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依然是早些时候短篇,各种文笔弱。喷的话,求温柔点。︿( ̄︶ ̄)︿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3724   总书评数:5 当前被收藏数:25 文章积分:5,517,56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871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开到荼蘼花事了

作者:我是苏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wu

      
      开到荼蘼花事了
      楔子
      
      我自黑暗中醒来,头疼欲裂。
      
      有无数的嘈杂之音萦绕于我的耳际,搅得我心神不安,我抖了抖眼皮,想要睁开眼。
      
      “江淮,这次你的作品该得个满分!”是个年轻男孩子的声音,有些稚气,我一睁眼,正巧和他对上,他尖叫了一声:“江淮,出问题了,这次培植出来的NO.3号,怎么是个纯黑色的眸子?躺在那里的可是有些偏褐色呀。”
      
      我悄悄的瞄那个叫江淮的少年,顿时觉得赏心悦目,他生得真漂亮呀,唇红齿白的,皮肤跟玉一般仿佛有着淡淡的光泽。
      
      此时他伸出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来,将我的下巴轻佻的挑了过去,只看了我一眼,就轻轻的从唇间吐出两个字:“失败!”
      
      “就是一双眼的区别而已,江淮,不要那么严格嘛,那该怎么处理她?”那个聒噪的少年,偷偷的瞄我,见我也在看他,突然就脸红:“她长的很像的嘛,黑黑的眼珠子也没有什么不好嘛!要不你就不要纠结了,再培植一个NO.4,这个就直接送给我养殖吧?”
      
      我的眼这才适应了光线,动了动眼珠子,扯开嘴唇哈的一声笑出来:“不喜欢这个颜色,可以带隐形眼镜调整嘛!”
      
      实验室一下子寂静起来,江淮和那个聒噪的少年齐齐倒抽一口冷气,眼神惊恐的一起看向我。
      
      许久之后,我听见江淮轻轻地自言自语:“脑电波似乎没有排斥现象,也不似以往单纯繁殖……”他沉默一会儿,似乎下了什么决定一样,加重了口气对那位聒噪的少年说:“这个就留下吧!”
      
      留下吧……
      
      我这才醒悟,这里似乎已不再是我之前的世界了。我在我的那个世界里,因为恶疾而冰冻于医院之中。
      
      PART1
      
      这是三百年后的发达世界。
      
      克隆人已经成为了古老的叫法,这里的大学生现在流行一种名为养殖娃娃的游戏,通过模拟基因库里的古老基因,以其他物质揉出如同人类一般的精品娃娃。
      
      他们称这样的成品为:活体植物娃娃
      
      这种如同SD娃娃一般存在的成品,不是我所认知的克隆人,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类,很多时候,这样的成品只会如同SD娃娃一般睁开眼睛,等待制作她们的主人养殖,或许有部分在仪器的刺激下会有哭或笑的表情,但是张口说话绝对是不可能的。
      
      这种情况下,我突然开口说话,并且像个真人一样跳下桌子求食品,简直就跟洋娃娃突然变身为恐怖花子一样可怖。
      
      我的主人江淮,似乎是一位面部神经很不发达的清俊少年,我近他的身求食物时,明明已经能够感受到他那种被一千头羊驼践踏了脑沟体的惊悚,但是单单看他的表情,却依然是波澜不惊的。
      
      “小3,这是爸爸!”那个聒噪的少年似乎很快镇定下来了,指着江淮给我看:“看,是爸爸……”
      尼玛,这个代号真难听,我纠结的皱了皱眉头。
      
      江淮黑玉一样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我,见我有表情变化,他的眉头挑了起来,手里捏了一团光亮亮的东西,似乎那东西飞速的在记录着什么。
      
      “叫爸爸……”聒噪的少年引导我。
      
      江淮终于不耐烦了,收起了手里的光团,一推他的肩膀,朝他瞪眼睛:“她又不是旧书上记载的幼兽,不会有雏鸟情节的!”他这么果断,让我起了捉弄他的心。
      
      我跳下去,一把抱住江淮,笑嘻嘻的叫他:“爸爸,爸爸……江淮爸爸~”
      
      江淮如遭雷劈,脸立刻就黑了。但是奇迹般的,他竟然没有推开我,只是顺手在我的头上轻轻摸了两下。
      
      聒噪的少年立刻如释重负,一摊手说:“江淮,她似乎粘着你,还是暂时由你观察养殖吧!”
      
