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之友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强撩

      殷胥咬牙。
      他知道崔季明脑抽的毛病又犯了,这会儿又开始演的不亦乐乎了。
      
      他越是一脸气得发青的不言语,崔季明越高兴。
      这大概叫成就感。
      
      多么无聊的一场围猎,婆婆妈妈的言玉以及心事重重的贺拔庆元之外,这会儿总算找到个好玩的东西了。
      
      “哎呀殿下怎么不理我了,我说的话不是故意的啊。看到殿下涂脂抹粉,我还以为殿下是跟我一种人呢,原来天底下只有我一个人不正常啊,怎么办我好恐慌,殿下你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吧。”崔季明捧着心口。
      
      殷胥:“……”
      她一张破嘴,非要在他不想说话的时候撩他的本事,简直是天赋异禀。
      
      殷胥后悔的想抽自己,转身欲走。
      
      “殿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崔季明毫无尊严的挤着一张脸:“殿下可千万不要说啊。不过如果殿下跟我是一类人,我不介意跟殿下,增进一下友谊。”
      
      她说着,竟然还敢在殷胥耳边一吹。
      
      殷胥简直如同兔子踩了尾巴一样,原地弹起来。
      崔季明让他这一弹也吓了一跳,殷胥已经拔出了皇子往日配的横刀,脸色青绿,如临大敌:“离我远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崔季明笑的都快滚到你上了。
      “哈哈哈哈你怕我哎,你怕我吹你哎!你怎么着,觉得我还真喜欢小猫小狗小兔子,还真能跟您有点递进的友谊?”崔季明笑的喘气如抽风。
      
      殷胥堪称是从头顶红到了脚底板,也不知是气是恼,熟的外焦里嫩香味四散,崔季明笑的坐在地上,她进了长安,猜了这个揣度那个,却不料她心里头那个心机颇深的“痴傻”九殿下,竟然一点就炸的如同满城烟花。
      
      她竟然有点宽慰。
      也不是每个人胸口都揣着个莲蓬似的心。
      
      “哎呦,你还要在这儿跟我动刀呢。来呀,看我一双空手,能不能接着您的刀刃。”崔季明真的是贱到骨子里了,完全不知道逗人有个底线,若真是贺拔庆元在,能抽的她找不到自个儿的眼窝。
      
      可这儿完全没人管,前世还能稍微管得住她的人,如今因为心里头瞎想太多,也败下阵来,正被她逗得耳朵冒烟。
      
      按理来说,她嘴贱的程度,决不可能让殷胥到了动刀的地步。
      可他心里头埋了几十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这些粮食闷在心里头也有发酵成烈酒的那天。
      
      殷胥也气刚刚自个儿主动开口叫她,如今当真是眼眶发疼。
      这个混账,“骄奢淫逸”四个字儿占全的混账!不分轻重,对谁都那副不轻不重的挑逗劲儿,真正欢喜的人,却藏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连他也不知道!
      
      他竟然窝着前世她的那个“秘密”,心里头梗了个易碎的玻璃珠子,动手去碰怕碎了,不去碰又替她心里头苦。
      毕竟一代名将,传出来是个断袖,总不是个光鲜的事儿。
      
      若是真对他有那么些念想,他又不能去伤崔季明,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如今看来,这么个不长情的人,也是没有那个必要让他担忧!
      
      “来啊。”崔季明哪里知道殷胥心里头梗了这么多事儿,还在那里得意洋洋的邀战。
      反正是她不用当个哪位娘娘膝下皇子的伴读,这九殿下先动刀的,事儿闹大了扯不着她半分。
      
      “我无需跟你比。”殷胥从牙缝里逼出几个字来:“我如今赢不了你。”
      
      他又道:“但我这辈子,总有一天能赢得了你。”
      到时候,她再嘴欠,他非将她按在地上揍不可!
      
