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不朽

作者:落羽流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死或生

      我是被惊醒的。
      
      身体仿佛从高处坠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头部传来一阵阵刺痛,我倒吸一口凉气,抬手想要揉揉太阳穴,却听到了一连串似乎是骨骼与骨骼摩擦发出的清脆声响。
      
      我的心底不由得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良久,我才开始尝试着重新活动肘部关节,——身体的感觉很僵硬,就像刚被重新注入了冰冷的血液一般。
      
      头痛渐缓,我将注意力转向他处。
      
      周围很安静。有了前车之鉴,我小心翼翼地转动头部,生怕一不留神就将自己的脖颈扭了。稍稍扫视了一下四周,可惜入眼之处,尽是墨黑。我有些紧张,不知是不是自己盲了。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一边回忆着,一边想要直起身来,只听“砰”的一声,竟然撞上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
      
      沉闷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响亮,而这一下实打实的撞击,让我浑浑噩噩的脑袋终于彻底清醒了。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醒来之前的事情了。
      
      ——就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我克制不住地哆嗦起来。很显然,我现在正躺在一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里,除了我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四周一点动静都没有,寂静得令人感到恐惧。
      
      我使劲回忆,可依旧想不起来过去的一点一滴。顶多记得苏醒之前,自己好像做了一段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我像是走马观花一般经历了整个故事,最终在睁开眼的那瞬间把所有都给忘了个精光。只能依稀记得那是个非常孤独的梦,梦里那种悲凉的感觉直到现在我还留有印象。
      
      光是害怕并不能改善我目前的处境……首先,我得先从这里出去。
      
      我极力保持着镇定,伸手想先摸摸看之前撞到的是什么东西。没想到一动之下,这才发觉自己的左手似是被什么东西给包住了。
      
      那……究竟是什么呢?
      
      在我的知觉一点一点归来的同时,寒意也慢慢地从指尖重新蔓延至我的全身。我颤抖着伸出右手去摸了一下那东西——
      
      不是错觉,那真的是一只手。皮肤略有些粗糙但仍有弹性,手心上有着一层薄薄的老茧,应该是长期握着某种坚硬的东西才造成的。手掌很大,是属于男人的手,但也很冰冷,所以我一开始才会没感觉到。
      
      我试图从对方的禁锢之下挣脱,却以失败告终。因为对方握得十分紧,我生怕惊动了他,就没敢用力。然而我很快就发现那个人只是安静地躺在我的身边,在这分贝极低的环境下,我甚至听不到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我大着胆子搭上了对方的手腕,找到了本该是脉搏跳动的地方……毫无动静。
      
      “啊!”
      
      和死人共处一室的惊悚感,让我不由得失声尖叫。只是我的声音听起来无比嘶哑,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声音。
      
      舌头很僵硬,就连喉咙也仿佛被什么东西卡着一样,又干又难受。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和一个死人睡在一起?
      
      即使我身边的这位皮肤并没有干瘪,可能才刚刚死去不久,我的脑海里依旧刻画出了一具腐尸的形象。
      
      我那充分的想象力此时此刻成功恶心到了自己。
      
      我抿了抿嘴,才分泌出的唾液让我稍微好受了一点。用力甩开那只手,我在四周胡乱摸了一遍,发现除了左边那个男人躺着的地方,其他方向都被一些同样坚硬的东西给挡住了去路。硬物摸上去细腻润滑,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清香,我想应该是木板之类的东西。
      
      长指甲划在木板上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可怕。
      
      我急急地沿着上方的木板四处摸索,摸到边缘的时候,我发现靠近头部这边的角落莫名被撬开了一个口子,这使得整块木板都变得松动了。我心下暗自高兴,只是透过那个口,外面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我张开双手向上推动那块木板。木板的分量很重,随着慢慢被掀开,一堆灰尘从缺口处洒了进来,顿时就迷了我的眼睛,我条件反射地缩手去遮挡,木板又“哐当”一声掉下来,再次带起了好大一团灰,呛得我连连咳嗽。
      
      天啊,这里怎么会积了这么多灰尘?
      
      我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张嘴呼吸,不然这堆灰尘就要变成我苏醒之后的第一顿饭了。
      
      这么多灰尘肯定不是一两天就能够积攒起来的,那我又是怎么被人关在这里的呢?除非我在这里已经昏迷了很久了,可人总归是要有生理活动的,我不可能在封闭的地方呆那么多天不吃不喝还活着。
      
      一时间我的思绪混乱极了,总之,还是先想办法从这个鬼地方出去再说吧。
      
      故技重施,我费劲地把木板给移到了一边。而就在我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丝微风……没等我思考一下“有风说明这有出口”这类问题,大脑已经接收到了某种危险的讯息。
      
      我条件反射地往后仰回去,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唰”的一下划破空气呼啸着从我的上方撩了过去,再次带起了一股阴风。有几缕细线落到了我的脸上,我摸了摸,原来是我的头发被削断了。
      
      看这架势,如果我再晚一步躺下来,脑袋和身体就得分家了。
      
      我惊魂未定地咽了口口水,同时听到有人轻轻“咦”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动静。听声音离我不是很远,但我也不敢贸然出声询问,生怕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再来一刀。
      
      等了一会儿,对方却迟迟没有动静。我只好绷紧背脊,战战兢兢地扶着侧面的挡板坐起来,问道:“是谁?”
      
      那人隐藏在黑暗中,不知道是作何打算。压抑的气息在黑暗中蔓延,正当我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终于“啪嗒”一声打开了某样东西。然后,一道刺眼的光线向我照来。
      
      我眯了眯眼,伸手挡住强光,稍稍调整了下位置,朝光源处看去。
      
      那是个年轻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刀。只见那刀锋冷冽,像极了他脸上透出的冷漠。
      
      打量之余,我不经意地和他对上了视线。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波澜,随后又变回了一潭死水。就在我想再仔细瞧瞧的时候,忽然又是一阵剧烈的头痛。
      
      与此同时,我听到对方也闷哼了一声。勉强抬了抬眼,我发现那人正单腿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刀柄,一手捂着脑袋,看样子好像……也是在头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感觉头痛欲裂,不知为何,各式各样的负面情绪像是强行加给了我,在我心底轰得炸开。这种被强加的感觉让我无比难受,所幸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会儿,痛意便渐渐消去了。
      
      我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向那个年轻男人看去。他好像比我恢复得快一些,此时正微微皱着眉头打量着我,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有点不自然地别过了头。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和我有没有关系呢?
      
      眼看对方没有想开口的意思,我整理了一下思路,又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听了我的问题,男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拿着刀站了起来。我顿时一惊,连忙向后挪了挪位置,想与他再拉开点距离,不料撞上了身边的尸体。我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果然如我一开始猜测的那样,他看起来刚死不久,脸上没有尸斑,身体也没有腐烂的迹象。要不是我摸过他的脉搏,我或许会以为这个人只是在熟睡罢了。
      
      再仔细瞧瞧面容,倒是有几分熟悉……等等!
      
      我的心“咯噔”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坐着的地方。
      
      那是一个木盒子。正规点说……是一口棺材,一口积满了灰尘的棺材。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令人害怕的事了。
      
      ——以为自己活了,实际上早就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2年旧作翻新,希望新老读者都会喜欢(捂脸。
    PS:大家点点文案上的其他连载收藏一下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