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停不下来(快穿)

作者:碎清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34.被弃尸荒野的奶娃娃⑤

      虽然过程很不愉快——桓飞单方面的——但是,夏溪柏和他那位名叫褚梦涟的母亲见面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拖着下巴看着身边的美人,夏溪柏表示,对于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在去见褚梦涟到的路上,夏溪柏也听说了很多和她有关的事情。
      
      听说,褚梦涟身为褚家的后人,有着极强的剑术天赋。虽然之前一直没有修习剑术,但是只凭着短短的十几年的时间,就已经成长到能够和大法师对抗的地步。
      
      听说,褚梦涟性格温柔善良,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一只。
      
      听说,褚梦涟貌美如花,简直就跟天上的仙女似的。
      
      听说……
      
      当然,这些所谓的“听说”,其实就是听桓飞说罢了。对于桓飞所说的这些东西,夏溪柏只有一个反应——“你都快把她夸到天上去了,其实你暗恋她很久了吧?”
      
      对于夏溪柏这种没心没肺事不关己的态度,桓飞只能对他狠狠地瞪着眼,却什么也做不了——以前他还能够依靠武力值欺压一下这个家伙,但是现在,这情况已经反过来了。
      
      “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对于桓飞的反应,夏溪柏只是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笑嘻嘻地说道。
      
      “说得真有道理。”对于夏溪柏经常能够说出一些精辟的话来,桓飞早就已经习惯了,不过……“长江是哪里的河流?”
      
      “……”夏溪柏眨了眨眼睛,果断地转移了话题,“桓飞我饿了,你去帮我买点糕点吧——就你第一次给我吃的那个绿豆糕!”
      
      看着夏溪柏无比自然的表情,桓飞抽了抽嘴角,终于还是没忍住,给他的脑袋来了一下:“说了不要叫我名字,要叫老师!”
      
      “为什么啊?”夏溪柏摸着被打的脑袋,扁了扁嘴,“我以前不也没喊你老师吗?”
      
      ——这还确实没错。除了第一次为了吃的,夏溪柏喊了一句“老师”之外,他都一直都是用“老头子”来称呼桓飞的。
      
      对于夏溪柏的无耻行径,桓飞只能按了按额头,然后无奈地转身——去买糕点。
      
      这个鬼灵精的,总是让人无可奈何。
      
      看着桓飞远去的身影,夏溪柏唇边的笑容渐渐地淡了下来——果然,还是会紧张的啊。哪怕他清楚地知道,那个名叫褚梦涟的女人,只不过是那个死在树林里的奶娃娃的母亲,和他夏溪柏没有半点关系,也是一样。
      
      但是,正如慕晓凡所说的,他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总会有那么一天,他会逃无可逃。既然如此,那便让他自己选择去面对吧……
      
      也许,这次的事情,正是为了让他摆正心态,才会发生的呢?
      
      在心里把见褚梦涟这件事当成了认亲的演戏的夏溪柏长长地出了口气,走到趴在地上的灰狼旁边坐下,像小时候那样,把头埋在它脖颈的毛发中。
      
      “二号二号,你说,褚梦涟,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和狼妈妈一样吗?”
      
      ……………………
      
      在见到褚梦涟的第一眼,夏溪柏就知道,桓飞之前所说的话,全都是扯淡!要是这个人是那种善良得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的人的话,那他就是拯救世人的圣母玛利亚了!
      
      “夏溪柏,为什么不姓褚?”这是褚梦涟在见到夏溪柏之后,说出来的第一句话。
      
      “因为我从小就被仍在树林里,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啊!”夏溪柏这样回答,脸上的笑容灿烂如阳。
      
      褚梦涟是个很美的女人,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黝黑有神,锐利得让人不敢直视。
      
      ——和易惜柔完全是不同类型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夏溪柏的心里,突然冒出来了这样一句话。
      
      明明易惜柔不过是他记忆里,一个并不重要的人不是吗?
      
      轻轻地摇了摇头,把这莫名的想法甩到了脑后,夏溪柏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褚梦涟:“你特地跑过来找我,有事吗?”
      
      褚梦涟也看着夏溪柏,脸上似乎闪过一丝赞许,只是快得让夏溪柏无法分辨:“我来看我的儿子。”
      
      听到这句话,夏溪柏咧嘴一笑:“那你来错地方了。你的儿子,在十五年前,就已经被冻死——也可能是饿死——在那片树林里了。”
      
      听到夏溪柏的话,褚梦涟的眼中似乎浮现了一丝痛苦的情绪,但是很快就被她掩盖了下去:“和我回褚家。”
      
      “褚家不是已经灭门了吗?”没有回答“好”或者“不好”,也没有去纠缠之前的问题,夏溪柏拖着下巴,这样问道。
      
      “只要还剩一个人,褚家就不会灭门!”褚梦涟的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自豪与骄傲,让夏溪柏一下子就能够明白,褚家在她的心目中,有多么重要的地位。
      
      “所以,你是为了褚家,才来找我的?”夏溪柏勾了勾唇角,有些尖锐地问道。
      
      褚梦涟顿了一下,目光微微和夏溪柏错开,点了点头:“是。”
      
      夏溪柏盯着褚梦涟看了半晌,突然笑了:“好,我和你回去。”
      
      ……………………
      
      和褚梦涟之间的会面,比夏溪柏想象中的,要更加的简单与平淡——这让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由地感到有些失落。但他也明白,这才是最正常的情况。一个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丢弃孩子的决定的人,怎么可能是那种软弱婆妈的人?在她的心里,他存在的意义,估计也就是传承褚家了吧?
      