      崔季明凝了笑脸,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过分了,收了手:“好啊,你虽然身子骨天生弱了些,可若是勤加锻炼,日后应该也会很厉害。”
      
      殷胥转过头去,大步就要走开。
      
      “不过我也在进步呢,每天进步的也不会比你少。咱们日后便比比试试呗。”崔季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殷胥心里头一滞,忽地想起前世她的结局,沉默半天,还是想提醒她一句。
      殷胥刚刚回过头去,眼神还未转过,耳边却听见了声音。
      
      “言玉你干什么!不要敲我脑袋啊!”
      殷胥转过脸去,就看到那修长瘦高温文尔雅的书生,一拳揍在崔季明的脑袋上。
      
      崔季明心道坏了。能管住她的人,她少算了一个。
      
      言玉也转过脸来,看向殷胥,神情有些怔仲,却也压住了崔季明的脑袋,跟她一并弯了个腰:“殿下,三儿、三郎年幼不知道分寸,还望殿下莫要将她那两句顽劣的话往心里去。”
      
      殷胥跟崔季明斗了半辈子的嘴,本来一顿火也是能下去的。
      可是这言玉冒出来,这火简直就邪乎的变了色往脑子里燎。
      
      殷胥心里头冷笑。
      那“家仆”以为殷胥没听出来,他刚刚差点开口,叫了自家主子“三儿”。
      
      这么个昵称,简直就是两个铁做的字儿,逼着殷胥咽下去,卡在喉管里。他万没有理由恼火至此,却就是被这两个字弄的气恼。
      
      他甚至连当年登基时在朝堂上怒斥的劲儿都上来了,真想指那言玉:你算是什么,凭什么压着她这个笑面将军的脑袋,一副做长辈的样子带着道歉!
      
      万般火气,烤的殷胥裂的壳都能滋出油来,他甩手就转身离开。
      
      崔季明看他气的那样,笑嘻嘻背后开口道:“慢走啊,九妹妹,回头再来。”
      
      这句话,总算让她扔回去了。
      
      言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拎着崔季明回去了。
      言玉道:“你说你也不是不懂事儿,不小心,怎么就是这张嘴,缝不上呢?”
      
      崔季明心道:前世多少人想缝上她这张破嘴,也不耽误她日子的活法。这辈子都好多了,好歹有“清河崔家”这张皮子,偶尔还穿戴上,人模人样的走几圈。
      
      少年们正在玩着骑射,太子泽表现也不错,嘉树留在了皇后身边没让他上场,令人吃惊的是柘城与兆。
      若说柘城,估计殷邛都没有记得过他的名字,可在骑射中他却表现极佳。
      
      柘城学骑马没有几天,却如同长在马背上一样,他天生力气颇大,又有跟崔季明一较高下的想法,不过毕竟崔季明从小练习,在准头上还是有不少差距。
      
      另一个就是兆。
      皇子兆是万贵妃膝下的,比修大一点,他明显跟皇后带大的泽、修二人性格不同,泽与修不论如何都性格都算明朗,兆却低调得多,他也不是不怎么说话,只是很避免和泽、修二人站在一起。
      
      这次的骑射中,他也表现很不错,明显看得出兆力气不大,但他胜于稳和准确,倒是成绩仅次于崔季明。骑射基本结束,崔季明却发现殷胥并没有上场,甚至也没怎么出现。
      
      少年郎们聚在一起,空台上皇帝请贺拔庆元、王晋辅坐过去,似乎在讲关于库思老回波斯一事,崔季明远远看了一眼,低头和年纪相仿的少年们杯酒交错,大家喝的都是果子酒,度数很低,可几个少年还是喝的满脸通红。
      
      崔季明前世就是个一人喝翻一中队的酒坛子,到了这一世,大邺又少有度数高的蒸馏酒,这些酒浆对她来说如同饮料。
      
      她在一群东倒西歪胡言乱语的少年中装醉,却看着元望朝她的方向望来,一接触到她的目光便低下头去。
      
      崔季明因为妙仪的事情,对他没什么好感,元望似乎也没有说出真相的意思。
      
      这孩子怎么性格如此磨叽。
      
      眼见着场上皇帝已经离开席间,各家也开始收起帷幕准备离开,崔季明也连忙跑过去寻找贺拔庆元。贺拔庆元是大邺著名的千杯不倒,他连醉也懒得装,手里拎着强弓,拽着金龙鱼,看到崔季明过来笑了一下:“我的小英雄到是舍得回来了,跟他们玩的怎么样?”
      
