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开

作者:顾安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晋江首发

      
      常欢牵着外婆的手,两人慢悠悠的朝家里走去。
      清风徐徐从山顶吹来,带来了一阵稻穗香。常欢惬意的闭眼,感受着久违的人生和自由。
      上辈子的事情她已经回想的差不多了,她现在才十三岁。她现在还没有被无良的父母在十八岁的时候强迫嫁给40岁的单身汉,也没有在逃跑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卖成小姐。也没有受尽苦楚,落得一生凄凉。她握紧拳头暗暗发誓,她必须要乘着一切还没发生的时候,将那些不堪绝望的往事改变。
      她记得父母是在中秋节那一天,从江苏无锡连夜赶回老家的。那时候她还幸福的以为,她终于和其他留守儿童不一样,爸爸妈妈终于终于陪在自己身边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极致的可笑和讽刺。
      
      常欢看了外婆一眼,她记得当初隆元昌以种植大棚蘑菇的名义,向外婆借了一万块钱。那一万块钱,是外婆省吃俭用一辈子才积攒下来的棺材本。
      外婆自小和哥哥感情好,所以隆元昌这个外甥她也非常喜欢。当他找外婆借钱的时候,外婆虽然有些不情愿,可在他再三请求之下,也把钱拿出来借给了他。
      可是隆元昌却骗了外婆,拿着钱去夜总会海花。沾染了一身坏毛病,不过一个月就把钱败光,然后仓惶跑到外地去躲债。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外婆受了打击,导致病情加重,却因为没钱治疗没过多久就去世。
      
      常欢算了算时间,距离隆元昌来借钱的时候,大概还有四五个月。这段期间,她一定要让外婆看清楚他的为人。要让外婆知道,她疼爱了一辈子的外甥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还有就是她需要钱,有了钱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了钱才可以带着外婆过上好日子,而不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父母的颜色,卑微的乞讨日子。
      “小小年纪,咋老皱着个眉头!”外婆低头看了眼常欢,发现她眉头都快夹死苍蝇了。
      常欢这才回神,对外婆乖巧一笑:“我见大人们老是这样皱眉头,我觉得好玩儿呢。”
      外婆溺爱一笑,饱经沧桑的脸上带着慈爱的神情。她伸手摸了摸常欢的脸,口里哄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学大人,你们的好日子也没有几年咯!”最后一句话带着无限唏嘘。
      常欢沉默,可不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年头农村的娃,十三四岁就已经成熟懂事了。想到这里,她抱着外婆的手摇啊摇,语气天真的说:“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为什么我们的好日子没几年了呀?外婆你又骗欢欢了。”这话一说完,常欢自己先抖了两下,这种白痴天真的说话方式真是让人汗颜。
      外婆在她耳垂上捏了捏,慈祥一笑:“小孩子家家不要问这么为什么,等你长大了就晓得。”
      常欢嘻嘻一笑,把头埋在外婆怀里。外婆,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从前你把我保护的太好,所以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才打的我措手不及。不过,真好,也谢谢你曾经把我放在心底保护着。
      
      常欢一路撒娇卖萌,逗的外婆乐呵呵的笑。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邻居从屋里出来,笑着说:“老远就听到你们两婆孙的笑声了。欢欢说什么呢?也说出让我听一听。”
      常欢扯了扯嘴角,在外婆面前装疯卖傻她能忍受。在邻居面前,她心里实在有些膈应。只好洋装害羞的低着头,小声道:“没说什么呢?”话落,她眼光一闪。又抬起头来,看着那个邻居甜甜一笑,装作天真的说:“今天下面打鱼,李冬的妈妈被镰刀划破了脑袋呢。宋嬢孃还拉着孙爷爷问李冬妈妈死不死呢?”说完话,她拿手抓抓脑袋,继续天真的问:“李婶婶,宋嬢孃被孙爷爷骂了。孙爷爷为什么要骂她啊?”
      
      常欢说这番话不是无地放矢,一个村子里的人扯来扯去都能攀上亲戚关系。就拿眼前这位李婶婶来说吧,她男人能和外婆这一支扯上关系。而她自己又能和李冬家扯上关系!
      李婶婶是村校的老师,为人有些孤芳自赏。用农村的话来讲就是清高不爱搭理人,可她为人处事有个特点。她看的顺眼的她就特别喜欢,她看不顺眼她就特别不耻。必要的时候,她还特别喜欢落井下石。
      