      我立刻从江淮的怀里扭过头,怒视他。
      
      养殖……他居然用这么个词来形容我。
      
      江淮似乎懂我的心情,伸手在我的头上又轻轻抚了抚,替那位聒噪的少年改口:“嗯,我制造出来的,当然暂时由我收养她!”
      
      两个词语,简直是千差万别,我立刻又欢天喜地的朝着江淮笑了。果然重生之后,我的脾气带了些稚气,压根掩饰不了自己的情绪。
      
      江淮真的领养我了。
      
      他牵着我走过学校的走廊,不停的有人笑着问他:江淮,你的女友?好眼熟嘛……
      
      三百年后的连廊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到处都像是玻璃一样,走过去,脚尖踩着透明的材质,就会如同踩在水面上一样,一圈圈的荡着涟漪,我走着缩着脚,又好奇又害怕,但听到有人这么同江淮打招呼,我就会克制住害怕朝对方微笑。
      
      不少人会惊呼:“江淮,她长得,长得真像那位呀……”
      
      “啊?像是什么?”我每次问江淮,他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将我手捏一捏。似乎在警告我不要多问。
      
      玻璃一般连廊的尽头是一扇电梯,从外表上看,同我那个时代倒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进去以后,我发现我简直错的离谱。
      
      “江淮,我心里只想作呕!”我苦着脸,真的吐出一口苦水。
      
      这里的电梯真是太古怪了,进去以后,人就像是被打散了一样,等到恢复了神智重合的时候,居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电梯门一开,便是银灰色的地下宿舍。整个空间很大,都是用哑灰色的磨砂玻璃同银灰色的钛金拼接起来的,门口站着机器人工人,见着江淮回来,主动将手里的磁卡送过去,让他遥控。
      
      “你的身体,或许吃不消这种输送方式!”江淮完全无视了机器人工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蹲下来,仔细观察我:“你还好么?有没有头疼,胃痛之类的感觉?”
      
      我抚了抚胸,觉得稍稍好受些,一下子站了起来,将江淮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原理,怎么输送的这么快?”我喋喋不休的问他。
      
      江淮似乎有些烦躁,简短的回答我:“将组成物质的分子瞬间打散又组合起来的原理!”
      
      ……我沉默了,乖乖的跟在江淮后面走,等他用脑磁波刷过机器人工人手里的磁卡器打开宿舍的电子门时,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如果组合错了,那咱们不就变成小3江淮,或者江淮小3组合了?”
      
      我想了想又认真严肃的补充:“里面如果有蝙蝠或者蜘蛛,又或许是蝙蝠侠,蜘蛛人……”
      
      江淮仔细想了想,嘴角缓缓的弯了弯,一把拽过我的胳膊将我就扯了进去,笑话我:“哪里会那样!不是你想的那么夸张!”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一直唇边带笑了。
      
      PART2
      
      这个世界跟我原来的世界相差太多。
      
      我就像是海绵一样,不停的吸收各种知识,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变的缘故,我的记忆力比以往都好,看东西往往只需要一遍便记得很清楚。
      
      江淮常常会偷偷看着我看那些薄如蝉翼的透明电子书,脸上的表情非常之奥妙,我揣摩了一下,大致可以解读为:我去,这个成品居然会做这些事?!或者是这个东西真的看的懂这些?
      
      我一旦脑补到这样的解释,整个人立刻就愤青了,当他再偷瞄过来的时候,我毫不掩饰的用眼睛嗖地回击了过去。江淮的表情立刻就僵了。
      
      三百年后,大多数人不会做饭,除了重大节日,会聘请昂贵的烩菜师傅来制作三到五碟不同类型的菜肴外,其他大多数时间都是以药丸为生。
      
      菜卖得相当便宜,可是经常会被当做垃圾一样倒掉。因为没有人会洗手做羹。
      
      我纠结了一段时间以后,自告奋勇的充当了烩菜师傅的职务。尽管在三百年前,我是一个能将牛排煎成石头的人才,但是当我徒手炒成一道番茄鸡蛋时,我居然从江淮一向面瘫的脸上,看到了震惊两个字。
      
      “让一让!”他一把推开我,弹开一块4厘米大小的闪光体,闪了一闪光,然后如释重负一样,居然笑了。
      
      “怎,怎么了?”虽然我认识他不久,但是我就是有第六感,觉得这个家伙笑起来的频率不会那么高。
      
      果然他心情好的很,以脑电波点开空中的信号给我看:“我刚发的信息!”
      