      想到这里,夏溪柏笑了笑,转过头看着一脸欲言又止的桓飞:“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干嘛这幅德行?”
      
      桓飞盯着夏溪柏看了良久,依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
      
      “你……”张了张嘴,桓飞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顿了顿,才开口说道,“夫人她其实很关心你,之前她也经常问我你的情况。”
      
      “哦。”夏溪柏对此并不觉得意外,他毕竟是褚家最后的血脉了嘛,关心一点,也是正常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看到夏溪柏的表情,桓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就抓住了夏溪吧的肩。
      
      “不是我想的哪样?”夏溪柏也不甩开桓飞的手,只是转过头和他对视,唇角微微上扬,“是说她不是故意要扔掉我?还是说他不是想让我回去传承褚家的血脉?”
      
      “夫人她……”桓飞一张口,就被夏溪柏给打断了:“不管怎么样都无所谓,我不是说过了吗?”说到这里,夏溪柏眯起眼笑了起来,“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做这些,我都不在意。因为,除了血缘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啊。”
      
      看着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的夏溪柏,桓飞突然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只能颓然地松开握着夏溪柏肩膀的手,露出略带苦涩的笑容。
      
      “对了,桓飞。”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桓飞的样子似的,夏溪柏突然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明明按辈分来算的话,你应该是褚——嗯,我妈的长辈吧,为什么你要喊她‘夫人’?而且我看你对他很恭敬的样子?”
      
      “因为她是褚家的后人。”虽然明知道夏溪柏这是在转移话题,但是桓飞也只能苦笑一下,然后回答。
      
      “我也是褚家后人啊,怎么不见你喊我‘少爷’?”听到桓飞的回答,夏溪柏扁了扁嘴,露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然后在桓飞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抽出了手中的剑,朝他刺了过去。
      
      桓飞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但即便如此,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飞快地躲过了这一击。他皱着眉头刚想说点什么,迎面而来的,又是夏溪柏的第二剑。
      
      看着夏溪柏带笑的面容,桓飞的眼神一凝,抽出剑挡住了夏溪柏的剑——他能够感觉到,如果他不出剑,刚刚的那一剑,就会结结实实地刺到他的身上。虽然不明白夏溪柏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但是这五年来,两人过招的次数也是多不胜数了,虽然桓飞如今的实力比不上夏溪柏,但他的实战经验还是要超过夏溪柏许多的,所以一时之间,两人打得不分上下——但也仅此而已了。
      
      桓飞看着只剩一厘米就能够刺入自己咽喉的的长剑,微微侧了侧头,突然笑了出来:“要杀了我吗?”
      
      盯着桓飞的脸看了两秒,夏溪柏突然收回了剑:“为什么要杀你?”
      
      “不说一句话就砍过来,不是想杀我是干嘛?”桓飞也收剑入鞘,翻了个白眼。
      
      “啊,那个啊,因为气不过啊!”像是谈论天气一样云淡风轻的语气,夏溪柏说道,“要是下次再让我看见你那个样子,说不定我真的会刺下去也说不定呢!”
      
      夏溪柏的话让桓飞微微一愣,有些茫然:“什么样子?”
      
      “就是那种‘褚家会被灭门都是我的错我只有把自己的全身心都奉献给褚家才能弥补我的过错所以我的一切都是褚家的’那种样子。”一边说着,夏溪柏还一边做出了十分夸张的苦大仇深的表情。
      
      “我……”桓飞还想说点什么解释一下,但是一对上夏溪柏的双眼,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有那么明显吗?”
      
      “就差在脸上写着了!”夏溪柏翻了个白眼,“你喊我妈‘夫人’没什么问题,但是你要死哪天喊我‘少爷’的话,我真的砍死你哦!”
      
      “哈哈,不会不会!”桓飞说着,露出了一个夏溪柏无比熟悉的贱贱的笑容,“你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少爷的样子啊!”
      
      夏溪柏:……(默默拔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现我写的西幻根本木有一点西幻的味道_(:зゝ∠)_果然不是写西幻的料,以后还是不碰了……嘤



    所有人都觉得我暗恋小师弟
    新坑求收



    我就拯救个世界
    我的耽美快穿



    白月光系统(快穿)
    cp的古言快穿文,女主穿越到各个世界成为主角的白月光,棒棒哒,快来看!



    洗白反派的一百种方法[快穿]
    我的耽美快穿文,两个反派一起坑死原主角的故事,求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