      果然,她听了常欢的话,当即就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整天就晓得勾三搭四的女人,你喊什么宋嬢嬢啊!”
      外婆一听当即就不乐意了,连忙伸手捂住常欢的耳朵,语气抱怨:“你咋说话的,当着孩子的面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嗨,我这不是顺口了嘛。大娘!”她呸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外婆说:“诶,我家那口子上回看见元昌和宋寡妇一起去县上了呢。他们两不会有什么吧?”
      常欢低头咧嘴笑,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外婆一听无比惊讶:“别是看错了,元昌从来不是这种人。”话虽这么说,心里的疑惑始终摆在那里了。不过情感战胜了理智,外婆还是相信她从小看大的孩子是个实诚耿直的人!
      李婶婶讽刺笑了一下,她对外婆倒是挺喜欢的。两家本来就是邻居,平时来往的多。而且外婆性格和善,和谁都是笑眯眯从来不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
      李婶婶见外婆这样话,语气也就比刚才好了一点:“大娘你还不了我们那口子,这才是真正的老实人。他是去县上拉东西回来,正巧看见的。”说道这里,她半倾着身子,放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 我们家那口子说,一起的还有其他几个男人呢。里面有一个胖子,胳膊上纹了只老虎,看起来可吓人了。”
      
      在那个年代,身上有纹身的人都是街上混的比较多。
      外婆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事,真的?”
      “当然了,我也就今天跟你提了一回。”
      常欢听着外婆的呼吸沉了一瞬,然后叹了口气,拉长了声音:“年轻人的事情就是多,我们老一辈的可管不了了。”
      常欢看事情和预计的进展差不多,她摇了摇外婆的手,小声道:“外婆,我们回去了嘛。我还有作业没作呢!”
      外婆点了点头,对李婶婶嘱咐:“有些事情不要随便去说,万一捅了什么事情,以后就说不清楚了。”
      这话说的可没错,很多时候都是祸从口出。指不定你哪一天无意说了句话,风言风语的最后就闹出了事儿!
      
      “要的,要的,我知道了。”
      外婆摇了摇头,牵着常欢回家。
      常欢心里有些高兴,关于李婶婶的事情她也是后来才想起的。当初她爸妈因为是从城里打工回来,所以穿着都比别人光鲜亮丽。他们又爱面子,走到哪里都带着一包糖,见人就发。
      那时候隆元昌和外婆借了钱被他们知道,她妈妈抱怨外婆不该把钱借给外人,这钱就应该拿出来给他们家修房子。外婆气不过,说了几句狠话,最后这件事越吵越厉害。
      李婶婶过来劝架的时候,无意提了句隆元昌的事情。当时她年纪小没在意,这一回想起来,却是个重要的机会能让外婆一点一点的开始了解表叔隆元昌的为人。
      
      两人回了家,外婆知道隆元昌的事情,心情有些沉重。
      常欢也就乖乖的自个儿跑去写作业,她看着作业有些犯难。以前她成绩本来就不好,自从被父母接回去之后,就再也没读书了。
      她如今拿着笔头只有发呆的份儿,她发了一会儿呆。把书从包里翻出来,看着上面的公式在草稿纸上写写算算,过了好半天才算出了一道题。
      她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笑,她这一辈要当个揽金钱名利以及学历为一身的上等女人。
      
      第一道应用试题写好了,接来的也就简单了。半个小时后常欢写好了作业,外婆的饭也煮好了。
      常欢赶紧收拾好了书包,跑过去帮外婆拿碗盛饭。
      外婆慈爱的看着她:“真乖!”
      常欢灿烂一笑,觉得眼眶有些泛酸。以前和外婆在一起的时候,她也过了十三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如今想想,在外婆能享受她的尽孝时,她特混蛋的啥也没做。
      
      她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把眼泪挤了回去:“外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孝尽您的。还要给你买大房子,给你请保姆呢。”
      外婆呵呵一笑:“好,我就等着欢欢的孝尽 。”那语气虽然欣慰,却没讲她的话放在心上。
      “我一会的,你等着。”常欢小声嘟囔。
      
      晚饭有些丰盛,是稀饭和酸菜鱼。
      鱼自然是白天池塘里打的,天刚擦黑的时候,就被村长钟大表送了过来。
      常欢很喜欢外婆做饭的手艺,她就着酸菜鱼吃了两碗稀饭。然后抢在外婆面前洗碗扫地、烧洗脚水,一条龙服务到家。
      常欢给外婆洗脚的时候,看到老人家紧张的直蹦起身子。高兴的手脚都不知道往那里放,眼神发红的看着自己一个劲儿的笑。
      常欢暗骂自己蠢货,来日方长,干嘛今天就把外婆感动哭了。外婆的承受能力真是弱爆了!
      
      两人洗漱好,躺在床上睡觉。
      常欢一直和外婆睡一张床,她最喜欢窝在外婆身边睡觉。因为外婆怕她热到,手里的蒲扇从来就没停过。
      常欢翻过身子,背对这外婆。睁开一直看着漆黑的房间里,她在思考她要怎么挣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