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无疾

作者:祈祷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男人?女人?

      广阔的冷宫中,薛太妃带着刘凌向着更加内部的区域深入着。
      
      这座冷宫依旧是那样的凋零和破败,远处一排排一栋栋的雕梁画栋与面前泥泞不平的路面显露出巨大的反差,像是嘲笑一般提醒着薛芳。
      
      虽然薛芳一直不想面对这种事实,但今日的遭遇又一次提醒了她,哪怕她在刘凌看起来是那么强大和厉害,但自己的底子里已经剩不下什么东西。
      
      除了她一直向刘凌强调的“风骨”,她能打动人的东西,早随着岁月和自己犯下的错误一点点风化,就如同这座金玉其外的冷宫一般。
      
      人活着,怎么就这么难呢?
      
      人想好好的活着,怎么就这么难呢?
      
      薛芳长长叹了口气,握着刘凌的小手丝毫不愿放开。
      唯有这样,她才能重新从他的身上汲取信心和勇气。
      
      “薛太妃,我们去哪儿?”
      刘凌看着一点点沉下去的夜色,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现在这么晚了……”
      
      “去飞霜殿。”
      
      “飞霜殿……”
      刘凌先是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而后终于明白过来刚刚说的是什么,一下子叫了起来:“飞霜殿?那不是那个闹鬼的……”
      
      “是啊,那个闹鬼的地方。”
      薛太妃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怎么,你怕?”
      
      ‘我是神仙都见过的人,怎么会怕!’
      刘凌撅了撅小嘴。
      
      “不是,我只是好奇,飞霜殿里还有人吗?我怎么听说飞霜殿已经废了?”
      
      “自然有人……到了。”
      薛太妃仰头看着面前巍峨的殿门,低头喟叹出声。
      “真是好久没有来过了……”
      
      因为是夜里,刘凌看不清什么,但就从整个宫殿群的轮廓来看,这里的建筑规模比拾翠殿、明义殿还要大得多,竟有三座配殿。
      
      按照静安宫的格局,越在里面的宫殿越是庞大、住的妃嫔份位也越高,当年能住在这里的妃嫔,身份应该不低。
      飞霜殿一直都有闹鬼的传说,因为经常有宫人晚上从这边经过见到鬼影,还能见到男人的影子、听到男人的哀嚎之声……
      
      冷宫里是没有男人的,不是闹鬼,又能是什么?
      
      刘凌对鬼神有着天然的好奇,如今到了飞霜殿,却丝毫没有普通小孩会有的恐惧,反倒迫不及待的想进去“冒险”。
      
      谁料薛太妃将他拉在飞霜殿外的墙边,一双凤目中满是严厉地告诫着:
      “飞霜殿不似其他宫中,这里住着的是先帝亲封的萧贵妃,连我都不敢造次。等会我先进去,如果她愿意见你,我再出来领你进去。你就在这里等着,哪里都不准去,知道吗?”
      
      “在这?”
      刘凌诧异地看了看四周。
      
      四周一片漆黑,诺大的飞霜殿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没有人住一样,一点灯火的光芒都没有。
      偏偏薛太妃说的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吓唬自己的。
      
      “没有地方会比这里更安全了。”
      薛太妃扯了扯嘴角,让他站在门前。
      “你要乖乖的!”
      
      她丢下刘凌,独自走到飞霜殿的门口。
      
      让刘凌又一次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薛太妃还没有叩门,立刻就有两位身材高大的宦官开了门,恭恭敬敬地请了薛太妃进去,两人都没有提着灯笼,却像是能在黑夜中视物一般。
      
      临关门前,他们的余光从门口的刘凌身上扫过,竟是犹若实质,引得刘凌激灵地打了个寒颤。
      
      “这么奇怪的地方,到底住着谁呢?”
      刘凌靠在墙上,无奈地看着天上的星子。
      “这一天过的,真是……”
      