      贺拔庆元倒是看她跟长安贵家子们不熟悉,所以才要她在骑射中好好表现,看着这会儿一帮人围着她,她应该也跟众少年熟悉了起来。
      
      崔季明笑道:“恩恩,他挺好玩的。”
      
      贺拔庆元将她抱到马上,爷孙二人牵着马慢慢往回走去:“让你跟着去波斯的事情,一开始也没跟你说,来得有些突然,你愿不愿意去?”
      
      “自然愿意了。”崔季明趴在金龙鱼背上。
      
      贺拔庆元牵着马经过燃着灯火的帐篷之间,小声跟她说着她必须要离开长安一小阵子的原因。
      崔季明听了一番,倒是大概理解了,却问道:“为何阿耶没有与我说过?”
      
      “本来你应该知道的,可是你阿耶说小时候你就对读史、背谱系一事极为抵触,也不像舒窈那般八面玲珑,特别是领出去见了长辈时就成了哑巴,他就觉得你可能天生不喜欢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便想都给你挡了,让你别想太多。”贺拔庆元将灯笼挂在金龙鱼脖子的缰绳下,转脸对她道。
      
      “但我觉得,还是要知道一些。过的太耿直容易伤着自己,看你也其实挺心细,也懂得这些,就是有时候服不下去那个软,咽不下一些气。”
      
      崔季明笑了,眉眼柔和起来。
      上辈子她父母也这么说她,对于她做特警一事比较支持,说很适合她这个死脾气。
      
      这一世的家人,不过短短几年,也对她十分了解了啊。
      
      “不过,去波斯这一路,十分险阻。”贺拔庆元表情严肃了起来:“边关战事十分复杂,圣人又特有其他旨意,途中你一定要听我安排。”
      
      崔季明手指一并做了个俏皮样子:“是的将军!”
      “不过,最后那个小矮子还是捡回来一条命啊。”贺拔庆元笑道。
      
      “嗯,他也的确是有这个眼力劲和敏锐,才冒险在那时候出头。或许就是命不该绝吧。”
      
      贺拔庆元摇头笑了笑:“咱们这一路西行去,不但是护送库思老,还有僧侣与商人,既是重修商路,和沿途被东|突厥拉拢的各国融洽关系,二是佛门两大宗派也都打算去西行取真经,来稳固在大邺的地位。就这样的队伍里,怎么还会差个懂语言的翻译。这俱泰冲上来这么说,本来是十有八|九是个莽撞的死。”
      
      “那为何……”
      
      “我不反驳,是因为你之前不是还央着我么,默许了,或许能留他一条命。皇帝不说,是因为不想给王晋辅又跳脚反驳的机会,那俱泰也不知是胆大,还是掐准了两边的心理,如今倒是能平安无事的在下个月跟咱们一道出长安了。”贺拔庆元轻声道。
      
      崔季明倒是没想到,自个儿觉得俱泰命不该绝的一句话,贺拔庆元也会听进心里去。她笑了笑:“啊,不说这个,阿耶我没吃饱!”
      
      “都这个时候你还能吃下什么?”
      
      崔季明侧头:“我还能吃一只烤全羊……”
      
      **
      
      不远处薛妃帐内。
      
      薛妃裹胸罗裙,白皙手臂搭在榻边,手里头捧着玫瑰水儿,往自个儿掌心抹着,殷邛站在帐内,宫女替他解去外衣。
      “别上我这儿睡,那两位比我保养得更好的等着你呢。”薛妃笑着看了殷邛一眼:“我这在道观里熬了几年,人老了胸都下垂了,我怕你吓着。”
      
      殷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个说话态度多少年没有在身边,他也不知道自己该烦还是该感慨。他挥手让宫女退下,偌大帐篷内,他拿着灯烛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妃。
      
      “薛菱,别忘了我们商定好的事情。”他语气有些冷。
      
      薛妃往床上娇媚一倒,冷笑道:“咱俩的协议里可不包括你还能艹我这一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
    如果大家追一下,觉得这篇文还算喜欢的话,可以选择【自动订阅】,每天不用特意来点就可以自动购买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大家能在电脑上或者是手机登录www的网站,选择自动订阅,这样的话在你们花同样点数的情况下,我能多分到40%。
    如果是非高V用户,发现自己的购买需要的点数很高时,那就最好用app看文,app所有的都是一千字三点。
    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