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枭公主

作者:珝琯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修翅玉鸾

      这一条路,曾经的珈玥与欧阳婆婆走了一个时辰,这一次,珈玥不到半个时辰,便来到盛都的城门。
      “永珍当”珈玥认准了它,是因为它是盛都最大的当铺。
      “我要当东西。”珈玥一进门,就自报了来意。
      能成功的经营到如此大的当铺,必定是有着优良的服务,秉持着来者都是客的原则,即便来的人是如珈玥一般,衣着朴素,发髻上插着竹筷的人。
      伙计笑盈盈地迎了上来,说道:“小姑娘,你来当什么?”她能当什么?伙计虽然嘴上不敢说,但他打心眼里瞧不起珈玥,他的眼神早已暴露了他的一切想法,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好当的,大不了当出个四五十文的,定不是什么大买卖。
      “你不识货,找你们老板来。”珈玥的回答如此直接,你瞧不起我吗?我还瞧不起你呢。
      “小姑娘,你别闹了,我们老板可是很忙的。”
      珈玥指着门边立着的大牌子,上面分明写着“童叟无欺”四个大字,“去找你们老板来,要不,就拆了这招牌。”
      “这……”伙计正在想如何措辞才能不惹恼了珈玥,又不用因为一些小事就找老板,惹怒老板,他正犹豫着,却见当铺的东家少爷赵彻走进门。
      原来这当铺是有个老板的,也算是赵家的亲戚,不过是打理当铺的老板,这产业归根结底是赵家的产业。
      赵彻对于一个普通的客人当然不会留意,眼神没有停留在珈玥的身上片刻,便径直着往里走,伙计也只是低头唤了一声:“少爷好。”
      这一声却让珈玥知道了,原来这个年轻人是这个店的老板,至少是个说了算数的人。
      “喂,你是这里的老板吗?”珈玥的话刚问出口,就被伙计喝住:“你怎么可以和少爷这么说话,你知道少爷是什么身份吗?”
      “你若再对我大呼小叫的,柜台上的‘笑脸迎人’这四个字也一并拆了吧。”珈玥并不怕他,她的轻蔑与不屑,让人觉得,她并只不是个穿着粗布麻衣的丫头,至少是个读过一些书,伶牙俐齿。
      这让赵彻有了些兴趣,今天的他刚从钱庄盘了账,心情大好,反正闲来无事,倒愿意听听这丫头要和他说些什么。
      赵彻走回到大堂里,寻了张椅子坐下,又对伙计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管这事了,伙计哪有个不巴结的,见他坐定了,便沏了热热的茶,放在他手边的八仙桌上。
      茶叶在茶水中上下浮动着,白烟伴着茶的清香由茶杯冒了出来。“小丫头,找我什么事?”赵彻笑着问道。
      “来当铺,自然是要当东西,你的伙计不识货,你来看看,这个值多少?”珈玥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步摇,向前走了两步,递到赵彻的手中。
      原本漫不经心的赵彻,在见到步摇的那一瞬,内心还是有些震惊的,毕竟如此贵重的东西毫无预兆的出自如此落魄的女孩的手中,“修翅玉鸾步摇”。
      修翅玉鸾步摇,这个名字印在了珈玥心里,虽然她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但她可以感觉到,这一定不是一支普通的步摇。
      “你从哪里得来的?”赵彻有些怀疑,拥有这支步摇的人,怎么会落的如此下场,这是只有在皇宫才配戴的步摇。
      “我是来当东西的,你只说它能当多少就是了,还管它怎么来的吗?”珈玥是个嘴上不饶人的,面对的又是个无亲无故的店老板,当然不必客气。
      赵彻的嘴角勾了勾,看着她的模样不过是十四五岁,想必定是没有进过宫的,她这样说,一定也是不知道它的来历的,一进门就听见她的牙尖嘴利,赵彻这次是存心想要逗她,便笑道:“我开的是当铺,做的是正经生意,当然要管它是怎么来的,倘或若是赃物,我不问清楚了,岂不是成了同犯。”
      “你别侮辱人,这绝不是赃物,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就凭你一张口说,我就要信吗?”赵彻也知道这大抵不会是什么赃物,亦或者是早就从宫中偷出来的,如今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了,宫里顺出来的东西,过个五年十年的来当的,大有人在,他这样说,不过是寻个意思玩玩。
      “我若真是想偷,还用来你这里当东西吗?”珈玥的话才说完,身子却如一阵轻风一般飘过赵彻的面前,等他再次看到珈玥的时候,珈玥的右手比在脸颊边,食指上套着的,是原本在他腰间的,龙凤合璧玉佩的凤玉,玉佩晃动着,折射着阳光闪闪发亮,玉的颜色温润剔透,如这丫头的脸颊一般,白璧无瑕,好似可以捏出水来。她的眼睛细长柔媚,眼神自信中带着一些不屑,仿佛是在说,看吧,我若是想要钱,轻而易举。
      珈玥不过是想向他证明一下,探囊取物,对自己来说绝非难事,但她受了良好家教的人,绝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情。珈玥只想随便从他身上带下个东西,又不想和这个陌生的男子有太多的接触,他周身只有这一对玉佩正迎着她,便随手取了一只。如今看他的样子,大概是信了,便将玉佩丢换给他,又道:“我等着用钱的,你快兑银子吧。”