      刘凌不知道薛太妃和里面的人会说些什么,是苦苦哀求,还是权衡利弊。但他知道以薛太妃的性格,最后到没办法了才来找这人,必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是有什么忌惮的地方。
      
      也就是说,如果这里的主人还不答应她的请求,那他在袁贵妃脑子坏掉优待他之前,是不可能学到任何用武力自保的本事了。
      
      想到这个,刘凌的心中也不免带上了几分关切,不住地踮起脚尖看向里面。
      
      “定性不怎么好,不知道根骨如何……”
      飞霜殿内的高树之上,传来一声极小的窃窃私语声。
      
      “以他的年纪,外面一团漆黑,还是在有闹鬼传闻的冷宫里,能面不改色地站到现在,已经不能算定性差的了。你关心他根骨干什么,你的功夫不是只有宦官能学吗?”
      
      “哎,冷宫里的小家伙不是根骨心性都太差么,难得见到一个能看上眼的……”树上的人叹了口气。
      “薛太妃带他来,必定是要求主子的,要是主子收了他……”
      
      “主子不会轻易收徒。”
      另一个人的声音尖细地传来。
      “哪怕他是……”
      
      “薛太妃出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焚琴、煮鹤居然掌灯了!”
      
      一干在树头上待着的“暗人”纷纷难掩震惊地直起了身子,看着久不起灯火的飞霜殿一点点亮了起来,就像是平帝还在之时,所有的宫人都紧张忙碌地接待着到来的君王……
      
      这样难得的旧景甚至让树上的人们纷纷红了眼眶,看向门外那位小子的眼神也变得热切起来。
      
      薛太妃到底对主子说了什么?!
      竟然能让主子态度大变?
      
      而刘凌,已经被急剧变化的飞霜殿吓呆了。
      
      没一会儿,薛太妃随着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宫女来到了门前,对着刘凌招了招手。在门边已经等了多时的刘凌立刻走上前去,对着那宫女微微一礼。
      
      “使不得,奴婢就是个宫人。”
      焚琴侧过身子避开这一礼。
      
      “三殿下,萧太妃已经答应先看看你的根骨,再考虑教不教你本事。她怕你年幼怕黑,特地为你点起了灯,你等会要好好谢谢她……”
      薛太妃弯下腰望着刘凌,眼中是狡黠的神采。
      
      看在和薛太妃接触已久的刘凌眼里,则是:
      ‘萧太妃似乎对你很有兴趣,你小子要给我好好表现!’
      
      “是。”
      刘凌点了点头。
      
      一旁的焚琴似乎在观察什么,眼睛一刻也没有转移的看着刘凌。她从刘凌的头发看到脚尖,又从脚尖看到头发,直看的刘凌有些不太自在,抬起头来挤出一个笑容:
      “我们能……”
      
      “啊,奴婢闪神了,请跟我来……”
      宫人焚琴躬身请他们入内,领着两人沿着已经明亮的宫道,步入了写着‘凌霄’的主殿之内。
      
      那位“萧太妃”并没有出来迎接他们,薛太妃也没有表示出丝毫的不满,似乎认为这样理所当然。
      而刘凌心中担忧着萧太妃会不会教他习武,也没心情去观察飞霜殿的情况,直低着头一点都不敢怠慢地跟了进去。
      
      “去磕个头,再让萧太妃看看。”
      薛太妃一指殿中的人影。
      
      刘凌已经对薛太妃的“指示”养成条件反射了,一听到薛太妃的话,立刻三两步上前,往下一跪……
      
      “嘶!”
      可等他抬起头来,正准备行礼时,却被眼前的人影骇的身子往后倒仰,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这这这这……这……”
      
      冷宫里怎么会有男人!
      男人怎么能当太妃!
      
      难道飞霜阁闹鬼是真的,他见鬼了?!
      
