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之好,一言为定

作者:素光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自从步入高三以来,蒋正寒从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全神贯注地记录课堂笔记。
      
      不过每当他抄完一道题,夏林希都会报出答案……让他觉得自己抄的这些东西,其实没什么用。
      
      他一边写字,一边和她说:“你心算真的很快。”
      
      “心算和记忆力都可以练习。”夏林希偏过头看他,隔着矿泉水的瓶子,他的侧脸变得模糊,像是结了一层雾。
      
      夏林希伸手,缓慢移开了水瓶。
      
      蒋正寒注意到她的视线,一行笔记写得更认真。
      
      他的字体算不上好看,字大,而且潦草,棱角分明,入眼格外突兀。但这一次,他谨守一笔一划的原则,一行写下来竟然工工整整。
      
      距离下课还有二十多分钟,讲台上的老师放出一张幻灯片,清一色的压轴题,每一道都不容易。
      
      蒋正寒不做题,他只抄题。假如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什么,他也会把它们加上去,像是一名尽职尽责的记录员。
      
      抄写停顿的间隙,他看了一眼夏林希,却发现她趴在书桌上,已经睡着了。
      
      此时临近晌午,当空一轮骄阳似火,烈日炙烤着大地,整个写字楼都很热。
      
      而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落地窗上没有窗帘,灿金色的阳光直射进来,十分刺眼。那些飘在空中的浮尘,随风摆动的微粒,玻璃映出的虚影,都被照得无所遁形。
      
      蒋正寒望了望窗外,又瞧了一眼夏林希。
      
      片刻过后,他从原位站起来,把椅子往前拎了拎,重新落座以后,整个人挡住了大半的阳光。
      
      夏林希好像睡在他的影子里。
      
      二十分钟一晃而过,等到下课铃打响的时候,很多同学都松了一口气。今天的补习课终于结束了,下次遭罪又是六天以后的事。
      
      大家纷纷起立,各自收拾起了东西,教室内一片嘈杂喧闹,夏林希也被吵醒。
      
      她揉了一下眼睛,低头收拾书包。蒋正寒递过来一沓草稿纸,纸上从头到尾都是数学例题,他画图从不用尺子,但这次打破了惯例。
      
      夏林希捏了一下厚度,估摸着怎么也有十几页了。
      
      她把那一沓纸装进书包里,有一种不好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对她而言十分陌生,在此之前的十七年,她从未切身体会过。
      
      当然,这些心事她不会和父母说。
      
      补习班下课以后,夏林希走出了写字楼,她站在路边等了半分钟,就看见了她妈妈的车。
      
      一辆银白色的奔驰,车牌号包括了夏林希的生日。
      
      车上的空调温度开得很低,夏林希抱着书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听到她妈妈开口说:“我刚从家政公司回来,给你找了一个保姆,四十多岁,姓彭,老家是农村的,雇主评价不错。”
      
      夏林希点头,问道:“她什么时候来?”
      
      “明天一早,她会过来给你做早饭,然后打扫卫生,”夏林希的妈妈答道,“你喜欢吃什么也和彭阿姨说,让彭阿姨给你做。”
      
      前方两百米是一个红绿灯路口,当前状态是红灯,整条长街上堵满了汽车,十字路口处还有交警巡逻。
      
      汽车的喇叭声,自行车的铃铛声,发动机的轰鸣声,这些噪音混杂在一起,多少有点闹耳朵。
      
      夏林希靠上了车门,扭过头看向非机动车道。
      
      这一条长街的绿化带上,栽种着整齐的行道树,枝叶错落茂密成荫,挡住了过往的人影。
      
      蒋正寒推着一辆自行车,站在拥挤的人群里,因他身形颀长又挺拔,背影就十分惹人注意。
      
      夏林希一眼瞥见了他。
      
      她的妈妈摘下墨镜,开口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夏林希不假思索地回答:“看同学。”
      
      “哪个同学?”妈妈侧过了脸,“你指给我看一看。”
      
      夏林希回过神,随便指了一个路人。
      
      堵塞的车道没有疏通的趋势,有几辆车不耐烦地按起了喇叭,当然在这种情形下,按喇叭也是徒劳无功。
      
      妈妈查了一下路况,接着刚才的话问道:“那个同学的成绩怎么样?”
      