      “……”原来就算到了三百年后,也会有这种无聊的微博控,做个番茄炒鸡蛋也会屁颠屁颠的上传。
      
      最经典的是,这帖子上传不到5分钟,转载量就已经达到上万了。
      
      我怀着极度好奇的心情,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大致的帖子内容皆如下:
      
      哇,神迹~
      
      噢……奇迹~~
      
      天哪,那是传说中的番茄炒鸡蛋么……
      
      楼上的学识太渊博了,居然知道这菜的名字……
      
      真是太古老的菜了……居然还有人会做!
      
      ……
      
      我一条一条回复看过去,觉得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要多悲哀,才能将未来世界的饮食业毁灭成这样?!
      
      我踌躇了很久,才开口问江淮:“请问,你们过年烩菜师傅都做些什么?”
      
      江淮用一种悲叹的口吻可怜兮兮地回答我:“大致就是一些榨菜,泡菜之类的!”
      
      “……”我词穷了,果然还是被泡菜逆袭了么,这样杯具的未来,谁会喜欢?
      
      从那日以后,我除了学习知识,就多了一样任务,每日帮江淮做好三餐,像个殷勤的妻子一样,等待他的归来。
      
      我突然悲哀的发现,那种所谓的想要抓住一个男人,首先要抓住他的味的这种混蛋论调,居然同样适用于未来。江淮对着菜的笑容越来越多,笑意盈盈的俊秀模样简直打破了我心目中根深蒂固的面瘫印象。
      
      有好几次,他吃完菜,看向我的眼神柔和得可以蕴出水来。我甚至有一种他已经深爱上了我的错觉。
      
      他本来长得就英俊,对待我虽然谈不上和颜悦色,但是确实是温柔在其内的,我能感觉到,每晚睡着了踢被子,他都不假于机器工人之手,而是亲手替我盖上的。
      
      我这是真感动了。
      
      其实比起三百年前的那个我,我还是有改变的。比如我的口味变得同江淮一样偏甜,又比如我有许多观点也已经发生了变化,有的时候,我回想起来,甚至觉得自己同三百年前的那位是两个不同的人。
      
      “小3,帮你起个名字吧?”突然有一天,酒足饭饱之后,江淮有了给我起名的冲动。
      
      我连忙点头,表示急切的想换掉小3这个名号。
      
      江淮的眸子在灯下,幽深几分,过儿足足五分钟,我听见他轻轻地问我:“要不叫你罗影吧?”
      
      我惊得跳了起来,罗影是我三百年前的名字,伴随了我足足二十一年,这样从江淮的口中吐露出来,让我有一种被揭露了画皮的恐怖感。
      
      “你怕什么?”江淮皱眉看我,轻轻地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又问我:“你的基因,其实大多数来自于罗影,她是三百年前的你,你就是她,罗影,关于她的记忆,你还记得多少?”
      
      我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江淮的眸子紧紧锁着我,眸光前所未有的温柔,他甚至伸手来摸我的头:“你不要紧张,这段时间我观察着你,发现你继承了不少她的记忆!”
      
      我沉默着看他,心里忐忑不安。
      
      江淮见我警备的样子,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你是我做好的第三个罗影,前面两个,因为没有用上她真正的基因,所以都被做成了活体植物娃娃。这一次……用了罗影自身的基因!”
      
      我突然心中咯噔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不舒服。
      
      江淮的眸子扫过来,看见我的眼神,似乎愣了一愣,有些小心翼翼的问我:“你有她全部的记忆,是因为我导入了她的部分脑电波……”
      
      对了,现在的社会,已经破解了人类的脑电波了,家电也好,医院也好,都将人类脑电波的潜能发挥到了极限。
      
      “你其实就是罗影呀!为什么你的表情这么不开心!”他感慨,眼光迷离起来。似乎联想着某位相关联的人物。
      
      我忍了又忍,终于第一次向他回嘴:“江淮,我不是罗影,那些记忆都是过去的,跟你一直相处着的是小3。我不需要改名字,你以后还是叫我小3!”
      