      见到刘凌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穿着男装的萧太妃微微蹙起眉头,又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这才了然地点了点头。
      
      “我多年不着女装,已经习惯了,忘了你这孩子可能并不知情。”
      
      这一开口,声音清亮柔和,却是女人的声音。
      
      刘凌大受惊吓的心神被这声音安抚了少许,渐渐又重新跪正了身子,悄悄打量着面前的“太妃”。
      这一看,刘凌顿时发现了不少端倪。
      
      萧太妃虽然长的剑眉凤目,看起来十分英气,但皮肤白皙光滑、喉间也没有喉结,自然不会是五大三粗的男人。
      而且她的个子不过比薛太妃高上一点,骨架也十分纤细,应该是个女人。
      
      只是她穿着男装,动作行为也丝毫没有女气,再加上两鬓花白又梳着男人的发髻,在满是阴柔宦官的宫里,乍眼一看,根本看不出是个女人,反倒比那么多“假男人”英气的多。
      
      回想到薛太妃一路带着他走遍冷宫,找到的会武妃嫔大多是武将之女,刘凌心中已经勾勒出这位萧太妃年轻时巾帼不让须眉的形象。
      
      只是为什么穿男装?
      
      罢了,都是冷宫了,谁管这些?
      连光着跑的都有,区区男装而已,也许只是人家的个人兴趣?
      
      “是皇孙鲁莽,太妃娘娘请原谅孙儿的冒失……”
      刘凌不卑不亢地磕了个头。
      
      见到刘凌恢复镇定的如此之快,萧太妃微微露出讶异之色,薛太妃也是满脸与有荣焉,嘴角含笑地望着跪着的刘凌。
      
      “我昔日只是贵妃,你的皇祖母是太后娘娘,我当不得你如此称呼。”
      萧太妃如此说着,弯腰欲去扶他。
      
      “你自然当得……”
      薛太妃意味深长地插了一句。
      
      一旁焚琴、煮鹤的身子微不可见地一颤。
      
      “论辈分,我们都当得他的祖母。”
      她又补充了一句。
      
      萧太妃扭头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扶起刘凌,一只手搭在他的脉搏之上,一只手在他身体各处细细地摸着。
      这便是“考验”他适不适合学武了。
      
      跪着的刘凌只觉得一阵大力从面前袭来,那弯着的腿就怎么也无法再跪下去,就像是有什么无形的屏障托着他一般!
      
      等他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手腕已经牢牢地被萧太妃冰冷的手掌握住……
      
      “奇怪……”
      萧太妃摸着他全身其他各处的手收了回来,眉头也一下子蹙起。
      
      突然,刘凌的手腕剧烈的一震!
      
      “先天之气?”
      萧太妃难以置信地失声惊呼。
      
      还在迷迷糊糊间的刘凌只觉得腕间冰冷的手掌陡然变得火热起来,箍着他手腕的力气也大的像是要折断他的胳膊。
      耳边传来萧太妃近似于低吼的惊呼,更是让刘凌不知所措地看向薛太妃。
      
      ‘救……救命……’
      刘凌心中泪流满面。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脸?难道冷宫里真的全是疯子?’
      
      薛太妃也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得变了脸色,还来不及上前问清萧太妃为何失态,就已经见萧太妃将刘凌一把提到自己的面前,满脸气愤地喝问出声:
      
      “究竟是谁废了你的经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先天之气?”
    萧太妃难以置信地失声惊呼。
    刘凌:(大惊失色)鲜甜之气?呜呜呜呜……我不好吃啊!救命!!!



    寡人无疾
    眼睛能看到“神仙”的皇帝和大龄情商醉人女博士的养成故事。



    百年家书
    疯丢子的抗日背景故事,和我一样,喜欢写故事,不爱写小言,虽是女主,荡气回肠,大气磅礴



    木兰无长兄
    穿越成卸甲归田的大龄剩女花木兰,被传言成”真·大龄女青年·花家虎背熊腰杀人狂·身家丰厚“,绝壁不能忍



    老身聊发少年狂
    女青年穿越成老太太,顾卿表示自己不幸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