇头:“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来长沙最大的盘口里做事?”
      
      气氛一下僵硬起来,我只道这次谈话是失败了,求助地望向了叶成,他在一旁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如果陈皮阿四铁了心不收留我,那叶成再多说也无益。可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不说陈皮阿四看起来像是知道一些内情,假设我也是干倒斗这行的,如果跟着叶成他们继续倒斗,说不定会碰到认识我的人。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四阿公说的是,我什么都不懂,怎么配来四阿公的盘口下做事?倒斗这行本来就不适合女人,我这般想,的确不自量力。”我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可我现在无处可去,只有四阿公可以帮帮我了。等找到了其他合适的住处,我会立即离开,不再麻烦你们。”
      
      陈皮阿四又笑了:“小丫头,你可别妄自菲薄呀。”他阴恻恻地看了我一眼,大手一挥,随即对叶成道:“就让这小丫头留下来吧,暂且让她和哑巴张住一起。其他事情你可给我安排妥当了,不然有你好看!”
      
      叶成赶紧堆起笑脸,连连应是。
      
      不得不说陈皮阿四这人精明的很。我想他应该本来就打算收留我,只是想让我自己心甘情愿地留下来。所以他表现出很在意我的手链的样子,引起我的注意,就像是对我抛出了一个饵,并且笃定我会上钩。另一边却又拒绝我,为的是让我亲口求他。
      
      想明白了以后,我总感觉像是被人算计了,但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我这样一个空白的人,又能被算计什么呢?又会怕别人算计什么呢?
      
      既来之,则安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修改了铜钱手链的描写,可以猜猜看小珠子到底是什么材质呢~
    我前面去百度发现这个大齐通宝已经说是价值一亿了...当年我百度的时候才几百万来着。
    叶薇:在下,行走的一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