      夏林希说:“还好。”
      
      “是你们班的前十名吗?”
      
      “差一点就能进了。”
      
      她妈妈点头:“那还挺不错的。”
      
      前方那一盏绿灯终于亮起,自行车成群结队,比汽车消失的更快,夏林希转回了头,岔开话题道:“今天下午两点钟,叔叔是不是要来我们家?”
      
      “还有你堂妹也要来,”夏林希的妈妈说,“不过他们今天晚上就走了。”
      
      夏林希的堂妹名叫夏安琪,比夏林希小了两岁,在市中心的福安中学读高一,目前正在放暑假。
      
      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她的学业还算轻松,于是整天无事可做。
      
      最让她父母担心的是,夏安琪不知道在哪里认识了一帮朋友,她一个不满十六岁的小姑娘,整天和朋友们出去玩,玩到很晚才会回家。
      
      “你堂妹从小就黏着你,有什么话都喜欢和你说,今天下午她要是和你说了什么,你也劝劝她,”夏林希的妈妈开口道,“劝她好好学习,别整天夜不归宿。”
      
      夏林希答道:“我可能劝不住她。”
      
      “那就别管了,”妈妈手握方向盘,速度开到了六十公里,“你的时间很宝贵,学习要放在第一位,别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夏林希默不作声地点头。
      
      这天下午两点,叔叔一家果然来了。
      
      正门的门铃响了以后,夏林希她爸爸走过去开了门。
      
      她老爸昨晚宿醉,头有点痛,早上起来买菜,中午又忙着做饭,饭后本想卧倒睡一觉,奈何弟弟一家来串门。
      
      门开以后,夏安琪踏上玄关,张嘴第一句就问:“我姐姐呢?”
      
      夏林希的妈妈弯腰给他们拿鞋子,笑着回答:“你姐姐在房间里学习呢,你去找她玩吧。”
      
      夏安琪换了拖鞋,颠颠跑去了夏林希的卧室。
      
      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裙子,腰带是黑色格子网的,把她的腰束得很紧。为了和衣服相称,她特意戴了红色的发箍,头发也没有扎起来,直接披散在背后。
      
      “姐姐!”夏安琪推开房门,进门以后,她迫不及待地开口,“你猜我这几天玩了什么?我和他们玩了三国杀,斗地主,还有狼人游戏,在KTV包厢里过夜,特别好玩。”
      
      夏林希的房间很大,铺了深色的木地板,干净到纤尘不染,夏安琪提着裙摆坐在了地上,盘腿看向她姐姐。
      
      室内温度二十六度,房间角落放着加湿器,整个房间都很舒适,也很适合敞开心扉的深谈。
      
      夏安琪说得兴奋,整张脸都红扑扑的:“姐姐你知道吗,第一次有男生夸我漂亮,我说我长得像我爸爸,一点也不漂亮,而且脸型比较方,眼睛也不大,但他们说我是不会打扮。”
      
      夏林希收了卷子,低头看她。
      
      在此之前,夏林希其实酝酿了一些腹稿,但在碰见堂妹的人以后,她不太能开得了口,于是只好迂回地问她:“你不写暑假作业吗?”
      
      夏安琪一愣,随即答道:“我打算开学以后,找班上的同学抄一份。”
      
      “你不怕被老师发现吗?”
      
      “我们老师收齐了作业,就什么都不管了。”
      
      她提了裙子站起来,走到夏林希身边,瞥眼瞧见桌上的练习册,忍不住感慨道:“姐姐,你上了高中以后,总是在写作业,我真怕你哪天累垮了。”
      
      夏林希从桌上端出果盘,摆在堂妹的面前:“吃点水果吧。”
      
      夏安琪剥开荔枝,兴致勃勃道:“对了姐姐,我想和你说,我这一个暑假过得好开心啊。但是我不想上学了,上学真的太累了……”
      
      她吃完一颗荔枝,低头搬了凳子,分外诚实地坦白:“我还认了一个哥哥,叫方强,他在工厂里上班,打游戏特别厉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看了一条评论,让我想起即将到来的家长会,其实也是蒋总父母和夏林希父母的亲家见面会,令人感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