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枭公主

作者:珝琯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连阴之雨

      “珈玥,你疯了!”杨大山喝止住。
      珈玥缓缓松开握着铁钎的双手,猛然间大笑起来,那笑声如从天际般传来,徘徊于天地之间,凄厉惨烈,洞穿人世。
      命运,一次次地玩弄她,嘲讽她,将她推入无尽的深渊,仿佛永无翻身之时,内外交困,荆棘载途,它究竟安排了多少磨难,锤炼一颗永远不会束手就困的金刚美玉。
      “滚!”珈玥大喝一声,“滚!”
      高娇与万美的腿早已吓的站不起来,并着手用四肢爬着往外走,真真好似两条灰溜溜的落水狗。
      “珈玥,你的腿!”一片沉寂之后,杨大山意识到珈玥的双腿此刻正缠着绑带伤痕累累,这样大闹一场后,又要牵出多少痛来。
      “不要管我,快去房里看姐姐。”珈玥的确是再没有力气支撑自己,她的怒火只稍停息,来自双腿的痛感便占据上风,最好的方式,也许就是站着不动。
      杨大山刚推开门,便听到芊雪发疯似的喊叫声,芊雪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横冲直撞地向外跑,杨大山将她拦在门口,当他的手抓住芊雪的那一瞬,芊雪便叫的更大声更凄惨。
      “放开她,不要限制她。”芊雪的哭喊声好似一把匕首,一声声地刺入珈玥的心脏,珈玥可以理解芊雪的恐惧,她尤其不能被男人遏制住。
      杨大山的手一松,芊雪便如逃脱了圈套的兔子一般,跑到珈玥的身后躲了起来。
      芊雪的眼睛红肿,神情恍惚,原本梳的好好的发髻有些松垮,珈玥握住芊雪的双手,忍着剧痛的她,依旧可以笑着对芊雪说道:“姐姐,不怕,她们不会再来了。”
      芊雪却指着杨大山说道:“那个不是吗?他们都是坏人,他们都要欺负我,我不要见到他们,救我救我!”芊雪几乎于哀求地看着珈玥,仿佛珈玥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姐姐,他是大山哥哥,你的未婚夫呀,他不会欺负你,只会保护你的。”珈玥依旧耐着性子,安慰芊雪。
      “大山?”芊雪思索片刻,之后便不住摇头说道,“我不认识,都是坏人。”
      这下珈玥着急了,怎么会连杨大山都不记得,珈玥与芊雪双眼对视地认真地道:“姐姐,这里没有坏人了,都是家人,我们都会照顾你,保护你的,再过两个月,你就要做大山哥哥的新娘子了,你不记得了吗?”
      “新娘子?”芊雪重复了一边,方才脸上惊恐的神情尽消,转而拍手笑了起来,“新娘子漂亮,雪儿这就回房去穿喜服,做新娘子。”
      芊雪刚要转身离开,回过头来看着珈玥固定发髻用的竹筷,又道:“这支珠钗好看,雪儿要要。”伸手将挽住珈玥发丝的竹筷抽下,便跑回房中去了。
      千万乌丝垂下,面如死灰的女子安静地站着,谁能读懂她眼神里的绝望,母亲昏迷在床至今未醒,重获自由的哥哥对家中的一切事依旧不管不顾,大山哥哥人很好,腿却跛了。
      方才的自己由于一时愤怒,做出出格的事情,是被认为疯了,可当她情绪稍缓之后,竟然发现,芊雪真疯了。
      上天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如此的惩罚,你预备让拖着残废身子的我,怎么办!你真是毫无恻隐。
      珈玥望着上空,咒骂着苍天,天际的几朵乌云咆哮而至,狂风暴雨,眨眼骤降,雨水肆意冲刷着珈玥的身体,珈玥依旧站在那里,仰望苍天,任由雨柱如冰刀般拍打在她的脸上。
      杨大山走近珈玥,将她抱回房里。
      珈玥的全身已经淋透,虽是夏日,却也难免受风寒。
      杨大山希望有人能帮珈玥换一身干净的衣服,他不由看向芊雪,屋中的芊雪将木柜中的衣服全抖了出来,无论是自己的,还是珈玥的,统统丢在地板上,她对着镜子,一件一件的比量,又是笑又是摇头,仿佛不大满意她的“新衣”。
      珈玥坐靠在床头,无论她是怎样无奈,都不得不面对现实,大雨彻底浇醒了她,天不见怜,一切只有靠自己。“大山哥哥,我自己换吧,你帮我从地上捡起一件拿给我就行了。”
      因为忙于林箜的事,家里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地面又是石板的,很容易落灰,地上的衣裳早已沾上灰尘,杨大山有些犹豫,这样的衣服怎么能穿呢?