      “取二百两给这丫头。”赵彻如此轻易的就松了口,真是让伙计有些懵,虽然是童叟无欺,虽然是笑脸相迎,但赵家的生意,一向是秉着最大利益的原则经营的,向这样一口价,并且是这样的大价钱,真是少之又少,就是再好的东西,也必定要你讨我还的说个几轮才能作数的,可少爷发了话,他只好乖乖地取了银子为妙。
      “银子马上就来,你坐吧。”赵彻示意珈玥可以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等伙计取银子,而不用一直站着。
      珈玥听到二百两的数目时还是有些吃惊的,她知道这步摇很珍贵,却没想到会如此贵,二百两,珈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多的钱。
      珈玥并没有坐下,此刻若是能拿到银子,她便一刻不愿耽搁的,飞一般的跑回家告诉母亲,她的宝贝竟然这样值钱。
      等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慢,珈玥一直向通往里厅的门张望,也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深,去了这么久,还不出来。
      赵彻却坐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焦急地等待的侧脸,越发的觉得,她是世上最美丽、最有趣的女孩,赵彻的手掌心中,还握着方才她扔回来的凤玉,玉上仿佛还有她的温度。
      赵彻可不觉得时间漫长,相反,他的心里竟还有一丝期待,期待那个伙计晚一些回来,这样她就能多在这里待一会儿,以她蹙起的眉心,和来回踱着的步子来看,只怕是伙计将当铺的兑单交给她的那一刻,她便会飞也似的离开。
      “这么多银子,你一个小丫头自己能拿回去吗?”赵彻好奇的问道,他的确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家,让一个这样年纪小小的女孩来当铺,当的又是那样名贵的东西。
      珈玥并没有分出目光来看赵彻,依旧是向里面望着,不过,她的嘴上回答道:“刚刚你不是都看到了,谁能追的上我呀,再说了,像我这样的,谁会以为我有钱而劫我呢?”珈玥并不是个刺头,也没有仇世情节,她虽然有时候说话直爽,却也是就事论事,并不是对谁都那样一味的对抗,更何况,这个人如此爽利的兑二百两银子给自己。
      傻丫头,谁会因为你的钱而劫你呢?你这个人,原本就是诱惑。
      赵彻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她的发髻是松松挽着的,固定它的连一只极简单的木钗都不是,而是一支竹筷,她的发质很好,是乌黑发亮的那种,耳朵上有耳洞,却没有挂着任何饰物,白皙的脖子下面穿着一件暗红色粗布衣服,很难想象,如她一般细腻的肌肤,是怎么忍受粗布的摩擦,她脚下的鞋子,看起来是补过的,上面有些土,想必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她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饰物,正是个花一样的年纪,竟然开的如此朴素,可这依旧阻挡不住,她的绽放。
      以赵家的地位,再加上赵彻是独子的身份,上门说亲的不计其数,有官宦有了权想要与钱联姻的,有贪图赵家钱财,硬是要将女儿嫁到赵家的,有仰慕赵彻才能的,发誓非他不嫁的,可直到如今,赵彻都没有择一门婚事,他不想随便来个政治联姻,或是娶个自己不爱的漂亮姑娘放在家里当摆设,再说了,他即是不爱,便觉不到漂亮。
      伙计终究是抱着银子出来了,二百两可不是个小数目,沉甸甸的五封银子放在柜台上,“姑娘,你点一点吧,这一封是四十两,一共是五封。”
      看到这些银子珈玥也是吃了一惊,一支步摇藏在怀里很容易,可要将这五封银子藏进去,定是要坠出来的。珈玥伸手取了一封,掂了掂它的重量,的确不很轻巧。
      伙计不知在柜台里面写些什么,也不抬头,珈玥心里着急走,便将五封银子双手一捧,抱在怀里说道:“银子我拿走了。”
      “丫头,你等等。”赵彻见珈玥急着要走,便急忙说道:“把我的车叫来送你回去吧。”
      珈玥的脚步并没有因为赵彻的话语而停下,此刻得她归心似箭,匆匆一笑,说道:“不必了。”
      珈玥抱着银子刚跳出店门口,又听伙计喊道:“姑娘等等。”
      珈玥回过头说道:“步摇在你家少爷手里呢,还留我做什么。”说完,她接着往出城的方向跑去。
      “你叫什么名字?”赵彻跑到门口,远远地看着珈玥的身影问了一句。
      珈玥回过身,回了一句:“你不是一直叫丫头吗?”便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珈玥自然不会随便向别人透露自己的姓名,不过是当铺里偶然遇到的人,也许今后再见面,都不一定会记得他们曾经相见过。
      “兑票,姑娘,你的兑票!”伙计急急地赶出来,却已寻不到珈玥的踪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