      见他这么重视那个自己,我居然吃醋了!真是莫名其妙的怒火。
      
      “真是傻瓜,跟自己闹别扭!”江淮愣了愣,然后弯了弯嘴角,轻轻的,安抚一样,亲在了我的额头上。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向他要求:“亲我的脸吧!”
      
      他弯着腰,动作顿了顿,又凑过来亲我的脸颊,我猛地一扭头,将唇靠过去,一下子和他的碰上,恶作剧一样的笑了。
      
      “江淮,嘿嘿,我亲到你了!”我朝他得意的挑眉。
      
      于是,他的脸也跟着红了。
      
      PART3
      
      自从那个吻以后,我跟江淮的感情一日千里。简直是要将我前半生因为生病没有得到过爱的热情全部宣泄出来。
      
      江淮每日都被我粘得哭笑不得,有的时候,会叹气:“小3,不要闹,我就要毕业了,不能旷课的!”
      
      当然更多的时候,我是在他的宿舍里一个人度过。
      
      我翻看他早些年写的一些东西,那些记录着他心情的文字,让我有一种更加深入他的世界的真实感。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屏幕上最后的那个文件夹。
      
      里面记录着他浏览三百年前网络博客的心情。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他见着了我的博客,博客里每一页都写着,我要活,我想要活下去。每一页都有我每天发现的新鲜事情,那个时候,我对生命有着无比的热诚,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会觉得热血在澎湃。
      
      博客的首页是我的一副照片,披散着头发坐在秋叶中晒着太阳的样子。
      
      江淮在那副图片后用小字标注:喜欢你!
      
      喜欢你……我震惊了,翻来覆去的看那段文字,原来在很久之前,光凭着文字,他便已经喜欢上过去的那个我 。
      
      说不起哪里有些不舒服,我越来越割裂自己与罗影,心里有着莫名的失落。
      
      江淮回来的时候,我还默默地凝视着那副照片,他只是瞅了一眼,就笑了:“那是我小时候看到的……很漂亮,很阳光!”
      
      我撇了撇嘴,扭过头,朝他笑:“那我现在呢?”
      
      他一把搂过我,又夸我:“现在很漂亮,小妇人的美!”
      
      我用头在他怀里蹭啊蹭,突然停止了动作。
      
      江淮有些意外,拍拍我的后背问我:“小3,你怎么了?”
      
      我的头,像是要裂开来一样疼,这几天,这种疼痛感已经蔓延到了脊背,可是江淮一直在忙着,我不忍心打断他。
      
      “要是不舒服要跟我说!”江淮叮嘱我,我嘻嘻的朝他笑,他忍不住亲我:“又憨又傻,怎么一点都不像之前的你!”
      
      我愣住了,呆呆的问他:“你觉得我像之前的罗影么?”
      
      他好笑的掐我的脸,像是哄小孩一样哄我:“不论三百年前,还是三百年后,女人矫情起来真是受不了!你跟她不分家的。”
      
      这根本不是矫情!
      
      我哀怨了。
      
      他难道看不出,我其实是个新生的人么,比起之前的罗影,我有太多的时间来发展自己喜欢的东西,之前的罗影想象过做一个画家,可是现在的我压根对绘画没有兴趣,只是更偏向做一些厨艺方面的修习。
      
      在生病的时候,罗影其实是有远大抱负,甚至每天给自己定了计划去做很多的事情,因为事情做得圆满而开心,可是现在的我,却是胸无大志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和江淮长久的在一起,或者,即便是不能长久,在相处的日子里也要让他吃上我亲手做的菜。
      
      “好啦,你想太多,我爱你,也爱你之前!”他亲吻我,像是做保证一样:“所有人都知道,我到医院实习的第一天,就发誓要娶医院的睡美人!可惜,院方没有复苏罗影的计划!”
      
      他又凑在我的耳边悄悄告诉我:“我根本没有想过用相关的物质来模拟罗影的基因,从一开始,我培育的就是你,我的罗影!”
      
      “我是打算用医学院的仪器,重做一个你,金屋藏娇来着!”
      
      我的头又开始疼了,用力的用手敲自己的头。
      
      “小3,你怎么了?是头疼么?”江淮伸手来摸我的额,我来不及回他一个笑容,直接模模糊糊地晕了过去。
      
      这一觉出奇的长。
      
      睡梦里我听见滴~滴~滴~的仪器的声音不时在耳边响起,拖长着让人心烦。
      
      “好啦,到底是器材不足,你不知道NO.3还是有欠缺么?”似乎是之前那个聒噪男在劝着江淮,“这么准备不足,急匆匆的造出来,寿命顶多三个月,眼看着就要到了,器官都衰竭了!”
      