      “就是那些了,哪里还有别的衣服,你拿一件给我就好。”其他的只有等她稍微好些再重新洗吧,芊雪为别人洗了多年衣服,倒头来她自己的衣服脏了一地。珈玥看着镜子前的芊雪,心如刀割,她的姐姐,温婉如玉,如今却落得如此凄凉。
      珈玥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小心,她虽然可以豁出去自己的一双腿,来唤醒芊雪,来救林箜,可她并不是不在意自己的腿。
      当她费尽力气,终于将干衣服穿好时,芊雪却吵着说道:“还是你穿的这件好看,雪儿要穿。”芊雪的眼睛睁的圆圆的,弯弯的睫毛不住闪动,乖巧地趴在床边,双手托腮,等待着珈玥的应允。
      珈玥不由地将手贴在芊雪的脸颊上,这样无忧无虑的芊雪,很久没有见过了,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是三年前,还是五年前,当家庭的重任落在芊雪身上的那一刻,她便失去了所有快乐。
      也许摧毁芊雪的并不只是陈嚣,还有那终日的劳作,昼夜的操持,那些源于每日每夜中的压力,才是磨灭人心性的罪魁祸首,陈嚣又在其上重重来了一记,高娇和万美便成了压垮芊雪精神的最后稻草。
      “好,我换下来给你。”珈玥轻声说道,她眼中的芊雪,仿佛回到了五年前,是那个懵懂无忧的女孩。
      几经周折,芊雪终于如愿以偿,穿上了满意的衣服,她跑到镜前开始比量发髻,让珈玥惊奇的是,芊雪竟然准确无误的为自己梳了凌虚髻,是母亲只为她梳过一次的发髻,若不是这次亲眼所见,珈玥恐怕此生都不会知道,凌虚髻是如何盘住的。
      芊雪没疯,珈玥笃定的安慰自己,她不过是忘记了她自己,忘记了她不快的回忆,她的脑海里,还是残留着一切记忆碎片,只不过,已拼接不全。
      杨大山请了木松来家里为珈玥医治,这腿若不看看,任谁都会担忧。
      木松进门的那一刻,便让杨大山带着芊雪去别的房间等候了,他受够杨大山一路上的催促,除了病人,他不想再见谁。
      珈玥抬眼一瞧,原来是故人,也未多言,只管让木松看。
      木松将珈玥的裙子褪到大腿上侧,血淋淋的双腿让他不免颤栗,肉皮早已稀烂,伤口大一些的地方,肉向两侧翻了出来,露出白花花的骨头,竟还不止一处,连着五六处,都是这样的伤痕。
      木松唏嘘地说道:“姑娘,你这是怎么弄得啊,腿还想不想要了。”
      珈玥冷笑一声,说道:“这次我家已经没有钱了,一文也拿不出,您就没必要危言耸听了。”
      珈玥的性格大有不同,即便不相熟的木松都感觉的出来,上次见她时,受伤的不是她,她却那么担忧心痛,她能站在冷风中等两个时辰,只为了能看到窗内的景象,只为了确认一切安好。可今天,她受伤了,如此之重,却犹如路人,即便冷汗频出,她却毫不在意。
      “没有钱,我也是一名救世济人的行医之人,看到这样的伤势,说的也是实情。”木松配着药粉,预备为珈玥先敷上一些,身上有伤还淋了雨,这很危险,若是感染了,神仙也救不得。
      “你还记得方才请你来的那个人吗?你也说他的腿会废,可有一天,他突然就站起来了,毫不费力,做大夫的,是不是就喜欢把病情说的很重。”
      “这不可能的,若不是有异与常人的努力,他决不能再站起来,以他的伤势,若非每日忍着剧痛坚持练习行走,绝不可能站起来,更不要说突然哪一天就好了。”木松将药粉洒在珈玥的伤口处,引得双腿不住颤抖,却没听到一声叫喊。
      木松接着说道:“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就是真的,就像姑娘的伤口,我虽不知道是谁给姑娘弄成这样的,却知道那人后来一定很心疼姑娘,若不是他马上为姑娘用了上等的药,姑娘的双腿,此刻绝不只是这样。”
      木松处理好伤口,看了看珈玥,叹息一声,“好端端的热血女子,怎就变得如此冷漠,罢了罢了,这一次权当老夫义诊罢了。”
      木松背起他的药箱,再次离开珈玥的视线。
      珈玥没有说话,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出口。
      她根本不在意县爷请去的大夫为她上了什么药,如何保住她的腿,她也不在意木松的惋惜低叹,她在意的是,如果木松说的是真的,杨大山竟然只用三个月的时间,就让自己重新站了起来,而且,不留痕迹。
      最多三个月,珈玥也会站起来,而且不只自己,她要让整个林家站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