      江淮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轻地在抚我的发。
      
      “你不要难过啦,导师不是这个月要复苏罗影了?”真是聒噪,话一刻不停的讲。
      
      江淮的手顿在了我的发间,尔后缓缓地缩了回去。
      
      “罗影的身体复苏以后,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又有身份识别,不需要这么藏着掖着的,你去追她好啦,NO.3也不过是实验品啦!”
      
      我心一下子提在了嗓子口,等待着江淮的回答。
      
      时空那么静,绵长的仪器警示声音,一声一声敲击在我的心上。
      
      尔后,我听见江淮轻轻的嗯了一声。
      
      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我的爱情从独一无二,一下子跌入了廉价的替代品行列。
      
      “江淮,她流泪了!”我听见仪器的鸣笛尖锐的响起来,那个聒噪的少年惊恐的叫:“江淮,她的心跳太剧烈了,不行呀!”
      
      “小3,不要乱想……”一片黑暗,江淮温暖的手尽管握了上来,可是我却觉得周身无尽的冰凉。
      
      PART4
      
      我还是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见床边趴着人,我忍不住迷迷糊糊的去推他:“江淮,我好了!”
      
      那颗头动了动,一下子坐直了,惊讶的看我:“哎哟,你这样都还能醒来啊,真不简单啊!”居然是聒噪男。
      
      我一下子就失落了,有些郁闷的问他:“江淮呢?”
      
      聒噪男估计不把我当做一个人,直言无讳地告诉我:“哦,你不知道么,就跟你一样的那个罗影被复苏了,今天江淮急吼吼的赶过去给她做复健呢,睡了三百年,太久啦,很多部位都要彻底地治疗!”
      
      我哦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聒噪男用仪器来检测我的身体,许久之后,又直率地问我:“小3,你还想吃点什么,做点什么?该吃吃喝喝的就吃吃喝喝吧……”
      
      这话说的,多么熟悉。
      
      我一下子睁开眼,干脆问他:“还有多久?”
      
      聒噪男愣了愣,似乎没有料到我能听懂他的话,这次不能再流利的坦率了,结结巴巴的告诉我:“大概还有一天吧,差不多了!”
      
      我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把揭过被子,躲过治疗仪器射来的激光,直接跳下床。
      
      “我去找江淮去!”我垂着头往外走。
      
      聒噪男吓了一跳,想要来拦我:“小3……”
      
      我顿住了脚,扭头看了看宿舍露台那里开得正茂盛的茶靡,黄白相间,平凡却淡雅。我想了想,拔了一捧,抱在怀里,冲着聒噪男笑了笑:“我就是去看看江淮,最后跟他道个别!我还没有送过花给男生呢!”
      
      我的世界已经荒芜,生命走到了最后。
      
      可是江淮的生命还很长,罗影醒来后,能跟他在一起的确是最好的结果,其实我明明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如同我那个时代的小言女主一样小资装逼的自生自灭。
      
      但是我就是不甘心。
      
      我也来过这个世界呀,活着的时候,我就是小3,我也有自己的痕迹呀,我很自私,也很任性,我还是想要江淮一点点的爱。
      
      其实只要一点点而已呀!
      
      “你知道大概方位么?”聒噪男有些迟疑,尔后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捏个活体植物娃娃就好了,非要注入基因,非要用相接近的脑电波,唉……”
      
      他像是做了重大决定一样,抬头对我笑:“走吧,我带你去吧!”
      
      我嗯了一声,抱着那束如同我一样不起眼的茶靡,跟在了他的后面。
      
      原来这个学院这么大,我有限的生命里,从来没有走遍过这个学院,同学院相连的便是罗影所在的医院。
      
      我看见透明的连廊上,站着许多的人,有机器工人小心翼翼地扶着罗影,她终于醒来了,同我一样的容貌上有着快乐的笑容,人人都挤向她,同她说话,可是江淮在什么地方?
      
      我跟在聒噪男的后面上了连廊,人真的多,有人扫了一眼我,哎的惊讶了一声,又扭头去看罗影,我一路走过去,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我只是在找江淮,完全掠过那些探寻的目光,将视线里所有的人都过渡了一遍,终于在连廊的角落,见着了江淮。
      
      他皱着眉头,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朝连廊的玻璃窗外,极目远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人打趣他:“江淮,来见你的睡美人呀!”
      
      江淮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许久之后,他像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一般,猛地转过身,黑色的眸子沉沉的,恰巧和我对上。
      
      他似乎很惊讶。
      
      “小3……”他叫了我一声,所有人的视线都瞄向了我,包括刚刚复苏醒来的罗影。
      
      她惊叹了一声。
      
      旁边立刻有导师小声困惑的向她解释:“估计这是最近刚流行的活体植物娃娃?”
      
      罗影的脸立刻红了,有些脸红的抱怨:“谁用我的样子去做了这么一个克隆人!”眼神飘忽,不无娇媚。我真是自叹不如。
      
      有人立刻向她解释:“这不是克隆人,应该是比克隆人更加低一级的模拟型人形娃娃!该是江淮弄的吧,他一向喜欢你!”话不离绯闻,又靠近江淮早些年的八卦上去了。
      
      罗影又羞又怯的瞄了一眼江淮,脸立刻就红了。
      
      我心里深深的悲戚,我同她有着相同的思维方式,这样的表情,我最熟悉,我所喜欢的江淮,她必然也是喜欢的。
      
      那江淮呢,是否会惊喜这样的结果?我扭头去看江淮。
      
      江淮的视线却一直凝在了我的身上,许久之后,我听见他轻轻的问我:“你怎么过来了?身体还疼么?”
      
      我抱着茶靡花,朝他微笑,心脏跳得凌乱而无力:“我是来给你送花的,恭喜你唤醒了你的睡美人!”
      
      “噢噢噢噢,江淮,来表白哟!”有人直接从我手里接过了茶靡花,起哄着让江淮去向罗影表白,罗影的脸红彤彤的,估计比我现在苍白的样子好看多了。
      
      我所期盼的,不是这样,但是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这样。
      
      江淮的眸子沉沉的,一直凝着我,有人伸手将花递给他,推他去罗影那里。他被推得踉跄了一小步,尔后站住,有些茫然的看向罗影,又缓缓的将视线转向了我。
      
      “不是她。”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解释。
      
      不知道怎么的,我似乎就懂了,眼泪酸涩中溢满眼眶。
      
      “小3 ……”他向我笑,抱着花,卸下重担一样的神情。他走了一步,我便退后一步,想起自己的身份,忍不住心酸。
      
      于是,我做了这世上所有矫情女都会做的事情。
      
      我拔足狂奔,将江淮和大家都甩在了后面。
      
      脚下的涟漪一圈圈,因为步伐急促,比平时更大,我看着那一圈圈的光晕在透明的材质上扩散开来,有些头晕眼花,走路也踉跄起来。
      
      江淮追上我,一把将我拉住。
      
      “小3,我想我喜欢的是你!”他眼睛亮亮的向我表白。
      
      我咽了咽口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什么,只是回过身,将他狠狠的抱住了。
      
      我也爱你……江淮。
      
      可是我身体疼得就要裂开一般,我无法坦率的对他说我爱你。
      
      “江淮,你以后还是去喜欢罗影吧!”我紧紧的将他抱着,在他怀里哽咽:“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没有什么不同!”
      
      江淮怔了怔,将我拉开,仔细看我的脸。
      
      尔后,他的嘴角缓缓地弯了起来,纠正我:“你是小3,她是罗影,我喜欢的是小3!”
      
      我的泪呀,真如脱线珠串,颗颗饱满,粒粒急速,砸在他的前襟上。
      
      我当然是我自己,可是如果有一天你的生命里没有了我,我要让你觉得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哽咽了好几声才控制住自己,又劝他:“江淮,你以后要跟罗影好好在一起,我是知道她的,知道她一定会喜欢你,就如同我一样。其实我该劝你忘记我,忘记我就会觉得日子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我哽住再也说不下去。
      
      因为我看见江淮的眼泪,正一粒一粒悄声无息的顺着他如玉的脸庞滑落。他的眼神绝望而痛悔……
      
      是什么在绽放,又是什么凋落。
      
      开到荼蘼花事了,原来美好竟然这么的短。
      
      只是,在你的生命里有我的痕迹,我已满足!
      
      
    插入书签 



    小凰不是仙
    小蜀的新文,强力推荐,十分好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